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五十二章:孔轩来临,赠天命,获江山锦绣图,良田万里!【第三更】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二章:孔轩来临,赠天命,获江山锦绣图,良田万里!【第三更】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仙王玉辇】

    四个大字出现,伴随着恐怖的玉辇浮现在眼前,使得顾锦年感到无与伦比的震撼。

    大量信息涌入脑海当中,也让顾锦年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这不仅仅只是玉辇那么简单,而是拥有气运加持的玉辇,只身立在玉辇当中,可受天命保护,非六境强者,无法撼动自己。

    其速度更是极快,不弱于大夏龙舟。

    不光光排场极大,拥有实质性的作用。

    而且还可以滋润肉身,自带聚灵作用,算是一件好东西啊。

    是仙道神物。

    关键时刻,可以保护自身安全。

    这东西很不错,说实话顾锦年也的确需要一样保命的东西,虽然有武王实力,可多一点保命手段,固然好。

    到了这个时候,三枚气运果实全部被摘下。

    除了第一个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外,其余两个都还行。

    第二个属于辅助类型的,人前显圣,吓唬吓唬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第三个就属于保命东西。

    完全没什么大问题。

    挺不错的。

    仔细算一算,这趟来边境,得到了不少好处。

    一来,知晓天道神通。

    二来,境界提升到了神通境,武道第四境。

    三来,得到气运加持。

    四来,就是第四道天命,外加上这三件东西了。

    收获很大。

    但让顾锦年真正满意的是,大夏将士没有伤亡。

    若是有伤亡的话,那对大夏王朝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天文数字的抚恤金,外加上百姓征税。

    这些都会导致大夏王朝陷入内部矛盾。

    好在的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这才让他真正欣慰。

    气运果实摘取完了,顾锦年直奔大营。

    找老爷子谈些事情。

    此时,主帅大营内,老爷子正在与众将商谈接下来的接管之事。

    听到顾锦年来了,立刻让行。

    “爷爷。”

    “孙儿明日就要走了。”

    走进大营,顾锦年直接开口,说出来意。

    “明日吗?”

    “好。”

    “差不多两个月后,爷爷也会回去。”

    看着顾锦年,顾老爷子是满脸的骄傲与喜悦。

    议和彻底结束,顾老爷子也算是彻底放下心来,自然而然脸上时常挂着笑容。

    “那等爷爷回来,孙儿立刻回家。”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来这里只是告别。

    “恩。”

    “锦年,这趟回去,爷爷安排点人,送你吧。”

    老爷子出声,打算加派点人手,护送顾锦年前往大夏京都。

    “不用。”

    “孙儿带点人马就好,不需要太多人。”

    顾锦年摇了摇头,眼下接管边境十二城,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人手不说不够,但没必要加派人保护自己。

    他带着徐进等人,就可以了。

    如今好歹也算是神通武者,真实实力等同于武王,还会担心有什么不测吗?

    当真有什么不测,老爷子就算加派三千人,也于事无补。

    “行。”

    “若有什么事,立刻派人通知。”

    老爷子点了点头。

    当下,顾锦年离开。

    走出主帅大营后,顾锦年回去也没有闲着。

    现在边境的事情也搞定了,那么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大夏不夜城’了。

    回去以后,完成封侯大典,就可以开始真正做事。

    大夏不夜城,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而大夏不夜城第一步,就是打造百货居。

    也就是超市。

    顾锦年回到自己的军营内,立刻让人送来纸张笔墨,开始构思一些事情。

    百货居作为大夏不夜城最核心的东西,自然要仔细研究。

    要面面俱全。

    而且一点错都不能出,这是开头,要是百货居没有搞好,那这个大夏不夜城也就废一半。

    军营内。

    顾锦年洋洋洒洒写出不少东西,都是他的想法。

    每一个步骤都写的很详细,倒不是写给别人看的,就是写给自己看的,也免得忘记。

    大约两个时辰后。

    就在顾锦年越写越认真时,军营帐篷外,传来一道声音。

    “侯爷。”

    “城内有人求见,说是孔家的人,叫孔轩。”

    随着声音响起。

    顾锦年的思路也被稍稍打断一二。

    “来的这么快?”

    帐篷内,顾锦年没想到这个孔轩居然来的这么早?

