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一十九章:顾锦年请圣尺,削大儒才气【求自订】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九章:顾锦年请圣尺,削大儒才气【求自订】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一连忙了三天。

    四十筹,目前已经拿出去二十筹,剩下二十筹顾锦年也不打算拿出去了。

    等以后再看。

    目前的银子,完全够前期运转,说实话等后面运转起来了,真赚了银子,还怕没人入筹?

    那个时候,身份高也要掏银子,而且绝对不是一万两黄金一筹,三万两,五万两,甚至十万两一筹都有可能。

    抱着这个想法。

    顾锦年与苏怀玉从酒楼出来。

    消失三天,顾锦年打算回大夏书院,至于孔家的话,到时候看心情如何。

    只是刚走出去酒楼,便被江叶舟拉住了。

    “顾兄。”

    “书院已经闹起来了。”

    江叶舟急匆匆的,满脸着急,直接拉着顾锦年出声。

    “什么意思?”

    看到突然出现的江叶舟,顾锦年有些好奇。

    “三天前,孔家带着一些大儒来到书院,说是要找你,结果等了三天,都没有见到你。”

    “现在有几个大儒直接在书院闹起来了,收不了场。”

    江叶舟开口,说出原因。

    “闹起来了?”

    “是孔家的大儒吗?”

    “文景先生出面了吗?”

    顾锦年跟着江叶舟同行,三人快步朝着书院赶去。

    “不是孔家大儒,是其他地方的大儒。”

    “他们现在说你目无长辈,文景先生出面了,可有个老前辈,直接怒斥文景先生。”

    “那个前辈资历很老,孔家请他来,只怕就是为了防止这件事情。”

    “现在文景先生都不好说什么了。”

    “顾兄,这回孔家是真学聪明了,他们没有发怒,而是请这帮老儒过来找事。”

    “不过顾兄,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孔家请来的大儒,一个个年龄很大,都是各地有名望之人,得罪了他们,可不是一件好事,文景先生特意让我交代一下。”

    江叶舟出声,对孔家也深感厌恶。

    这孔家知道,顾锦年肯定不会直接见他们,所以特意请来一批大儒,一来是撑场面,二来就是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想想看也是。

    这帮威望极高的大儒,加起来都有三四千岁了,跑过来见顾锦年,硬生生等了三天。

    还通知了不少遍。

    结果顾锦年一点面子都不给,换谁都会生气。

    如果单单只是孔家的话,那还没什么问题,毕竟谁都知道,顾家和孔家有仇,顾锦年也跟孔家有恩怨。

    请来一批这样的人,纯粹就是为了针对顾锦年。

    这手段啊。

    够阴险的。

    顾锦年皱眉,他之所以干晾着孔家,其实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恶心那么简单。

    自己的确要做事。

    大夏不夜城的事情,才是自己目前重中之重的事情。

    哦,总不能因为孔家来人了,自己就要客客气气过去?

    就算他带着一群大儒过来,自己就非要见他们?

    凭什么?

    自己没事,不想见又能如何?

    何况自己现在有事要忙。

    想到这里,顾锦年心中不由冷笑连连。

    可就在此时。

    苏怀玉的声音响起。

    “世子殿下。”

    苏怀玉跟在后面,突然开口。

    “怎么?你是不是也想劝我低调些?”

    顾锦年询问道。

    “不是。”

    “这三天跟着世子殿下,我也逐渐明白这生意了。”

    “世子殿下,我能不能入两筹?”

    苏怀玉倒不是劝顾锦年,而是提到这生意。

    这三天跟着顾锦年跑来跑去,琢磨了好一会,也发觉顾锦年这生意能赚银子。

    所以这回开口,想入两筹。

    “你有银子吗?”

    顾锦年有些好奇。

    “银子的确没有。”

    “不过等我事办完了,两万两黄金问题不大。”

    “最多三个月。”

    “如果世子殿下担心的话,我可以抵押我的天命。”

    苏怀玉很认真。

    而一旁赶路的江叶舟不由傻了。

    好家伙,为了区区两万两黄金,直接拿天命抵押?

