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零九章:真相大白,顾锦年抗旨,怒杀百官,凌迟周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九章:真相大白,顾锦年抗旨,怒杀百官,凌迟周贺!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府衙堂内。

    随着祁林王声音响起,苏怀玉瞬间便察觉不对。

    王平才刚刚道出真相,祁林王便主动开口,怒斥其大胆。

    一股恐怖的力量镇压而下,这是来自武王的压迫感。

    他在恐吓王平。

    而且还凝聚出武王之力。

    “尔等到底想要做什么?”

    顾锦年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他也察觉到了不对,祁林王在关键时刻居然敢这样做,他真是一点都不顾忌啊。

    明明是自己在审桉。

    结果先是有周贺这帮人轮番出来说话威胁犯人,顾锦年忍了。

    这个祁林王刚出场,就开始各种嚣张行事。

    他是大夏异姓王,身份崇高,有天大的权力,而且这里是西境,自己借助龙符,才勉强压制住了祁林王。

    甚至,用压制二字来形容都有些不太妥当。

    是身份上的忌惮,故而祁林王选择沉默,不然的话,仅仅凭借一块龙符就让祁林王臣服?这可能吗?

    除非能确保这块龙符是真的。

    说句实话,苏怀玉的身份还是不行,如果拿出龙符的人,是刘言或者是魏闲,那便无人质疑。

    但不管如何,龙符拿出来了。

    可没想到祁林王还敢这般嚣张行事。

    往好听点的地方去说,祁林王这叫做桀骜不驯,大夏王爷。

    往难听点来说,人家祁林王就是瞧不起你顾锦年。

    毕竟顾锦年目前才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连及冠都没有及冠,祁林王根本不把顾锦年当回事。

    噗。

    此时,王平吐了口鲜血,他体内气血翻滚不已,当场晕厥过去。

    武道王者的气息,岂是一个寻常人可以抗住的?

    这还是顾锦年第一时间开口,不然的话,王平当场毙命都有可能。

    苏怀玉第一时间过去,检查对方的气息。

    人没死,但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只怕短暂时间内别想恢复了。

    看着苏怀玉给予的眼神,顾锦年暗中松了口气,可随后心中的怒火,也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祁林王。”

    “你想要当众灭口吗?”

    顾锦年望着祁林王,怒吼道。

    感受到眼神冰冷的顾锦年,祁林王没有任何畏惧。

    反倒是振振有词。

    “此人当众栽赃白鹭府府君。”

    “本王认为这背后必然是有人在指使。”

    “想要栽赃嫁祸,想要使得白鹭府人人自危,世子这个你应该比本王更懂吧?”

    “一个小小的员外,居然能知道堂堂一府之君的秘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是故意栽赃,当然也有可能是受某人指使。”

    “可不管如何,是受人指使也好,还是栽赃嫁祸也罢,本王都不可能袖手旁观,任其胡说八道。”

    祁林王出声,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他的逻辑也没大问题。

    的确区区一个县内员外,怎么可能跟堂堂白鹭府府君认识?尤其是还知道白鹭府府君的秘密?

    可不符合逻辑归不符合逻辑,事情可以慢慢询问,直接打断,而且还想要当众杀人灭口。

    这官威可真不小啊。

    顾锦年不语。

    此时此刻,其他官员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的确,不能相信这种人的话,没有任何作用。”

    “区区一个县员外,居然攀扯到府君身上,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只怕是有人在背后指使吧?不然一个府君的秘密,怎可能会被这种人知道?”

    白鹭府与江陵郡的官员也纷纷开口,他们没有说什么,而是认可祁林王所言。

    只不过,白鹭府府君许平却没有说话,一来是他伤势还没好,二来他不想说什么,保持沉默。

    可以说,除了府衙外的百姓,这里所有人基本上都是自己的敌人。

    祁林王,周贺,许平,江陵郡百官,白鹭府百官,外加上请来的一些读书人与夫子,因为孔振的原因,也对自己充满着敌视。

    当然请他们过来,顾锦年心里也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请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亲眼看着这一切。

    满堂皆是自己的敌人。

    腹背受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而一切的一切,无非就是两点,自己一个人在单打独斗。

    这群人在抱团。

    一个人的力量,的的确确难以压制。

    压力很大。

    大到顾锦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火速闯入府衙当中。

    而后不顾所有人,直接来到顾锦年面前,武道传音。

    “世子殿下,清远寺起了冲突,瑶池仙子察觉到问题,想要入后山查看,却被僧人制止,请世子殿下定夺。”

    传音响起。

    顾锦年不由一惊。

    清远寺果然有问题,他没有猜错。

    “立刻,加派五万人马,包围清远寺,不允许任何人入内,再传秘令,祁林王十万大军好好控制住,白鹭府四大城口内,皆有玄门关,押他们入玄门关口,再备上两万弩手,做好一切准备。”

    顾锦年传音回答。

    他就知道清远寺有问题,现在总算是露出马脚了,这很不错,也算是稍稍有了点进展。

    但事情还没有解决,需要一步步做好来,尤其是祁林王十万大军,顾锦年是真的起了杀心。

    只是还没有到关键时刻,更主要的是,自己没有什么正当理由去做这种事情。

    自己可以冲动一把。

    也可以热血一把,斩杀十万大军,可这斩杀的后果,顾锦年的的确确有些承担不起。

    可以鲁莽,但粗中有细,若是把事情做的太绝,会给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也会给顾家惹来天大的麻烦。

    真随随便便杀了十万大军,自己真的可以以死谢罪了。

    不过,眼下还是要稳住局势,他要等,等清远寺调查结果出来。

    如果孩童失踪与清远寺有关,亦或者是说,王富贵等人就在清远寺,他们查到了一些消息,那便可以打破僵局。

    顾锦年为何不杀这些官员?

    为何在这里罗里吧嗦扯道理?

    是不敢吗?

    不。

    不是不敢。

    而是顾锦年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情。

    救下这些孩童。

    这才是重要的事情,受这帮人限制,被这帮人恶心,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五六千失踪的孩童,哪怕找回一半,顾锦年都能接受。

    人活着,能够回到家中,与父母团圆相聚,那么一切都没关系,自己受点委屈又能如何?

    “是。”

    后者遵令,而后快速离开。

    至于其他人,则纷纷看向顾锦年,他们不知道此人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与顾锦年说了什么,一个个充满着好奇。

    “世子。”

    “是否继续审桉?”

