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二十五章:到底是谁想害我?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五章:到底是谁想害我?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第二十五章:天命显,才气凝,异象动

    文心书斋。

    望霞台。

    随着两道身影的出现,打破了这方宁静。

    顾锦年立在望霞台上,静静注视着天边霞光,显得格外平静。

    杨寒柔也一改那般文文弱弱,取而代之的是高冷。

    来自骨子里的傲意。

    她是堂堂大夏王朝礼部尚书的女儿,虽然没有大夏公主那般金贵,可也算得上是千金之躯。

    从小便是锦衣玉食,怎可能文静单纯?

    莫说什么深宫复杂,其实都一样。

    一个二品朝廷大员,六部之一,说上一句天官都不足为过,府邸之中家奴侍女云集,哪怕是满口仁义道德,礼部尚书杨开抛开正室之外,也有四房小妾。

    这样的家庭背景,可能出现个心思单纯的女子吗?

    “你说的四个条件,理论上我都可以答应。”

    “可一千两黄金对我来说有些困难。”

    “我父为官清廉,一年下来也不过三千两银子,你要一千两黄金,拿不出来。”

    杨寒柔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礼部尚书毕竟是京官,俸禄不算多,没有养廉银,比不了那些布政使司,或者巡抚。

    一千两黄金,等同于一万两白银,她拿不出来。

    “寒柔妹妹想多了。”

    “你家没有,但你身边不少人有。”

    “想来哪怕是张赟,也能拿出个一千两黄金吧?”

    顾锦年没有把话说的很明白。

    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漂亮女人从来不缺银子,毕竟舔狗有。

    此话一说,杨寒柔顿时明意,稍稍沉思一番后,便望着顾锦年。

    “如若妹妹同意,这些事情是否真的过去了就过去?”

    杨寒柔的声音响起,她平静地望着远处,没有看顾锦年,只是这样问了一句。

    但她很聪明,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是什么,而是隐晦去提。

    “看你怎么表现。”

    “一点点名声我倒是不在乎,只要杨大人不继续纠缠此事,要不了几个月,也就没人关注。”

    “到时候皆大欢喜。”

    顾锦年显得有些无所谓。

    他之所以这般,出于四个目的。

    一来恶心恶心张赟。

    二来控制杨寒柔。

    三来也是通过杨寒柔调查自己溺水之事。

    四来就是搞点黄金银两,顾家也有黄金,但拿不出来啊。

    想要银两,必须要去库房,你说支个二三百两还好说,张口一千两黄金,肯定要过问。

    别人都无所谓,自己老爹一定会来问东问西,答不出来又要惹些麻烦,不如找杨寒柔拿点。

    至于最终是那个倒霉蛋给自己黄金,那不关自己啥事。

    当然,银两这玩意也是顺带提一句,主要还是之前的事情。

    溺水不是大事。

    真正的大事,是到底谁想在后面害自己,为什么想害自己,出于什么目的。

    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名声这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消除的,毕竟日久见人心,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不如调查清楚情势。

    “京都百姓的风评,并非是我父亲造成,有很多人参与在内。”

    “除了一开始我父亲提过,后面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顾家树大根粗,但也得罪了很多人。”

    “不过你放心,今日我回去,会跟我父亲好好谈一谈,但还请锦年哥哥见谅,毕竟有些事情也是逼不得已。”

    杨寒柔开口,她解释京都之中的风言风语。

    同时还不忘示弱,想要用对付张赟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听着杨寒柔这一声声锦年哥哥,顾锦年心中不由感慨温柔乡英雄冢。

    好在的是,两世为人,这种手段已经对顾锦年没什么效果了。

    “我既然找你私谈,就意味着本世子也不想继续纠缠此事。”

    “大家息事宁人,你好我好。”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倒是真的想问问你。”

    “究竟是谁指使你推我下水?”

    顾锦年前半段话还很平静,可最后一句话,却换上了一副认真和严肃的表情。

    他注视着杨寒柔的目光。

    然而,后者却显得十分平静。

    “没有人指使。”

    “本身就是一场闹剧。”

    “锦年哥哥是否想太多了?”

    杨寒柔没有丝毫慌张,而是认真回答。

    只是,顾锦年没有说话,依旧是直勾勾地看着杨寒柔。

    后者也没有抗拒,一双美眸与顾锦年对视。

    少许。

    顾锦年收敛严肃,取而代之是那种随然。

    杨寒柔是那种心机极深之人,但却喜欢伪装自己。

    按理说,如此聪慧的人,如果真要害自己,不至于找这么蹩脚的借口,这不符合杨寒柔的人设。

    换句话来说,杨寒柔肯定知道一些事情,但知道的不多。

    需要慢慢磨出来。

    不然的话,顾锦年也不会来找她这一趟。

    “行吧。”

    “既然真是一场闹剧,那就让它过去。”

    顾锦年没有继续提这件事情了。

    后者没有说话,只是稍稍背对着顾锦年。

    注视景色,杨寒柔目光略显奇怪,思考一些事情,只不过痕迹不明显。

    她的确知道一些事情。

    也的确不多。

    不能说,也不好说,更不想说。

    如果这件事情可以向顾锦年所说这般,过去了就过去了,她也很乐意。

    大约片刻后。

    文钟响起。

    顾锦年伸了个懒腰,望向杨寒柔道。

    “寒柔妹妹,要上课了,走吧。”

    他面上带着微笑,没有半点方才的严肃。

    “恩。”

    “大夏书院马上就要开始了,锦年哥哥如今有了直录名额,若是妹妹也入了书院,以后还得多多仰仗锦年哥哥。”

    两人并肩而行,杨寒柔也缓缓出声,主动示弱的过程中,也在寻找机会,拿捏顾锦年。

    在她看来,顾锦年无非是因为这次溺水之事,心中产生了警惕罢了。

    至于为什么对自己这般,说来说去还不是瞧上了自己的美貌。

    男人嘛,不都是这样的?

