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七十二章:宝体境,立言之说,古今往来第一仙灵根显!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二章:宝体境,立言之说,古今往来第一仙灵根显!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大夏王朝。

    已是深夜。

    对比京都百姓的甜美睡梦。

    京都秦王府内,却显得无比压抑。

    望着玉案面前的卷宗,李遂有些头疼无比。

    而堂内,也有数十名谋士,正在翻看各类卷宗。

    李遂很难受,他现在拥有大夏王朝的监国之责。

    这是一件好事。

    可快活了没几天,一大堆麻烦便堆积过来。

    最大的三个问题。

    让他头疼不已。

    永盛大典要不要撰写?这可是老爷子目前最在乎的一件事情,也是儒道最关心的事情。

    大夏王朝是一统十国而来,可根基不稳,需要文化大统一,修建一部古今奇书,扎实文化。

    这件事情,前朝其实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只不过开国初始,百废待兴,民生最为重要,精神上的东西,还是比较虚的。

    故而立下意,但没有施行,这也是太祖当年最懊悔的事情。

    江山打下来不是一件难事。

    守住江山才是一件难事。

    如今看似太平年间,可文化战争与经济战争可是已经打起。

    经济战争还好,大家彼此发展,也没有特别大的贸易来往,可文化战争不一样,这就是儒道。

    争夺的是正统。

    抛开第一圣人世家有子嗣之外,其余三大圣人世家,可谓是你争我斗,尤其是最后一位圣人,扶罗王朝与大夏王朝争了多长时间?

    而这永盛大典,就是定民心之书。

    也可以叫做开元大典,当时定的是开元大典,后来架不住百官要求改名,所以就改成永盛大典了。

    只是撰写永盛大典,前前后后所需要五千多万两白银。

    国库目前存银四万万两白银,之前是五万万两,拨了一万万两白银到江宁郡去修缮家园,赈灾不需要这么多银子,但重建家园一万万两白银完全不够。

    若不是抄了不少家,外加上以工代赈,不然的话,国库所有存银都不够拿去修缮一郡之地。

    这剩余的四万万两白银,其中有两万万两白银绝对不能动用,当做军需银存储着。

    防备随时发生的战争。

    多余的两万万两白银,六部都眼巴巴的盯着,那个部门不缺银子?

    他虽有监国之责,可上面给的银子,就八千万两白银。

    五千万两白银拿去撰写永盛大典,可眼看着马上军费要开始拨了,兵部天天派人过来催债。

    大夏军费,也足足八千万两白银。

    也就是说,有五千万两白银的空缺。

    想要暂时挪一下,上面死活不答应,户部不是不给,是老爷子死活不同意。

    李遂怎可能不头疼?

    上面是两件事情。

    第三件事稍微简单一点,大夏,扶罗,还有大金王朝已经达成共识,互派学子交流。

    这帮学子来大夏以后,住的地方,和书院需要不需要花银子?

    大夏自称国力强盛,人来了你不可能给人家住差的吧?包括吃喝一类,肯定要往最好的来。

    不然岂不是丢脸了?

    可修建书院和住处,下面人报的价格,也让他头疼,一千四百万两白银。

    一分钱都不能少。

    不是不可以省,而是面子工程,只能多不能少,少了这事就办不好,这事办不好,自己这个监国也就成了笑话。

    老爷子一直盯着,太子的人也盯着。

    让他心烦意乱。

    其实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

    银子。

    缺银子。

    大夏国库很缺银子。

    能动用的银子就那些。

    而且更让他紧张的还有一点,那就是自家这个老爷子,好像想征战了。

    大夏过了十二年平静的生活,如今也算是养精蓄锐了一会。

    老爷子的心思,他其实心里明白。

    不就是十二城的事。

    想要夺回来。

    换做以前,李遂绝对是双手双脚支持,毕竟又不是自己当家。

    可等到自己当家后,李遂头就疼了。

    没有银子打仗。

    也打不起仗,这要是一打,一个月可能就是大几千万两白银丢水里,万一打个半年,国库直接就是赤字。

    打个一年,直接回到开国前。

    边境十二城,靠近扶罗王朝,真要开打,扶罗王朝绝对会暗中援助,所以不能兴兵。

    唉。

    “你们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想到这里,李遂直接将桌上的奏折丢了出去,望着自己的幕僚,神色烦躁。

