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二十四章:豫王盛宴,阴阳怪气,一脚踹之,内圣外王之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四章:豫王盛宴,阴阳怪气,一脚踹之,内圣外王之道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曲府。

    孔家分院府宅内。

    当听到有人前来拜访自己时,顾锦年有些好奇。

    只是想了想,顾锦年还是同意了。

    片刻后。

    约莫十来人走进府宅当中。

    这些人相貌英俊,一个个丰神俊朗,还有三名女子,皆亭亭玉立,相貌出众,包括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十分不俗。

    “我等淮南书院学生,见过世子殿下。”

    众人来到顾锦年面前,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淮南书院?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书院,大夏八大书院之一,是最顶尖的书院。

    这淮南书院,尊的也是第四位圣人。

    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来见自己。

    “顾某见过诸位。”

    “不知诸位找顾某有何贵干?”

    顾锦年也拱手作礼。

    此时,众人将目光看向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敬佩,看得出来,这不作假。

    “在下许东木,淮南人士,师从李雪先生。”

    “我等久仰您大名,今日冒昧打扰,仅是想见一见世子殿下,同时也想聆听世子殿下一些教诲。”

    许东木开口,道出自己的身份背景。

    “李雪?文景先生曾经提到过李雪先生,是他的好友。”

    顾锦年一开始有些好奇,沉思一番后,便明白这个李雪是谁了。

    “回世子殿下,家师的确与文景先生是挚友。”

    “所以此番前来,就是想拜见一下世子殿下。”

    对方笑着开口。

    得到这个回答,顾锦年脸上的笑容浓厚了一些。

    “原来如此。”

    “诸位请。”

    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顾锦年面上自然喜悦,邀请众人入内。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人来找麻烦,却不曾想是一群迷弟迷妹。

    邀请众人入堂后,顾锦年也十分客气,让下人给众人斟茶。

    而众人也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一个个自我介绍。

    一共十二人,皆是淮南书院的学生,而且大部分都是出生书香门第,还有几个世家子弟。

    总而言之,非富即贵。

    “世子殿下,我等久仰您大名已久,今日一见,还是颇有些激动啊。”

    许东木开口,其余几人也是跟着点了点头。

    “言重了。”

    “只是虚名罢了。”

    顾锦年微微一笑,这很难得。

    “世子殿下,您这话才叫言重,现在整个大夏王朝,不,整个天下,谁不认识顾锦年啊。”

    “对啊,世子殿下,江宁郡水灾,您为天下百姓伸冤,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让我等泪目,读此文章,我等愧疚不已,您是当代读书人楷模啊。”

    “他年若我为青帝,报以桃花一处开,更是写到我等心坎去了,说实话我等淮南书院的学生,没有一人不敬重世子殿下。”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是发自内心发自肺腑的赞叹顾锦年。

    只是说到这里,许东木不由攥紧拳头,冷声道。

    “如今,世子殿下得到圣器,却被一些小人觊觎,当真是可恨,这些日子来,大夏王朝各种骂声不断,许某不能为世子殿下做些什么,还请世子殿下见谅。”

    许东木将话题扯到了这个地方。

    引来众人纷纷愤愤不平。

    “是啊,世子殿下,您不知道,许兄这段时间写了不少文章,抨击这些小人,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唉,这些人说到底就是嫉妒世子殿下,我等目前还只是学生,没有官职,也没有功名,否则一定不会默不作声。”

    他们谈论着,提到最近的事情,一个个气的不行。

    “这种事情,算不得什么。”

    “口舌之争罢了。”

    顾锦年摆了摆手,并不在意什么。

    “世子殿下心胸宽阔啊。”

    “唉,世子殿下不愧是当代文坛第一人,如此的心胸,值得我等学习。”

    众人继续夸赞着。

    别的不说,对于这种赞誉,顾锦年到不觉得什么,但内心还是很舒服的。

    而且看这帮人也格外顺眼,毕竟没有人可以抗拒一个欣赏你的人。

    “劳烦几位,先行退下,我等还有一些风雅之事要谈。”

    也就在此时,许东木开口,他看向大堂内的几名侍女仆人,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这些侍女不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想了想还是退下,不敢扰了众人的兴致。

    等人走后。

    许东木这才开口。

    神色显得有些严峻。

    “世子殿下,这次孔家家宴,您来错了。”

    他第一句话,就显得格外严肃与认真。

    “哦?何意?”