    有些惊讶。

    但很快,顾锦年缓缓出声:“让他等等。”

    顾锦年没有直接搭理,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写完再说。

    “遵命。”

    后者开口,随后去通报。

    而顾锦年继续开始写构思。

    百货居最重要的几个点,已经被他写完了。

    现在需要完善一二。

    如此,又是两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经昏沉下来。

    而顾锦年也彻底将百货居这个项目写的清清楚楚,说实话以前写剧本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详细过。

    计划写出,顾锦年大致也明白想要让这个百货居彻底火起来,就是三个关键点。

    第一,货物要齐全,大夏境内各地特产都需要搞到手。

    但如果这样做的话,就得增加漕运成本,不过价格上稍微调高一点,做到不亏本问题也不大,等聚灵古阵彻底通用后,就可以大幅度减少成本,从而达到物美价廉的程度,前期只能稍微调高点价格。

    第二,货物要新!要有特色!

    这个很重要,说直接点,就是整活,搞一些稀奇古怪,但老百姓又需要的东西,价格不能太贵,让百姓有购买欲望,维持特色,说直接点就是有亮点。

    这个东西,顾锦年也有些打算,等回去以后,看看工部有没有搞出来。

    第三,招牌货物。

    这个东西才是竞争核心,招牌货物,一定要有一种东西,价格便宜,而且百姓绝对脱离不了。

    顾锦年已经有了想法。

    真龙宝米、细盐、还有各种调味品。

    这些东西就是大夏百货居最强的竞争产品,有效防止其他商人跟风开店。

    顾锦年打算亏本卖米,至于细盐和调味品这东西就不会亏本,他有炼制细盐的手段,成本价格很低廉,至于那些调味品,更是手到擒来。

    至于贩卖细盐,会不会得罪朝廷,顾锦年也有想法,限量贩卖。

    细盐,是大夏税收极其重要的一环,即便是自己的制盐成本低廉,说实话直接改变市场估计很难,朝廷也不愿意啊,尤其是户部,这等于是在户部身上割肉。

    索性限量贩卖,一天限量个一千石,对大夏王朝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无非就是大夏京都享福罢了。

    等大夏经济逐渐恢复起来,再直接取缔细盐的事情。

    不过其他调味品就不一样了,那些玩意自己想卖就卖,户部也管不着。

    至于真龙宝米,用最低价来***市面上的上等米便宜,用这个作为核心竞争力。

    对于百姓来说,民以食为天,真龙宝米一定胜过上等米十倍,结果价格比上等米还要便宜,看看百姓抢不抢。

    只要长期出售真龙宝米,那么就可以保证客流量,客流量保证下来了,再用新鲜玩意吸引百姓,带动其他消费。

    想不发财都难。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心头美滋滋,尤其是想到老舅的表情,顾锦年就更加开心了。

    外加上之前拒绝自己的文武百官,回头一个个哭着喊着求自己的时候,顾锦年心情就更爽。

    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

    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啊。

    将桌上的东西收起。

    顾锦年起身活动活动筋骨,过了一会,他才出声。

    “让孔轩进来。”

    随着他开口。

    不到半刻钟,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只见,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明眸玉齿,有点女相,长得很俊美,穿着一袭素衣,看起来温润如玉。

    孔轩。

    孔家真正的麒麟子,是孔宇的亲弟弟。

    “学生孔轩拜见侯爷。”

    走进大营内,孔轩有些兴奋,他看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是喜悦,随后真挚一拜,恭恭敬敬,没有半点不悦。

    他在外面站了好几个时辰,但此时此刻,顾锦年观察的出,他没有丝毫怨言。

    这让顾锦年有些惊讶。

    他特意让孔轩在外面站着,就是为了看看这人品行如何,倘若还跟之前的孔家人一般。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

    却没想到,这个孔轩有些品质。

    不过,这些都是表面,顾锦年也没有托大,他眸子闪烁一丝丝光芒,运转浩然望气术。

    看看这个孔轩的气运如何。

    刹那间,九丈高的儒道气运出现在他头顶之上。

    气运很强,是顾锦年见过最强的。

    而且这气运之上,没有半点其他颜色,纯白无洁,通过这点可以看出这个孔轩品行的确不差。

    否则的话,不会如此。

    通过浩然望气术,顾锦年感觉得到,对方是真正没有半点怨言,而且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崇敬。

    这还真让顾锦年有些惊讶了。

    “孔轩公子客气。”

    “请坐。”

