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四十一章:这都第几章了,还拖,真就不想火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一章:这都第几章了,还拖,真就不想火了?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望着堆积而起的令牌。

    顾锦年与王富贵陷入了沉思当中。

    苏怀玉的性格,实实在在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做事干净利落。

    杀伐果断。

    全知全能。

    还他娘的脑回路清晰。

    此时此刻,顾锦年很想来一句。

    要不,这主角你来当吧。

    苏怀玉的行为举止,很适合那种龙傲天模板,纯纯的就是那种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想法是好的,可问题是该进牢房还是进牢房,思维想法太独特了。

    不过顾锦年并没有任何一丝反感,反而愈发看这个苏怀玉顺眼。

    “苏兄,你有这么多令牌,能否给愚弟两枚啊?愚弟愿意用银两买。”

    “只要苏兄不介意,多少银两都行。”

    王富贵的声音响起。

    他目光炽热,盯着令牌。

    这是第二关的通行物,价值千金啊。

    一旁的顾锦年,听到银两,不由起了一些反应。

    倒不是见钱眼开,主要是有赚白不赚啊。

    “王兄,这两枚令牌,你觉得什么价能卖出去?”

    顾锦年看着王富贵,十分认真道。

    “王某愿意出五千两黄金买下。”

    王富贵十分豪气,开口就是五千两黄金。

    还真是不把钱当回事。

    “不是。”

    “王兄错意了,本世子的意思是,倘若拿这个出去卖,你觉得多少银子合适。”

    王富贵虽然有钱,但顾锦年不想把他当做冤大头,都是朋友,没有这个必要。

    可别人又不是自己的朋友,干嘛不赚一道?

    “拿出去卖?”

    王富贵微微皱眉,他沉思一番,紧接着给予回答。

    “世子殿下,此物是第二关的通行令,价值不菲。”

    “而且数量稀少,就意味着可以待价而沽。”

    “一枚这样的令箭,一千两黄金肯定不贵,但这毕竟是考场,若是这样贩卖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惹来文景先生不悦。”

    王富贵给出了一个答案。

    一千两黄金一枚。

    只不过很容易引来文景先生的不悦。

    提到这点,顾锦年还真有些担心。

    的确,人家是用来考核的,自己拿来卖肯定会惹来麻烦。

    但明明有一个赚钱的机会摆在面前,让顾锦年放弃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就在顾锦年思索时,苏怀玉的声音响起了。

    “贩卖意义不大。”

    “我每一次得到令牌时,都察觉有人在暗中记录。”

    “应当是记录你是如何获取的。”

    “也就是说获取令牌的手段,必须要经得起推敲,不然也没有任何作用。”

    苏怀玉开口,让王富贵瞬间沉默。

    还会记录怎么获取令牌的?

    顾锦年有些惊讶了。

    但很快顾锦年认真思索一番。

    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否意味着自己把所有令牌全部收集到手,可以逼迫上面修改规则。

    倘若上面不修改规则,那自己大不了就不卖。

    反正倒霉的不是自己。

    毕竟有没有规定一个人不能获得多枚令牌。

    想到这里,顾锦年脑海当中不由浮现一个计划。

    而王富贵则起身看向苏怀玉道。

    “苏兄。”

    “敢问剩下的令牌在何处?此等恩情,愚弟铭记于心。”

    王富贵明白苏怀玉的意思,但还是想问问那里有令牌。

    “不太清楚。”

    “我性格求稳,能拿都会拿到手。”

    “时辰也不早了,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出去碰碰运气,再拖一段时间,只怕一枚都找不到。”

    苏怀玉淡然道。

    恩,这很苏怀玉。

    听到这话,王富贵有些失望,但立刻起身道。

    “既然如此,愚弟就先行告退,等会考结束后,愚弟必然在京都设宴,招待两位好友。”

    “还望两位兄台莫要嫌弃在下。”

    王富贵的确心急,东西都被苏怀玉拿走了,本就所剩无几,要是再不抓紧点时间,那就麻烦了。

    “王兄慢走。”

    “会考结束后,我去设宴。”

    顾锦年起身拱手,一旁的苏怀玉就只是拱了拱手了,人情世故几乎为零。

    过刚易折啊。

    王富贵离开了。

    雅间内便只剩下顾锦年与苏怀玉两人。

    苏怀玉依旧在大快朵颐。

    而顾锦年则在思索这个生钱之道。

    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态度。

    文景先生允不允许自己这样搞?

    仔细想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可以先不卖,收集起来,看看文景先生怎么说。

    想到这里。

    顾锦年笃定了主意。

    管他三七二十一,搞了再说。

    “苏兄。”

    “有笔生意做不做?”

    笃定主意,顾锦年将目光看向苏文景。

    “你七我三。”

    然而苏怀玉没有任何废话,开口就划分。

    “不,我七你三。”

    顾锦年摇了摇头,互换一下。

    “理由。”

    苏怀玉没有生气,他只是扫了一眼令牌,而后直接询问理由。

    “外面还有一定数量的令牌,我来找。”

    “找到之后,便是垄断。”

    “不过有令牌没用,想要变卖的话还要看看局势,再者王兄说一千两黄金,可卖太高会惹来麻烦。”

    “我有信心卖出两千两白银的价格,所有的责任由我承担,计划我出,责任我担,而你只不过是将一堆没什么用的东西变卖为宝。”

    “我七你三,你很划算。”

    “可以理解为血赚。”

    顾锦年不假思索道。

    他不是忽悠对方,而是通过利弊分析,总结出来的。

    “如果你能把剩下的令牌找出来。”

    “我答应。”

    “找不到的话,我七你三。”

    苏怀玉没有啰嗦,只提出了一个要求。

    “好。”

    顾锦年也不废话,他就喜欢和这种痛快人做生意。

    至于找的话。

    倒也简单。

    古树不是有预知能力吗?

