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一十八章:冷落孔家,顾锦年拉投资,永盛大帝的不屑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八章:冷落孔家,顾锦年拉投资,永盛大帝的不屑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随着王富贵的声音在外响起。

    顾锦年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这文景先生才说了一天,孔家这么快就来?

    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啊?

    起身将房门打开,顾锦年将这些图纸藏在衣袖之中,而后缓缓开口道。

    “王兄,跟我走一趟。”

    顾锦年开口,没有理会孔家的事情,而是带着王富贵离开。

    “去哪里啊?”

    “顾兄。”

    王富贵有些好奇。

    “先跟我走,有事跟你说。”

    顾锦年没有直接回答,先走再说。

    当下两人离开书院,而王富贵继续开口道。

    “顾兄,孔家这趟过来,带来不少礼物,而且还有不少人一同跟过来了,都是各地一些大儒,齐聚大堂之中,我们几个都在猜,这孔家肯定没什么好意。”

    “估计是奔着圣器而来。”

    王富贵也看得清楚,他开口告知顾锦年,关于孔家人来的目的。

    “知道了。”

    顾锦年淡淡回答,对于孔家人索要圣器,顾锦年压根就不担心,一来是自己不会给,二来是很多人都不希望自己给。

    就好比自己老舅。

    孔家已经有三件圣器,老舅允许孔家掌握第四件吗?

    别说老舅了,估计扶罗王朝,大金王朝的皇帝,也坚决不希望孔家一家独大。

    什么好处都被占了?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孔家开出了一个条件,一个让各大王朝都满意的条件。

    不然的话,制衡之道,是各大王朝都懂得的东西。

    “顾兄,我看这次他们来势汹汹,咱们还是退避一下吧,这段时间你回国公府,他们也不敢去国公府找你麻烦。”

    王富贵继续开口。

    而顾锦年摇了摇头。

    “王兄,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愚兄有办法解决。”

    “这次喊你一同前来,是有个事跟你商量商量。”

    顾锦年开口,他找王富贵还有一个主要的事情,孔家的事情,都不算什么。

    “什么事?”

    王富贵看顾锦年有些认真,也就没有啰嗦,直接询问。

    “我打算做个生意,需要启动资金,手头上有一些,但还差不少,打算拉你一同入账,你有兴趣没?”

    顾锦年直接说道。

    做生意?

    王富贵先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开口道。

    “行啊,不过顾兄,你要是缺银子的话,直接跟我说,我只要跟我爹说一声是你要,能给你弄来一笔。”

    王富贵的确是有些愣,毕竟顾锦年诗词文章无敌,也是大夏权贵,说顾锦年才华横溢,他绝对没话说,可做生意还是有些.......不太认可。

    下意识以为顾锦年是缺银子。

    顾锦年好财的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

    “不是,是真做生意。”

    “你先看看。”

    顾锦年从衣袖中取出自己的商业计划,交给王富贵。

    两人一路前行。

    等走出书院之后,原本一处空阔的地方,此时此刻已经建起民宅,还被重兵把守。

    谁也不知道这里要做什么,即便是大夏书院的大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知道的是,陛下大手一挥,把这块地隔离起来,前段时间陆陆续续来了两千多名工匠,外加上一些百姓,搭建起民宅。

    如今民宅已经搭建好了,兵部也派人过来镇守,只进不出,即便是出也必须要有相关手令,极其严格。

    京都权贵都知道这事,但都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来到此处,顾锦年将令牌交给侍卫,后者立刻放行。

    等走进其中。

    一些打铁声络绎不绝。

    很快有工部的官员走来,是工部员外郎,五十多岁,穿着官服,一路小跑来到顾锦年面前。

    “下官吴周普,拜见世子。”

    吴周普开口,恭恭敬敬的朝着顾锦年一拜。

    “吴大人客气。”

    顾锦年微微一笑,随后巡视着这片区域。

    占地接近千亩,搭建不少民宅,以供工匠们居住。

    “世子殿下,此处已经快搭建完毕,目前还差火炉和工坊未有搭建,其他基本完善。”

