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八十七章:天命之争,第八境传说,盛世来临,仙子请自重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十七章:天命之争,第八境传说,盛世来临,仙子请自重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大夏书院。

    顾锦年望着苏文景,有些好奇。

    “请先生赐教。”

    虽然不知道苏文景到底想要说什么,但如此认真与严肃,不得不让顾锦年虚心请教了。

    “锦年。”

    “你今日展现出绝世才华,老夫也是深感震撼。”

    “诗词方面,你可为天下一绝,但你一定要记住,儒道一脉,需要的不仅仅是诗词那般简单。”

    “也不是经义。”

    “而是三不朽。”

    苏文景开口,他很认真,提出三不朽之事。

    顾锦年听后,有些沉默。

    他知道三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

    此为圣人三不朽。

    做到这三样不是圣人也是圣人。

    但这三样想要实现很难很难,没有一个是容易的。

    立德,一生品德高尚,这个可不是说说而已,当你要立德之时,你就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能做,会被圣人的框架给束缚。

    所以立德这东西,顾锦年暂时不会去考虑,不是没有德行,而是太过于长远,自己连未来的路是什么,都没有去思考清楚,那么这個立德就不行。

    儒道学术有诸多,唯独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才能去立德。

    立功这个还好,即便是没人说,顾锦年也会去做。

    为国家建立不朽功劳,对自己来说也有好处,开疆扩土,平判造反,为民伸冤,这些都算是立功,无非就是功劳大小。

    至于立言。

    这一点,才是真正恐怖的,立言不是喊几句口号,我要如何如何如何。

    真正的立言,是开创出新的学问,道出真正的禅意,让儒道有新的改变。

    这才是立言。

    立下学问。

    至于儒道第三境立言,则不是三不朽立言,而是立下读书之言,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对于立言,顾锦年也有些想法与思路,只是现在的自己,还不适合真正立言。

    无功名者,无法立言。

    原因无他,你没有功名,没有影响力,即便是立下学问,谁愿意听你的?

    唯有足够的影响力,你才能去立下学问,不然就是徒增笑话。

    也正是因为这点,天命圣人才著下儒礼,让天下读书人去当官,用影响力传播自己的思想。

    “先生,三不朽距离我来说,还是太遥远了。”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明白苏文景的意思,但他也看得清现实。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继续往下说,苏文景便摇了摇头,看着顾锦年道。

    “锦年,你可知为何成圣难吗?”

    苏文景开口,如此问道。

    “回先生,不知。”

    顾锦年认真回答。

    “就是因为,所有人都说成圣难,让你做好现在,一步一个脚印,不要好高骛远。”

    “可越是如此,越是给自己找理由。”

    “无非就是觉得成圣难,认为自己做不到,不想背负天大的压力罢了。”

    “无论成圣难于不难,但这世间上有人成圣了,就意味着可以做到。”

    “锦年,若你有成圣想法,你就必须要从明日开始,好好思量三不朽。”

    “当你抬头时,你眼中不再是世间万物,而是圣位。”

    “明白吗?”

    苏文景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在顾锦年脑海当中震颤。

    苏文景之言,可谓是字字珠玑。

    自己为什么知道成圣难?

    是因为所有人都告诉自己,成圣很难,难于上青天。

    人面对困难时,第一反应就是避免,如果避免不了,则会想办法让难度降低。

    天下读书人的想法,都是选择后者,为什么选择后者?

    美曰其名是将目标分成几档,今天完成一部分,明天完成一部分。

    可实际上呢?越是如此,就越不可能做到。

    这就好比戒烟,从明天开始戒烟,不过一口气戒是戒不掉的,所以减少量慢慢来。

    一般这样做的,九成九都做不到。

    尤其是成圣这种事情。

    必须要一口气直达。

    不要有任何妄想。

    天大的压力之下,才会破茧而出,一路登顶,不可泄气。

    “锦年。”

    “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与天下芸芸众生一般。”

    “亦或者,直视困难,以大智慧,大毅力,直达圣位。”