    看着李遂发怒。

    众幕僚有些沉默,一个个眼中露出畏惧。

    不过还是有人开口,看着李遂道。

    “殿下。”

    “其实无论殿下怎么清算,无非总结便是国库缺银。”

    “永盛大典不可怠慢,兵部军费也不可怠慢。”

    “外加上修建书院等等,前前后后,方才属下也算过,缺银六千万两左右。”

    “若从国库取银,肯定是下策,不过属下有一个建议,不知殿下愿听否?”

    幕僚开口,想到了个主意。

    “快说。”

    听到有主意,李遂顿时来了精神。

    不管主意是好是坏,最起码总比自己现在六神无主要好。

    “殿下,您还记得,永盛三年至永盛五年,国库欠银之事吗?”

    幕僚开口。

    刹那间,众人眼中一亮。

    而李遂却不由微微皱眉,他知道这个事情。

    永盛三年至永盛五年,大夏王朝许多地方遭遇旱灾,有妖怪作祟,也有其他问题,导致国家税收相差极大。

    而为了稳定朝廷,自己老爷子缩减各大皇亲贵族俸禄,以及百官收入,同时施以仁政,减税借款,帮助各地解决困惑。

    “你的意思是什么?”

    李遂看着对方,有些好奇。

    “殿下。”

    “自殿下监国之后,属下便查过此事,属下发现,当初借银之人数不胜数,而七年来,还款之人,却是少之又少。”

    “前前后后大概有两万万两白银在外。”

    “抛开各地巡抚不说,光是朝中百官,外加上其他王亲贵族,凑出个六千万两,不是什么难事。”

    “倘若殿下愿意,从这件事情下手,一来陛下也不会说什么,本身便是有借有还。”

    “二来,也可以维持原样,不耽误任何一事,永盛大典继续撰写,兵部军费也能照常放下,还能获得兵部支持。”

    “再来,上文院也能建造而出,还是漂漂亮亮的建出来,可谓是一举三得。”

    “既能解决殿下现在的心头之虑,还能适当削减太子势力,就不知殿下何意。”

    对方开口。

    的的确确想出了一个妙招。

    其余幕僚纷纷惊叹,心中也不断称赞着。

    可这位秦王殿下,却没有太高兴,反倒是皱紧眉头。

    “国库欠银之事,本王知晓。”

    “你所提议的,倒也不错,可若是真的施行下去,只怕本王要树敌无数啊。”

    李遂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说的没错,用欠银来弥补现在的问题,追缴欠银本身就是一件功劳,顺便还可以削减太子的势力。

    并且完成自己的政绩,这肯定是一举三得的好事。

    可问题是,你去追缴人家银子,人家不恨你?

    上至皇亲贵族,下至大夏百官,基本上一半都欠国库银子,真要一个个讨要,不被人嫌弃才怪。

    别看大家对自己恭恭敬敬的,抛开身份不谈,不就是大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吗?相反自己出手阔绰,结了不少人脉。

    一切都是看在银子的面上。

    可有一天,自己上门追缴欠银,人家绝对要把自己十八辈祖宗给骂死。

    刚监国就把主意打到他们头上?

    这要是当了皇帝那还不得了?

    这才是主要问题,不然他早就想到了。

    “殿下,这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

    后者低着头。

    又不想得罪人,又想要钱,这天底下那里有这种好事啊。

    “算了,算了,这件事情先放一旁吧。”

    “大夏诗会筹备的如何了?”

    李遂摇了摇头,不想继续谈论了。

    这事情也不可能一下子解决,只能从长计议。

    兵部催归催,也不急这两天。

    至于永盛大典,现在还在撰写,无非是老爷子希望赶紧撰写出来,想要加大工程。

    但也不急这两日。

    大夏诗会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这事必须要办漂亮来。

    “回殿下,大夏诗会选址已经确定,在摘星宫,目前所有事情都已安排妥当。”

    “不过,各国俊杰翘楚,目前还不知道安排在何处。”

    有人开口,给予回答。

    “安排在同文馆不就行了吗?”