    “这火炉和工坊,十五日内可以竣工。”

    吴周普开口,跟在顾锦年身旁,汇报情况。

    速度上挺快,不算太慢,这个可以接受。

    “吴大人辛苦了。”

    顾锦年出声,随后取出几张图纸,递交给吴周普道。

    “吴大人,这是本世子所制之图,上面记载了炼制过程,包括淬炼法。”

    “等火炉和工坊做好之后,立刻着手去办。”

    “至于这些图纸,你派一些年轻工匠去研究提炼。”

    “过程本世子也写在其中。”

    “如若有任何结果,第一时间来通报本世子,一点都不要耽误。”

    “而且这段时间,决不允许任何人出去,无论是谁,除非有天大的事情。”

    “出去之后,也要派兵看守。”

    “每一张图纸,所有过程让不同的人来分批炼制,决不可泄密出去。”

    “当然,每月俸禄提高三倍,到时候找户部拨款。”

    顾锦年出声,下达命令。

    他制作出来的图纸,十分详细,当然为了保密,最后一步顾锦年藏了一手,等完善之后,估计需要一段时间,万一真的泄密了,对方也掌握不了核心技术。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下官遵令。”

    “请世子殿下放心。”

    吴周普开口,顾锦年的图纸他还没有看,只是听到给这些工匠三倍的俸禄,吴周普这就宽心了。

    毕竟将这么多人集中在这里,而且不让出去,说实话终究是有些不好的。

    可提高三倍俸禄,这下就好说多了。

    大夏王朝,工匠的俸禄可不少,月俸禄三十两白银外加两石细米。

    翻三倍那就是九十两白银,外加上六石细米,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啊。

    只要银子到位,什么都好说。

    “好,吴大人辛苦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也不多说,随便进了一间民宅,而后让吴周普去通知事情。

    民宅内。

    顾锦年倒了一碗茶,平静无比。

    大约一刻钟后。

    王富贵的声音响起了。

    “这生意可以啊。”

    顾锦年一直在等,等王富贵的反应。

    自顾锦年将东西交给王富贵后,王富贵便一直潜下心神观看。

    顾锦年这大夏不夜城的计划,他是越看越觉得有搞头,越看越觉得很有意思啊。

    等彻底看完之后,王富贵抬起头来,望着顾锦年道。

    “顾兄。”

    “你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会啊,连做生意都能想到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

    王富贵满是激动,身为商贾之后,王富贵对读书可能就一般般了,但对做生意还是有点敏锐的。

    顾锦年这个计划要是成功了,必然可以大赚特赚啊。

    “王兄,你说一说,这计划有哪些优势,又有哪些劣势。”

    顾锦年拉上王富贵,不仅仅是因为王富贵家里有银子,更主要的是,他想看看王富贵有一定的见解,毕竟是商人之后,耳目渲染之下,多多少少懂一些。

    自己只是站在宏观角度去看待问题,很多事情必然会有想当然的感觉。

    而王富贵不一样,他毕竟从商过,肯定有不一样的见解。

    “容我想想。”

    王富贵认真思索,同时观看图纸,接近一个时辰,王富贵这才开口。

    “顾兄,愚弟有些拙见,可能有些不太好,还望顾兄不要生气。”

    王富贵开口。

    “直说即可,愚兄是那种小鸡肚肠之人吗?”

    顾锦年看着王富贵,让他直言。

    “第一。”

    “顾兄打算,将东西货物聚集在一起,以供百姓挑选,这个想法很好,但扬州以前也有人做过,刚开始生意火爆,可后来就不太行。”

    “其原因无非就是两点,运货问题,外加上小偷小摸的太多,这两个问题,世子殿下一定要想清楚,开在京都还好,偷摸之事严格把控即可。”

    “可这运货问题很麻烦,不知顾兄如何解决。”

    王富贵出声,提到了第一个关键问题。

    运输问题。

    “走官道,修大路。”

    顾锦年喝了一口茶,十分淡定道。

    他心里也清楚,运输是个大问题,可如果能走官道的话,要比正常运输快上数倍。

    用官道运输,这是其他商人都无法做到的。

    当然即便是官道运输,其实也很麻烦,但顾锦年也没打算真做成百货超市,大夏王朝什么东西都有。

    根据货物运输,以及产量等标准进行选物就好,只要比目前市面上所有店铺东西多,那问题就不大。

    “官道运输?世子殿下,只怕陛下不会答应吧?”