    我给你四万两黄金,你把天命给我好不好?

    这是江叶舟的心里话,但明面上肯定不说。

    “行,不过不用抵押了。”

    “三个月后,给我银票就好。”

    顾锦年也不管苏怀玉怎么搞出黄金,只要给了就行。

    “多谢世子殿下。”

    得到答复,苏怀玉露出罕见的笑容。

    只是顾锦年没有在乎,而是直奔大夏书院。

    不过半路上,有人过来,是一名太监,在必经之路候着。

    见到顾锦年后,第一时间将永盛大帝的话转述一遍。

    得到永盛大帝的口谕,顾锦年心里也有底了。

    继续朝着大夏书院赶去。

    三人速度很快,都是武者,加快点速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跑回了书院。

    “顾兄,出事了。”

    “顾兄,待会你进去千万不要较真,有两个人来头很大,是蜀地一带的大儒,文景先生都得礼让三分。”

    “还有一位是江南书院的老院长,地位也高,千万不要较真。”

    随着顾锦年出现。

    其余学子纷纷涌了过来,七嘴八舌,说的话都很一致。

    就是让顾锦年待会忍点。

    得罪不得罪孔家没关系,有两个人身份地位很高。

    准确点来说,是年龄很大。

    算得上是苏文景的长辈了。

    “好。”

    顾锦年快步走去,与众人点了点头后,便直奔书院大堂。

    此时。

    大堂之外。

    顾锦年人还没有走进去,暴喝声便已经从大堂内响起了。

    “三天。”

    “老夫在这里等了三天。”

    “他顾锦年连见都不见老夫一面,这天底下还有如此狂妄的读书人吗?”

    “苏文景,老夫问一问你,这仁义礼智,你教了他什么东西?”

    “老夫本以为你为儒道正派清流,隐居山林数十年,应当有不同的感悟,今昔出山,传道天下,却没想到你连最基本的仁义礼智都没有教会门徒。”

    “当真是丢了江南书院的脸。”

    “现在,赶紧让这个顾锦年滚过来,老夫要当面问一问,他到底有什么可猖狂的?”

    “就因为作了几首千古诗词?写了篇千古文章?为百姓伸冤,就可以目无尊长?就可以轻视我等老一辈的读书人?”

    怒声不止。

    阵阵响起。

    听到这些,顾锦年神色倒也正常,只不过心里有点小情绪。

    但念在对方等了自己三天,外加上也极其年迈,故而还是稍稍忍了一下。

    “孙儒,世子殿下来了。”

    “您消消气。”

    就在这一刻,江叶舟快步走进大堂内,朝着堂内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作礼,如此喊了一声。

    随着此话一说。

    大堂立刻安静下来,所有目光齐齐看向外面。

    一直被训的苏文景,也不由看了一眼外面。

    没办法,孔家人手段狠,请来了几个老儒,论儒道修为,苏文景无惧他们,但论年纪和辈分,得称呼一声老先生。

    儒道最讲究的就是‘礼’。

    礼是儒道的根本,如若无礼,则儒道崩坏,儒道境界越高,也需要尊重礼节。

    苏文景有时候都会没办法。

    而此时。

    顾锦年的身影,也缓缓映入众人眼前。

    “学生顾锦年,见过诸位先生。”

    走进大堂后。

    顾锦年倒也冷静下来,他知道孔家的手段,借旁人的手来打压自己。

    既然知道,也就没那么蠢上当。

    他作礼。

    没有一丝僭越。

    可随着顾锦年作礼后,大堂内瞬间安静下来。

    方才还在怒斥顾锦年的大儒,此时此刻看到顾锦年后,浑浊的眼中露出一丝不悦。

    孙正楠。

    他是老一辈的大儒,地位很高,是江南书院的老院长,苏文景当年也是他学院的学生。

    门下学生三千都不止,无论去任何地方,都是座上宾。

    孔家的人见到他,也要喊一句孙老。

    这就是孙正楠的地位。

    这一次,是孔家邀请,过来见一见顾锦年,也是商谈关于圣器的事情。

    所以他才出山一趟,一来也想见一见顾锦年,二来是圣器的事情,也必须要谈一谈。

    可没想到的是,来了三天,顾锦年让他们在这里等了三天。

    一把老骨头差点就要断送在这里。

    这如何让他不气?