    听到这话,顾锦年喝了口茶,好奇询问。

    “这曲府,是孔家的地盘,这段时间,我等在外一直参与世子殿下的事情,发现暗中有人就是明显在胡言乱语,故意找您麻烦。”

    “世子殿下,您看。”

    许东木说完此话,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几人立刻从衣袖当中取出卷轴。

    而后在顾锦年面前铺展开来。

    “世子殿下,这是花名册,自世子殿下扬名后,我等便以世子殿下为榜样,想学习世子殿下,此番得知世子殿下遭人诬陷,故而我等发动身边有志之友,专门搜集和罗列一些东西。”

    “还请世子殿下观看一二。”

    许东木开口,但没有把话说清楚。

    顾锦年将目光看向这卷轴,很快卷轴内容出现,上面记载着各大书院,以及各个人物,下面则是记载着他们的阵营。

    阵营就是骂过自己的和没有骂过自己的人,数目很多,一个卷轴为一郡,众人前前后后拿出了十三卷,代表着十三个郡地。

    嘶。

    顾锦年心头一惊。

    他没想到,这个许东木竟然是个情报天才?

    把得罪自己的人,全部登记上来了,虽然顾锦年不会根据这上面的情报,一个个找人家麻烦,但这个情报作用很大,譬如说谁帮过自己,谁没有帮自己,以及谁不但没有帮自己还踩自己一脚。

    了解这个以后,以后办起事来可以衡量一二啊。

    反正自己又不是圣人,如果对方帮过自己,自己以礼相待,如果对方没有帮过自己,就正常对待,该怎么就怎么,要是遇到那种为了利益或者就是纯粹看自己不爽的人。

    那完全可以不用搭理啊。

    这个许东木,很不错啊。

    “这些,都是诸位所做?”

    顾锦年望着众人,如此问道。

    “回世子殿下,这是淮南书院所有学子所做,只是希望世子殿下能远小人。”

    许东木如此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顾锦年不由起身,朝着众人一拜。

    “难以想象,顾某竟然有这般的颜面,在此多谢诸位。”

    顾锦年的的确确有些感动,也有些欣慰,说实话他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坏人了。

    虽然知道很多人是因为利益原因,因为阵营问题来抨击自己。

    可面对无穷无尽的抨击,顾锦年心里也很不舒服。

    但今日,一切释怀。

    “世子殿下言重了。”

    “世子殿下,主要还是许兄仗义执言,我等也只是配合许兄。”

    众人也纷纷起身,朝着顾锦年一拜。

    “世子殿下,我等此番行为,主要有三,一来,我等敬重世子殿下为人,为百姓伸冤,明明是权贵之身,却能站在百姓角度,这是我等敬重的原因。”

    “二来,世子殿下所作所为,皆是有理有据,善恶分明,乃是当代读书人楷模。”

    “三来,我等也是有些私心,我等愿追随世子殿下,就怕世子殿下嫌弃我等。”

    见此情此景,许东木也直接说出众人的心声。

    他们都是各地俊杰,说句实话,平日里也是不服这个不服那个,但顾锦年的所作所为,让他们敬重不已,产生了好感。

    逐渐才会有了想要结识的想法,随着顾锦年后面做的事情,越来越让他们敬重后。

    他们便不是想要结识,而是想要追随,追随顾锦年。

    眼下看见顾锦年被人抨击,他们自然第一时间出面,为顾锦年讨要一个公道,并且暗中将一些人的言论记录下来。

    天下人的言论,他们肯定没办法记录,但读书人这个圈子里,就好说多了。

    听到众人所言。

    顾锦年其实也猜到了一些,如今许东木提出,顾锦年稍稍沉思一番,而后开口道。

    “诸位,顾某在京都内设有麒麟阁,本就是抱着互相扶持为主。”

    “既然诸位如此赏脸,顾某也就不矫情什么,等孔家家宴结束后,顾某会安排人前往淮南书院,找诸位一趟。”

    “许兄,如若不嫌弃的话,淮南地区麒麟阁分阁之主,就由你来担任,往后共同扶持,为江山社稷,天下百姓造福,如何?”