    收回心神,既然得知对方没有恶意,顾锦年也不是那种带有偏见之人。

    当初在孔府,该罚的也罚了,自己与孔家的恩怨也算是一笔勾销。

    只要孔家不招惹自己,顾锦年也不会去得罪孔家人,本来两家也不打算有什么来往,就当做是路人。

    “侯爷客气了。”

    “侯爷在上,学生今日前来,有三件事情。”

    “一来,是因孔家犯下之错,虔诚道歉,请侯爷宽宏大量,原谅孔家之过。”

    孔轩出声,他面色无比严肃,也极其认真,说完这话,直接朝着顾锦年一拜,而后跪在地上,行大礼致歉。

    “孔轩公子客气。”

    “此事孔家也得到了相应的惩罚,本侯也并非是得理不饶人之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看着孔轩跪拜下来,顾锦年立刻搀扶住。

    对方的诚意,他感受到了。

    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

    “不,侯爷,虽圣祖惩罚孔家,但孔家至今没有正式向您致歉,今日学生家叔孔正,委托学生前来向侯爷致歉。”

    “算是孔家的态度,也希望侯爷能彻底放下此事,家叔说了,往后大夏孔家,若有其他对不起侯爷的地方,侯爷不必客气,孔家也一定会给侯爷一个交代。”

    孔轩无比认真道。

    发自肺腑的道歉。

    “行。”

    “此事到此为止,本侯明白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了。

    听到这话,孔轩也露出笑容,随后缓缓起身。

    “侯爷,第二件事情,则是关于孔家的事情,这些年来,孔家的确做了不少错事。”

    “朝廷要责罚孔家,这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圣祖显世,该罚的也罚了,孔家上下已痛改前非。”

    “还请侯爷法外开恩,饶恕孔家之过,如今各国王朝都针对孔家分府,以致于人心惶惶。”

    “请侯爷开恩。”

    孔轩道出第二件事情,关于孔家现在的局势。

    听到这话,顾锦年显得平静,他没有立刻给予回答,而是沉思了一会。

    最终顾锦年出声。

    “有错则罚,这是必然的事情。”

    “即便孔轩公子如此诚恳,但该罚的还是要罚。”

    “这样吧,顾某有个想法,倘若孔家人愿意接受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各大王朝针对孔家分府,无非就是因为孔家势力太大,借助这次机会,打散掌控。

    这点顾锦年明白。

    但大夏王朝不能这样做,因为孔家主府就在大夏王朝。

    其他王朝这样做,惹不出什么祸端,毕竟人家是拿出证据,大夏王朝这样做,终究有些不好的影响。

    但要说什么都不罚,那就显得有些不妥。

    做错了事,就必须要有相应的惩罚。

    没什么好说的。

    “请侯爷直言。”

    孔轩出声,也很好奇顾锦年要给予什么惩罚。

    “孔家拿出一笔银子,在穷苦地方设立书院,让一些山村孩童识字读书。”

    “本侯也不强人所难,二十年内,一千家学院,你们可以利用孔家的名声,无论怎么做,请来读书人,免费任教。”

    “当然,这些学院要由大夏礼部直接掌管,与孔家毫无瓜葛,权当做是赎罪。”

    “如何?”

    顾锦年开口,一开始他的想法是想让孔家人免费去教人,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妥。

    原因无他,这不是便宜了孔家人?

    让他们去教学生,出来的学生,一个个又是思想被孔家束缚。

    但让孔家出银子,然后让孔家想办法喊人去免费当老师,这个是可以的。

    先让孔家搭建起这个台子,等差不多了,再让大夏礼部接手,说直接点,就是等大夏有银子了,开始义务教育。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顾锦年也不敢乱来,只能先搞个雏形,也算是惩罚孔家,又能让大夏王朝得到实质性的好处。

    此言一出。

    孔轩没有半点废话,立刻答应下来。

    “请侯爷放心,孔家必然不负侯爷所望。”

    这是一件好事,也算是惩罚了孔家,但也算是一种赎罪,虽然最后会被大夏礼部拿走一切。

    可孔家也算是得到了点好名声,是双赢的局面。

    一时之间,孔轩对顾锦年更加产生敬佩之心了。

    “恩。”

    “能接受就好,第三件事情是吗?”