    原本对顾锦年还颇有些好感,现在彻底没了。

    孙正楠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顾锦年。

    而其余人也不说话。

    所有人都这样看着顾锦年,以致于顾锦年这礼节一直僵持着。

    当下,顾锦年不由皱紧眉头。

    自己虽然晾了这帮人三天,可问题是,自己凭什么要来见他们?

    大夏不夜城之事,难道不比见这些人重要?

    一但搞好了,大夏不夜城将会成为大夏王朝无与伦比的利器,掌控天下情报,外加上恐怖的经济能力,足可以让大夏王朝制霸东荒。

    如此大的事情,自己放着不做,来见你们这帮人?

    知道你们生气了,我特意过来,也客客气气吧?

    玩这套?

    “锦年,客气了。”

    “老夫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江南书院曾经的院长,为孙正楠,正楠大儒。”

    “这位是川蜀文豪,李琰大儒。”

    “这位是。”

    苏文景开口,向顾锦年介绍着这帮人,而后缓解尴尬。

    “学生顾锦年,见过诸位大儒。”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的敌人是孔家,这些大儒的的确确等了自己三天,有气很正常,自己作为晚辈,忍让一下也合情合理。

    “恩。”

    “世子殿下,果然一表人才啊。”

    “见过世子殿下。”

    有些人开口,倒也客气,看着顾锦年露出笑容,他们对顾锦年的怨气并不大,尤其是顾锦年也没有太过于狂妄,至少人出现以后,没有太狂妄。

    但孙正楠与李琰二人依旧有些不悦。

    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而顾锦年直接挺直身躯,注视着众人,神色自若。

    “文景先生。”

    “有什么要事吗?”

    “如若没什么要事的话,学生还有其他事情。”

    顾锦年开口,他望着苏文景。

    这是第二次了,刚才这两人不给面子,也就算了,就当自己道歉,自己应了苏文景的台阶,也算是给他们面子了。

    现在还是一副这种样子。

    都是人,自己凭啥要忍让这么多次?

    说句难听点的话,自己这还算是客气,要是学阳明先生,直接来个知行合一,还给你客客气气作礼?

    直接就动手了,一群什么玩意啊。

    “好大的威风啊。”

    “世子不愧是世子,为百姓伸冤,得陛下圣恩,有些狂妄也正常,就是这个威风,太大了一些。”

    “老夫有点看不惯。”

    孙正楠出声,他气还没消,现在又听到顾锦年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按理说,顾锦年的确不需要太过于尊重他,毕竟年轻人有傲气很正常。

    可三天都不见自己一面?

    这让他受不了。

    来了以后,客气是客气了一点,可客气没一下,马上就暴露本性出来了。

    让他很不悦。

    “正楠先生。”

    “学生不明白先生为何觉得我狂妄,这其中可能存在什么误会。”

    “再者,学生也有急事要忙,故而开口,还请先生见谅。”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忍住了。

    朝着孙正楠如此说道,不过这次没有作礼。

    “急事?”

    “是什么急事?”

    “老夫看,你现在当务之急,应当是好好将孔圣人的人礼看一遍,这才是你的急事。”

    “一个人,即便是有再大的背景,再强的实力,再高的天赋,若不懂礼,早晚会泯然于世。”

    孙正楠缓缓出声,他的声音很平静,可却锐利无比。

    无非就是谩骂顾锦年不懂礼数罢了。

    只是这一句,顾锦年眼中瞬间露出冷意。

    这已经是第三回了。

    “好了,好了,正楠先生,世子殿下只是年少有些轻狂罢了,我等年轻时也不是如此?何必置气?”