    “今日,你著诗四篇,更是有勇气道出不同经义,老夫相信,你有资格,你也有能力成为圣人。”

    “而这一切的一切,只在你的选择当中。”

    “锦年,老夫不是现在让你现在做出选择。”

    “而是你要有一个思考,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想清楚,想明白。”

    苏文景并非是让顾锦年现在就去设立目标,而是希望顾锦年从现在开始就要去思考这件事情。

    否则的话,等到想去做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先生赐教,学生明悟。”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心中有了想法,但每个人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不可能因为苏文景这么一说,顾锦年马上就去立下目标。

    还是需要事物让自己有所启发。

    而此时,苏文景继续开口。

    “天命之事,老夫今日就彻底告诉你。”

    苏文景开口,说第二件事情。

    “好。”

    顾锦年回答道。

    “锦年,你可知天命之说?”

    苏文景开口道。

    “知道。”

    “书籍中有记载,天地之间,每隔五百年会诞生天命,若有天命者,则可踏入第八境。”

    “儒者成圣,道者成仙,僧者成佛,妖者化龙,魔者乱世。”

    顾锦年缓缓开口,回答天命之说。

    神州世界有天命之说,任何体系只有七个境界,而这七个境界都属于正常范围内,一般来说第七境就已经算是极限了。

    而想要踏入第八境,则必须要得到天命认可。

    若无天命认可,譬如说顾锦年,众人说他有圣人之资,这个圣人之资,指的不是天命圣人,而是儒道圣人。

    天命圣人古今往来只有四个。

    得天命成圣者,意义极大,只怕拥有不可思议之力。

    “恩,天命圣人,乃是儒道至高境界,若成为天命圣人,一言可灭一国。”

    苏文景出声,有些感慨道。

    “一言灭一国?”

    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咂舌,这有些恐怖吧?

    不,不是恐怖,是有些吓人吧?

    “天命圣人,得天地认可,可上达天听,就好比匈奴国,若是锦年你成为了天命圣人,你认为匈奴国所作所为,过于凶狠,只需要开口,必可言出法随,匈奴国将会引来灭顶之灾。”

    苏文景淡淡开口,显得无比平静。

    只是此言一出,顾锦年是彻底震撼了。

    言出法随。

    一言灭国?

    要有这种能力,自己还需要担心这个那个?

    不早说?

    说实话,顾锦年对儒道的信息还是很少,主要是没人跟自己说啊,而且大部分市面上的书籍,都是在说什么儒道修浩然正气,谁说过儒道有多强多强?

    就好比之前问夫子的时候,自己还特意问过,可以不可以唇枪舌剑,诗词杀敌?

    结果得到的答复就是,让自己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书。

    “文景先生,学生目前有一道天命,是否意味着,学生若是成儒道圣人,就算是天命圣人?”

    顾锦年开口,如此问道。

    “不。”

    苏文景摇了摇头。

    “拥有天命,只能代表你有资格争取天命圣人。”

    “而且此次天命与曾经不一样,这一次是天命盛世,这天地之间,会有诸多天骄出世。”

    “大金王朝,大夏王朝,扶罗王朝,还有中洲王朝,这些地方都有天命加持,你的竞争对手会越来越强。”

    “而且如此之多的天骄,只有一个人可以脱颖而出,成为天命者。”

    “儒道有优势,但也只能说有优势,仙道,佛门,妖魔道,儒道,皆然会去争抢这天命,所以不一定就是儒道文人可以得此天命。”

    “所以,你现在要开始争抢天命了。”

    苏文景出声,告知顾锦年要开始争抢天命。

    “争抢?”

    “先生,这?”