    这个许东木是个人才,光是这情报收集能力,就很不错,他追随自己肯定也是念及自己的身份。

    不过这无所谓,不为利益,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果然,听到这话,许东木顿时大喜,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多谢世子殿下。”

    他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其余几人也欢喜不已。

    他们是淮南地区的读书人,书香门第之后,外加上有些世家,但体量终究小。

    如若现在搭上了顾锦年这条线,以后就不得了了。

    这就是权力地位,还有名望加持来的好处,如果仅仅只是有权之人,他们不一定会这般,否则会被人讽刺拜在权财之下。

    但臣服顾锦年不一样,顾锦年威望极高,虽然现在深陷争议之中,但这是有争议的,又不是说顾锦年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

    有争议就没问题,就怕没有争议。

    卷轴收好,顾锦年打算带回去让人暗中也调查一二,随机抽查即可。

    倒不是别的,毕竟涉及到这种事情,还是要认真调查,万一许东木等人胡乱写,让自己产生不好的主观想法那就不太好了。

    不过顾锦年也拿起一卷观看,扫了一眼上面的人。

    一些熟悉的名字出现。

    阎公,孟学士,等等之人,有人说好话,有人沉默不语,但大部分是针对自己的。

    大致看了一眼后,顾锦年没有说什么。

    此时。

    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世子殿下。”

    “豫王差人前来拜访。”

    随着侍女的声音响起,顾锦年起身,让众人先稍安勿躁。

    等走出房门后。

    很快,几道身影走了过来,为首是一名中年男子,是豫王的管家。

    “见过世子殿下。”

    豫王的管家开口,朝着顾锦年一拜,满脸堆笑。

    “客气。”

    顾锦年拱了拱手,而后者立刻拿出请帖道。

    “世子殿下,豫王知晓您来后,特意让属下送来请帖,于王府新楼设宴,还请世子殿下赏脸。”

    他开口,拿出请帖,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好。”

    顾锦年接过请帖,虽然不知道豫王是什么阵营的,但面子不可拂。

    “今日午时,静候世子殿下了。”

    对方笑着开口。

    宴会之日是在午时开始,直至晚上亥时结束。

    现在是巳时。

    差不多一个时辰后就要抵达宴会之地。

    “客气了。”

    顾锦年笑了笑,随后目送对方离开之后,便来到房内。

    回到房内后,顾锦年将请帖放在桌上。

    “果然是豫王的请帖。”

    有人开口,似乎猜到了。

    “这豫王是何人?”

    顾锦年望着许东木,他有些好奇,对于这个豫王,顾锦年只知道他是太祖第九子,其他就不清楚了。

    “回世子殿下,豫王乃是太祖第九子,算起来的话,您还要喊一声舅舅。”

    “豫王为人和善,而且听人说礼贤下士,非常敬佩读书人,与孔家关系不错,但并不算太亲密。”

    “这次争议,豫王也没有出面说过。”

    许东木开口,告知顾锦年豫王的事情。

    得到这个回答,顾锦年点了点头。

    都到了王爷这个级别,也不可能随便站队,即便是关系好,也不能乱来。

    得知豫王的性格后,顾锦年心中也点了点头,他不怕这种观望的,就怕已经站队了的。

    “行,那待会我等一同前去吧。”

    顾锦年开口,邀请众人一同前去。

    “啊?豫王没有邀请我们啊。”

    “是啊,世子殿下,我们身份还没到吧?”

    众人开口,有些不太好意思。

    “我带你们去,无需请帖。”

    “诸位也算是顾某的好友,莫说豫王盛宴,明日孔家家宴,诸位也随我一同去。”

    顾锦年开口。

    他显得很平静,但这话却充满着霸气。

    的确。

    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别说豫王盛宴了,就算是孔家家宴,他邀请了,就邀请了。

    谁能说什么?

    此话一说,众人顿时露出喜色。

    他们这次过来,其目的是来找顾锦年,而后便是瞧一瞧这个盛宴,当然就是在外面瞧一瞧。

    如今顾锦年直接让他们参加这盛宴,自然让他们喜悦无比。

    毕竟这也是吹资之一啊。

    “我等多谢世子殿下。”

    此时,他们心里很爽,有一种靠山的感觉。

    而顾锦年也与众人闲聊了一会。

    大约半个时辰后。

    众人出发,前往豫王新楼。

    同一时刻。

    孔家内。

    “这篇文章不错,今日盛宴上,绝对可以大放光彩。”

    孔平望着面前的文章,满是欢喜与赞赏。

    而他面前的孔宇,也露出笑容,但很快不禁苦着脸道。

    “叔,你说顾锦年这次也来参加,会不会临时写一篇文章,盖过侄儿的风头啊?”