    “世子殿下,在下孔成,乃是孔家大儒,今日前来,是为了给您致歉。”

    一道声音响起。

    缓解了一二尴尬,是一位老者,他带着几人,来到顾锦年面前,直接行礼。

    可这话一说,又带着不同的味道了。

    一句话,看似是在帮顾锦年打圆场,可实际上就是坐实了顾锦年轻狂。

    孔成带着几人,来到顾锦年面前,假惺惺的作礼。

    “世子殿下。”

    “前些日子,我孔家圣孙孔宇,说错了话,得罪了您,更是质疑您,此乃大过错。”

    “传圣公回去之后,便意识到其中问题,孔家也在内部处罚了孔宇,并且得知,是有人故意在挑拨顾家与孔家之间的关系。”

    “两家虽有恩怨,可镇国公乃是一代豪杰,决然不会与小辈去争斗,孔家圣人世家,再大的矛盾,也不会以大欺小。”

    “所以,恳请世子殿下息怒,也恳请世子殿下饶恕孔宇之过。”

    “孔家已经备上厚礼,希望世子殿下原谅孔宇之举。”

    孔成开口,他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主动向顾锦年致歉。

    面对孔成的致歉。

    顾锦年不得不赞叹一声,好一招以退为进啊。

    “这般的恩怨,我从未记在心中。”

    “礼物就算了,君子无功不受禄。”

    顾锦年开口,显得平静,同时这个厚礼不要,要这玩意做什么?

    虽然自己缺银子,但不至于要这种银子。

    拿了嫌丢人。

    “不不不,世子殿下一定要收下这些厚礼。”

    “不然孔家必然愧疚,世子殿下,这是孔家家宴的宴请函,请世子殿下收下。”

    孔成继续开口,死活要让顾锦年收下厚礼。

    “不用。”

    “客气了。”

    顾锦年接过了家宴宴请函,但依旧拒绝收礼。

    至于周围一些年轻的读书人,望着宴请函,眼睛都有些直了。

    孔家家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去的,能被邀请的,都是各地大儒,或者是一些有名望之人。

    年轻一代,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受到邀请,除非族里有很不凡的人,一同过去蹭一蹭。

    “世子殿下,请您务必要收下厚礼。”

    “这是一片心意,倘若世子殿下不收的话,就证明世子殿下没有原谅孔宇。”

    “孔家愧疚啊。”

    孔成继续开口。

    牛批,开始道德绑架了。

    “阁下态度,本世子明白,请阁下放心,本世子心中已无隔阂。”

    “但这个礼,本世子坚决不收,倘若孔家看得起,借本世子两本半圣手札,本世子便感激不尽。”

    顾锦年开口。

    总而言之,厚礼不能收,收了这玩意,怎么也说不过别人。

    倒不如要点半圣手札,这种东西,反而能显得自己求学若渴,没有太大的影响。

    此言一出,孔成一笑。

    “请世子放心,不说半圣手札,即便是圣人手札,也会借给世子一阅。”

    “只不过,这礼,还是要收下啊。”

    孔成坚持要顾锦年收下礼物。

    “不了。”

    顾锦年依旧是摇了摇头。

    双方你来我往,说了这么长时间,孙正楠的声音响起。

    “好了。”

    “既然世子不想要孔家的礼,何必强行赠送?”

    “显得跟什么一样。”

    孙正楠开口,他有些没好气。

    但怒火又是对准了顾锦年。

    理由也很简单,第一印象差,那么在他看来,顾锦年不接受礼,就是不给面子。

    他下意识会觉得,孔家是真心想要道歉,希望得到顾锦年的谅解。

    可顾锦年死活不要,不就是不想谅解孔家吗?