    倒不是顾锦年没胆子,而是争抢这种东西吧,容易惹事上身,自己现在还没底蕴。

    “锦年。”

    “你要记住,四十九道天命,谁占据最多,到了最关键时刻,谁就最有优势。”

    “天命选择你,同样的,它也可以离开你。”

    “若你不争,天命自动离开,这还好些。”

    “可你有雄心,并非是不争之人,所以你未来会面临一个又一个敌人,他们会来争夺你的天命。”

    “这些还好说,毕竟输了不至于死,可以你之才华,大夏王朝九道天命,只怕你要占据一半。”

    “那个时候,就算你不想争也没用,若有人成为天命者,必然要将所有天命收走。”

    “你一但失去天命,便输的彻彻底底,可能连命都不保,这条路只允许一个人走到尽头。”

    “无有仁义之说。”

    “锦年,如今已经不是你想不想,而是别人愿不愿意的处境了。”

    苏文景警告道。

    将天命之争全盘说出。

    顾锦年有些沉默。

    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天命之争竟然如此恐怖。

    涉及到了这么多事情。

    已经不是自己愿不愿意争,想不想争了。

    踏入天命之争,自己不想争也不行。

    “学生明白了。”

    “不过,敢问先生,大夏诗会为何出现天命?”

    顾锦年点了点头,心里有数了,同时也很好奇,大夏诗会为什么会出现天命?

    “大夏王朝有九道天命,你我还有苏怀玉各三道,国运三道,以及书院有三道,而这书院三道,并非是分给大夏文人共享。”

    “而是这三道,只会给大夏最优秀的存在,大夏诗会,乃是最为隆重的盛典之一,天地有所感应,自然而然会出现天命。”

    “甚至三道国运天命,你也可以获得,只需要你建功立业,为国家效力,为百姓伸冤,你便可得到天命。”

    “这也是为何老夫让你必要参加大夏诗会的原因。”

    苏文景给予回答。

    四十九道天命,大部分是没入了各国朝廷以及书院当中,可实际上他们是在等待,等待有缘人。

    “明白了。”

    顾锦年明悟。

    “其实,上次你为百姓伸冤,理应当可获得一道国之天命,但你毕竟没有功名在身,还欠缺一些火候,若你能继续为大夏百姓做实事,相信下一道天命你就有了。”

    “算起来的话,你独占三道天命,已经算是领跑众人了。”

    “但需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无论如何,都不要太狂妄。”

    苏文景缓缓开口。

    “我才一道啊。”

    顾锦年装傻。

    “顾老爷子有一道,早晚也不是给你的?”

    苏文景没有拆穿,只是微微一笑。

    这话一说,顾锦年不由笑了,跟聪明人聊天就是好啊。

    “锦年,这个赌约老夫已经彻底履行了,也算是言出必行。”

    “你要不要与老夫再来一个赌约?”

    很快,苏文景微笑,询问顾锦年要不要再来一个赌约。

    “学生为人君子也,从来不赌,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可学生从小便与赌毒不两立。”

    顾锦年摇了摇头。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苏文景在挖坑。

    而苏文景虽然不知道顾锦年说些什么,可还是微微笑道。

    “若赌注是老夫体内的天命呢?”

    苏文景笑道。

    听到这话,顾锦年立刻作揖。

    “先生,什么赌约?”

    既然知道天命之争,那肯定要多搞点啊,不管结果是什么,多一道是一道。

    “结业之前,完成立言。”

    苏文景笑道。

    结业之前立言?

    算起来现在开学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也就是说是还有十个月左右的时间,让自己去立言。

    问题不大。

    “先生,立言问题不大,不过是那种立言啊?儒道第三境,还是说立下新学啊?”

    顾锦年开口,询问苏文景。

    此话一说,苏文景不由微微皱眉,望着顾锦年。

    感受到苏文景的目光,顾锦年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很快他马上微微低头,不敢对视。

    完了,露马脚了。

    “锦年,你当真有新学?”

    苏文景神色顿时变得无比震撼。

    正常来说,听到立言,就是第三境立言,可顾锦年询问是那种立言,这就很奇怪。

    尤其是顾锦年眼神当中没有一丝苦色,毕竟如果自己提的要求是立新学,正常人眼神中都会带着苦涩。

    可顾锦年仅仅只是询问,充满好奇,给人一种不管是那个,我都能完成,但你得告诉是什么的感觉。

    “没,先生,学生这才刚刚成为读书人,怎可能会有新学?”