    “这有什么考虑的?”

    李遂随意道。

    “殿下,上次大夏诗会,扶罗王朝的人就在同文馆闹事,这一次同文馆馆主已经拒绝了。”

    “京都内倒是有一家书院想要迎客,只是扶罗王朝的人已经发来信件,大致意思是,要么去同人馆,要么去大夏书院居住。”

    “我等也去问了文景先生,文景先生并无意见。”

    他开口道。

    而李遂却不由皱眉。

    “一群蛮人,还挑三拣四。”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对扶罗王朝的人,充满着厌恶。

    很不喜。

    “再与同文馆馆主谈一下,尽可能不要安排到大夏书院,免得闹出什么是非。”

    “倘若同文馆馆主真不让的话,那就安排到大夏书院。”

    “不过,安排一千大夏精锐到大夏书院去,维护秩序,这帮人特意挑大夏书院,肯定是没安好心。”

    “让这些精锐,日夜巡逻,配合我大夏儒生,严禁这帮人乱来。”

    “还有,再吩咐一句,让带兵的注意,大夏书院只有一个人说话好使,那就是本王的兄弟,顾锦年。”

    “他不开口,就听文景先生的,文景先生不在,就听那些大儒的。”

    “无论如何,秩序维护好,别闹出什么乱子,真闹了,必须要保护我兄弟。”

    “当然,最好的结果,还是让同文馆收下这帮外来人。”

    “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本王乏了。”