    这就是成见。

    人心中的成见,如同一座大山。

    眼下就是很好的见证。

    孙正楠对顾锦年第一印象差,那么只要顾锦年有一点做的不让他顺心,就会下意识将顾锦年当做恶人。

    即便顾锦年不收礼,的的确确是不想要占好处,也不想就这么原谅孔家。

    可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孔家这趟过来,大家心里就没点数?再加上顾家与孔家之间的恩怨,是一天两天积累起来的?

    早不来道歉,晚不来道歉,现在来道歉?

    可笑至极。

    “正楠大儒,学生敬你为大儒,礼让三分,还望先生也能尊重顾某一二。”

    顾锦年开口。

    他没有发怒,但也不当哑巴。

    “老夫那里没有尊重世子殿下?”

    “是不是那句话刺痛了殿下的心?”

    “若是说错了,请殿下恕罪,老夫的性格就是如此,直来直往,当年面见太祖时,老夫也是这般,年龄大了,脾气更差,性格更直。”

    孙正楠淡淡开口,甚至拿出太祖出来。

    “好了。”

    “正楠先生,世子殿下其实就是客气一二。”

    “世子殿下,礼物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我就不带走了。”

    “不管世子殿下要还是不要,这是孔家的心意。”

    孔成出声,打个圆场。

    强行要将礼物留下。

    这一刻,顾锦年不说话了,继续争吵这个没有任何意义。

    见顾锦年不说话,孔成顿时一笑,随后看了一眼其他人。

    被孔成所看之人,当下出声了。

    “世子殿下。”

    “今日前来,其实是有事与您商议的。”

    他开口道,显得温和。

    “何事?”

    顾锦年淡淡出声,望着对方,但心里早就知道了。

    “世子殿下,是这样的。”

    “您前些日子不是得到我儒道圣器吗?”

    “我等恭贺圣子,被孔圣认可。”

    “只是,圣器有灵,我等觉得,世子殿下如今儒道修为不高,防恐有贼子前来抢掠,引来天下儒道危机,故而希望世子殿下将圣器放在安全之地保管。”

    “如此一来,天下读书人也不担心,而且世子殿下也不需要担心有人来暗算您。”

    “等到世子殿下成为大儒之后,再将圣器拿回,为天下读书人造福,为天下苍生造福。”

    “不知世子殿下意下如何?”

    对方开口,一番话说的漂亮至极。

    听起来就好像是为顾锦年考虑一般,还担心圣器会被抢掠?

    古今往来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圣器可能会被抢吗?

    再者,谁敢抢夺圣器啊?

    说话都不带脑子。

    把自己当三岁孩童骗啊。

    “请阁下放心。”

    “本世子没什么事不会外出,即便是外出,也会带上各路高手。”

    “即便真的有危险,这天下也没有比本世子更安全的地方了。”

    “先生好意,顾某心领了。”

    顾锦年也没有撕破脸,但还是直接拒绝。

    此言一出,后者微微一笑,似乎早就料到。

    “世子殿下,此言差矣。”

    “虽殿下有各路人马保护,可终究还是难防。”

    “妥善保管最为重要,说句不太好听的话,世子有自信我等相信,可天下读书人不相信啊。”

    “是啊,是啊,世子殿下,天下读书人还是担心的。”

    “世子殿下,得考虑天下读书人。”

    “还望世子殿下考虑天下读书人。”

    话说到这里,一道道声音响起,来之前只怕都已经想好了措词,拿天下读书人为由。

    “哦?”

    “那敢问,怎样才叫妥善保管?”

    顾锦年看着对方,淡淡问道。

    一听这话,众人笑了。

    “世子殿下,我有个提议,倒不如放在孔家,孔家毕竟有三件圣器,宵小之辈决然不敢闯入。”

    有人开口,二话不说,直接提议放到孔家。

    “对,放在孔家极好。”

    “是啊,如若世子殿下将此等圣器放在孔家,不但可以妥善保管,而且孔家有圣池,蕴养圣器,等世子殿下成为大儒后,就会发现这圣器得到了蜕变,这一举三得啊。”

    “平天下读书人的担忧,孕育圣器,还可以防止宵小之辈,的确是一举三得,好啊,好啊。”

    “此计妙哉。”

    “世子殿下,您心念苍生,更是当代读书人的魁首,应当会念及天下读书人吧?”