    顾锦年否认。

    开玩笑,自己脑海当中是有新学,但这玩意现在真不能拿出来,身份地位没到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的新学要是拿出来,估计得惹出更多的是非。

    反正很麻烦很麻烦。

    任何一个学术能坚持到现在,都是经过无数锤炼和反复敲打,最终留下来的学术,几乎是无可挑剔的存在。

    所以才会诞生无数学子,坚守自己的学术。

    可如果诞生新学,那么必然牵扯到学术之争,那个时候天下都要闹翻,别说一个大夏王朝了。

    那自己就别想安宁了,整天就是吵架。

    “老夫现在真的怀疑,是不是文心书斋的水有灵性,可惜了,文心书斋的水,早已经被百姓抢走了,应当取一部分细细观察一番。”

    “你当真是个妖孽啊。”

    看着顾锦年这种反应,苏文景更加确定顾锦年就是有了新学想法,只不过顾锦年也谨慎,这点挺不错的。

    不过他也忍不住往文心书斋的水想去了。

    “啊......这。”

    顾锦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但这个话题他不能继续扯。

    “行了。”

    “儒道第三境即可,还有十个月左右,不要让老夫失望。”

    “还有,锦年,这几日好好在书院待着,大夏诗会就别参加了,天命已得,你的名字,估计已经名扬天下了,不需要再去。”

    苏文景开口,如此说道。

    “可以不去吗?”

    顾锦年有些好奇,这大夏诗会要举行三日,这才第一天,后面不去行吗?

    “是陛下传音的。”

    “你要再去,各国才子的脸往哪里放啊,虽说要拿第一,可总要给别人点机会吧?”

    “回来的路上,就有消息传来,不少国家才子已经提出退赛了,跟你比诗词不是丢人现眼?”

    苏文景不由苦笑开口。

    这话是真的,路上的时候,就有人来告知自己,各国才子都选择退赛。

    为啥?

    没得比啊,顾锦年继续参赛,他们就是丢人现眼,随便一首诗就是千古名诗,这还玩个屁?

    “行。”

    “如果还需要的话,学生随时可以来。”

    顾锦年点了点头。

    反正拿了第一,该做的也做了,不去也行,正好安安心心摘果子悟道。

    当然如果还需要自己去的话,也不是不可能,没办法就是诗多。

    “恩,早些回去歇息。”

    苏文景没有啰嗦什么了,让顾锦年早点回去歇息。

    很快。

    待顾锦年走后,苏文景不由长长吐了口气,望着顾锦年的背影,喃喃出声。

    “我徒儿真厉害啊。”

    待顾锦年彻底走远,苏文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笑,仙门中人无智,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此天才,早晚不是自己的徒弟?

    二笑,天下大儒愚蠢,这般的天赋,还需要去支持孔家?顾锦年胜过孔家多少?

    三笑,自己当真走运,到了这个年龄,居然遇到了顾锦年,此乃千古佳话,千古佳话啊。

    苏文景站在山崖上,笑的很开心。

    而此时。

    大夏京都内。

    已是深夜,

    大夏诗会的事情,也已经彻底传递出去。

    各国才子十分郁闷,都在喝闷酒。

    有啥办法?

    顾锦年一夜写四首千古诗词,名震天下,给予他们太大的压力。

    不过好在,有消息传闻,顾锦年不会参与接下来的诗会。

    “顾锦年今日之举,必然名扬天下,我等才子,一个个星光暗淡,当真是丢人现眼啊。”

    扶罗才子开口,言语之间,满是不甘与无奈。

    “诗词之说也就算了,经义他都懂,真是妖孽啊。”

    有新的声音响起,又是一句扎心的话。

    “哼,这般的经义,是辱圣经义,算不得什么。”

    “对,这种经义算得了什么?”