    顾锦年点了点头。

    而后询问对方第三件事情是什么。

    “回侯爷。”

    “这第三件事情,就是私人事情了。”

    “学生极其喜爱诗词,初听述剑,学生便感到惊为天人,侯爷的每一首诗,学生都反反复复诵念百遍。”

    “更是著成诗集,所以希望侯爷能给学生落个名。”

    提到第三件事情,孔轩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说都说出来了,孔轩也就硬着头皮,从怀中取出一本诗集。

    这是私人定做的诗集。

    他将诗集摆在顾锦年面前,眼神当中充满着期盼还有紧张。

    好家伙。

    原来是自己的小迷弟啊。

    怪不得对自己有莫大的崇敬,顾锦年一开始还好奇了,孔家人即便是对自己没有恨意,也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啊。

    原来是这样的啊。

    一瞬间,顾锦年有些哭笑不得。

    很怪异。

    是真的很怪异。

    毕竟自己跟孔家有这么大的矛盾,现在来了个孔家麒麟子,按照正常套路,应该是对自己怀恨在心。

    表面上假惺惺的。

    可没想到,是自己的忠实迷弟。

    “侯爷。”

    “要是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请恕学生方才无礼。”

    看着顾锦年不说话,孔轩有些不太好意思,将诗集收回,略显尴尬。

    “没什么不方便的。”

    “只是有些惊讶。”

    顾锦年将诗集拿了过来,也不啰嗦,提笔落款,在诗集第一页留下自己的名字。

    不管怎么说,这孔轩是自己迷弟。

    人也挺不错,至于孔家做错的事情,其实说句伟光正的话,一个孔家这么多人,自然是有好人也有坏人。

    自己也不可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

    “多谢侯爷。”

    看到顾锦年落款,孔轩彻底激动了,他将诗集收回,如获至宝,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面上的笑容,更是浓烈无比。

    “孔轩公子不必如此。”

    “喊我一声锦年哥就行。”

    顾锦年倒也客气,对方如此敬重自己,也就没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者他现在的确需要借助孔家力量。

    孔家虽说现在被打压了,可孔家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视,沉船尚有三斤钉,何况孔家?

    不说掌控孔家,如果能利用孔家的力量,那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侯爷当真宽宏大量,不愧是圣祖钦点后世之圣,学生佩服。”

    听到这话,孔轩是真的激动。

    同时,孔轩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来,凝聚出一道印记。

    这是天命印记。

    “锦年兄长。”

    “愚弟实在是惭愧,之前那段日子,在周游列国,沉迷诗词之中,未曾知晓族内的事情。”

    “以致于发生这般的事情,今日见锦年兄长,未曾想到兄长如此慷慨,乃真正天命之人。”

    “愚弟惭愧,这天命印记,愚弟实在是不配获之,还请兄长收下,也算是愚弟的见面礼了。”

    孔轩说话都带有哭腔,随后将天命印记直接赠给顾锦年。

    这回顾锦年人傻了。

    好家伙。

    你把天命印记当做见面礼?

    这玩意可不是什么大白菜啊。

    好家伙。

    顾锦年不由直呼好家伙。

    这就是主角光环吗?

    说实话,顾锦年真就没有想到,这个孔轩会是这样的人?

    但天命印记已经没入体内,根本容不得顾锦年说什么。

    随着天命印记入体。

    众生树再一次生长出一枚气运果实。

    这实在是.......意外之喜啊。

    “孔轩公子,这礼实在是太大了吧。”

    “这......这......这让兄长如何能收下啊。”

    顾锦年起身,十分不好意思,但这只是场面话,毕竟这是天命印记啊。

    这玩意不嫌多。

    “锦年兄长,您言重了,对比兄长的慷慨,释然愚弟内心郁结,胜过十道天命印记。”

    “自从愚弟知晓,孔家得罪兄长,愚弟日日难受,愚弟是真的喜欢兄长诗词,每一首诗,愚弟都反反复复看了数百遍。”

    “兄长不信的话,您看看,这是愚弟写的诗集,专门写给您的。”

    对方开口,说完这话,还拿出另外一本诗集,摆在顾锦年面前。

    看到这本诗集,顾锦年不由翻开一看。

    【七月七,念顾锦年满江红·怒发冲冠有感】

    七月初七高阳日,吾观世子满江红。

    词汇霸气显心胸,镇的匈奴惊变色。

    皇宫百官人人惊,一首诗词削国运。

    诵念百遍依有感,真愿回京把酒欢。

    这是孔轩作的诗词。

    怎么说呢。

    麒麟子这个称号,还是别用了。

    这玩意能叫诗吗?

    只怕自己老爷子写出来的也比这个好吧?