    “那是自然,世子殿下不是那般小气之人。”

    众人一道道声音响起。

    你一句我一句,把孔家吹的天花乱坠不说,而且还道德绑架顾锦年。

    看着笑呵呵的众人。

    顾锦年也笑了。

    “诸位所言极是啊。”

    “我会考虑考虑的。”

    “还有没有其他事?若没有的话,学生就要回去休息了。”

    顾锦年开口,他也不打算直接谩骂什么的。

    这种事情,没必要闹起来。

    尤其是这里面既有孔家人,也有各地名望大儒,如果单纯只是孔家人,顾锦年可能直接喷了。

    听到顾锦年会考虑,孔成直接开口。

    想要趁热打铁。

    “世子殿下,无需考虑,放在我孔家必然没有问题。”

    “而且世子殿下也可以入我孔家书院,传圣公说了,如若世子殿下愿意将圣器放在孔家。”

    “可给予世子殿下圣贤阁一席之位,还有孔家圣境名额,以及孔家全力支持。”

    “这一代读书人的魁首领袖,便由世子掌握。”

    “毕竟世子殿下,能舍己为人,折服天下读书人之心,合情合理。”

    孔成开口。

    他十分激动,许诺出一堆好处。

    “圣器之事,事关重大,顾某还是回去好好考虑一二。”

    顾锦年摇了摇头,坚持自己的想法。

    回去考虑一下。

    当然这个考虑时间是多久,就不清楚了。

    “世子打算考虑多长时间?”

    有人开口,询问顾锦年。

    “不清楚。”

    “再说吧。”

    “行了,如若没有其他事情,学生告退了。”

    顾锦年也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了,跟一群脑子有问题的人,没必要继续多聊什么。

    再聊下去,真要吵起来了。

    “等下。”

    也就在此时,孙正楠的声音响起。

    当下,众人不由将目光看向孙正楠。

    后者抚了抚自己的胡子,望着顾锦年道。

    “世子殿下。”

    “老夫觉得,没必要考虑什么,圣器放在孔家,这是一件好事,一来可以妥善保管,二来也可以孕育圣器,三来更是可以让天下读书人放下担忧。”

    “一举三得之事,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如若世子殿下答应,那我等也敬佩世子殿下之心胸,从今往后若有人敢摸黑世子殿下,老夫决然会出面,为世子殿下辩解一二。”

    “还请世子殿下,即刻给出答复。”

    孙正楠出声。

    言下之意简单无比,让顾锦年现在给出一个答复,不要啰嗦什么。

    面对孙正楠。

    顾锦年点了点头。

    “行。”

    “那本世子现在就给尔等一个答复。”

    “本世子不需要他人保管。”

    “也不需要孔家帮我孕育圣器。”

    “至于天下读书人的担忧,本世子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他们担忧什么?”

    “担忧圣器丢失?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此物是本世子的,即便是丢失了,也跟他们没有关系。”

    “这个回答,诸位满意吗?”

    顾锦年开口。

    他也不废话了。

    本来是想着不要撕破脸皮,让你们有个念想,结果非要逼自己说这种话。

    行吧。

    那就直接撕破脸吧。

    果然,此话一说,众人脸色微微一变。

    “世子殿下言重了,其实我等也只是为了世子殿下着想啊。”

    孔成立刻开口,依旧是那种和善样,一脸笑容。

    “为本世子着想?”

    “圣器放在本世子这里,碍着你们了吗?”

    “本世子需要你来为我着想吗?”

    “你算什么东西?”

    “在这里一直喋喋不休?当着这么多人面,给你面子,我与你客气,打圣器的主意?孔家到底是哪根筋缺了?你们开这个口,好意思吗?”

    顾锦年彻底忍不住了。

    踏马的,搁这里装好人?