    一时之间,不少声音响起,仿佛是找到了顾锦年唯一的缺陷,开始抨击。

    只是这抨击两下也没有任何意义。

    如此,众人逐渐安静下来了。

    与此同时。

    大夏书院。

    马上到卯时,不少人也打算休息一两个时辰,毕竟明日还要参加盛会。

    可就在此时。

    大夏书院。

    瑶池仙子房内。

    正在床榻上盘腿修行的瑶池仙子,突然察觉怀中一热,很快她取出一枚通信玉。

    刹那间,一道影子出现在她面前。

    是玲珑宫主。

    景象浮现。

    玲珑宫主躺在床榻上,披着一件纱衣,望向瑶池仙子。

    “徒儿。”

    “事情如何了?”

    玲珑宫主淡淡开口,美目落在瑶池仙子身上,眼神中充满好奇。

    “回师尊。”

    “暂无进展。”

    瑶池仙子认真回答。

    此言一出,玲珑宫主不由叹了口气。

    “徒儿,大夏诗会之事,都已经传到为师耳中了。”

    “顾锦年已获天命,注定可成仙,可为师始终担心,苏文景这个老狐狸捷足先登。”

    “徒儿,为师不能给你太长时间,最多半年,若半年之内,你拿不下顾锦年,那只有为师亲自出马了。”

    玲珑宫主认真无比道。

    绝美的面容,外加上成熟无比的气质,还有这曼妙无比的身段,丰腴无比,的确是少年杀手。

    “师父,徒儿实在不知该怎么拿下顾锦年。”

    “徒儿发现,顾锦年对徒儿并无歹念,徒儿也不擅长与人交涉。”

    瑶池仙子开口,她涉世未深,很多东西都不懂,至于男女之情,更是不明白,强行让自己与顾锦年说话,她也不喜。

    不是不喜欢顾锦年,而是不喜欢说话。

    “唉。”

    “徒儿,你这点就笨拙了。”

    “直接去他床上躺着即可,这天底下有句话叫做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若你主动躺过去,天底下有几个男人会拒绝?你的容貌与身段,即便是为师也羡慕,再加上你这般的清纯,还拿不下顾锦年?”

    “倘若这都拿不下他,那普天之下,也只有为师能来了。”

    玲珑宫主认真教着瑶池仙子。

    她倒不是什么坏心思,而是瑶池仙子的灵根,乃是极品天灵根,但属阴,虽能大乘,可终究不能成仙,必须要与仙灵根合二为一,才可拥有仙人之资。

    至于躯壳这种东西算的了什么?

    成仙之后,可塑仙骨仙躯,一切重头再来。

    “徒儿明白了。”

    瑶池仙子大致听懂了,她其实也不是在乎什么,成仙是她的目的。

    也就在此时,瑶池宫主的声音继续响起。

    “徒儿,你一定要抓紧时间,最近魔道出了一个疯子,到处砍人,惹了很大的是非。”

    “把清微仙宗的人拦下来了,如果清微仙宗的人来了,你与顾锦年之间,绝对没有任何机会。”

    “她的手段,不比为师差,若是被她捷足先登,你就彻底丧失成仙机会。”

    “只能选择天命之争,这天命之争涉及太大,为师不希望你冒险。”

    “实在不行,我们师徒两个一起上,就不信拿不下他。”

    “知道吗?”

    “不要犹豫了,放手一搏。”

    “现在就去。”

    玲珑宫主开口,语气很急促,因为她得到的消息很多,尤其是关于清微仙宗的女子。

    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恐怖。

    她要是过去了,瑶池这辈子都别想赢。

    “好。”

    瑶池仙子淡淡回答,当下光影消失,通信玉也内敛光芒。

    此时房内,瑶池仙子望了一眼月色,紧接着推开房门。

    这一刻。

    顾锦年宿内。

    卯时快到。

    顾锦年盘腿坐在房内,思考诸多事情。

    对于今日所做的事情,顾锦年开始复盘,吾日三省吾身,这样才能进步。

    今日大夏诗会,第一件事情,就是孔宇跳出来指责自己。

    而自己应约,其实并非有错,也不是没有城府。

    有句老话说的对,狗咬了你,你还要咬回去?这句话说的没错,可这句话也有问题。

    狗咬了自己,自己的确不可能咬回去,可打回去就没问题吧?