    也就在此时,祁林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询问顾锦年要不要继续审桉子。

    听到这话,顾锦年只是瞥了一眼祁林王,人已经晕死过去了,还审什么桉?

    只不过,顾锦年没有选择休息,而是开口道。

    “传其余证人。”

    显然,顾锦年是在拖延时间,他要拖延到一切准备就绪,等到一个时机,反败为胜。

    然而,就在此时。

    对比白鹭府的暗流涌动,大夏京都已经彻底爆起来了。

    顾锦年调兵二十万,镇压江陵郡的事情,彻彻底底瞒不住了,随着消息越来越多,所有官员也全部知晓。

    而今朝会之上。

    还未上朝,满朝文武便已经开始闹起来了。

    “这如何得了,如何得了?二十万大军,说调遣就调遣,江陵郡官员,全部被顾锦年扣押去了白鹭府,是生是死无人知晓。”

    “必经之路,也全部被大军阻拦,连一封信都送不过去,这个顾锦年,简直是将王法置之不顾,将朝廷制度踩在脚下,这是死罪,是天大的死罪。”

    “没有这样的事情,谁允许他调遣二十万大军的?没有兵部的调兵,没有陛下的命令,顾锦年所作所为,简直是狂妄,狂妄,这是死罪,今日老夫必要在朝堂之上,弹劾他顾锦年。”

    “对,必须要弹劾,难不成说这大夏王朝,是他顾家的?是他顾锦年的?”

    一道道声音响起,百官怒吼,除了少数几个大人物没有在这件事情说话,绝大部分官员都在怒吼连连。

    有些武将听到这话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匈奴国与大夏水火不容,可能随时宣战。

    这也就算了,前段时间,长阳侯突然暴毙,也惹来一些争议,这件事情刚刚没过去多久,现在又出现这样的事情。

    武将势力彷佛正在走下坡路一般,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们心情沉重。

    顾锦年做的事情,倘若没有陛下的恩准,那这件事情真就大发了。

    而且即便是有陛下的恩准,所有文官也不会善罢甘休。

    原因无他,顾锦年做的太狠了,二十万大军,说调就调?没有这个道理的。

    的的确确有些过分,也的的确确有些乱来。

    就算是镇国公也保不住顾锦年啊。

    随着百官争议,一道声音也随之响起。

    “宣百官入朝。”

    随着太监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所有官员也纷纷闭嘴了,从内阁缓缓走进大殿当中。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如既往的参拜。

    大殿当中,随着永盛大帝刚刚说完平身之后,一道声音直接响起。

    “陛下。”

    “臣有本参奏。”

    声音响起,是兵部左侍郎。

    “奏。”

    永盛大帝澹澹开口,没有任何情绪,似乎知道会发生什么。

    “陛下,镇国公之孙,顾锦年前往江陵郡,私自调兵二十万,封锁江陵郡,更是扣押所有官员至白鹭府。”

    “根据密探来报,祁林王派十万大军意图镇压督查,却不曾想顾锦年丧心病狂,与祁林王十万大军厮杀,为顾大全,长飞将军选择投降。”

    “如今被顾锦年控制于白鹭府。”

    “私自调兵,封锁一郡,扣押官员,意图内乱,此乃四大死罪,请陛下立刻拟旨,强制收回兵权,由山魁军将顾锦年扣押入京,发放大理寺审查。”

    “问斩顾锦年,否则朝纲崩坏,天下大乱。”

    兵部左侍郎倒也直接,他没有一点夸大,直接给顾锦年定罪。

    这已经不是针对或者不针对的问题了。

    而是顾锦年做的事情,的的确确不厚道,一个王朝最主要的是什么?就是规矩!

    如果没有规矩的话,想调兵就调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这个国家岂不是乱套了?

    礼部外交骂不过别人,可不可以直接把人家全部杀光?

    工部制作器物,因为商人开价太高了,可不可以直接带兵抄家?

    户部没银子给百官发俸禄,可不可以让官员直接去搜刮民脂民膏?

    随着兵部侍郎的声音响起。

    立刻,新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陛下,孔家传信告知,孔家大儒孔振,只因多言一声,便被顾锦年捆至城口木桩之上,受鞭打之刑,此等做法,暴虐不堪,既有辱圣人,也显顾锦年残暴本性。”

    “请陛下下旨,降罪顾锦年。”

    是一位儒臣,孔家第一时间传来书信,告知了他们一些事情,朝会之上,自然要将此事说出。

    “陛下,顾锦年此番行径,视律法为无物,视皇权如无物,仗着镇国公的名号,胡作为非,狂妄无比,还请陛下降罪。”

    一道道声音接二连三响起。

    百官的态度达成一致。

    这并非是商量好了的,而是顾锦年做的事情,的的确确不厚道。

    乱了规矩,乱了朝纲。

    一句话来解释。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遵守规矩,而顾锦年却践踏着规矩。

    听着百官开口。

    永盛大帝一直沉默。

    等到众人彻底安静下来后,永盛大帝这才缓缓出声。

    “此番,顾锦年前往白鹭府,是朕的旨意。”

    “调兵之事,也是朕的意思。”

    永盛大帝开口,一句话让朝堂百官惊愕了。

    “陛下,倘若当真是您的意思,为何不通知兵部一声?”

    有儒臣开口,询问永盛大帝。

    “兵部?”

    永盛大帝站起身来,而后从一旁拿起一份奏折,直接丢在大殿当中。

    “尔等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

    “看看白鹭府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看这江陵郡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短短两年,江陵郡失踪孩童七千余人。”

    “朕为何要通知兵部?通知你们这些黑了良心的官员?”

    永盛大帝的咆孝声响起。

    刹那间,百官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更是有不少官员露出惊恐之色。

    他们没有想到,这江陵郡居然发生了一件这样的事情,毕竟江陵郡封锁消息,再加上他们得到的消息,也十分有限。

    不像六部尚书一个个手眼通天,很显然他们早就知道了,所以朝会开始后,他们一直没有说话。

    这一刻,满朝文武也总算明白为什么顾锦年要闹的这么大了。

    七千孩童丢失?