    茶里茶气的。

    让人作呕。

    此言一出,孔成不语,但孙正楠的声音响起了。

    “狂妄。”

    “果然暴露本性了。”

    “既然话说到这里,老夫就不跟你绕弯子了。”

    “你戾气太重,性格张狂,天下读书人的担忧,就是怕你胡作为非。”

    “把圣器交出来,放置孔家,否则天下读书人都不会服气。”

    “这才是我等今日为何向你讨要圣器的原因。”

    “本来老夫是不想掺和进来,可你的的确确狂妄,老夫在这里等了你三天,派了不知道多少人去通知你,你却看都不看我等一眼。”

    “狂妄到了骨子里,今日老夫一定要掺和这件事情,如若放任不管,这儒道就要被践踏在脚下。”

    孙正楠也不装了。

    实际上他一开始也觉得有点不妥,但孔家说的也没错,所以打算亲自过来看看顾锦年。

    当然他的的确确是认为孔家人说的没错,毕竟圣器这种东西,放在顾锦年手中,的的确确有些不好,年少轻狂,万一做错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约束,可就是大麻烦。

    结果一来就发现,顾锦年的确猖狂无比,心中对顾锦年的感观是越来越差,越来越差。

    直至现在,他也彻底不伪装什么了,直接开喷。

    “先生,锦年并非是如此的。”

    关键时刻,一旁的文景先生开口,望着孙正楠,想要说什么,不希望事情恶劣下去。

    “你给我闭嘴。”

    “连个人都没有教好,还有什么资格与老夫对话。”

    孙正楠怒斥苏文景,仗着自己的辈分,压的苏文景沉默不语。

    而一旁的李琰大儒,也跟着缓缓开口。

    “孙儒所言,的确有些火气,但也是实话,顾锦年,你也放心,等你成为了大儒,修身养性,通过品德考验,会将圣器还给你。”

    他进行补充,可意思也是如此。

    听到这些。

    顾锦年不由冷笑起来了。

    还真是成见如若山啊。

    自己之前客客气气,百般忍让,让自己交出圣器,自己说考虑一下,已经算是极其给面子了。

    结果这个孙正楠根本就无视,自己忍不住骂一句,便是劈头盖脸的辱骂。

    还直接强行要让自己交出圣器。

    牛啊。

    牛啊。

    这就是大儒吗?

    “老东西。”

    “给我闭嘴。”

    顾锦年大吼一声,目光当中尽是冷意。

    场面瞬间僵硬。

    “你还真是个老东西,本世子跟你客客气气两句,你真当本世子好欺负?”

    “晾你们三天,你们心里没数吗?真就觉得本世子不知道你们的来意吗?”

    “这圣器是上苍赐予本世子之物,现在搞得好像这东西是本世子抢来一般?让我交出圣器?你怎么不让孔家将圣器交给我?”

    “怕丢失是吧?本世子放在皇宫内,如若丢失,本世子来负责,行不行?”

    “一群狗东西。”

    顾锦年出声。

    一番言论,骂的众人脸色难看至极。

    “尔等这般的德行,怎可拥有圣器?顾锦年,今日如若你不将圣器交出来,老夫必让天下读书人,向你施压,看看你能否抵抗天下读书人之意。”

    孙正楠直接炸毛了。

    他何时被人如此骂过?

    一口一口的老东西。

    一口一口的狗东西。

    让他这种每日都在美赞之中的人,如何能承受?

    别说什么大儒就应该修身养性,只要是人,没有成圣,就一定会有情绪,有七情六欲,就一定会有憎恨,嫉妒,愤怒。

    大儒也是人,大儒不是圣人。

    说句不好听的话。

    圣人也会有情绪。

    圣人言,君子以直报怨。

    这些大儒,就是这般,没有德行,凭借着天地环境才成为了大儒,若在某些特殊时间,这些人根本无法成为大儒。

    “天下读书人之意?”