    李遂将事情吩咐下去后,转身离开,回去睡大觉。

    而此时此刻。

    大夏书院。

    夜幕星辰。

    宿内。

    顾锦年盘腿坐在床榻上。

    古树上的武道果实,也纷纷坠下。

    三十六枚武道果实,化作三十六颗蛟龙宝丹。

    随着每一颗蛟龙宝丹入体。

    顾锦年肉身便发出嗡嗡之声。

    他运转盘武至尊功,一口洪炉在体内凝聚,将蛟龙之血全部炼化吸收,化作滚滚能量,似江河一般,在体内奔腾滚动。

    吞服到第十颗时,顾锦年有一种极限的感觉。

    不过盘武至尊功没有极限这个说法,顾锦年倒也狠,强忍着不突破,硬生生熬炼肉身。

    吼。

    清微的龙吟之声响起。

    肉身龟裂,一寸一寸,但破裂之地,绽放红色光芒,很快又被大量血气弥补。

    吞服到第二十颗,体内的筋脉,都发生了质的改变,每一条筋脉当中,气血涌动都仿佛江河一般。

    汹涌澎湃。

    吞服第三十颗,已经到了极限中的极限。

    可顾锦年依旧运转盘武至尊功。

    第三十六颗。

    所有蛟龙宝丹全部炼化完毕,。

    而顾锦年体内也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肉身蜕变。

    筋骨蜕变。

    气血蜕变。

    演化出可怕的真气。

    一道龙形真气蜕变而出,蛟龙虚影,可以蜕变直至真龙。

    三十六枚蛟龙宝丹吞服后,顾锦年也没有选择继续压制,顺势突破。

    吼。

    低沉的龙吟声在体内炸响,这是顾锦年压制的情况,不然的话,声音会传遍整个大夏书院。

    这一刻。

    顾锦年进入第二境。

    也就是宝体境。

    诞生真气。

    武道七境,第一境为肉身境,锤炼肉身,养气凝体,顾锦年之前吞服了六枚蛟龙宝丹,现在又吞服了三十六枚蛟龙宝丹。

    早已经熬炼至完美阶段,只是顾锦年想要突破极限罢了。

    否则之前就可以突破。

    如今突破,果然如他想象一般,得到天大的变化。

    虽刚刚抵达第二境,但体内凝聚的龙形真气,可镇压一切宝体境强者。

    当下。

    顾锦年起身,房门直接打开,而后身影消失,速度快如一阵清风。

    猛跃一番,足足十丈之高,眨眼之间,便越过六七十米,如同一头凶兽。

    他离开大夏书院,来到后山当中。

    这是无人之地。

    距离大夏书院足足数十里。

    荒山当中。

    顾锦年攀爬山壁,灵活如猿,快如清风,有一种绝世高手的感觉。

    轰。

    他运转龙形真气,朝着一处击拳过去,刹那间山壁之上,碎石四溅,产生巨大的爆炸力。

    一个两丈深,半径四五丈宽的缺口出现。

    这就是顾锦年现在的实力。

    肉身如器,寻常刀枪不入,拥有强大的生命力,浸泡在水中十天十夜都不会死,站在火焰当中,也不会伤到一块肌肤,最多就是把头发烧没。

    “武者七境,肉身境是熬炼身体,属于滋润养体的阶段。”

    “宝体境,则是凝聚真气,筋骨蜕变,寻常刀枪无法重伤,刺入皮肤中,筋骨如铁,保护好五脏六腑,不至于死亡。”

    “而第三境为人龙境,凶猛无匹,五脏六腑都会蜕变,从百丈山崖掉下去,都不会伤及内脏。”

    “拳有万斤,可举九鼎,战场之上,如同人龙,大杀四方。”

    “我现在虽是第二境,可我的实力,不弱于人龙境武者。”

    “倘若宝体境圆满,可只手镇压人龙强者。”

    “同境无敌,越境斩敌,这就是至尊术吗?当真是强啊?”

    顾锦年感悟着自己目前的实力。

    儒道方面,他没有太大的担心。

    武道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之前溺水之事,顾锦年没有忘记,寻常溺水,倒也无妨,现在蛛丝马迹都表明,自己溺水应当是中毒,或者是有人暗中出手。

    导致自己溺水身亡。

    虽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可倘若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就好比现在,那么一定不会发生这种的事情。

    再者,自己不可能一辈子苟在大夏京都,总要出去走一走。

    有一定的实力,可以解决太多的麻烦。

    顾锦年没有太大的想法,抵达武道第四境,神通境后,自己就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毕竟修炼盘武至尊功,自己抵达神通境,意味着可以与武王强者一战。

    这天下,武王强者不多。

    自己爷爷镇国公就是武王强者,还有永盛大帝。

    至于第六境,武皇境,普天之下少之又少,可列为绝世高手,这种绝世高手,也不敢贸然出手。

    所以,抵达神通境,拥有极大的自保能力。

    拖也能拖到救兵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抵达武王境再出去那自然更好,只不过有些困难罢了。

    “明日修书一封,让老爷子给我送点丹药来。”

    “再找李遂哥一趟,他估计也能弄来不少丹药。”

    “还有王富贵,他家里有钱,应该也能弄到。”

    “对了,还有老舅,江宁郡之事,还没给我赏赐,六枚王珠太小气了,得要点好东西来。”

    顾锦年心中自语道。

    别人修行武道,靠的是时间,资质,外加上大量的滋补之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去提升。

    自己修行武道,只需要嗑药就行,而且还没有任何副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肯定要借助外力啊。

    不然岂不是白废了自己这个大夏第一权贵的身份。

    有了主意后。

    顾锦年继续在山壁上攀爬,这种一跃而飞的感觉很爽。

    一跳就是十丈,而且根本不怕受伤,哪怕一个没抓稳掉下去来,一点事都没有。

    纯纯的暴力美学啊。

    宣泄了一会后。

    顾锦年也悄然回到住处,找了一套衣服,去山里的泉水中洗个澡。

    此时。

    月如牙。

    顾锦年浸泡在清泉当中,也在思索一些其他事情。

    儒道方面,自己现在是第二境圆满,体内也有雄厚的才气。

    想要踏入第三境,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随着江宁郡之事结束后,顾锦年冷静下来了一会,认真读书,沉下了心思。

    没有沉浸在民心所向的快感当中。

    儒道第三境。

    为知圣立言,这是读书人自称的,外人称之为立言进士,这样好划分一些。

    而知圣立言,便是知晓圣人意思,立下自己的誓言。

    读书是为了什么?