    把脸送过来抽,自己要是不抽,那就真的别混了,什么大夏第一权贵,以后老老实实低着头当孙子吧。

    当然,今日所做之事,也必然会引来一系列的麻烦。

    孔家必会针对自己,开启圣人模式来针对自己。

    针对的方法倒也简单。

    就是之前说的那套,把你当做圣人,然后开始挑你的刺。

    你刚才多呼吸了两下,你有错,别人都是呼吸一口,你非要呼吸两口,你有问题。

    什么?你呼吸一口?那你也有错,圣人都不呼吸,你为什么要呼吸?

    天下人都摆脱不了这个逻辑,当你要针对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找一万个理由。

    假圣说。

    我可以不是圣人,但你必须要是圣人,因为我在找你麻烦,谁让你这么优秀?既然这么优秀,就必须要挨喷。

    这个其实还好,顾锦年到不觉得什么,相当于是有一群人来监督自己,反而有一定的监督作用,真错了就改,没错就不搭理,心情不好揍他一顿就行。

    顾锦年最担心,是另外一点,栽赃嫁祸,泼脏水。

    “我最大的问题,就是道出荀子经义,想来孔家人一定会利用这点来抨击我。”

    “说我不尊圣人,不敬天地,有辱读书人。”

    “甚至下面的人,还会造谣生事,大夏诗会的事情,明眼人看完都知道,自己是争论,而不是侮辱圣人。”

    “可大部分读书人,不会接受一个优秀人,尤其是他还如此年轻。”

    “文人相轻,同行是冤家啊。”

    顾锦年喃喃自语,他并非觉得自己道出荀子经义是错误的事情,而是不应该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来。

    若是在学术之争时,留下了话柄。

    说句不太好听的话,顾锦年现在就可以预测未来天下读书人谩骂自己的几件事情。

    侮辱圣人,不尊圣人,得理不饶人,诗会咄咄逼人,人品败坏,狐假虎威。

    毕竟,大夏诗会的事情,估计已经有人想好了怎么编了。

    诗会之上,苏文景出题之后,顾锦年半刻钟回答,一气呵成,快到不可思议。

    众人觉得蹊跷,尤其是各国才子认为这事有问题,虽然顾锦年才华横溢他们是认可的,但半刻钟就完成,这世间上怎可能有人能做到?

    所有人心生抱怨,各国才子认为不公,可毕竟是在大夏王朝就不好说什么,再加上顾锦年乃是大夏第一权贵,谁也不敢招惹。

    最终孔家世子,为人正直,刚正不阿,虽然也忌惮顾家势力,可身为圣人之后,他还是决定站出来,为所有人打抱不平,提出质疑,但说话客客气气,没有丝毫逾越,只是简单质疑。

    未曾想到,顾锦年恼羞成怒,大骂孔宇,同时设下赌约,孔宇也不想闹的如此之大,可顾锦年非要立下赌约,不立赌约就不解释。

    面对无数才子心中的憋屈,孔宇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同时出十道题,并且这十题都十分简单,不是明月就是江河,也不希望闹得太僵。

    不曾想到,顾锦年的确有这般才华,诗成千古,的的确确展现出才华。

    众人服气。

    孔宇明悟后,向顾锦年道歉,甚至会登门道歉,可顾锦年必须要让孔宇跪下。

    孔宇不是不想跪,而是他代表孔家,实在是不好跪,愿意给予一切补偿,谁料想顾锦年得理不饶人,到最后更是羞辱圣人,狂妄自大,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甚至大夏皇帝都偏袒顾锦年,以致于孔宇最终下跪,连传圣公来了都没用。

    镇国公更是叫嚣,谁敢帮孔宇就杀他全家,顾锦年更是说要杀尽天下一切不支持自己的伪儒。

    大致就是这个剧情了。

    顾锦年都不用去想,一定是按照这个剧情传出去的。

    甚至如果歹毒一点,更会说成,各国才子质疑,孔宇也跟着说了一句,自己找准时机,直接报复孔宇,就是为了将孔家踩在脚下。

    因为自己狂妄。

    人是很容易被打上标签的,有能力者一般都会跟狂妄挂上钩,无能力者一般会跟懒惰挂上钩。

    这是潜移默化。

    如果再加上一个大夏第一权贵,年仅十六岁,人们会觉得这种人不狂妄谁狂妄?