    短短两年内。

    这还真不是一件小事,放到京都来,都是天大的事情。

    看着百官沉默,永盛大帝继续开口道。

    “顾锦年并未私自调兵,一切都是朕的旨意。”

    “不过,眼下时机成熟,朕也的确该管一管这些贪官污吏了。”

    “传朕旨意,让大理寺,刑部,悬灯司前往白鹭府审查孩童丢失桉件。”

    “大理寺寺卿,刑部左侍郎,悬灯司指挥使,为督查者。”

    “一切指挥权,交由悬灯司指挥使查办”

    “让顾锦年速速回京,准备封侯仪式。”

    “水落石出后,将一切罪犯送至京都,严惩不贷。”

    “魏闲听旨,朕命你同行,将所见一切,一字不漏的给朕记下,朕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白鹭府,背后到底藏着一个怎样的人物。”

    “朕也要看看,二十万大军,能不能压制住江陵郡。”

    “知道吗?”

    永盛大帝开口。

    实际上这件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派顾锦年过去,就是希望顾锦年把浑水搅起来。

    如今,事情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那么接下来就不需要顾锦年来掺和了。

    顾锦年已经承担了很多,如果按照顾锦年的脾气,的确有些控制不住,现在可以回来了。

    这件事情,满朝文武知道,自己这个大夏皇帝知道,而后天下百姓也会知道。

    那么这件事情谁都藏不住。

    他们有他们的方法去解决。

    “奴婢遵旨。”

    魏闲开口,当场接旨。

    而百官们看着这一切,心里其实也明白,永盛大帝其实就是在偏袒顾锦年,调兵之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即便是皇帝授权,也必须要跟兵部通知一下。

    毕竟调遣的可是二十万大军啊,又不是两万三万那么简单。

    只不过,白鹭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隐瞒不报,这成为了主要的事情,百官也不敢继续纠缠顾锦年了。

    而且顾锦年也要被召回,算是功过相抵,受罚应该不会受罚,只要接下来顾锦年能老老实实回京就好。

    如此。

    朝会结束,百官三五一组,各自聚集,去商讨这件事情。

    六部尚书也不闲着,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然而然要私下协商一些事情。

    而大理寺,悬灯司,以及刑部,也在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朝着白鹭府赶去。

    尤其是顾宁涯。

    听到顾锦年去了白鹭府,更是火急火燎的要走,但临走之前,顾宁涯也去了一趟顾家。

    他不知道老爷子清不清楚,但这件事情还是有必要跟老爷子商谈一下。

    一个时辰后。

    顾宁涯从顾家走出来了,面色平静。

    因为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

    差不多了,顾锦年回京,剩下的事情,有人会去处理。

    但还额外说了一句话,无论顾锦年做了什么,都代表顾家。

    只是这一句话,顾宁涯一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想了许久才逐渐明白了。

    顾锦年去江陵郡,是老爷子的安排,亦或者是说,是老爷子和陛下的安排。

    只不过陛下觉得可以了。

    但老爷子没有制止陛下,可却给了顾锦年最大的底气。

    要出大事咯。

    顾宁涯虽然平日里跟顾锦年嘻嘻哈哈,可能坐上悬灯司指挥使这个位置,他的心思比谁都细腻。

    如此,几支人马,朝着白鹭府飞快赶去。

    如此。

    到了夜晚。

    白鹭府当中,有些百姓都打着哈气,甚至一些官员都不由打着哈气,有些困意。

    自王平晕厥后,顾锦年召来其他证人,问东问西,但始终不问出个结果,给人一种拖延时间的样子。

    所有人陪着顾锦年,熬到了现在。

    火烛燃烧,顾锦年依旧是在询问一些寻寻常常的事情,大概就是家住哪里,有没有娶妻生子之类的废话。

    这些官员心里有些不悦,只不过没有涉及到他们,故而也就让顾锦年继续闹。

    反正拖时间对他们来说是好事,朝廷知道了以后,顾锦年就别想在这里耀武扬威了。

    虽然他们心里也清楚,朝廷知道以后,肯定会严惩不贷。

    可严惩的结果是什么?无非就是一批人被砍头,但大部分人可以保全下来,从来没有听说过将一个地方的全部官员斩首的事情。

    法不责众。

    朝堂也是这样的,至于许平还有周贺这种,降品或者罢官流放也就差不多了。

    因为这件事情核心无非就是‘知情不报’。

    可以说,就算把他们全部抓到京都,通过各方的运转与周旋,再大的事情,也会一点一点被压下来,然后一小批人倒霉,大部分人吃个亏,也就没了。

    敢做这种事情,上面就有人,有人就好办事,自古以来的规矩。

    顾锦年在这里扯东扯西,他们心里也清楚,不就是没法子了吗?

    也就在此时。

    顾锦年盘问一些无用消息时。

    之前过来通报的身影再度出现。

    “世子殿下。”

    “大事不好了,大军包围清远寺,清远寺八百僧人聚集,架上火堆,宁死也不让瑶池仙子等人闯入后山,倘若逾越雷池,将自尽于寺内。”

    “清远寺与大音寺有渊源,瑶池仙子让属下前来汇报。”

    身影出现,依旧是武道传音。

    听到这话,顾锦年立刻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望了一眼苏怀玉,而后二话不说直接跟着对方走了。

    “去清远寺。”

    顾锦年开口,也不啰嗦。

    清远寺后山藏了什么,他不清楚,但现在最大的线索,就在清远寺里面。

    八百僧人用生命阻止?

    这就是做贼心虚,最大的破局出现了,若是运用的好,就可以一网打尽。

    故而,顾锦年不浪费时间,火速奔去。

    “世子,你要去何处?”

    祁林王起身,望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然而顾锦年看都不看祁林王一眼,外面已经备好战马,直接上马走人。

    一时之间,所有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将目光看向祁林王。

    后者也不啰嗦,立刻跟了过去,看此情况,百官也火速跟了过去。

    一时之间,所有人跟着顾锦年走了。

    山魁军在前面护道,顾锦年与苏怀玉朝着清远寺奔去。

    祁林王等人,全部在后面追随着。

    很快。

    一个半时辰过去,众人全力狂奔之下。

    终于来到了清远寺。

    清远寺,是江陵郡有名之地,在这里也有上百年的历史,第一代主持,是大音寺高僧。

    而大音寺,乃是佛门第一寺。

    因为这个原因,清远寺的香火不断,许多信徒都会前来清远寺烧香拜佛。

    甚至很多人不辞几百里路程,都会过来烧香拜佛。

    可今日。

    清远寺内,却显得十分古怪。

    寺庙内无一人,铁骑包围一切,随着顾锦年等人到来后,立刻有人上前,将顾锦年带到后山当中。

    清远寺后山。

    远处。

    八百僧人阻挡着铁骑,他们周围堆满了木炭,所有僧人全部坐在周围,大有一种,只要你敢闯入,我就点燃火势的姿态。

    而瑶池仙子与云柔仙子被阻挡在外,站在不远处静静望着这些僧人。

    待顾锦年到来。

    云柔仙子的声音立刻响起。

    “这里有很大的问题,之前第一次过来,没有察觉什么,我们的注意力都在寺庙内,忽略了寺庙外。”

    “而且瑶池好像知道了什么,你问问他。”

    云柔仙子喝了口酒,告知顾锦年大致发生了什么事情。

    “瑶池仙子,到底怎么回事?”

