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二章:神秘古树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章:神秘古树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是白光。

    炽烈无比的白光。

    一段段记忆碎片在脑海当中重组。

    这是自己穿越之前的情景。

    随着大量记忆重组,痛感令人绝望,但最终所有的记忆全部回归。

    当记忆恢复,一棵巨大的神树,出现在自己脑海当中。

    这棵树,耸立在自己脑中,开枝散叶,神光环绕,有九根树枝,显得无比神秘。

    蕴含着无与伦比的能量。

    而且每一根树枝,都凝聚一团光芒,仿佛在孕育着什么一般。

    顾锦年彻底记起来穿越之前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文心书斋当中。

    原身的确与礼部尚书女儿发生争执,但争执的原因,是因为这帮人出言不逊在先。

    后来原身的确说了几句很难听的话,后者却将原身推入湖中。

    恰好出现白虹贯日之景象在天穹划过,最终消失,落入了湖水之中。

    这一束光芒,也没入了自己体内,导致原身重病不起。

    虽然书院之中的护卫第一时间将原身救上来了,可没有人会知道,是有东西进了身体。

    树木参天,演化宇宙,神光环绕,彰显非凡。

    顾锦年的意识一点一点苏醒,待彻底苏醒后,顾锦年这才露出疑惑。

    他望着自己脑海当中的神秘古树,充满着好奇。

    他不理解,这是什么东西。

    这很奇怪。

    “原身之所以会重病不治,就是因为这棵树,那我穿越过来,会不会影响我?”

    这是顾锦年的疑惑。

    他不知道这棵树是什么东西,是好是坏,他压根就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原身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这棵树。

    但具体原因,顾锦年什么都不知道了。

    “六叔好像知道些什么,回头探探口风,不过要注意,免得被发现什么。”

    顾锦年心中暗道,自己分析不出什么东西来,只能去问问六叔。

    想到这里,顾锦年缓缓退出脑海之中,只需要分散精神力即可。

    很快,重重的坠落感袭来。

    突兀之间。

    顾锦年醒来了。

    耳边也响起熟悉的声音。

    “年儿,你可不要吓到娘啊。”

    “你要是出事了,娘可就不活了。”

    哭声响起。

    顾锦年缓缓睁开了眸子。

    映入眼中的是一位美妇,雍华贵气,头戴云仙簪,颈脖上挂着一串珍珠,更是彰显一种华贵感。

    这是自己的母亲,李婉静。

    大夏宁月公主,当今圣上的亲妹,虽不是长公主,但也深受当年太祖宠爱。

    此时此刻,李氏满脸梨花带雨,眼神之中满是难受。

    可当顾锦年醒来后,眼中的难受瞬间转变为惊喜。

    “年儿,你醒了。”

    “年儿,你可把娘吓死了。”

    依旧是哭腔,但语气满是惊喜。

    而随着李氏的声音,房间内也顿时热闹起来了。

    “娘,怎么回事啊?”

    “六叔呢?”

    顾锦年脑子还有一些昏昏沉沉的,他使上一点劲,稍稍坐立起来,看着满屋子的人,最后将目光看向自己母亲,眼中满是好奇。

    屋内。

    除了娘亲李氏之外,还有三叔以及一些家仆和宫中御医都在。

    还不等李氏回答。

    三叔的声音便响起。

    “许太医,快去看看锦年怎么样了?”

    随着三叔的声音响起,李氏也立刻起身,让御医前来诊断。

    稍稍把脉一番,许太医神色不定。

    让一旁的李氏有些焦急。

    待诊断过后,李氏的声音响起。

    “许太医,我儿如何?”

    “回公主,世子并无大碍,反倒是精神充沛,想来是因为最近补品吃了太多,引起身体不适。”

    “这段时间只需要世子勤练一番筋骨,散发体内阳气,就无大碍了。”

    许太医开口,给出了诊断方案。

    只是此话一说,倒是让众人有些惊讶,毕竟谁都没想到,顾锦年无缘无故晕厥,是因为吃多了补品。

    这就有些令人意想不到了。

    而床榻上,顾锦年也逐渐回归正常,他现在还有疑惑,想问问六叔,故此望着自己母亲道。

    “娘。”

    “我没什么事了,六叔在哪里啊?”