    这个回答,不是上课老师问你一句,你回答一句为天下百姓读书。

    然后异象连连。

    而是要精气神圆满,以心印道,被天地认可,你才算是知圣立言。

    换句话来说,你的回答,必须要是从心,遵自己内心,并且要被天地检验,若不从心,假大空的话随便你说,能晋升算我输。

    自然而然,顾锦年现在也在思索一个问题。

    自己读书是为了什么?

    江宁郡洪灾之前,顾锦年保证回答,为了当官,稳固顾家地位。

    可江宁郡洪灾之后,顾锦年其实有一些感悟,但这些感悟,并不能让自己说出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种话。

    横渠四句,绝对是神句,真要说出去,肯定能引来异象。

    但这不从心。

    顾锦年完全没有这个觉悟啊,口号喊两句没问题,真要立下这种誓言,就得去做,而且意志很强,得到天地认可。

    为生民立命,顾锦年还可以说上一句,见不得人人间疾苦,这是新青年的正常三观。

    但其余这几句话,顾锦年说不上来。

    没那个脸。

    所以需要好好的去想,自己问心,想清楚自己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是说想要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着顾锦年。

    “不能继续深想。”

    “否则就是钻牛角尖。”

    “需要感悟,经历诸多事情,才有心得有觉悟。”

    顾锦年心中暗道。

    儒道一脉,不同于其他几脉,靠修行就能提升,从养气之后,就必须要从心,每一个境界都是一个考验。

    而每一个境界,都会得到巨大的质变。

    与众不同。

    想到这里,顾锦年从一旁拿出半圣古扎。

    泡在清泉中,顾锦年观看着古扎,月光微弱,可对如今已抵达宝体境的顾锦年,并不会有任何影响。

    宝体境,身体所有机能都得到了蜕变,可以夜视。

    古扎上的内容,瞬间吸引着顾锦年。

    待阅读完三本古扎后,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顾锦年浑然不觉。

    “不愧是半圣古扎啊,果然非同凡响。”

    将古扎收好,顾锦年起身,运转真气,蒸发自己身上的水珠,而后穿上锦袍。

    找了一处地方静坐悟道。

    这三本古扎,都是半圣精华,顾锦年从中得到许多感悟,只不过大多数有些玄奥,与天地有关,与自然有关。

    将自然之道,映射到世俗当中,周而复始,国运之说,为人之道。

    其中有几篇内容,更是让顾锦年不得不赞叹万分。

    有一篇内容,为龙说。

    这位半圣将读书人比喻成龙,读书时在胚胎当中成长,待到明悟道理后,便会破壳而出。

    然而还需要潜伏在大渊之中,逐渐成长,读更多的书,明白更多的道理,直至彻底成长,待到关键时刻,一飞冲天。

    潜龙在渊。

    飞龙在天。

    这其中的道理,顾锦年一时半会难以吸收,需要慢慢去理解,受益终生。

    “君子如龙。”