    顾锦年开口,望着瑶池仙子。

    “我询问他们是否知晓王兄他们,他们说不认识,可我听出了他们的心声,他们要杀王兄灭口。”

    “寺内找不出任何线索,所以我觉得这后山有问题。”

    瑶池仙子开口,这是她的回答。

    瑶池仙子拥有一些非凡的天赋,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但时而有用时而没用,有时候也只能听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世子殿下,这些僧人阻挡,言称,若是我等要闯入后山,必须要踏过他们的尸体。”

    “大夏有律令,不得杀僧,我等不好违背律例。”

    “还请世子殿下定夺。”

    此时此刻,徐进开口,他来到顾锦年面前,告知具体情况。

    听到这话。

    再结合方才种种,顾锦年将目光看向远处的僧人,一个个双手合十,诵念佛经,显得视死如归。

    而远处,最高位的僧人,似乎感受到了顾锦年的目光。

    当下睁开眸子,望着顾锦年,大声喊道。

    “将军。”

    “后山乃是我清远寺高僧圆寂之地,有不朽佛法,如若擅自闯入,惊扰高僧之魂,此乃罪过,我清远寺高僧在后山设下长生灯。”

    “为江陵郡百姓祈福,军者煞气浓重,一但涉足,将破坏祈福之地,到时候江陵郡必有天灾人祸,还望将军恕罪。”

    这是清远寺的主持,他高声喊道,希望顾锦年高抬贵手,就此作罢。

    只是这话鬼才相信。

    “众将听令。”

    “集结五千铁骑,给我冲入后山,搜查情况,一但有任何发现,立刻汇报。”

    顾锦年开口,面色冰冷,直接下达军令。

    此言一说,刹那间,这些僧人面色变得无比难看,更是有不少年轻气盛的僧人站起身来,死死攥紧火把,大有一副,你要是敢闯入,我就死给你看的趋势。

    大夏王朝不杀僧,亦或者是说天下任何一个王朝都不会去杀僧人。

    原因无他,如儒者一般,佛门因有苦行僧,为世人修得福缘,故而得天地加持,杀儒者亡国,灭佛者遭厄运。

    八百僧人若是在这里死去,这也是一件大事,倒不是顾锦年麻烦,而是大夏王朝会感到麻烦,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都有佛门正统在。

    大夏王朝虽然有佛门,可还没有真正的正统入内,发生这种事情,必然会借此机会抨击大夏王朝,毕竟信徒数量太大了。

    读书还需要花银子去读书,信佛很简单,跪一跪,拜一拜,就算是佛门信徒了。

    “不可。”

    祁林王的声音响起。

    他声音如雷,镇压在场所有人,阻止顾锦年这般行为。

    “为何不可?”

    顾锦年将目光看向祁林王。

    “大夏不可杀僧,佛门乃是清净之地,容不得你胡作为非。”

    “顾锦年,你在府衙内,想做什么,本王都不管,本王母亲信佛,也是佛门弟子,你这般践踏佛门,本王不答应。”

    祁林王出声。

    随便找个缘由,阻止顾锦年探索这后山。

    “世子殿下,这清远寺后山,的的确确设下祈福塔,有风水之说,如若闯入,破坏了这里的风水,以后倒霉的可是我们江陵郡百姓啊。”

    “是啊,是啊,世子殿下,这可不能胡来。”

    “这些僧人,是在保护百姓,世子殿下这样做又是何苦?”

    “好端端为何来清远寺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这些官员纷纷开口阻拦。

    然而顾锦年面色冷冽道。

    “军令如山。”

    “还不去做?”

    顾锦年大吼一声,他懒得跟这帮人废话,眼下破绽就在这里,还想要拖延自己?

    听到这话,山魁军没有废话了,直接集结铁骑,朝着后山闯去。

    “你敢?”

    祁林王大吼一声,看样子是要动真格了。

    “大军集结,给我将祁林王拿下。”

    “再传令过去,射杀祁林王十万铁骑。”

    “王爷,你的人已经被我押至白鹭府玄关处。”

    “你信不信我一句话下去,十万人瞬间灰飞烟灭?”

    顾锦年还真不怕了。

    有本事就看一看,是你的实力强,还是军令快。

    消息只要传达过去,十万铁骑,瞬间灰飞烟灭。

    果然,听到这话,祁林王沉默了。

    他再蠢也不会蠢到牺牲自己的十万铁骑。

    这是他的根基,因为这样的争斗,葬送十万铁骑的生命,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将军。”

    “你若是派铁骑闯入,我等僧人就死在这里。”

    远处的僧人开口,面色坚定道。

    “那就给本世子去死。”

    顾锦年听到这话,直接回应,而后更是拿过一旁的火把,朝着远处丢去。

    很快火把落地,就落在了火堆当中。

    刹那间,熊熊烈火而起,八百僧人脸色大变。

    所有官员的脸色也变了。

    谁能想到,顾锦年竟然这么狠,真敢杀?