    啊......这。

    “锦年兄长。”

    “写的如何?”

    孔轩满怀期望的询问道。

    “还不错。”

    “就是少了些韵脚。”

    “不过,贤弟以后还是好好钻研经纶吧,这条路才是你的正道。”

    顾锦年比较委婉。

    他很想说一句,以后别写诗了,进厂去吧,可惜的是,大夏还没有厂。

    “锦年兄长,你可以看看后面,后面有些写的还不错。”

    “我家叔还夸赞过。”

    孔轩有些不死心,想让顾锦年看看后面。

    考虑到对方实打实给了自己一道天命印记,顾锦年还是硬着头皮看了看后面。

    不过这随便翻一下,顾锦年脸有些红。

    这诗集后面,全是在夸自己的,夸两句没什么,主要是夸的太尬了。

    有点让人接受不了啊。

    果然,老天爷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就会给你关上一扇门。

    “怎么样?”

    孔轩满脸期待。

    “还不错。”

    “对了,贤弟,有个事情,我还真要问问你。”

    顾锦年转移话题。

    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兄长请说。”

    孔轩有些好奇。

    “白鹭府的事情,你知道吗?”

    虽然是临时想到的,但这件事情很重要。

    “白鹭府?知道!”

    孔轩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你们孔家只怕也有参与。”

    “兄长见你品性不错,有浩然正气,这件事情回头你仔细在族内调查清楚。”

    “你放心,即便是与孔家有关联,到时候只抓该抓的人,没犯错的话,兄长不会乱来。”

    “如若等后面陛下查出来了,到时候兄长都帮不了你们孔家了。”

    顾锦年十分严肃道。

    当初白鹭府事件,孔家明显参与进来了,但孔家到底是扮演什么角色,顾锦年不清楚。

    眼下,孔轩如此赤诚之心,那顾锦年也就不怕他乱来。

    而且,这话也是实话,现在查出来了,谁犯的错,谁倒霉。

    如果等他自己查出来,或者等皇帝查出来了,那个时候孔家上上下下都要受到牵连。

    没有一个能逃脱。

    也不担心孔轩隐瞒不报。

    “这不可能。”

    刹那间,孔轩直接皱紧眉头,这是他本能反应。

    白鹭府的事情,可谓是丧尽天良,孔家虽然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吧?

    真要做了,别说外人了,就算是他身为孔家人,也饶恕不了。

    顾锦年没有说话。

    而孔轩也逐渐冷静下来。

    “兄长放心。”

    “这件事情,愚弟一定彻查到底,如若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必会告知兄长。”

    “到时候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孔轩攥紧拳头,他不相信孔家有人会这样做,但要是被他发现,绝对不会轻饶。

    “恩。”

    “不过低调点,别太直接,查出结果来就行,免得打草惊蛇。”

    顾锦年十分认真道,特意叮嘱了一句。

    “好,兄长放心。”

    孔轩也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行,贤弟,是不是还没用膳?走,兄长带你去喝酒。”

    顾锦年拍了拍孔轩的肩膀。

    不管如何,人家送了一道天命印记给自己,吃顿饭还是要照顾一下的。

    难不成真就白嫖?

    很快。

    顾锦年也十分客气,好好的招待孔轩一番。

    不过饭桌上,孔轩一直明里暗里都是透露一个意思。

    给他写首诗。

    这个要求不算太过分,只不过现在不行,想不到什么特别应景的诗词。

    所以答应过些日子后,送首诗词给孔轩。

    两人吃的很开心,孔轩或许是因为太激动太兴奋,喝了不少酒。

    到最后满脸通红,说话的声音都大了不少,更是到最后,各种抨击孔家那帮人。

    “这个孔无涯,就是一条老狗,如果不是他,也没有这么多事情。”

    “不过挺好的,我前些日子去雷击崖看了他,每日遭受雷击,痛不欲生。”

    “活该!”