    “那本世子就要看看,这天下读书人到底有多厉害。”

    “本世子问心无愧,尔等说到底,无非就是觉得,本世子年纪轻轻,便得圣器,心中产生嫉妒。”

    “可却碍于身份,借着天下读书人来打压本世子罢了。”

    “今日,我话就放在这里,让我交出圣器可以,把孔家三件圣器也交来。”

    “否则,别在这里扯东扯西。”

    顾锦年冷冷开口。

    这帮人既然已经抱团了,那顾锦年也就没理由还跟他们客气着。

    “顾锦年。”

    “你当真是狂妄。”

    “今日,老夫要让你知道,何为人礼。”

    孙正楠攥紧拳头,刹那间他挥动衣袍,身后文府浮现,五辆战车轰轰作响。

    才气如海,化作神山,打算镇压顾锦年。

    恐怖的才气弥漫大堂内。

    朝着顾锦年直接镇压。

    “孙儒不可,顾锦年年少轻狂,有些地方的确乱说话,还请孙儒千万不可。”

    孔成立刻开口,又开始装好人了。

    “顾锦年,你当真是胡言乱语,还不向孙儒致歉?”

    “顾锦年,这回你太猖狂了,孙正楠先生,德高望重,你满口辱骂,还有礼法之说吗?”

    “一点礼教都没有,你这些年到底读了什么书?”

    一道道指责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七嘴八舌,令大堂无比喧哗。

    “行,那今日本世子就要让尔等看看,我顾锦年到底有多狂妄。”

    感受到孙正楠的才气压力。

    顾锦年也不废话了。

    他身后文府浮现。

    五辆玉辇出现,炽烈如太阳一般,浩然正气如同汪洋大海,演化周围。

    轰轰轰。

    千军万马之声响起,异象可怕。

    下一刻。

    顾锦年的声音落下。

    “请圣尺。”

    他出声,面无表情。

    “锦年,不要。”

    听到请圣尺三个字,苏文景立刻出声,想要劝阻顾锦年,他知道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所以第一时间想制止。

    可惜。

    八方的浩然正气聚集在顾锦年手中。

    玲珑圣尺浮现。

    弥漫无尽光芒。

    “今日,请圣尺,削大儒。”

    顾锦年抬手,照着孙正楠一挥。

    当下,一道炽烈无比的光芒冲了出去,化作一柄神剑,朝着孙正楠斩去。

    很快,光芒透过孙正楠的文府。

    刹那间,战车轰鸣,仿佛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

    孙正楠文府当中的才气之海,也瞬间少了许多。

    “顾锦年。”

    “

    你敢?”

    孙正楠顿时瞪大眼睛,他没想到顾锦年居然敢用圣尺削自己的才气。

    虽然他们知道,玲珑圣尺的功效,但他们并不认为顾锦年敢对一位大儒用。

    小书亭

    尤其是这种争论上面。

    你说有什么生死大仇,你用了还没话说。

    只是争吵,就削人才气?

    犹如杀人父母啊。

    “再削。”

    顾锦年没有废话,又是一挥。

    光芒瞬间化作圣尺虚影,直接拍打在战车之上。

    轰。

    一道雷霆之声响起。

    孙正楠的五辆战车,顿时崩裂开来,即将要被摧毁。

    “顾锦年,不要犯糊涂,收手。”

    “不要再削了,你无法承担这后果。”

    “顾锦年,不可。”

    其余一些大儒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

    “请圣尺,三削大儒。”

    顾锦年理都不理这帮人,凝聚体内的才气,再度削下去。

    轰。

    下一刻。

    孙正楠文府当中的五辆战车直接崩碎,原本的才气如海,也瞬间干涸。

    噗。

    孙正楠一口鲜血吐出。

    当场跌落大儒境。

    所有人看呆了。

    不敢置信。

    可下一刻,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再削。”

    他没有住手。

    今日,要将孙正楠削成普通人。

    看他还叫不叫嚣。

    ----

    ----

    ----

    祝贺自己大神了~明天开始爆发。

    希望能坚持到七月初。

    感谢读者老爷们的支持!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5850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