    面对自己的叔叔,孔宇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放心,此番为新楼赋词,需要写一篇文章,而不是一首诗词,顾锦年即便是再有才华,也需要时间去构思。”

    “盛会上不可能给他太长时间。”

    “你现在要担心的不是他一人,而是有不少人,豫王的女婿只怕也有所准备,还有各地名流,他们早就知道了消息。”

    “不过老夫觉得你这篇文章很不错,是佳作,一字千金。”

    “但有些地方,叔帮你润润笔吧,争取赋词之时,能有些异象,这样豫王会对你刮目相看。”

    孔平出声,他认可顾锦年的才华,可也只是认可。

    诗词文章,顾锦年的确没的说。

    但短短一下子就写出文章,他不认为顾锦年有这种本事,至少也要点时间吧?

    而且,这盛会之上,还会有人去干扰顾锦年,想作诗词还是有些难度。

    “好。”

    “多谢叔叔。”

    孔宇露出笑容,这篇文章的的确确是他构思许久而得,他也有自信,依靠这篇文章再次证明自己。

    就如此,等孔平润笔完后,几人也出发,前往豫王新楼之中。

    实际上,豫王新楼建设,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不少名流也的确有所准备。

    毕竟若能赋诗一首,留下个美名,还能被豫王青睐,这的确是一件好事。

    此时。

    豫王新楼。

    早已经宾朋满座,硕大的楼宇,足足有七层之高,一眼望去至少四五十丈,看起来宏伟大气。

    这是豫王的新建之楼,大气无比。

    而名楼之下,聚集了不少人。

    顾锦年带着十几人走来,远处豫王府中的下人,早就看到,立刻上前迎接。

    “见过世子殿下。”

    仆人前来,朝着顾锦年一拜。

    顾锦年没有多语,将请帖交给对方,后者接过请帖,点了点头,同时看向顾锦年身后之人道。

    “世子殿下,这请帖上只请了您一位,您这些好友.......”

    他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大致意思也很简单,毕竟能进去的人,都是达官显贵,顾锦年身后这些人还不够资格。

    “那你通报豫王一声,这些都是我的好友。”

    顾锦年淡淡开口。

    如若不让自己的人进来,顾锦年也不愿参加这个盛宴。

    此言一出,后者点了点头,刚准备去通报时,豫王的管家已经走来了。

    “滚一边去。”

    管家走来,直接对这下人怒斥一声,他刚才在接待其他贵客,如今看到顾锦年来了,立刻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赶紧走来。

    听到两人对话,豫王管家气不由一处来。

    眼前的人,乃是镇国公之孙,未来的侯爷,儒道天骄,豫王特意邀请顾锦年过来,带点人怎么了?

    别说带这点人了,就算再带十几二十个,还怕没位置吗?

    “请世子殿下恕罪,这人不懂事,惊扰世子殿下了。”

    豫王管家出声,随后带着顾锦年前行。

    许东木等人暗自松了口气,也感慨顾锦年的面子的确大。

    很快,一行人走进豫王新楼内。

    来来往往都是宾客,入大殿之后,金碧辉煌,有玉石古董摆放,也有些珍贵的书画镶嵌在墙上。

    许东木等人看的眼花缭乱,心中不得不赞叹一声奢侈。

    如此,随着管家一路上楼,直达第七层。

    这次盛宴,从第三层开始设宴,身份越高,所在的地方就越尊贵。

    抵达第七层。

    宴会上,摆满了一张张玉桌,主宴之上,豫王还没有来。

    顾锦年被安排在左边第三位,至于许东木几人则在后面坐着。

    刚落座下来。

    身旁一名老者不由看向顾锦年。

    “小友是世子殿下?”

    老者穿着青衣,望着顾锦年好奇问道。

    “正是,不知前辈是?”