    就好像富家子弟一样。

    提到富家子弟这四个字,基本上所有人脑海当中浮现都是一群肥肥胖胖,穿着锦衣,走在路上大摇大摆,身后跟着七八个随从家丁,看谁都跟看狗一样。

    这就是标签化。

    人怕出名猪怕壮。

    “虽惹来麻烦,但也不是没有好处,我本身就是要走孤臣之道,得罪孔家,就是我的目的。”

    “若不得罪孔家,危险的就是顾家,得罪便得罪,若不得罪彻底,死的就是顾家了。”

    如此得罪孔家,的确不是一件好事。

    但是,顾锦年有必须得罪的理由。

    “今日之事,应当更加谨慎一些,既然出手,就翻脸到底,孔家必然会找我麻烦,我也必须要搞点人脉关系了。”

    “书院所有学子,都可以成为我的人脉,往后他们入了朝廷,到各个地方任职,他们便是我的声音,若是孔家用这种方式来抨击我。”

    “我亦可用这种方式去抨击他们。”

    顾锦年开始为自己想后路,与孔家早晚要一决高下,孔家最大的能力,在顾锦年看来就是可以借助舆论。

    天下读书人的舆论。

    顾锦年无法影响到天下读书人,但若是现在好好培养大夏书院的这帮学生,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手下,那么至少可以影响到大夏。

    毕竟这批人早晚是去各地当官,或者在朝廷任职,出去以后,就是大官。

    各郡各府各县的才子,都是想要巴结这些官员。

    那么想要营造舆论就太简单了。

    而想要掌控天下舆论,就必须要开辟新学,广收门徒,桃李满天下,则可对抗。

    这条路要走很久。

    一时之间,肯定想不完,但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肯定没错。

    “得立会了。”

    顾锦年心中喃喃自语,他打算立个会口,把大家拉在一起,类似于同文盟这种组织。

    从小到大,而后互相帮助,若有穷困读书人,就出银子帮助对方,若遇到什么麻烦事,互相借助势力去解决。

    这样一来,有利益牵扯,彼此就极其团结,朝廷当中也有这种东西。

    只不过不太明显,毕竟永盛大帝可是严厉打击结党。

    但大夏书院不一样,打不到。

    “需要一个时机。”

    “一个绝佳的时机,抓住这个时机,便可立新会,大夏书院这群人便可凝聚为一股势力,一股未来足矣撼动朝廷的势力。”

    顾锦年心中思索着。

    可就在此时,清微的敲门声响起。

    顾锦年顿时收回心神。

    他微微皱眉。

    有人来了,自己没有察觉,这有些可怕。

    “谁?”

    他出声问道。

    “我。”

    是瑶池仙子的声音。

    这让顾锦年有些奇怪了,深更半夜跑过来作甚?

    不过顾锦年没有多想。

    直接起身,将房门打开。

    很快,月光之下,一袭白衣的瑶池仙子,显得格外的美。

    她面色温和,待房门打开后,直接走入,而后将房门关上。

    啊......这?

    “瑶池仙子?敢问有何要事?”

    顾锦年十分客气,虽然不知道瑶池仙子来找自己做什么,但这个时辰过来,总有点问题啊。

    然而,瑶池仙子没有说话,而是缓缓来到床边。

    紧接着直接褪下鞋子,躺在了床上。

    ???

    啊......这?

    仙子请自重啊。

    你这是干什么?

    考验干部?

    “瑶池仙子,您这是作甚?”