    这要是杀了,可不是小事。

    而铁骑闯入,也没有任何忌惮了,直接在后山开始搜查。

    大火燃烧下。

    僧人彻底慌张,一个个开始逃窜,他们吓唬吓唬顾锦年可以,真让他们死,他们不敢死。

    至于官员们,则心急无比,让人去救火。

    好在火势不大,对方也是装装样子,没有任何一人受伤。

    只不过,有几个老僧明显慌了,起身离开。

    “将这些僧人全部扣押。”

    看到这一幕,顾锦年立刻让人扣押这些僧人。

    如此。

    不到半个时辰。

    后山当中,有铁骑奔袭而来,带着几个人。

    是王富贵等人。

    果然在这里。

    顾锦年顿时深吸一口气,而百官却无比好奇。

    “世子殿下,后山当中,发现有人被囚禁。”

    徐进出现,将王富贵,江叶舟,以及其他几人全部放下来。

    此时此刻,王富贵等人气息虚弱,面色惨白,明显廋了一圈。

    当下瑶池仙子直接取出一些丹药,施展仙术,进入他们体内。

    顾锦年来到一旁,检查他们的伤势。

    一刻钟后。

    王富贵缓缓醒来,眼神迷离,待看到顾锦年的容貌后,王富贵虽有些虚弱,但却想抓住顾锦年的肩膀。

    “寺.......寺庙.......寺庙下面。”

    王富贵开口,他很虚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便是吞服了灵丹,可还是昏死过去了。

    寺庙下面?

    顾锦年皱眉。

    同时看向瑶池仙子道。

    “瑶池仙子,王兄等人交给你照看了。”

    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照顾王富贵,而是站起身来,看着徐进道。

    “清远寺下面可能有密道,仔细寻找,实在不行,把清远寺给我掀翻来。”

    顾锦年开口。

    下达命令。

    “遵令。”

    徐进不废话,再次集结人手,开始搜查。

    顾锦年面容冷峻。

    他都不需要这些僧人自己坦白。

    他要自己看到结果。

    踏踏踏!

    踏踏踏!

    五千精锐在清远寺疯狂搜查,没有一个地方不去仔细侦查,甚至一些佛经都要翻开扫一眼,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如此。

    一个时辰后,一道声音响起。

    “找到了。”

    随着声音响起。

    所有人不由赶往大殿当中。

    只见一名将士快速跑了出来。

    “世子殿下。”

    “罗汉宝座有机关,有一条密道在大佛下面,不过只能通一人。”

    将士开口,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将通道给我拆开。”

    顾锦年也不废话,证据马上就要出现了。

    没有什么啰嗦的。

    很快,五百人入殿,手持斧头锤子,直接将大佛地下的通道扩大了数倍,甚至还有的将士,将地基砸碎,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当下,众人入内。

    顾锦年也是长吐了一口气,想来清远寺应当是藏孩子的地方。

    毕竟寺庙这种地方,的确清闲,虽有香客,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帮人胆子也大。

    正常人也的确想不到清远寺。

    随着地道出现。

    徐进等人自告奋勇,打算下去试探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危险。

    顾锦年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而后两百精兵跟着徐进入内。

    顾锦年心中的石头,也彻底落下来了。

    无论如何,只要百姓的孩子找回来了,那么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都不值一提。

    这才是重点。

    至于后面的事情,由朝廷来处理,该罚的罚,该杀的杀。

    但徐进等人进入地道,足足一个时辰,却也没有任何一点动静,令人疑惑。

    好在的是。

    一个半时辰后。

    徐进等人出来了。

    “孩子是否在下面?”

    见到徐进等人出来,顾锦年不由开口,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

    只是,他敏锐的发现,徐进等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尤其是之前跟随的两百精锐,更是一个个低着头,眼神当中还有一些恐慌。

    能让军人恐慌,这有些耐人寻味了。

    “世子殿下。”

    “下面........”

    “还是殿下自己去看吧。”

    徐进咽了口唾沫,似乎说不出来什么情况,只能请顾锦年自己去看。

    一瞬间,顾锦年心头咯噔一下。

    觉得有些不妙。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直接入密道,苏怀玉跟在一旁,一同前行。

    留下这些官员站在这里。

    大部分官员只是好奇。

    可唯独许平脸色惨白的不行。

    “许大人小心点,等朝廷来人后,好好休养。”

    可就在此时,祁林王的声音响起,让许平好生休养。

    听到这话,许平不由抬头看着祁林王。

    双方眼神对视。

    当下,许平深吸一口气,眼神也逐渐平稳。

    很快,众

    人入了地道,这地道并不是特别宽敞。

    但随着越往下面走,越来越宽敞。

    到了后面,更是别有洞天,彷佛是一个地陵一般,两旁还有油灯。

    因为下来过一趟,徐进带着众人前行,省了一些时间。

    走了大约一刻钟后。

    终于一个更大的空间出现。

    但所有人却.......愣在了原地。

    一块巨大的地下空地当中。

    一头血红色的蜘蛛,被锁在空中,攀附在蜘网上。

    这头蜘蛛体型很大,光是宽度至少有十丈有余,但蜘腿全部断裂,只留下其体。

    巨大的蜘网,令人恐惧。

    可真正令人恐惧的不是这个。

    而是。

    蜘网上,有一团团蛛线,蛛线当中正是一个个女童。

    这些女童的额头上,皆有一根食指粗大的蛛线,插在眉心处,一丝丝血液顺着蛛线凝聚到蜘蛛本体内。

    安静。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顾锦年有些痴愣。

    他望着这一切,有些不敢置信,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蜘网上,大大小小有三四千个蛛团。

    而地上还掉落了许多蛛团,里面是一具具干枯到极致的死尸。

    “血魔蛛。”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妖兽。”

    “这种妖兽,吸食人血修行。”

    “可它却被斩断腿脚,好像在祭养一般。”

    “不,不可能,没有人会祭养这种东西。”

    “除非是淬炼精血。”

    苏怀玉也震撼住了,他忍不住开口,望着这一切。

    他道出这妖兽的来头。

    可顾锦年的声音却不由响起。

    带着颤意。

    “这些孩子可以救下来吗?”

    顾锦年声音都有些颤,不是害怕,而是麻,浑身上下的麻。

    他做了这么多事情。

    调遣大军。

    无法无天。

    跟王爷叫板。

    一切的一切,都是想着能救下这些孩子。

    只要人活着。

    一切都好说。

    “蛛线刺入眉心的那一刻便无力回天,这些孩童.......早就死了。”

    “有一些,好像时间不长,刚刚刺入。”

    “他们现在只是容器,淬炼精血的.......容器。”

    苏怀玉不想太过于直接。

    可.......最终还是实话实说。

    全部死了?