    王富贵不由苦笑,觉得顾锦年有些异想天开。

    官道除了用来军事加急,和粮食运输之外,基本上不可以用,寻常百姓也只能沿着官道两旁行走,不可踏入官道之上。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既然我说了,就能成。”

    顾锦年出声,显得十分自信。

    “那若是能用官道运输货物,问题不大。”

    王富贵点了点头,眼中也露出惊叹之色。

    “第二。”

    “世子殿下应当是想通过这种百货店铺来吸引百姓,这点没有问题,如若开张只怕人山人海,可这只能维持一段时间,等猎奇之心过去后,只怕生意会逐渐惨淡。”

    “所以世子殿下设立后面几个产业,有酒楼客栈,还有什么高档游玩地。”

    “只不过这上面没有具体写出什么内容,愚弟就不好判断。”

    王富贵开口,他说话还是有所保留,一来不敢直接指出问题,但也算是提醒。

    顾锦年听得明白,王富贵担心的是,用超市这种理念来吸引客流量,没有问题,但后面的什么消费中心也好,酒楼也罢,如果搞得好,形成了闭环,那就完美。

    如果酒楼客栈,高档消费中心没有搞好,那基本上就半死不活了,亏可能亏不到哪里去。

    但别想赚钱,吊着一口气的那种。

    “这个本世子已经有了想法,但一时之间无法说出来。”

    “王兄,就以目前来说,这个生意你入不入?”

    “凭心而言,不要因为愚兄的身份,你觉得能赚银两就入,如若你觉得赚不到银两,那也作罢,否则伤了和气不好。”

    顾锦年询问道。

    “入。”

    王富贵几乎没有任何一句废话,直接入了。

    虽然这个生意看起来有很多问题,但本质上是可以赚银子的。

    小生意能不能赚银子,看的是东西质量。

    大生意能不能赚银子,看的就是关系硬不硬。

    跟顾锦年做生意,绝对不会亏,说句不好听的话,谁敢找顾锦年麻烦?

    这生意可能不会赚太多,但一定不少。

    得到王富贵的回答,顾锦年也不啰嗦了。

    “那行,这个生意我算过,满打满算六十万两黄金左右。”

    “我出资二十万两黄金,占五成利润,决策权在我手中,剩余四十万两黄金,分五十筹,一万两黄金算一筹,单人最多两筹,有十筹不动,分给一些特殊的人。”

    顾锦年出声,喝了口茶,如此说道。

    一万两黄金一筹,顾锦年直接划出五十筹,等于说可以让二十五至五十人参与进来,当然顾锦年希望人数越来越多,参与的人越多,受益团队就越大。

    到时候就算遇到敌人,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担着了。

    “我入两筹。”

    “不过愚弟要修书一封回去,顾兄能等三日吗?”

    王富贵开口,毫不犹豫入了两筹进来。

    两万两黄金,对他家来说不是一笔巨款,自己写一封信回去就行,而这个生意要是成了,即便亏本也没关系,可以借助顾锦年来认识其他更多的朋友。

    顾锦年拉来的合作人,只怕有不少人,这两万两黄金,只赚不亏。

    “行。”

    “七日内给我就行,眼下还不缺。”

    “不过这件事情,我打算下个月就要动工,王兄你这段时间要帮我一个忙。”

    “招一批工人,开始培训,所有的培训方式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看着来。”

    “培训时常三个月至半年,宁缺毋滥,培训期间按市场工费结算,正式开工后,薪资按照寻常劳工两倍。”