    顾锦年好奇问道。

    一听这话,三叔没好气的声音不由响起。

    “你六叔,正被老爷子吊在树上抽。”

    “这家伙回来也不去复命,直接回府,而且还害你头疼,老爷子说了,今天不抽掉他一层皮,老爷子不会放过他的。”

    三叔回答道。

    让顾锦年有些懵。

    怎么好端端挨抽啊,不过顾家的家规是这样,别看顾家人人如龙,无论是自己爹,还是二叔三叔他们,只要做错事,就是一顿抽,而且抽的很凶,直接吊在国公府前门树下。

    家仆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有时候抽凶狠一点,外面人都能听见惨叫声。

    这也是顾家独树一帜的管教方式。

    “年儿,没事,不用去管你六叔,他皮厚的很,挨一顿抽没关系。”

    “你现在想吃点什么?娘去给你做。”

    床头的李氏开口,一脸心疼地看向顾锦年,压根不在乎六叔的死活。

    “娘,不用,我真没事。”

    “这跟六叔没什么关系。”

    “我得去找爷爷说清楚。”

    顾锦年还好奇着自己脑子里是什么东西,这要不去阻拦老爷子,估计六叔要被抽晕过去。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起身,想要去找老爷子。

    可就在此时,一道不悦声不由响起。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找你六叔玩。”

    “你瞧瞧你那些同龄人,那个不是知书达理,文质彬彬?你就跟野孩子一样,天天就是玩。”

    “我告诉你,伤好了,明天就去读书,下个月大夏书院要是你没考进去,你看我不揍死你。”

    随着不悦的声音响起。

    房门被推开,下一刻一个中年男子推门而入。

    男子相貌英武,虽四十岁左右,可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势’,身居高位者才能凝势。

    这是顾锦年的父亲,顾千舟,大夏临阳侯。

    面对这位父亲,顾锦年心中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自己虽然是独子,备受家族宠爱,可面对自己父亲终究还是会产生畏惧。

    再加上,族内虽然宠溺自己,可又不是说自己可以无法无天,当真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照打不误。

    只不过,李氏的声音立刻响起了。

    “考什么考?”

    “年儿这才刚刚大病初愈,又让他去读书?”

    “你舍得,我可不舍得,要是不行,我就带年儿去宫里住,瞧见你我就烦,整天在外不关心儿子,你还是不是当爹的?嫁给你,我真是瞎了眼。”

    “跟你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我一句话不说,现在还让我儿受委屈,顾千舟,你给我听着,你要是在吓唬我儿一句,我现在就走,我就不信我离了你,我还活不了。”

    “年儿,走,娘带你去宫里,有什么事,你舅舅会给你撑腰。”

    李氏越说越激动,她性子本身就火爆,视顾锦年为心头肉,本身看着顾锦年这段时间大病小病缠身就心疼的不行,现在听到顾千舟说这样的话,顿时来了火气。

    直接就要拉着顾锦年去宫里。

    这下子,场面有些尴尬了。

    尤其是顾千舟,他是临阳侯不假,可真要论地位,那里比得过顾锦年的娘,李婉静啊。

    堂堂公主啊,还是当今圣上的亲妹,真敢让她受委屈了,顾家也顶不住。

    “大嫂,大嫂,您别生气。”

    “锦年这才刚刚痊愈,走动不得,走动不得。”

    “我大哥就是浑,你可别搭理他。”

    一旁的三叔连忙劝说,同时将目光看向自己这位大哥,眼神当中也有些不悦。

    “大哥,不是三弟说你。”

    “龙生龙,凤生凤,咱们全家一窝子的武夫,你为什么就非要让锦年读书?”

    “再说了,你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还不如锦年,哦,自己不行,非要让儿孙辈做到?”

    “你也太自私了吧?”

    “老爷子都说了,要是锦年真读不好书,那就算了,咱们顾家又不缺一个读书人。”

    “至于吗?”