    而对于杨寒柔这般的茶言茶语,顾锦年并不反感,再没有实质性的利益冲突下,这就是自己的好妹妹啊。

    再仔细想想看,要是杨开看到这一幕,会不会气晕过去?也算是另类报复吧。

    “妹妹无需担心。”

    “哥哥我身强体壮,会狠狠的保护妹妹。”

    顾锦年微笑道。

    而杨寒柔却微微一愣,她莫名觉得这句话有些古怪,可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

    “对了。”

    “寒柔妹妹,听闻大夏书院有不少人已经盯上了我,这事你知道吗?”

    顾锦年继续询问道。

    “恩。”

    “听说过。”

    “不过与我父亲关系不大,也与溺水之事不大。”

    “主要还是哥哥家里的原因。”

    杨寒柔给予回答。

    “我家?”

    这回轮到顾锦年有些好奇了。

    他穿越过来半个月,前半个月都处于比较浑噩的状态,虽然大致知道顾家的情况,但对于其他事情,顾锦年还真不知道。

    “锦年哥哥闲情雅致太久了,很多事情都无心关注。”

    “数个月前,陛下无意提起边境十三城之事,引来文武之争。”

    “仅是九月,四位参将被贬,六位都统被革职,吏部刑部户部,三部联手调查兵部三营。”

    “而文官当中,六部之中,一个侍郎,三个员外郎,七个主簿,十二名翰林官也被革职。”

    “而且有一半都是被顾家查办。”

    “敢问哥哥,大夏书院那帮儒生会放过您吗?”

    “可惜妹妹只是一介弱女子,要是男儿身,还可以帮哥哥一番。”

    杨寒柔明显有些幸灾乐祸,不过她一番话倒是把自家摘的干干净净。

    听完这番话,顾锦年心中也恍然大悟。

    果然,任何事情都离不开利益。

    这世界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仇,这样一来,满城风雨,顾锦年就理解了。

    这帮文臣针对自己也合情合理。

    顾家是武将集团的核心代表,肯定是主张打仗。

    儒生是文官集团的核心人物,肯定是不希望打仗。

    毕竟打起仗来,很多事情就麻烦了,最核心的根本就是,武将地位直线飙升。

    而再这段时间内,武将就可以做太多事情了,为后代铺路也好,敛财也罢,总而言之硕大的王朝必须要围绕武将来布局。

    这帮文臣再厉害,也得老老实实让步。

    毕竟仗打输了,可不是丢人那么简单,牵扯到的是国运,也是国土。

    当然对于文官来说,最大的影响,就是打破平衡,。

    明白这点后,顾锦年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但看着杨寒柔这般的幸灾乐祸,顾锦年也不愿吃亏。

    “也不是没办法。”

    “我今日回去找我爷爷一趟,就说寒柔妹妹对我有意,你我不打不相识,让我爷爷去杨府提亲,只要你愿意,就算你父亲不肯也没用。”

    “到时候咱们就是文武联姻,做大做强,再创辉煌,既能保全我,也能成全你,寒柔妹妹,你觉得如何?”

    顾锦年一脸认真道。

    而杨寒柔脸上的淡笑瞬间凝固,脸色有些难看。

    她对顾锦年没什么特别的好感,但也没什么特别的恶感,只不过她钟意之人,必须要是那种文采飞扬之人。

    顾锦年在她眼中看来,无非是投了个好胎罢了,往后若是顾家不倒,顾锦年还能享福,若是顾家倒了,顾锦年算得了什么?

    所以对顾锦年这番提议,她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还有些害怕,怕顾锦年当真了。

    而看到杨寒柔凝聚出的淡淡怨气,顾锦年舒服了。

    “锦年哥哥,此次大夏书院的院长,并非是我父亲,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

    杨寒柔出声。

    她怕顾锦年当真去提亲。

    “是谁?”

    不是杨开?这有些令人好奇啊,杨开乃是大夏礼部尚书,身居院长之位合情合理。

    “不清楚,听我父亲说,会请来一位真正的大儒,有圣人之资。”

    杨寒柔出声道。

    “圣人之资?”

    顾锦年的确好奇了,但他没有继续多问了,而是继续前行。

    不多时。

    两人前后踏入学堂之中。

    引来了不少惊愕目光。

    谁能想象得到,杨寒柔与顾锦年居然走在一起?

    面对这众人惊愕的目光,顾锦年的玩伴一个个震撼,过后忍不住给顾锦年竖了大拇指。

    唯独张赟,面色阴沉如水。

    而踏入学堂,杨寒柔也再一次化作我见犹怜的文弱美人,无缝衔接。

    接下来的课程,依旧是临摹练字。

    顾锦年没有多想什么了。

    老老实实练字。

    两个时辰后。

    随着钟声响起,众人起身离开。

    而一道身影,也出现在书斋当中。

    是张赟之父,张云海的身影。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4593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