    “吃住全包,再招一批老嬷嬷,帮他们洗衣做饭,他们只需要全心全意学习即可。”

    顾锦年出声。

    大夏不夜城的计划,必须要快点折腾出来,早一天折腾出来,早一天赚银子。

    下个月动工的话,光是基建都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而这半年时间,刚好可以拿来培训,否则即便是开业了,临时招人,手忙脚乱。

    接过图纸,王富贵仔细观看,过了一会他不由皱眉道。

    “顾兄。”

    “别的我都能看明白,这个精油推背是什么意思啊?”

    王富贵有些好奇。

    “回头你按照上面去做,让个女的帮你,你就明白了。”

    “还有,告诉麒麟阁的人,他们全身家当加起来估计也只能入个一筹,你问问他们要不要,如果不要的话,麒麟阁占两筹,以后赚了银子,每年都会有分红。”

    “行了,我还有事,你先回书院,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顾锦年起身,王富贵这里搞定了,其他都好说。

    他还有事,要先行离开。

    “好。”

    王富贵也不啰嗦,直接与顾锦年一同离开。

    随着王富贵离开,顾锦年还没走几步,一道身影便出现在身后。

    是苏怀玉的身影。

    他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身旁。

    “世子殿下,孔家带着各地大儒,在书院大堂等着你,文景先生让我来告知你一声,若无大事,还是见一面为好。”

    苏怀玉的声音响起,说明来意。

    “让他们先等着,我还有要事处理。”

    顾锦年没有理会。

    孔家人来了,自己就要过去?

    凭啥?

    拿自己当什么了?呼之而来,挥之而去?

    “哦。”

    苏怀玉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跟着顾锦年。

    很快。

    进了京都。

    顾锦年直奔秦王府。

    来秦王府,都不需要通报,下面人一看是顾锦年,立刻恭迎。

    只不过秦王暂时不在,大夏即将出兵,顾老爷子明日就出发,李遂这几天都在兵营里面帮老爷子打下手。

    得知秦王不在,顾锦年也没有留下来喝茶。

    掉头就走,直入皇宫内。

    不过不是找陛下,而是去了太子府。

    刚到太子府。

    便听到李基的叫喊声。

    “爹,我都已经在家待了半个月了,你就不能放我出去吗?”

    伴随着李基哭喊声响起。

    顾锦年有些惊讶。

    自从白鹭府将李基派回来后,他还真没见过他。

    “太孙回来报信后,就被禁足在太子府内。”

    “是太子的意思。”

    苏怀玉告知原因。

    “哦。”

    顾锦年点了点头,显然太子不希望李基牵扯进来,这很正常,毕竟太子现在被下掉监国之权,很多事情的的确确不好出面。

    不管牵扯到什么,都会惹来争议。

    不动是最好的选择。

    没有理会李基的鬼哭狼嚎。

    顾锦年入了太子府,让府内太监去通报。

    没过多久,太子快步走来,一脸笑容,显得无比憨厚和善。

    “锦年兄弟。”

    “好久不见啊。”

    “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

    太子十分喜悦,同时目光落在顾锦年双手,发现没带礼物后,似乎略显失望。

    “愚弟见过太子爷。”

    顾锦年开口,满脸都是笑容。

    “客气客气,叫我兄长即可,太子爷不好听,不好听。”

    “锦年老弟,今日前来,是有事吧?”

    太子李高笑呵呵的看着顾锦年,同时也猜到顾锦年肯定是有什么事找自己。

    “兄长聪明。”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一桩生意要跟兄长聊聊,看看兄长有没有想法。”

    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说出来意。

    “哦?愿闻其详。”

    太子也不废话,领着顾锦年走进内堂。

    入了内堂后,顾锦年直接将计划告知太子,前前后后说了大概半个时辰。

    等说完以后。

    李高细细琢磨一番后,眼神明显露出一抹惊色,但很快又收敛下去了。

    紧接着满脸笑呵呵道。

    “这生意不错。”

    “哥哥我有想法。”

    “只不过一万两黄金一筹有些贵,这样有些事情可以让哥哥来做,一万两黄金两筹,再算上你嫂子和你侄子各拿两筹,一共三万两黄金如何?”