    顾锦年微微皱眉,妥妥正人君子。

    “世子殿下。”

    “我想与你双修。”

    “还请世子殿下放心,瑶池没有半点不情愿,只是瑶池性子冷,故而不知该说些什么。”

    “若是世子殿下不嫌弃,瑶池愿意以身相许,从今往后结为道侣。”

    瑶池仙子一脸平静道。

    她很认真。

    虽然她并不喜欢顾锦年,但对顾锦年也没有恶感,外加上修行之事,所以倒也直接。

    可顾锦年麻了。

    大半夜送货上门?

    还有这种好事?

    哦,不对,还有如此荒唐之事?

    “瑶池仙子。”

    “您这是作甚?顾某乃正人君子,绝不行小人之事,再者,男女之间,应有情再有他事,你这过于荒唐了,把顾某当成小人。”

    “荒谬啊。”

    顾锦年一脸正经。

    君子食色性也。

    可问题是,莪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大晚上突然跑过来,你不是搞事吗?

    但不得不说。

    瑶池仙子是真的好看。

    烛火之下,肌肤透红,五官精致而美,长发披散在枕上,如同流云一般柔顺,再加上美眸中透露出的点点懵懂。

    说实话,正常人不可能不心动。

    这不是说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腿,而是一种本能的阴阳吸引。

    瑶池仙子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睛,紧接着她眉心之上闪烁一点红光。

    她望着顾锦年。

    顾锦年也望着她。

    紧接着,瑶池仙子缓缓开口。

    “你想上来。”

    “但你害怕,被人发现。”

    瑶池仙子出声。

    如此说道。

    “污蔑。”

    “仙子慎言,你这是在污蔑我。”

    “顾某善读书,读春秋大义。”

    顾锦年直接出言。

    努力狡辩。

    我没有。

    “世子,我天生拥有通心术,不过时而灵验,时而不灵,不能完全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可却能猜中大概。”

    瑶池仙子出声,认真说道。

    这话一说,顾锦年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六叔跟自己说过,瑶池仙子有问题。

    会他心通。

    没想到还真是。

    “仙子,顾某真无此意。”

    虽然被戳穿内心,可顾锦年还是坚守自我,毕竟六叔也说过,这些人就是想要吸干自己。

    想要榨干仙灵根的能力。

    “世子殿下。”

    “既然有意,为何不敢承认?”

    “难道如师父所言一般?”

    瑶池仙子眼神当中有些好奇,她坐起身来,香肩显出,更令人赞叹绝世。

    “师父所言?”

    “宫主说了什么?”

    顾锦年略显好奇。

    “我师父说,若我躺在床榻上,世子殿下还能定住心神,那多半是无能。”

    “需要治。”

    瑶池仙子淡淡开口。

    此话一说,顾锦年有些不开心了。

    自己是君子。

    不是无能。

    男人最不想听到的就是无能二字。

    好。

    好。

    好。

    瑶池啊瑶池,这是你选的。

    那就不要怪顾某了。

    这一刻,顾锦年往前走了几步,深吸了一口气。

    而瑶池仙子也拿出一瓶药来,缓缓服用一颗道。

    “师父交代,要吃止疼丸。”

    她十分认真,让顾锦年有些沉默。

    想来一句,不会刺痛你的,但又觉得有问题。

    没有啰嗦。

    顾锦年走了过去。

    但就在这一刻。

    一道淡然的声音在房外响起。

    “世子慎行。”

    “会被封。”

    随着苏怀玉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顾锦年不由一愣。

    紧接着,望向瑶池仙子道。

    “仙子还是回去吧,顾某不喜这般。”

    他开口。

    实际上,顾锦年也没有什么想法,打算过去给她盖被子走人。

    就是没想到苏怀玉突然来了。

    “世子殿下。”

    “有要事相谈。”

    紧接着,苏怀玉的声音响起。

    让顾锦年不再犹豫,直接离开宿内。

    留下一脸平静的瑶池仙子。

    只是,床榻上,瑶池仙子美眸当中,也露出一丝......笑意。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5365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