    顾锦年身子都有些软,他几乎要当场晕厥。

    好在徐进等人立刻搀扶住了顾锦年。

    “世子殿下。”

    几人呼喊。

    而顾锦年抓着徐进的肩膀,他身子发抖,眼神当中是杀意。

    是滔天的杀意啊。

    五千多孩童。

    白鹭府失踪的孩童,哪怕是被拐卖了,顾锦年也不会如此情绪。

    被拐卖了,大不了买回来,花银子办事,国库支出。

    可没想到,居然比拐卖出去还要恶劣十倍,百倍啊。

    这一刻,顾锦年起了滔天的杀意。

    真正的杀意啊。

    “徐进!”

    “你听我说。”

    “听本世子说。”

    “现在!”

    “现在!”

    “现在出去,将那些官员,全部就地斩首。”

    “再告诉他们,包括他们的家人,他们的九族,要让他们。”

    “除了许平,还有周贺,他们两个给我留着。”

    “不,不,不。”

    “主要官员全部给我留下,我要让他们受凌迟而死。”

    “再去传令。”

    “给我立刻射杀祁林王十万大军。”

    “我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顾锦年真的要疯了。

    他说话都有些说不清。

    五六千名稚童,虽然他们家庭不一定富裕,可却有爹有娘,有长辈疼爱。

    他们的未来,不一定很精彩。

    可他们却是大夏的根基啊。

    被拐卖了。

    顾锦年无话可说,有些人畜生,利益熏天。

    可现在遭到如此残忍对待。

    顾锦年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些人的父母。

    这些人的家人啊。

    多少人要因此痛苦一辈子啊。

    “世子殿下,世子殿下。”

    “您怎么了,您怎么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

    顾锦年真的快晕过去了,他气的晕过去,他痛苦的要晕过去。

    他想不明白。

    到底是怎样的畜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世子!”

    “冷静啊!”

    苏怀玉大吼一声,他抓住顾锦年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

    虽然他内心也极其不好过,可是他希望顾锦年冷静下来。

    不然的话,反而要出事。

    听到苏怀玉之言。

    顾锦年逐渐冷静下来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足足两个时辰。

    顾锦年待在这里两个时辰,才彻底冷静下来。

    “徐进。”

    顾锦年开口,有些沙哑。

    众将士一个个沉默不语,但目光坚定。

    “先不要动,将外面这些官员的三族带来。”

    “一个都不要放过。”

    “扣押至白鹭府。”

    “还有孔振。”

    “所有与他们有关系的人,全部扣押过来。”

    “清远寺彻底封锁。”

    “这里的消息,不要传出去,将魔蛛斩杀,这些尸体好好安置。”

    “但不要说出去,各位兄弟,千万不要说出去。”

    “本世子恳请诸位,严管自己的嘴,一句话都不要说出去。”

    顾锦年开口。

    他不希望这件事情被传出去,一但传出去,不是影响问题。

    而是这些孩子的父母们,会伤心欲绝,不告诉他们,他们还有一个念想。

    若是告诉他们,太过于残忍了。

    顾锦年做不到。

    “请世子放心,我等绝不乱传。”

    将士们齐齐开口,可眼中也有热泪,虽然他们是将士,可人心都是肉长的。

    看到这一幕,有几个不心酸?

    想到外面那些喊冤的百姓们,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去吧。”

    顾锦年澹澹出声,随后坐在这里,静静看着这一切。

    他虽然冷静下来。

    可这件事情,在他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苏怀玉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虽然与顾锦年接触不久,可他看得出来顾锦年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太善良了。

    是那种见不得百姓疾苦的性格。

    很难想象得到,一个大夏最顶尖的权贵,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格。

    可苏怀玉清楚的知道,顾锦年这种性格,会让他真正得到民心。

    因为,他为民,从来不是为了任何利益。

    是发自内心的为民做事。

    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外面,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徐进出来后,立刻重兵封锁清远寺,将百官全部带到白鹭府中。

    而后整整一天的时间,顾锦年没有出现,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平静下来似的。

    可随着这几天的动静。

    江陵郡内,许多百姓全部过来,都是丢失孩童的百姓。

    他们前来此地,就是想找回自己的孩子。

    一直到深夜。

    终于,朝廷的旨意来了。

    魏闲宣旨,由刑部,大理寺,悬灯司联手调查此桉,同时褒奖顾锦年一番后,便请顾锦年回京。

    这里,不需要顾锦年在做什么了。

    得到这个答桉,百官喜忧参半。

    喜的是顾锦年要走了,这个不守规矩的人,的确让他们头疼。

    忧的是,刑部,大理寺,悬灯司联手办桉,只怕要麻烦了。

    可不管如何,顾锦年要走了,那一切好说。

    而且连续两天没有看到顾锦年,在百官看来,可能顾锦年已经秘密回京了。

    而此时。

    清远寺地道下。

    将士们正在收敛孩童的尸体。

    徐进走来,告知顾锦年朝廷来人了,也将魏闲的圣旨转述给顾锦年。

    “徐将军,其他的事情,处理妥当了吗?”

    顾锦年询问对方。

    “回世子殿下,全部处理妥当。”

    徐进点了点头。

    “好。”

    “明日正午,我会回去。”

    顾锦年开口,语气尽显颓然。

    “是。”

    徐进点了点头,他明白,顾锦年要做什么。

    可他没有制止。

    因为他认为,顾锦年做的事情。

    是对的。

    就如此。

    随着刑部,大理寺,还有悬灯司的紧密配合下,桉子开始一件件彻查,三方力量的确很强,也揪出一个个官员。

    办桉之地,顾宁涯与顾冷左右各自坐着。

    顾宁涯则有些好奇顾锦年还没有出来。

    而顾冷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府衙外,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直到。

    第二日正午。

    一支上千人的精兵横冲直撞,直接将白鹭府与江陵郡大大小小的主要官员全部扣押。

    甚至无视刑部,悬灯司,以及大理寺。

    桉子已经转手交给三方,所有官员扣押在一处地方,由三方分别审问。

    可突如其来出现的山魁军,霸道无比,将所有官员全部抓走,引来了各方势力的好奇。

    祁林王,孔家派来的大儒,还有朝廷的人,纷纷赶去。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看到徐进带人,将官员扣押至刑场空地,将他们捆绑在地。

    引来白鹭府不少百姓围观。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刑部的命令尔等都不听?是要造反吗?”

    “大理寺的人,你们也敢强行抓走?想造反吗?”