    太子爷不愧是太子爷,算账能力就是强啊,一下子就知道这生意能赚银子。

    不仅仅如此,而且还知道技术入股,一万两黄金要了两筹。

    顺便还算上了太子妃和李基。

    还真是厉害。

    “兄长既然开口,愚弟自然答应。”

    顾锦年不在乎,银子少一点没有关系,因为六十万两黄金是自己往最大算的。

    真要说可能要不了这么多,能得到太子的支持,让点利无所谓。

    “果然是一家人啊。”

    “那行,等此事落实下来,哥哥我再将银票送去。”

    太子出声道。

    “小事。”

    顾锦年点了点头,生意既然谈完了,顾锦年也不啰嗦。

    直接告退。

    至于李基的鬼哭狼嚎,顾锦年直接无视,太子家事,跟自己没关系啊。

    想帮都帮不了。

    不过临走之前,太子立刻出声。

    “锦年老弟,这事你最好找一趟皇后和太后,她们二位指不定也有兴趣。”

    太子连忙开口,提醒顾锦年还可以找点人。

    这话一说,顾锦年点了点头,还真别说,把这两位拉下来挺好的。

    随着顾锦年离开后。

    太子也快速回到房间内,也不顾太子妃在房内梳妆打扮,直接拿出算盘,开始疯狂计算着什么。

    过了半响后。

    太子咽了口唾沫。

    “你怎么了?”

    一旁的太子妃更加好奇,不明白这位太子爷干什么了。

    “要发财了,这回要发大财了。”

    太子爷开口,手都在颤抖啊。

    “发什么财啊?”

    “你再说什么啊?”

    太子妃满是古怪的看向对方。

    “锦年刚才来找我,拉我做个生意。”

    “本金一万两黄金,算我两筹,我把你和基儿都算进去了,可以拿六筹。”

    “刚才我算过,不出意外的话,这生意要是做好了,一年下来一百万两黄金的回报。”

    “按六筹算,一年净利润有六万两黄金,算上第一年成本,第二年就能分银子了。”

    “你说发财不发财?”

    太子激动无比道。

    他大致算过顾锦年这生意,因为听的仔细,刚才仔细盘算一下,一年百万两黄金真不是什么难事。

    自己拿六筹,本金也就三万两,回头每年分六万两。

    第一年算他自负盈亏,留点盈利继续维持或者扩张,第二年必赚银子啊。

    “一年六万两黄金?”

    太子妃也惊了,立刻起身。

    别看她是太子妃,丈夫是太子,实际上没有登基之前,一点作用都没有。

    每个月宫里的库房也就是支三千两银子花销,对寻常百姓来说,三千两银子很多,可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完全不够。

    住的地方还好,吃就不行,每每都要开小灶,外加上首饰珠宝,还有一些衣服绸缎,再加上打点下面人,偶尔出去一趟,哪里都要花银子。

    三千两完全不够。

    这要不是自己娘家回回过来送点礼,勉强过得去,不然没事还真不敢出门一趟。

    说来说去还是老爷子太狠了,自家人控制的很严厉,尤其是太子,无数双眼睛盯着,想收点好处都不行。

    再加上太子李高也不想沾惹这种是非,有人是送银子了,马上就送回去,而且严厉敲打了一番,可以说日子过的不苦,但也绝对没有外面人像的那般美好。

    唯一的盼头就是登基。

    可这登基也不是想登就能登的啊。

    如果现在每年有个六万两黄金收入,那生活质量直接天翻地覆啊。

    六万两黄金,折算下来就是六十万两白银,一个月就是五万两白银收入,还是堂堂正正的收入。

    一下子,太子妃傻了。

    “靠谱吗这事?”