    顾锦年点了点头,同时询问对方的身份。

    “哈哈哈,果然是世子殿下,老夫阎周,见过世子殿下了。”

    阎周开口,得知当真是顾锦年,不由起身微微作礼。

    “原来是阎公,晚辈有礼了。”

    顾锦年也跟着起身,回之一礼。

    这阎周可是当代大儒,名望极高,被人称之为阎公,而且许东木记载的花名册中,阎公可是帮过自己说话的。

    自然顾锦年有些敬重。

    “言重言重,世子殿下之为,老夫也有所耳闻,对世子殿下敬佩不已。”

    “世子所做之事,让我等惭愧不已,也让我等羞愧难当啊,未曾想到能与世子殿下在这里相见,老夫深感荣幸。”

    阎公开口,充满着敬重。

    老一辈的读书人,到底还是有些底蕴与修养。

    顾锦年也立刻出声,缓缓致谢。

    “是世子殿下,久仰久仰。”

    很快周围一些人纷纷起身,他们对顾锦年皆有好感,尤其是一名年龄与阎公差不多大的老者,更是端起酒杯走来,向顾锦年敬酒。

    满口都是美赞,发自肺腑。

    “世子殿下,乃是当代新青年读书人的楷模,为民之人,乃是君子,孟某既是敬佩,也是崇敬啊。”

    这是孟大学士,早年在朝廷为礼部左侍郎,后来年龄大了,起了退休之意,故而在家养老,也是有名望之人。

    不少人过来敬酒赞叹。

    使得顾锦年苦笑不已。

    但也就在此时,一些冷哼声不由响起。

    “当真晦气,没想到这盛宴之上,竟请来了一位伪君子也。”

    声音响起,是一位年轻人,坐在对面后排,他声音不大,可却打破了这盛宴的热闹。

    一时之间,不少人将目光看去。

    听到这声音,顾锦年倒显得平静,此番前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至于说,这么大的盛宴,不会有人这么蠢,直接开骂。

    这种完全是设想。

    不要把人想的太好,也不要把人想得太复杂。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抛开一些与众不同之外,大部分的人,无非就是品行好与坏的区别。

    豫王盛宴,这样抨击自己,看起来会惹人讨厌,可实际上呢?

    实际上,一些对顾锦年不满的人,会欣赏他,譬如说孔家,孔家人就觉得这个孩子仗义执言,虽然说话有些太冲了,可问题是他说的没错啊,无非是方法用处了。

    可以调教一二。

    回头被孔家人欣赏到了,是不是可以得到好处?

    即便孔家人不欣赏,这人骂两句,顾锦年还能打他?打了,顾锦年有失身份。

    不打,人家回头到处吹嘘,这顾锦年算什么东西?我在豫王盛宴上,直接骂他,他一句话都不敢说。

    人家赢得了名声,因为总有人看不起顾锦年,也总有人看不爽顾锦年。

    永盛大帝厉害吗?

    大夏的皇帝,可骂永盛大帝的人少吗?

    答案是不少。

    太子爷仁慈吧?还不是有人抨击他。

    秦王殿下战功赫赫吧?结果呢,礼部尚书一个个都觉得他生性凶猛,不适合当皇帝。

    圣人厉害吧?也不是没有人抨击过圣人。

    再说极端一点,老天爷都有人骂,你能说什么?

    所以这种行为看似愚蠢,不可能发生,但现实就一定会发生。

    就好像曾经有个人提问,为什么战争年代都会诞生极其有名的大将军?

    可实际上有很多更出色的大将军,不小心死于流箭当中,英年早逝,轮不到他扬名。

    常遇春厉害不厉害?开国第一猛将,就因为打个仗,然后脱掉战甲图凉快,结果人没了。

    就是这个道理。

    只是,不等顾锦年开口,一道声音立刻响起。

    “伪君子不伪君子我倒没看着,不过酸秀才看到了不少,诸位你们说呢?”

    是许东木的声音。

    他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

    “没错,不止是一个酸秀才,还是好几个酸秀才。”

    “一股酸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把醋坛子打翻了。”

    “现在看起来啊,世子殿下重新定义儒道境界,简直做的极好,以德凝气,这年头太多没有德行的读书人了。”

    几道声音立刻响起。

    是许东木等人。

    这就是带他们来的好处,这种口舌之争,无需自己出面。

    果然,许东木等人话音落下,这帮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他们是希望激怒顾锦年,惹来顾锦年与他们争吵一二,如若顾锦年跟他们争吵起来了。

    即便是骂不过,大可骂几句不好听的话,然后拂袖走人,虽然舍弃了盛宴,可却名声大噪啊。

    只是没想到许东木等人出来说话,让他们既有些难受,而且很不爽。

    “唉,不是说这豫王盛宴,请来的都是些名望之人,怎么请来一些书生啊?”

    “淮南书院的学生吗?尔等没有建功立业,也没有功名在身,怎么受此邀请?这种地方,是尔等能来的吗?”