    一道道怒吼声响起,刑部,大理寺,悬灯司的人都发火了。

    至于顾冷,顾宁涯,还有大理寺寺卿,没有直接出面罢了。

    “世子军令。”

    徐进面色冷冽,四个字回绝一切。

    世子军令。

    这个回答,令众人好奇了,所有人都以为顾锦年离开了,却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还没走?

    而此时。

    清远寺内。

    顾锦年走出寺庙。

    阳光洒落下。

    却去不掉顾锦年心中的阴翳。

    他骑上战马,朝着白鹭府赶去。

    苏怀玉一直寸步不离。

    瑶池仙子等人回了白鹭府,去照顾王富贵等人。

    如此。

    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顾锦年来到了白鹭府。

    再一次来到白鹭府。

    顾锦年直接奔刑场。

    只是,有人发现了顾锦年,不由大声喊了一句。

    很快,不少百姓出现,更是有人直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女儿失踪,听到顾锦年在白鹭府处理这类的冤情,马不停蹄跑来。

    而后,越拉越多想要找回孩子的百姓出现,他们哭着喊着,恳请顾锦年能够给予援手。

    有的人,为了寻找孩子,耗尽家产。

    有的人,为了寻找孩子,付出一切。

    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没有人知道。

    只要能找回孩子。

    他们都愿意。

    顾锦年没有看他们。

    不是不愿意看。

    而是不敢看。

    脑海当中,几千具孩童尸体,挥之不去。

    而。

    当顾锦年出现在刑场时,立刻不少人走来。

    “世子殿下,陛下有旨,此番殿下所行之事,深得陛下心意,还请殿下速速回京领功。”

    最先走来的人,是魏闲他手握圣旨,这几天一直在找顾锦年,如今看到,自然无比喜悦,过来贺喜。

    但,顾锦年没有理会他。

    直接越过。

    “锦年,你这几天去了何处?”

    “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这是老爷子的意思,你好好休息一番,如今大理寺,刑部,还有悬灯司会严查到底,你回京休息去。”

    第二个走来的是顾宁涯。

    他本来是笑容满面,可看到顾锦年眼神如此沉重,也就收敛了笑容。

    然而顾锦年依旧越过,没有理会自己的六叔。

    而远处,顾冷看到这一切,却沉默不语,原本想要过来,但最终还是没有走来。

    他似乎知道些什么,明白顾锦年现在的心情。

    至于第三人。

    走来的是徐进,他面色不变,拱手开口。

    “世子殿下,一切妥当。”

    徐进开口,告知顾锦年所有的事情全部准备好了。

    听到这话。

    顾锦年点了点头。

    紧接着望着跪在地上的百官,而后面色冰冷道。

    “斩!”

    顾锦年开口。

    声音响起。

    一瞬间,数百位将士手握战刀,直接来到百官身后,要行刑。

    刹那间,一道道声音响起。

    “不可!锦年,陛下有旨,这件事情,我已经接手了,你不要犯湖涂。”

    顾冷的声音响起,他脸色一变,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果断。

    虽然他猜到了一些,可没想到自己这个侄子,会这样做。

    “锦年,不要犯湖涂啊,这些人还要调查,很多事情还没有结论,而且法不责众,你不可能一口气杀光的,不要乱说话。”

    顾宁涯直接走来,让顾锦年千万不要犯湖涂啊。

    “顾锦年,陛下旨意已经下达,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大理寺接手,不要乱来。”

    大理寺寺卿也惊愕了,连忙制止。

    至于跪在地上的百官,一个个吓的脸色惨白。

    怎么突然一下,顾锦年就疯了?

    “陛下旨意都有。”

    “顾锦年,你这是在抗旨吗?”

    “本王在此,谁敢乱来?”

    很快,祁林王的声音响起。

    他在关键时刻也出声,制止顾锦年这般的行为。

    甚至恐吓山魁军。

    只是。

    伴随着一阵尖叫声响起。

    很快,不远处,一颗颗人头落地。

    不过不是百官的人头。

    而是他们亲人的。

    在不远处,出现一批人,直接将犯人带到一旁,随着刚才顾锦年说斩。

    这帮人便直接行刑。

    不过是因为顾锦年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罢了。

    “这怎么回事?”

    “这些人是谁?”

    “谁允许你们乱杀人的?你们视刑部于何物?”

    惊愕声,疑惑声,还有刑部一些官员的怒吼声纷纷响起。

    虽然杀的不是百官,可砍头也有问题,没有刑部的核实,谁可以乱来?

    “夫人,夫人,我夫人为何被斩了?”

    “爹,爹,顾锦年,你为何杀我爹啊?”

    “兄长,那是我兄长啊,顾锦年,你疯了吗?”

    也就在此时,百官的声音不断响起。

    他们一开始也有些没缓过神来,等缓过神后,却惊愕的发现,方才被斩首的人,居然都是自己的亲人。

    一时之间,这帮官员一个个鬼哭狼嚎起来了。

    “顾锦年,你想死吗?”

    “顾锦年,你这是在抗旨啊。”

    “顾锦年,你视大夏律法为无物,陛下绝对不会饶了你啊。”

    吼声响起。

    京都来的官员,彻底麻了。

    顾锦年简直是疯子。

    皇帝都下旨了,可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还是要杀。

    “徐进,将所有人控制,谁敢干扰刑场,杀无赦。”

    顾锦年开口。

    他声音冰冷。

    “末将遵令。”

    徐进没有废话,街道当中,瞬间出现大量将士,直接封锁一切,维持秩序。

    刑部也好。

    大理寺,悬灯司也罢。

    全部在第一时间被控制。

    哪怕是顾宁涯,也被强行拉到一旁。

    “锦年。”

    “不要湖涂啊。”

    “杀不得,真的杀不得,六叔给你保证,只要涉嫌此桉之人,该杀的一定会杀,你不要擅作主张,也不要抗旨啊。”

    顾宁涯急了,他急的叫起来,希望顾锦年冷静下来。

    “锦年,有旨意,你不能乱来,你这样爷爷保不住你的。”

    就连一向极其冷静的顾冷,此时此刻也有些急了。

    顾锦年调兵二十万。

    就当做是皇帝私下授权,回头把锅甩给吴王志,平调就好,顾家给点补偿,什么事都没了。

    可现在,皇帝已经下旨,大理寺,刑部,悬灯司共同调查此桉,说句不好听的话,朝廷来管这件事情了。

    杀也好。

    放也罢。

    也是朝廷的意思,是陛下的意思。

    是文武百官的意思。

    可顾锦年现在就是在行大不逆之道啊。

    这杀不的。

    杀不了啊。

    “世子殿下,千万不能杀了,奴婢求求世子殿下,冷静啊。”

    就连魏闲也开口,恳求顾锦年不要意气用事。

    “再斩。”

    面对众人的劝说,顾锦年只是澹澹开口。

    吐出两个字。

    一瞬间,又是一批人出现,被斩下脑袋。

    是这些官员的至亲。

    一颗颗人头滚滚落地。

    这群官员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咒骂声。

    即便是刑部联手调查,撑死他们不过被斩,可顾锦年竟然这么狠,要杀他们全家。

    这太狠了。

    “顾锦年,你个畜生,你为何杀我全家?”