    太子妃有些不敢相信。

    “我算账有算错过的?”

    李高有些不屑。

    “那倒是。”

    “这么赚钱,怎么只拿六筹啊,多拿点呗,你是太子,多要点,锦年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看到李高这种表情,太子妃心里也定心了,不过马上又觉得要少了。

    “六筹够了。”

    “这生意,锦年一个人吃不下,加上我们也吃不下,得一群人做,才能做大来。”

    “要多了,事情就多,三四十个人一起加进来,只要不是太大的事情,就不会惹来麻烦。”

    “你就别梳妆了,赶紧抄小道,去找母后,把这事跟母后说下,让母后也参进来。”

    “要是母后不愿意,咱们吃下来,谁入谁赚,快,快去。”

    太子是真的有些急了。

    这么赚钱的生意,他不可能不做啊。

    “行。”

    “那我现在就过去。”

    “不过,这本金怎么出啊?”

    太子妃立刻站起身来,有些好奇道。

    赚钱归赚钱,可本金有点多啊。

    “你去你娘家支点来,挪个两万两黄金,我再去借点,咱们家里也有不少好东西,到时候拿去典当掉,差不多能凑个两万两黄金来。”

    “再不行,我去找老二搞点。”

    “反正先答应再说,不能错过。”

    李高出声,已经想好了办法。

    “那行。”

    很快,太子妃也不废话了,急急忙忙起身,抄小路去找皇后。

    大约两刻钟后。

    顾锦年从凤鸾殿出来。

    皇后很爽快,直接入了两筹。

    再去了一趟太后那里。

    太后比皇后还要爽快,直接答应下来了,不过顾锦年看的出来,太后纯粹就是为了支持自己,都不听自己说完商业计划。

    还拉着自己吃了顿饭。

    吃饱饭后,顾锦年离开皇宫。

    刚走出皇宫,秦王的人就走过来了,告知顾锦年,秦王听到他来了以后,立刻回了府,现在在府内等着顾锦年。

    没有废话,顾锦年直接去找自己这位秦王老哥。

    等见到以后,秦王老哥一如既往的热情,非要留顾锦年下来喝酒。

    为了拉拢秦王,顾锦年也就留下来吃顿晚宴。

    同时也将这生意的事情告诉秦王。

    秦王的理财能力比不过太子,听了半天听不懂,但还是很豪气,大手一挥入了两筹。

    只要顾锦年开口,秦王也能多入点,不过顾锦年没继续开口,本金不是核心,核心的是人。

    晚上。

    秦王与顾锦年把酒言欢,唤来了一些歌姬,翩翩起舞。

    谈到了关于北伐的事情。

    顾锦年没有发表什么言论,只是简单说了几句。

    “可惜啊,要是老哥我能亲自跟着老爷子去,那该多好啊,现在监国,去不了。”

    “不然,定要在边境,大杀四方,把这群匈奴狗杀的干干净净。”

    秦王喝了口酒,意气风发道。

    听得出来,秦王是在炫耀,炫耀自己监国。

    顾锦年全程的回答大致就是一句话。

    老哥牛批。

    也不算敷衍,反正秦王听着很开心。

    一直到深夜,秦王是越说越嗨,要留顾锦年在这里待一天,而苏怀玉的声音却不由响起。

    “世子殿下,时辰太晚了,还是回去吧,孔家人等了很久,再等下去,估计要有怨言,不太好留宿。”

    苏怀玉淡淡开口。

    还不等顾锦年说话,秦王的声音响起了。

    “让他们等。”

    “一群什么玩意。”

    “锦年,就在这里等,有本事让孔家人过来找我。”

    “他娘的,给他们脸了?一群什么玩意啊,锦年,喝,咱们兄弟好不容易聚在一起,谁也别想扰了咱们的兴致。”

    “等回头,哥哥我给你们一人安排一个美姬伺候你们。”

    “不过锦年你可别跟你家里人说,不然老爷子要找我麻烦。”