    三叔有些没好气。

    顾家虽然权势极大,但的的确确没有出过什么读书人,倒也不是说大字不识一个。

    主要是纯粹没有一点文化血脉,让他们练武打架没问题,让他们读书,跟要了命一样。

    这痛苦他们自己当年也尝过,自然而然也不希望第三代也这样。

    虽然希望是希望顾家能出个麒麟子,可问题是也不能强迫啊。

    哦,不会还强行去学?

    那你怎么不去学?

    以身作则不懂吗?

    屋内。

    顾千舟有点发懵了。

    自己进来,纯粹就是维持维持父严,他也舍不得让顾锦年去吃苦啊。

    但也知道慈母多败儿这个道理,所以过来敲打敲打顾锦年。

    却没想到自己妻子直接炸了。

    更绝了的是,自己这个三弟竟然也跟着骂自己?

    一瞬间,顾千舟来了火气。

    好家伙,合着不是你们的儿子是吧?就知道宠溺?宠坏了,不关你们什么事是吧?

    我今天就非要展现展现我顾千舟的家庭地位。

    “胡闹。”

    “当真是慈母多败儿。”

    “这些年就是太迁就你,害得锦年变得如此纨绔。”

    “这些日子你知道外面是怎么说我们顾家的吗?”

    “锦年调戏人家礼部尚书之女,传的满城风雨,小小年纪就如此下作,说我没有教好。”

    “若不是锦年大病一场,这件事情能这么善了吗?”

    “让他去读书,是让他明白道理,难不成顾家第三代出个纨绔子弟你们就高兴了?”

    顾千舟出声骂道。

    这件事情还真惹来了不小的争议,毕竟大夏以儒治国,君子风范。

    如今整个京都上上下下都在说这件事情。

    大致内容就是顾锦年小小年纪,就如同地痞流氓一般,污言调戏礼部尚书的女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三岁定八十。

    年纪轻轻要是被冠上这种恶名,以后想要洗刷就很难了。

    尤其是顾锦年家庭背景这么雄厚,很容易惹来风言风语。

    这万幸是顾锦年遭了重,否则的话,礼部还有那帮大儒绝对不是吃干饭的。

    本身文武不对立,朝堂上天天吵架,发生这种事情,要是一个不慎,可能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身居高位就是这样,你一举一动,都会惹来麻烦。

    可没想到,这一家子人,竟然当做没事一样。

    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这一刻,顾千舟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训斥屋内众人。

    让顾锦年有些郁闷了。

    他又没说不去读书,怎么搞的自己成了街头混混啊。

    不过有一个关键点,顾锦年敏锐地抓住了。

    礼部尚书的女儿,在外面造谣。

    因为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已经全部记起来了。

    争吵是有。

    但起因还真不是自己,是礼部尚书的女儿与别人找自己麻烦,发生口角之后,说了几句难听的话。

    不是调戏,就是一些小孩子之间骂人的话。

    看这样子,这个礼部尚书之女,为了逃避责任,栽赃嫁祸自己啊。

    好家伙,当真是好家伙。

    不过这事,先放着,以后再来处理,眼下找六叔才是王道。

    “爹,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去读书。”

    “娘,您也别跟爹吵了,此番遭遇,孩儿也懂事了。”

    “请爹娘放心,孩儿往后一定会好好读书,不会忘记爹娘的养育之恩。”

    顾锦年开口,制止两人吵下去。

    他看得出,自己这母亲脾气火爆,要自己不说两句,估计会越吵越凶。

    而随着顾锦年说完这话。

    众人有些惊讶。

    无论是爹娘,还是三叔,甚至家仆们也没想到,顾锦年竟然会这么听话。

    但想想,临阳侯都来了,可能真是怕了。

    “还是我儿懂事,儿啊,娘让你受委屈了,儿啊,你要是真累,你就跟娘说,娘不会让你受这个苦。”

    “好好休息几天,读书不急这两天。”

    李婉静心疼地看着顾锦年。

    而顾千舟也有些没想到,但还是维持父严,冷冰冰道。

    “哼,别说一套做一套,等你做好了再说。”

    此话一说,李婉静冰冷的眼神顿时袭来。

    一瞬间,顾千舟有些慌了。

    还不等李氏说什么,突兀之间,顾锦年便起身离开,去找自己六叔。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45936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