    “锦年兄长,愚弟还是觉得一道天命印记不够彰显愚弟的诚意。”

    “这样,你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回孔家,把问天镜给你偷来,算作是赔礼。”

    孔轩是喝糊涂了,一直嚷嚷着要回孔府偷问天镜送给自己。

    这让顾锦年很尴尬。

    天命印记收了已经算是有点不太好意思,再把问天镜给自己送来,就太浮夸了。

    一直到深夜。

    孔轩喝趴下来了。

    顾锦年让人将他送回去好好安置。

    随后也回到了住处。

    白白得到天命印记,外加上又有一颗气运果实。

    让顾锦年实在是不由感慨自己的气运如虹啊。

    真就什么好事都被自己占了。

    回到住处,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摘取这颗气运果实。

    算起来这是第四颗气运果实,就不知道这次能获得什么好处。

    随着第四颗气运果实的落下。

    一张古图出现。

    ‘江山锦绣图’

    古图出现。

    伴随着一道信息涌入,顾锦年瞬间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

    存储空间。

    是的,存储空间。

    这张古图,是一块小世界,目前接近两百里之大,相当于十万亩地。

    而这十万亩地,拥有催熟和施肥效果,可以种植各类灵药。

    古图会自动吸收天地灵气,加速药材生长速度,但加的不会很多,依靠古图自身凝聚灵气的话,相当于十天额外催熟一天。

    要说有效果吧。

    其实效果不大,毕竟对于一些珍贵的药材来说,动辄就是五十年份,或者百年起步,真正珍贵的药材,那个不是千年起步?

    炼制武王宝丹的药材,至少需要千年起步的药物。

    所以这玩意,好像没有特别大的作用,种九百二十年,就可以得到一株千年药材?

    哪怕是批量种植,也没意思啊。

    而催熟的话,则需要大量灵晶。

    那么问题来了,有这么多的灵晶,干嘛不可以直接买千年药材,或者是万年药材?

    除非追求极致,要那种十万年药材,或者是说某些特殊的药材,需要催熟。

    但意义都不是特别大。

    “怎么最近老是给这种东西啊,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都跟仙道有些关系。”

    顾锦年有些纳闷了。

    与其要这种东西,倒不如给点实在的,哪怕是给一颗武王金丹,能让自己直接突破成为武王,顾锦年都满意。

    可惜啊。

    木得。

    算了,反正是白嫖来的。

    顾锦年也没有多想,直接躺在床榻上,准备睡觉算了。

    也懒得多想什么。

    床榻上。

    顾锦年也在思考孔轩的事情,无论是浩然望气术,还是通过一些其他事情,他感觉孔轩这人都很不错。

    没有坏心,但说实话,心底还是有些小小的抵触,毕竟他是孔家人。

    对了。

    顾锦年忽然想到有个办法可以印证。

    当下,他伸出手来,文尺出现,配合浩然正气。

    很快,文尺安静下来,给予反馈。

    没有任何问题。

    是的。

    这个孔轩还真是自己的忠实迷弟啊。

    没有半点问题。

    看来还真是自己有些抵触心里。

    没有多想,顾锦年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准备入睡。

    大约小半个时辰后。

    突兀之间。

    顾锦年睁开了眸子。

    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不过不是关于孔轩的,而是江山锦绣图的。

    自己被带偏思维。

    这江山锦绣图,是用来种植药材的。

    又没说不可以种田种米。

    种药材,光靠江山锦绣图本身的聚灵,很难催熟,十天多一天。

    可要是种米呢?

    想到这里,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取出江山锦绣图。

    当下,一张宝图出现在面前,是一处山水画,而山水之间,有一处平原。

    顾锦年灌入浩然正气,直接在平原上划分一块块区域。

    十万亩地。

    顾锦年取出真龙稻穗,当初得到的真龙稻穗,有一百株左右,现在全部放入锦绣图内。

    一亩地一株,看看效果。

    随着真龙稻穗插在药田当中。

    一瞬间真龙稻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不过成长速度依旧慢,可顾锦年感受一番后,得到了最直观的效果。

    快了一倍。

    是的。

    快了足足一倍。

    真龙稻穗是三季稻,也就是说四个月可彻底成熟,而放在江山锦绣图内,只需要两个月便能成熟。

    这还是没有灵晶加持之下。

    如果有灵晶加持的话,估计更快。

    一个月就能生长出来。

    甚至不需要一个月。

    “果然如此。”

    得出结论后,顾锦年整个人不由兴奋了。

    按照真龙宝米的颗粒数,一亩地应该可以量产一千二百斤真龙宝米,也就是十石。

    十万亩地,就是百万石粮米啊。

    灵晶加速的话,一个月百万石龙米,这是什么概念?