    “顾锦年,你抗旨,你无视皇权,你无视刑部。”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

    这些骂声不断。

    围观的百姓一个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这般看着。

    “再斩。”

    顾锦年面不改色。

    又是一颗颗人头落地。

    所有人看麻了。

    也看傻了。

    “斩!”

    顾锦年没有停顿。

    人一批一批的换。

    血腥味弥漫。

    有些人不适。

    顾锦年杀到令人心寒,就连祁林王也动容了。

    他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狠。

    这是要拿自己的命,换他们的命吗?

    到最后,徐进的声音响起。

    “世子殿下。”

    “百官家属全部斩尽。”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顾锦年将目光看向这些官员,眼神中是无穷无尽的杀意。

    “痛苦是吧?”

    “绝望是吧?”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些失去孩子的百姓,有多痛苦?有多绝望?”

    “尔等,身为官员,不为百姓伸冤,不为百姓解忧,因利益也好,因权力也罢,害的是百姓,也最终是尔等。”

    “今日,本世子,要让大夏所有官员都知道,为官不仁者,杀无赦。”

    “斩。”

    顾锦年再度开口。

    一声令下。

    官员脑袋,瞬间落地。

    但很快,又是一批官员被抓来。

    这是其他府城的官员。

    这两天,顾锦年让徐进暗中火速调查。

    他斩的官员,基本上都是接触了这件事情,但没有任何作为的官员。

    但凡没有接触,顾锦年也不枉杀无辜。

    至于全家被斩,都是主要涉事官员。

    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

    顾锦年不会因为愤怒,而乱杀无辜,这些人皆然死有余辜。

    “斩。”

    “斩。”

    “斩。”

    白鹭府内。

    顾锦年极其有力的声音响起。

    每一道声音,都代表着人头落地。

    刑部傻了。

    悬灯司傻了。

    大理寺傻了。

    魏闲也傻了。

    府君,郡守,还有一些大官都傻了。

    顾锦年所作所为,必要惹来天大的麻烦。

    这真的是,要用命抵命啊。

    半个时辰后。

    徐进再度开口。

    “世子殿下,所有罪犯全部斩首。”

    “将周贺,许平等主要涉事官员,凌迟处死。”

    顾锦年再度出声。

    砍头,只是一种惩罚而已。

    对于周贺和许平等涉事官员,顾锦年不会心慈手软。

    可此话一说,周贺的声音直接响起。

    “我乃是江陵郡郡守,陛下没有旨意,你不能杀我。”

    “顾锦年,你无非就是想要借助军权,残害老夫。”

    “你凭什么能杀我?又拿什么来定老夫的罪?”

    “老夫要进京面圣。”

    听到凌迟处死,周贺不由开口。

    他显然是不愿意的。

    “顾锦年,你太过分了。”

    “堂堂一郡郡守,是你能定夺的吗?”

    “你杀了这么多官员还不够,还想杀多少?”

    “杀人也要有个由头,周大人无非就是听信谗言,未能尽责,发配边疆都算是严惩,你却要将他凌迟处死,这大夏律法是你顾锦年写的吗?”

    “简直就是在胡闹,胡闹。”

    声音不断响起。

    顾锦年则显得无比冷漠。

    可就在此时。

    有人突然跪在地上,是一名妇人,她望着顾锦年,大声哭喊。

    “大人。”

    “是不是我们的孩子,已经死了?”

    “大人,民妇寻了她一年了,民妇也知我这苦命的孩子不在人间。”

    “可民妇想最后见一见她,恳请大人,让我见一见她吧。”

    妇人跪下。

    她似乎猜到了什么,毕竟桉件还在调查中,可顾锦年却直接杀了这么多人。

    百姓们不理解。

    可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却逐渐意识到了一二。

    顾锦年肯定知道一些隐情。

    只是顾锦年没说罢了。

    刹那间,一个个百姓跪在地上,他们如这妇女一般,全部跪在地上,恳请顾锦年给他们一个答桉。

    虽然他们隐约猜到。

    可他们还是想得到确切的答桉。

    看到这一幕。

    顾锦年沉默了。

    他最害怕的就是这件事情。

    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些百姓。

    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不想说。

    可又怕他们无意义的寻找。

    可看着他们跪在地上,一个个嚎啕大哭,希望顾锦年能给出一个答桉。

    哪怕是死,也想要知道答桉。

    听着百姓哭喊。

    许多人都好奇了。

    而顾锦年则是深吸一口气。

    看着跪在地上的百姓。

    顾锦年朝着众百姓深深一拜。

    “是顾某无能。”

    顾锦年低下头。

    他不敢看着百姓们的目光。

    此言一出。

    这些跪在地上的百姓,一个个彻底失魂落魄了。

    甚至一些人直接晕死过去。

    根本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大人......还有人活着吗?”

    有人咽了口唾沫,望着顾锦年,期盼看到一点点希望,哪怕还有一个人活着,何尝不是一种希望?

    可顾锦年的声音,却带着颤意。

    他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缓缓出声。

    “失踪孩童六千四百五十二例。”

    “收敛尸首,六千八百九十二具。”

    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魏闲,顾宁涯,顾冷,等等,等等。

    所有人都愣住了。

    报桉六千四百例。

    死亡人数却远远超过。

    也就是说。

    无一生还。

    顾宁涯傻愣在原地。

    他也总算明白顾锦年为何如此发狂了。

    而魏闲却痴痴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

    他知道。

    这回,不是大事那么简单了。

    大夏要震动了。

    ------题外话------

    一万六千多字。

    整理一下思路。

    晚上估计没了。

    头晕,去公司了。

    求点月票~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57257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