    砸钱就完事了。

    “苏兄,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顾锦年开口。

    说完就要离开。

    “恩。”

    苏怀玉点了点头。

    但末了,又加了一句。

    “让小二再加点菜。”

    他很认真。

    顾锦年顿了顿脚,不过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离开之后,顾锦年也十分直接。

    从酒楼掌柜打听到钱庄的位置,立刻奔去。

    古树只能吸收黄金,不能吸收银票,所以还必须要换成黄金再说。

    钱庄不远。

    顾锦年将身上一千两黄金的银票,外加上自己母亲给的两千两白银全部兑成黄金。

    小溪村虽然叫村。

    可无论是人口还是财力,都可以媲美一个镇。

    毕竟能在京都附近,也差不到哪里去。

    一千二百两黄金在手。

    顾锦年让钱庄安排了个雅间休息。

    古代的钱庄可不给利息,反而要收取一定的佣金,故此对大客户是比较友好。

    来到雅间内。

    顾锦年动作麻利,直接拿出几锭金元宝开始氪金了。

    他精神集中,想得到关于其他令牌的信息。

    为了不被坑,索性五十两黄金一次。

    相当于是五百两白银获取一个信息。

    随着黄金消失,古树凝聚果实。

    摘取下来后。

    一条信息瞬间出现。

    【小溪村,周大牛】

    随着消息出现,顾锦年缓缓松了口气。

    他生怕这玩意坑自己。

    回头又来个今夜有雨。

    那顾锦年就真的要日它了。

    五十两黄金可以买信息,顾锦年也不迟疑,剩下的一千一百五十两白银全部买来,也就是二十三次机会。

    但当最后一次时,一则新的信息出现,让顾锦年愣了。

    【没有令牌】

    啊......这。

    没有还收钱?

    资本家见了也要流泪。

    没有继续吐槽,顾锦年起身离开。

    根据线索一个个去找。

    二十三条信息。

    顾锦年一个个去找。

    不懂就问人。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

    找人,做好事,写日记,然后拿东西走人。

    顾锦年自认动作很快,结果还是少了几枚,被人捷足先登了。

    但影响不大。

    搞定一切后。

    顾锦年回到酒楼雅间。

    苏怀玉还在吃。

    不过桌上的东西不多,光盘行动还是值得提倡。

    “还需要加点菜吗?”

    走进雅间内,顾锦年出声问道。

    “不用,已经是第二轮。”

    苏怀玉依旧是言简意赅。

    “你胃口这么大?”

    顾锦年忍不住惊讶。

    “武者修练,需进补炼气。”

    “练气化血,滋补肉身,内阴外阳,以武熬炼,世子听明白了吗?”

    苏怀玉说了一大堆顾锦年听不太懂的名词。

    “大概懂。”

    “这个比牢饭好吃。”

    “是这么个意思吧?”

    顾锦年点了点头,如此回答道。

    苏怀玉:“.......”

    微弱的怨气凝聚而来。

    这回顾锦年爽了。

    还以为这家伙当真一点情绪都没有,看来都是凡人。

    “世子殿下当真会说话。”

    苏怀玉不咸不淡说了一声。

    而顾锦年也没有废话,直接将所有的令牌倒在桌上。

    “这是外面仅剩的令牌。”

    “不出意外的话,算是垄断。”

    顾锦年语气自信道。

    “二十二枚令牌。”

    “虽不能确定外面只剩下这点”

    “短短两个时辰,世子殿下找来这么多令牌,足矣证明世子绝非常人。”

    “这笔生意苏某答应了。”

    “不过接下来怎么做?”

    苏怀玉也有些惊讶。

    他能获得这么多令牌,完全是因为最早发现。

    顾锦年能在自己搜刮完一遍后,还能找来二十二枚令牌,的确令他惊讶。

    “静等就好。”

    顾锦年笑了笑,他将所有令牌全部放好。

    剩下的就看文景先生怎么说了。

    要是不允许卖,那今年大夏书院就只有寥寥十人入学。

    要是允许卖,那自己就可以狠赚一笔了。

    “恩。”

    苏怀玉对这件事情并不上心,而是将目光看向顾锦年道。

    “世子殿下,该谈一谈正事了吧?”

    声音响起。

    顾锦年立刻收敛玩世不恭的笑容,取而代之是严肃。

    “你说。”

    他很严肃。

    知道对方的来意。

    “账谁买?”

    苏怀玉神色平静,目光看着满桌的菜肴,语气认真道。

    顾锦年:“.......”

    你大爷的。

    这就是你说的正经事?

    我正你妹啊。

    能不能严肃点啊?

    玛德你是不是被关成神经病了?

    这都第几章了。

    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真就不想火?

    顾锦年真被搞郁闷了。

    这家伙真就脑子有问题。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4734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