    顾锦年心有感悟。

    还有一篇更是开拓顾锦年的眼界。

    这位半圣认为,读书人是通过读书,明白自然之道,明白天地之法,从而得到天地认可,赐予才气。

    拥有才气后,便可突破境界。

    而天地之间的才气,其实是固定的,他举了例子,倘若当世有圣人出现,会发现除了圣人门徒之外,就鲜有大儒。

    最明显的便是第一为圣人,李圣。

    李圣成圣后,有七十二门徒,这七十二人之中也不过只有十位大儒。

    但也只是大儒。

    天下其余的大儒加起来,连五位都没有,正是因为如此,李圣能有如此威望的原因。

    营造了一种错觉。

    可实际上,这就证明,才气是固定的,一位圣人诞生,几乎将所有才气全部吸收完了。

    如此,大儒就少。

    所以四代圣人,其实晚年都很惭愧,认为自己获得了天下才气,断绝无数读书人晋升希望。

    而且圣人晚年都很凄惨,早年丧母,中年丧妻,晚年丧子,寥寥大世,孤独一人。

    这位半圣认为,这是遭天地之罚,因为断绝天下读书人的路,不为君子也。

    要付出代价。

    而且还拿出佐证,古今往来,有几位半圣,其实明明有能力突破成圣人,但他们没有选择成圣。

    当然这些都是个人猜测。

    顾锦年也是半信半疑,因为有几个关键点说的很不错。

    无圣之时,儒道昌盛,不说大儒满地走,但绝对不少。

    就好比大夏书院,也有二十多位大儒。

    整个大夏王朝,大儒差不多一百位是有了。

    扶罗王朝也有五六十位。

    大金王朝更多,有一百多位大儒。

    但书中的意思是说,因为没有圣人,才气太多,所以成为大儒就要简单不少。

    但当大儒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以后。

    想要成为大儒,就很难了,需要付出之前大儒数倍的努力。

    有一点可以作证,古时百家争鸣,出现新的大儒时,反而威望极高,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都可名流千古。

    而当大儒一批批死去后,成儒的标准又变化了。

    这当中涉及天地变化。

    有气运之说。

    顾锦年对这个非常认同。

    自己穿越之前,对儒道十分好奇,研究过一些大儒,发现成为大儒的标准很古怪。

    需立言,立德,著书,传道,才可成为大儒。

    立言还好说,这个立德就有问题了。

    感觉这一环被淡化了,因为基本上现在出现大儒,著书传道有,可立德方面没有太大讲究。

    像苏文景这种,顾锦年认可。

    可其他大儒,只能说有品行,读书好,可按照古籍要求,绝不可能成为大儒。

    “无立德者,视伪儒,享气运而。”

    “立德者,为正儒,可有浩然正气。”

    回忆圣人手札所言,顾锦年心中大致有了判断。

    大儒分正伪,正者有浩然正气,伪者无浩然正气,或者只有那么一点。

    这就可以诠释当代大儒了。

    “看来,无论如何,我还是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往上走。”

    “儒道一脉,不可省事,否则落了个伪儒,天地不认,别说成圣了,半圣都别想。”

    顾锦年心中暗道。

    这三本手札对自己影响很大,半圣所著,就是与众不同啊。

    也就在此时。

    天色虽依旧昏暗,但再过半个时辰左右,估计就要亮了。

    从顿悟中醒来,顾锦年没有啰嗦。

    朝着往圣堂走去。

    寅时一刻。

    往圣堂内。

    不少同窗已经聚集了。

    而且还有其他学堂的人。

    都听闻许涯等人要教大家修仙,不少人也是蛮感兴趣,过来听一听。

    仙道之说。

    的确令人向往。

    毕竟谁不想御剑飞行,翱翔天地之间?

    再说了,多门手艺多条出路,以后万一读书真没出息,靠点这个本事,倒也能有点出路啊。

    往圣堂内,许涯等人早就到了。

    仙门弟子最大特征就是不用睡觉。

    这一点,也属实令人羡慕。

    “世子殿下。”

    “见过世子殿下。”

    “我等参见世子殿下。”

    而随着顾锦年的到来,一时之间,不少人纷纷作礼喊了一声。

    如今大夏书院内,顾锦年的身份地位,算是最高的了,与顾家无关,而是因为之前顾锦年为民伸冤,折服众人。

    “诸位客气了。”

    顾锦年面色温和,回之以礼。

    而后走入往圣堂内,落座下来。

    随着顾锦年落座。

    “顾兄,你去哪里了?”

    王富贵的声音响起。

    “去散散心了。”

    顾锦年随意回答。

    他修炼盘武至尊功,可内敛气血,常人无法察觉,即便是苏怀玉以及徐长歌他们也察觉不出自己的变化。

    这就是至尊术的强大。

    “哦。”

    “顾兄,说实话,你怕不怕啊?”

    王富贵点了点头,随后问了一句。

    “怕什么?”

    顾锦年有些好奇。

    “修仙啊。”

    “别人不知道,我心里清楚,修仙讲究的是灵根,有灵根的,修起来就简单多了,没灵根的修行起来,不但缓慢,而且如有针扎,弄不好会出事。”

    王富贵开口,有些慌张。

    “这有什么,不行就不修呗,又没有硬性要求。”

    顾锦年不以为然。

    本身大家都是好玩,试一试。

    何必在乎这个?