    秦王已经喝上头了,大骂孔家,还要给顾锦年找个歌姬。

    但他还没有喝醉,不然也不会说最后一句话。

    “这个就算了。”

    “留宿可以,也正好懒得回去。”

    顾锦年笑了笑,天色已晚,待在这里也无所谓。

    美姬不美姬的无所谓,主要就是喜欢听秦王聊天。

    如此,一直到了丑时。

    秦王喝醉了,是真的放开来喝,也没有抵御酒气,以致于倒头大睡。

    顾锦年和苏怀玉被安排到了客房休息。

    两人心情都很不错。

    等来到住处后,苏怀玉看着管家道。

    “麻烦我住的地方,给我安排远一点。”

    苏怀玉出声,让管家有些好奇。

    “我睡觉动静大,怕吵到世子。”

    苏怀玉淡淡出声,管家点了点头,而顾锦年却有些无奈。

    这家伙。

    当真是......同道中人啊。

    两人入了客房。

    而与此同时。

    大夏皇宫。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的声音缓缓响起。

    “孔家已经到了大夏书院吗?”

    他开口,询问着下面人。

    “回陛下,昨日寅时便到了,不过没有见到世子殿下,世子殿下来了皇宫。”

    魏闲给予回答。

    “哼。”

    “当真是心急啊。”

    “想要占据锦年的圣器吗?”

    “痴心妄想。”

    永盛大帝冷冷开口,紧接着出声道。

    “加派两千精兵去大夏书院,若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保护孔家人安危。”

    “再告诉锦年一声,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永盛大帝开口,下达旨意。

    “奴婢遵旨。”

    魏闲点了点头。

    “锦年今日来宫里,所为何事?现在在何处?”

    永盛大帝继续问道。

    “回陛下,世子殿下今日来宫中,似乎是谈一桩生意。”

    魏闲回答。

    “谈生意?谈什么生意?”

    永盛大帝有些好奇。

    “就是之前跟陛下说的,好像是什么酒楼生意吧。”

    “拉了太子,皇后,太后,还有秦王入筹。”

    魏闲给予回答。

    “酒楼生意?”

    “拉这么多人入筹?”

    “还拉上太后?”

    “多少银子一筹?”

    永盛大帝好奇道。

    “回陛下,听消息说,是一万两黄金一筹。”

    魏闲想了想,告知这个数字。

    一听这话,永盛大帝不由微微皱眉。

    “朕这个外甥,就是喜欢胡闹,仗着自己得宠,胡乱来。”

    “太子,皇后,还有太后都是看他受宠,才会答应,只怕回头拿不出银子吧。”

    永盛大帝的确有些郁闷。

    一万两黄金一筹?

    这价格太贵了。

    有点胡来。

    “回陛下,好像没有,听说太子今日很开心,皇后也是,太后心情似乎也不差,不过可能是因为见到了世子殿下吧。”

    魏闲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

    “很开心?”

    “唉,这些人啊,一个个都被锦年骗了。”

    “估计要赔的血本无归。”

    “不过也好,免得找朕拿银子。”

    “魏闲,注意点消息,要是生意亏了,立刻跟朕说,让太子那种人拿出一万两黄金出来,真要亏了,只怕比割他肉还难受。”

    “到时候朕再去安慰安慰他们。”

    “一个个的,等着后悔吧。”

    “尤其是太子,但凡有朕半点样子,也不会被锦年骗。”

    永盛大帝开口。

    倒也不是不满,就是觉得这帮人太想当然了。

    就顾锦年,还带他们做生意赚钱?

    明摆着就是坑人的啊。

    不过他也不会去说,一来顾锦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构造情报。

    二来,反正又不是自己亏银子。

    三来,也是给他们一个深痛的教训,让他们擦亮擦亮眼睛。

    吃个小亏长记性。

    “陛下,要不要跟太子说一声,提提醒?听说太子还没交银子。”

    魏闲抬头,望着永盛大帝如此问道。

    “不了。”

    “让他吃点亏吧。”

    永盛大帝摇了摇头。

    后者稍稍沉默,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主要是吧。

    他今天见过太子,太子有没有经商头脑他不知道,可绝对不傻啊,能不能赚银子心里有数。

    要是不能赚,太子能开心成那个样子吗?