    大夏百姓一个人每日口粮可能也就是半斤左右,这算吃的饱吃的稍微多一点。

    一石一百二十斤,百万石一千二百万斤龙米,够两千四百万人吃一整天。

    白鹭府这种地方,人口勉强百万,也就是说够一府之地,吃上个二十四天。

    要是一天吃两顿的话,就是四十八天。

    这很夸张,依靠这张古图,再不使用灵晶的情况下,可以养活一府百姓。

    恐怖如斯。

    可顾锦年在乎的不是这个,他更在乎的是一点。

    拿出去卖。

    对的。

    就是拿出去卖。

    一个月百万石龙米,分三十天来卖,一天卖三万三千多石,也就是三百六十万斤龙米。

    这要是拿出去卖,只收个成本价,或者自己贴点银子,不贴太多。

    按照十两白银一石卖,一天收入都是三十多万两白银。

    赚到的银子购买灵晶,用来催化龙米生长,那这个大夏百货居就彻底稳了。

    想到这里,顾锦年激动了。

    而且,还有一个事,那就是这江山锦绣图,可以继续开辟,但需要气运或者国运,民意这种东西加持。

    现在只有两百里左右。

    倘若是千里山河呢?或者是万里山河?

    想想看,得有多夸张啊。

    万里良田,可保证整个大夏王朝所有百姓不缺粮食。

    不过,想要蜕变到万里良田,估计难度很大。

    这个不做梦了。

    先定个小目标,一千里地。

    “这回真捡到宝了。”

    “孔轩啊孔轩,你可真是个吉祥物。”

    顾锦年彻底有些睡不着了。

    这简直是送上门的好东西啊。

    不过顾锦年仔细想想,感觉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自己得到了气运加持。

    不但恢复之前损失的,而且还增加了不少。

    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气运得到加持,从而导致孔轩给予自己天命印记。

    然后再得到这玩意。

    这个概率很大。

    果然,气运之说,非同小可啊。

    带着激动。

    顾锦年过了一个时辰,才逐渐入睡。

    而军营当中。

    孔轩烂醉如泥,躺在床榻上,发出一些呢喃声。

    “叔,读书人的事情岂能叫偷?”

    “我这是拿,我是孔家人,这东西是孔家的,也就是说这东西是我的。”

    “你问我拿给谁?”

    “肯定是给我的兄长,顾锦年啊。”

    “这天下有谁能配掌圣器?除了我锦年兄长,谁配?”

    “你配吗?”

    呢喃声响起,伴随着孔轩手舞足蹈,显得极其古怪。

    很快。

    翌日。

    辰时。

    顾锦年睡的时间不长,但到了神通境,已经可以彻底不需要睡眠。

    无非是顾锦年习惯没事睡一会,补充点精神,所以睡多一点少一点都无所谓。

    醒来之后,顾锦年第一时间去找了孔轩。

    后者也已经醒了,不过吐了好几回,军中有人送来醒酒汤,这才好了不少。

    见到顾锦年后。

    孔轩如昨天一般的激动和兴奋。

    不过顾锦年也说明了来意。

    他要离开了,回大夏京都。

    孔轩得知,主动提出要跟顾锦年一道回去。

    听到这话,顾锦年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不过想到孔轩昨日给自己带来的惊喜。

    想了想,顾锦年也就同意了。

    一同回去,路上也好有个伴,至少谈一谈关于儒道经义的事情。

    如此,辰时五刻。

    徐进准备了玉辇,而将士们得知顾锦年要离开,也一个个自发在城口相送。

    越过人群。

    顾锦年上了玉辇。

    “诸位弟兄。”

    “若来京都,本侯会设盛宴,款待诸位将士。”

    “这里还需要诸位将士守候。”

    “大夏靠诸位了。”

    顾锦年站在玉辇上,他望着将士们,深深一拜。

    边境之中。

    这些将士放下一切,保家卫国,值得他敬拜。

    虽然这场战争,是依靠自己赢得。

    可他们的精神不可磨灭。

    “我等恭送侯爷。”

    “侯爷威武!”

    大军齐齐开口,似乎约定好一般。

    如此。

    玉辇启程,掀起滚滚黄沙。

    徐进等人在左右护驾。

    咚!

    咚!

    咚!

    战鼓在这一刻敲响,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是将士们发自内心的尊重。

    ------

    ------

    第三更送上!!!!!!!!

    三万字了!!!!!!!!!

    十二点之前,估计还有一更!!

    那就是第四更了!!!!!!!

    不过就不知道能不能坚持第五更!!!!!!

    求月票!!!!!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2383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