    “此言不可说,人家可是跟了大人物,有人撑腰,所以才会这般肆无忌惮。”

    “简直是聒噪的很啊,叽叽喳喳的,这哪里像盛宴,完完全全像菜场一般。”

    “可别说了,再说人家叫大人物出面,抨击尔等。”

    一瞬间,声音再度响起。

    盛宴还没开始。

    这帮人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还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啊。

    许东木等人面色一沉,正准备开口时,顾锦年伸出手,制止他们继续说什么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左右两旁的大儒作礼。

    随后缓缓走了过去。

    来到这帮人面前。

    “哟,这不是世子殿下吗?”

    “世子殿下怎么过来了?莫不是那句话得罪了世子殿下?”

    几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依旧在阴阳怪气。

    嘭。

    下一刻,顾锦年抬起脚,直接将带头阴阳怪气之人踹飞,直接撞翻七八张桌子,惹来所有人瞩目。

    谁都没想到,顾锦年如此霸道直接,上去就是一脚,一句话都不说。

    砰砰砰。

    很快,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刚才参与讽刺之人,一个个结结实实挨了一脚,痛的发抖。

    顾锦年可没有脚下留情,一脚踹断他们几根肋骨,引得场面大乱。

    “顾锦年,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里是豫王盛宴,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怎可动手打人?”

    当下,有七八人站起身来,都是有名望有身份之人,他们起身,指责顾锦年这般粗鄙行为。

    而阎公,孟学士则立刻走来,拉住了顾锦年。

    “世子殿下,万不可如此。”

    “世子殿下,这些人就是这般,毕竟是豫王盛宴,还是要给豫王点面子。”

    几人开口,劝说顾锦年。

    “两位不必向他们求情。”

    顾锦年面色温和道,紧接着望着这帮人脸色冰冷。

    “豫王盛宴,邀请本世子前来,尔等在这里叽叽喳喳,阴阳怪气,扰了本世子的兴致。”

    “来人,将他们给我拖下去,还有,查一下,是谁让他们进来的,家势如何。”

    顾锦年出声。

    狗咬了自己,顾锦年肯定不会咬回去,但一定会打回去。

    此时,许东木走来,望着这些人仔细端详一二,随后在顾锦年耳边道。

    “世子殿下,这为首之人,与孔宇有些关系,他父亲是陈州府府君,这几个人有明州柳家和川府李家的人。”

    许东木认了一番,便告知顾锦年他们的身份。

    “陈州府府君?”

    “许兄,为我写一份奏折,陈州府府君管教不方,其子纨绔,生性跋扈,子不教,父之过,本指挥使怀疑,其父为官猖狂无比,将奏折送往大夏吏部和刑部,让吏部和刑部的人,好好查一查,看看这个陈州府府君干净不干净。”

    “如若发现有任何为非作歹之事,立刻着手查办。”

    “再写一份奏折,让礼部查一查这几个世家有没有做过什么草菅人命,抢占百姓土地之事,告诉刑部,彻查到底,允许百姓检举,如若没有,也就算了,如若有一件罪事,严格查办。”

    “这是本世子的指挥使印章,劳烦许兄了。”

    顾锦年也很直接,知道对方来路就好,他可不管这三七二十一。

    直接写奏折。

    他是谁?大夏督查指挥使,拥有上达天听的权力,他是官员,正四品的官员。

    虽然这个督查指挥使,是皇帝额外开辟的一个职位,以前都没有,但皇帝给了权力那么这就是权力。

    顾锦年不跟这帮人逼逼赖赖,让朝廷的人去查就好。

    一府府君,顾锦年就不信当真清廉如圣人?

    还有这些世家,世家最擅长的手段,不就是欺压百姓?

    只要允许百姓检举,就不怕找不到事。

    可以说,如果吏部刑部还有礼部真去调查他们,就不可能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也就意味着,这几人的父辈要倒霉了。

    果然。

    此言一出,不少人心惊,他们真的忽略了顾锦年这个身份。

    大夏督查指挥使。

    毕竟这是新的职业,外加上在所有人眼中,顾锦年就是个权贵读书人,哪里想得到,顾锦年还有这么一手。

    被踹飞在地的众人,也是一个个脸色惨白。

    他们后悔了。

    瞬间便后悔了。

    本来就想着喷一喷顾锦年,一来可以入不少人的眼中,二来可以提升名气,却忽略了一个致命点。

    那就是顾锦年想要捏死他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世子殿下,恕罪,恕罪。”

    此时,豫王管家听到这事,立刻走来,连连向顾锦年致歉,同时也让下人将这些人带走,顺便整理一下。

    “拖下去,不是扶下去。”

    顾锦年淡淡开口,尽显霸气。

    当下豫王管家给这些下人使了个眼神,后者老老实实拖着这帮人离开。

    “当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见到顾锦年这般,有人还是不服,是一位老儒,只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哼了一声。

    “看不惯就滚。”

    顾锦年强硬回应,他可不惯着。

    为什么,天下读书人都在抨击自己?