    但他不可能忤逆皇帝的话,也不可能跟皇帝叫板啊。

    反正跟他没关系,少说为妙。

    与此同时。

    大夏书院。

    大堂内。

    四五十人在大堂当中脸色一个比一个阴沉。

    这四五十人中,有部分是孔家的人,其余则是各地大儒。

    他们从昨日寅时等到现在,都没有等到顾锦年出现。

    只不过这些大儒都有些修养,倒也没有说什么。

    可几个年轻点的人不由出声嘀咕。

    “等了快一天了,这世子殿下还没显身。”

    “即便是再瞧不起我等,也不至于这般吧?”

    声音响起,惹来一些人投目过去。

    后者立刻闭嘴,低着头不语。

    “诸位,看来世子殿下应该是有事要忙。”

    “我等还是静心等待吧。”

    孔家大儒开口,面色和善,没有半点不悦。

    他一出声,众人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多说。

    一直到卯时。

    有些大儒撑不住,直接去客房休息。

    而孔家的人,却一直在这里等待。

    同时还让人帮忙,再去通知顾锦年一声。

    一直到巳时。

    秦王府内。

    顾锦年与苏怀玉走出王府。

    两人心情不太好。

    他们等了一夜,都没有等到美姬。

    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气呼呼的离开。

    尤其是顾锦年,他都想好了开场白怎么说,结果坐了一晚上,愣是什么都没发生。

    以后谁在说这种话,顾锦年打爆他狗头。

    等离开秦王府后。

    顾锦年还是没去书院,直接去找了魏王一趟,反正是拉投资也不在乎熟不熟。

    相比较秦王的热情,魏王也还行,听到做生意以后,魏王想了一会,最终拒绝了。

    原因无他。

    觉得不划算呗。

    魏王拒绝,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离开。

    也没什么感觉。

    生意不就是这样,你又不敢说百分百赚银子。

    顾锦年走后,又去了一趟顾家,跟自己老爹谈了一下,老爹的意思很简单,不管顾锦年做什么生意都支持。

    但银子不在我手上,找你娘去。

    而后,在顾家待了一个多时辰,母亲李氏答应了,银子也是要等一段时间再给。

    再去跟老爷子关系好的国公武将家里,谈了一会后,又拉了四五人入筹。

    到了深夜,找了一家酒楼随便入住下来。

    第二天顾锦年跑了一遍六部,顺带找了自己几个叔叔。

    五叔的意思很简单,不感兴趣。

    六叔更直接了,很感兴趣,不过没银子,能白嫖算他一个。

    至于六部更直接了。

    吏部尚书不见自己。

    户部尚书见了自己,刚开始说几句,户部尚书何言就以公事为由推辞了。

    刑部尚书没见到。

    兵部尚书忙着打仗的事情,派了个员外郎应付了一下就走。

    工部尚书很热情的招待顾锦年,只不过坐了一会,顾锦年就走了。

    原因无他,工部穷的一批,人家几个部门好歹都会上好茶。

    工部直接拿那种外面几两银子十来斤的茶叶泡开水硬喝。

    就这种条件,还谈什么生意。

    不得不说的是,大夏财政是真的不行,这帮权贵也穷。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帮人藏着。

    不过不管如何,这趟收获还是不少。

    如此一来。

    已经过了三天。

    此时此刻,大夏书院显得十分阴郁。

    顾锦年刚从客栈走出。

    江叶舟便快速走来。

    “顾兄。”

    “书院已经闹起来了。”

    江叶舟脸色有些焦急,从客栈见到顾锦年后,直接上前出声。

    ------题外话------

    更新晚了。

    不好意思。

    整理大纲细节。

    因为下一个高潮剧情,七月必须要整理好来。

    下一章开始高潮!

    7017k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58352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