    也就在此时,不等王富贵继续开口。

    赵思青的身影出现了。

    “诸位。”

    “安静一下。”

    “这是我昨日写的练气小册。”

    “你们先拿去看一下,看完之后,本夫子再跟你们讲解一下。”

    “能记住就记住,记不住就算了,有几位师兄师姐在,你们大可放心。”

    随着赵思青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学堂安静下来了。

    此时,赵思青满脸喜悦,似乎很享受当夫子的感觉。

    她让许涯,将厚厚一叠小册,分发下去。

    一人一本。

    寥寥几页。

    顾锦年翻看小册,很快一些歪歪扭扭的字体出现了。

    而且还有涂抹痕迹。

    当下有些绷不住了。

    好在的是,勉强可以看懂。

    小册上内容倒也简单,介绍了仙道七境。

    【开脉境】-【炼气境】-【筑元境】-【内丹境】-【金丹境】-【洞虚境】-【元神境】。

    同时也讲述了如何开脉。

    大约一刻钟后。

    随着众人观看完小册后,赵思青的声音再度响起。

    “诸位。”

    “修仙乃是逆天之为,故而吾等修仙者会有因果加持,今日传授诸位修仙之法。”

    “也只是小小尝试一二,并非是让诸位踏足修仙领域,免得招来因果,得不偿失。”

    “再者,修仙之路,漫漫无期,仅仅只是几日时间,也绝不可能有所成就。”

    “所以今日只是让诸位凝聚气感,尝试一下修行。”

    “诸位将小册最后一页记住,这是我太玄仙宗周天运气术,等再过一刻钟后,诸位便可以去外面,沐浴金阳,盘腿修行,找一找气感。”

    “现在若有什么疑问,可直接询问本夫子。”

    赵思青出声,与众人讲解。

    “敢问夫子,若有气感,是否代表适合修仙?”

    有人提问,这般开口。

    此话一说,赵思青不由摇了摇头。

    “若有气感,的确适合修仙。”

    “不过,倒不是贬低各位,第一次运转周天术,想要感气,不是一件易事。”

    “得看灵根。”

    赵思青开口,一番话当中颇有些自傲。

    “何为灵根?”

    有学子继续问道,满是好奇。

    “灵根藏于黄庭之中,我辈仙道先贤,经过数千年的推演,察觉每个人都有灵根。”

    “都可感气,只不过灵根不同,感气的时间也不同,从而修仙速度也有不同。”

    “灵根分为下灵根,中灵根,上灵根,极品灵根,天灵根,还有传说中的仙灵根。”

    儒道方面,赵思青压根不懂。

    但提到仙道,她就是懂姐了。

    而众人听到这番设定后,也是略感新奇,莫名之间有些期待。

    “那怎么查看?”

    有人继续问道。

    “感气时间,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什么灵根。”

    “运转周天术,一年开外感气者,为下灵根。”

    “一年内感气者,为中灵根,半年内感气者为上灵根,一个月内感气者为极品灵根。”

    “而一日内感气者,为天灵根。”

    赵思青回答道,只不过没有说仙灵根。

    “那仙灵根呢?”有人直接开口,充满着好奇。

    虽然知道,这仙灵根肯定与众不同,但不妨碍大家问一问,毕竟万一自己就是那万中无一的仙灵根呢。

    “仙灵根,可瞬间感气。”

    “而且会有惊天异象诞生。”

    “不过,仙灵根古今往来,五百年难得一见。”

    “诸位还是别想了。”

    “真有这样的仙灵根,只怕各大仙门都要过来抢人了。”

    赵思青出声。

    众人也恍然大悟了。

    不过心中莫名有些期待。

    毕竟。

    万一呢?

    “赵夫子,那您是什么灵根?”