    其实无非就是一点。

    自己之前太让着了。

    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因为性子问题,不想争斗什么。

    可这段时间的悟道,让顾锦年明白。

    自己如若一直朝着圣人的方向去走,绝对要出错。

    自己必须要有一套适合自己的思想,来辅佐自己。

    而这个想法在前几日已经诞生了。

    内圣外王。

    心中有正气。

    行事有手段。

    简单来说,就是不惯着,你对我客气,我也对你客气,你对我不客气,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

    后者怒目而视,打算教训顾锦年两句时。

    一道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豫王驾到。”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后者微微皱眉,随后一语不发了。

    而顾锦年也回到了座位上。

    但不得不说的是,顾锦年的所作所为,的的确确让一些人反感,毕竟在他们看来,读书人就应当修身养性,骂两句而已,没必要动手。

    这是人的潜意识,毕竟刀子不插在自己身上,谁会觉得痛?

    很快。

    奏乐之声响起。

    一道身影从后面走了出来。

    是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魁梧,戴着王冠,身穿蟒袍,而他周围则跟着一些官员。

    豫王驾到,众人纷纷起身,朝着豫王作礼。

    “我等参见豫王。”

    众人开口,齐齐高呼。

    “诸位不远千里而来,是本王的荣幸,实乃客气。”

    来到众人面前,豫王哈哈大笑,显得十分快乐,但余光却扫了一眼比较乱的右侧。

    是方才顾锦年闹事的地方。

    只是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第一时间,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锦年外甥。”

    “咱们可有十年未见啊。”

    豫王开口,看向顾锦年,满脸的笑容。

    他是永盛大帝同父异母的兄弟,也算得上是顾锦年的舅舅。

    “外甥见过舅舅。”

    顾锦年出声。

    面色温和笑道。

    “好。”

    “咱们李家出了你这么一个儒道天才,当真是大喜事一件啊。”

    “舅舅我远在天边,也能听到你的事迹,很不错,非常不错,给咱们李家争了大脸啊。”

    豫王对顾锦年似乎有些好感,一顿美赞。

    “舅舅夸奖了,外甥也只是稍稍比寻常人会写点文章罢了。”

    顾锦年倒也谦虚。

    还是这话里也带着其他意思。

    豫王听得明白,不过没有搭话,而是让众人落座下来。

    只是刚落座,一道声音接着响起。

    “孔家大儒,孔平携圣孙前来赴宴。”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不少人又站起身来迎接。

    哪怕是豫王也不由稍稍起身,算是尊重。

    这就是孔家的地位。

    也是孔家的面子。

    明明豫王才是主人,但孔家的排场和面子,都比他大。

    豫王都来了,孔家人这才姗姗来迟。

    不多时。

    孔平与孔宇来到殿内。

    而顾锦年却老神在在,坐在玉凳上,显得平静无比。

    再次相遇。

    孔宇第一时间便看了一眼顾锦年。

    两人对视一眼。

    顾锦年眼神平静,可孔宇却带着一些古怪。

    他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跟在孔平身后,朝着豫王稍稍作礼。

    “孔平大儒前来,使盛宴蓬荜生辉,来人,赐主桌。”

    豫王开口,直接赐座。

    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坐在主位上,尽显孔家地位。

    如此。

    伴随着豫王挥了挥手,奏乐之声响起,一个个歌姬走了出来。

    盛宴开始了。

    ---

    ---

    截止2022.6.27号晚上11点。

    目前差一更。

    我打算爆发到7.2号结束。

    但因为差这一更,很难补,除非一天写三万字。

    所以爆发时间延长到7.3号。

    也就是说今天彻底更新完。

    明天正常两更就行。

    7.3恢复一更。

    实在抱歉,时差乱了,导致这一更迟迟还不上。

    大家别骂了。

    7017k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59025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