    王富贵开口,询问了一句。

    “本夫子一般般,极品灵根,也就百万挑一。”

    “许涯师兄,白玉师兄也都是极品灵根,长歌师兄是天灵根,乃是太玄仙宗大师兄。”

    “修行不过十五载,如今已是内丹圆满修士,三年内,必可踏入金丹境。”

    赵思青凡尔赛道。

    “天灵根固好,但也是太玄仙宗舍得,十五载第四境圆满,不知砸了多少天材地宝。”

    “尔等就算有天灵根者,也别太过于妄想,你们砸不起。”

    突兀之间。

    苏怀玉的声音响起。

    一下子,让众人沉默。

    赵思青没觉得尴尬什么,因为苏怀玉说的是实话。

    也就是徐长歌回头看了一眼。

    这两个家伙吧,有点不太对付。

    倒不是有仇。

    毕竟一山不容二个逼王。

    能理解。

    “好了。”

    “时辰不早了,快去修行。”

    “若是让本夫子发现,有谁偷懒,小心本夫子告状。”

    赵思青吩咐着众人。

    是个小官迷。

    随着赵思青开口,众人来到学堂外。

    此时,天还未亮。

    但在赵思青的吩咐下。

    还是规规矩矩盘腿坐好。

    紧接着对应着周天术,开始逐渐感气。

    顾锦年找了块地方,有模有样的学着。

    而一旁的王富贵,不由开口。

    “赵夫子。”

    “小册上写着,凝聚金阳之气,可问题是太阳还没出现,不需要等等吗?”

    王富贵开口。

    提出疑惑。

    “不用,刚刚好。”

    “我掐好了时间,锦年哥哥不是说了吗?光是有速度的,我们看到的光,都是半刻钟之前的。”

    “天马上就要亮了,得提前半刻钟,锦年哥哥,你说对不对?”

    赵思青一本正经道。

    而顾锦年却有些愣住了。

    好家伙。

    你还真信啊?

    可看着赵思青纯真无邪的目光,顾锦年还是点了点头,笑了笑。

    “时辰到了。”

    “快点运转周天术。”

    赵思青开口。

    刹那间,众人开始尝试性修行了。

    至于徐长歌等人,则在周围护法,免得谁出了差错。

    而此时。

    顧锦年闭上眼睛。

    腦海當中浮现太玄周天术,去感应灵气。

    只是刹那间。

    体内一阵沸热,一条金色脉光出现。

    是之前怨气果实演化的东西。

    随着金色脉光出现。

    刹那间。

    气感来了。

    是的。

    气感来了。

    而顾锦年也在一瞬间,震惊住了。

    仙灵根?

    卧槽。

    这玩意是仙灵根?

    顾锦年死都没有想到,古树之前获取的东西,居然是仙灵根。

    瞬间感气啊。

    这不就是仙灵根。

    好家伙。

    好家伙。

    这是什么节奏?

    也就在这一瞬间,顾锦年有些莫名感觉。

    仙灵根绽放光芒,仿佛要脱体而出。

    不过也就在这刹那間,顾锦年运转古树,想先镇压下这仙灵根,等捋清楚思路再说。

    只不过。

    这一刻。

    徐长歌莫名有些特殊感觉。

    他发现自己体内的天灵根,似乎.......再颤抖?

    不过只持续了一瞬间,眨眼就没了,甚至快到差点没反应过来。

    这很古怪。

    徐长歌忍不住皱眉。

    可看了一眼,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多虑了。”

    “还以为有仙灵根。”

    “当真多虑,师父说过我是仙道千年来第一翘楚,是极品天灵根,未来百年不会有人超越我的天赋。”

    徐长歌心中暗道。

    刚才的感觉,让他下意识怀疑有仙灵根诞生,不然的话,天灵根怎可能会畏惧?

    只不过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大问题,认为自己多虑了。

    可就在此时。

    顾锦年浑身突然凝聚光芒。

    而顾锦年也不由睁开眸子。

    脸色有些郁闷。

    因为,他压不住了。

    轰。

    就在这一瞬间。

    一束光芒,自顾锦年体内,直冲云霄。

    大夏书院。

    瞬间安静下来了。

    徐长歌的脸色,也在一瞬间,直接变了。

    “仙灵根。”

    “这不可能。”

    他瞪大了眼睛,失声开口。

    ------题外话------

    不是我卡章。

    实在没办法。

    两万多字了。

    兄弟们,我看情况加快速度再写一章吧。

    不然你们肯定难受死。

    四点之前,我争取。

    只能最大力度争取。

    求推荐票,来点推荐票支持啊

    7017k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51190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