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五十五章:杀生为护生,天魔老人显,斩罗泽,灭佛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五章:杀生为护生,天魔老人显,斩罗泽,灭佛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阿弥陀佛。”

    罗泽主持双手合十,他端坐在大殿当中,根本无视顾锦年的叫嚣。

    “侯爷。”

    “你杀孽太重了,如若说李冷秋做了伤天害理之事,那侯爷现在的所作所为,难道不是下一个李冷秋吗?”

    罗泽主持出声,紧接着他诵念一段佛经。

    “摩诃地狱,六道轮回,今世因果,来世而显。”

    罗泽主持出声,在与顾锦年辩法。

    “我执民生之剑,斩去这段因果。”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的回应。

    “如何斩去?”

    “民生之剑也是剑,利器终究是利器,天命侯,你仔细想想,这件事情起源是李冷心。”

    “他做了错事,这是起因,然而你知晓此事之后,你没有选择放过李冷心,以至于发生今日之事,这不就是因果循环?”

    “如若当时你放过李冷心,现在还会有这么多事情吗?”

    “有因皆有果,因果之说,并非是虚无,侯爷,你的执念已经化作一把利刃,如今这把利刃,正在一点一点阐释你的内心。”

    “你不是为民除害,而是发泄自己的怒火,宣泄自己的执念。”

    “侯爷,若你再执迷不悟,将会入魔。”

    “阿弥陀佛。”

    罗泽主持开口,这一次他不但反驳顾锦年的观点,甚至还显得无比玄乎。

    是梵音。

    他的声音很古怪,让人情不自禁去认可,情不自禁的去思考。

    错在顾锦年。

    这就是佛门高手,将因果拆分来,因便是果,果便是因,是好是坏,全凭对方一张嘴。

    嗡嗡嗡。

    也就在此时,顾锦年体内众生树震颤,将这种梵音镇压住,使得顾锦年瞬间脱离沉思状态。

    “差点着道。”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心中有些后怕,就在刚才,不知不觉当中,自己差一点就着了对方的道。

    “可笑。”

    “执迷不悟?”

    “执念化刀?”

    “李冷心胡作为非,残害百姓,其兄毫不思过,反而变本加厉,屠杀百姓。”

    “这是因。”

    “我杀李冷心,是果。”

    “今日斩李冷秋,也是果。”

    “你说,因果循环,本侯却认为,因果有终,杀了李冷心,这就是终果。”

    顾锦年向前走一步,道出自己的心意。

    而大殿当中,罗泽主持有些惊讶,他刚才动用佛门神通,无上梵音,应当会让顾锦年陷入沉思之中,从而领悟因果之道。

    却没想到的是,顾锦年这么快就走出这种状态,的确有些不一般。

    只是,面对顾锦年所言。

    罗泽主持却不由叹了口气。

    “杀了一个李冷秋,这世间又会多出一个更强的李冷秋。”

    “侯爷,他已经知道悔过,放下了屠刀,为何侯爷就不放下屠刀呢?”

    罗泽大师出声,还是在劝说顾锦年。

    原因无他,顾锦年毕竟是大夏第一侯爷,身份极高,佛门早晚要入驻大夏。

    没必要去得罪顾锦年。

    所以,他只能劝说,除非顾锦年先动手,不然他也不会贸然动手。

    “可笑。”

    “你说我心中有屠刀,可真正的屠刀,在你心中。”

    “助纣为虐,此乃真正的屠刀,这就是佛门的教义?”

    顾锦年淡淡开口,而与此同时,他内心已经笃定了主意。

    灭佛。

    “非也。”

    “侯爷曲解老衲的意思了。”

    “侯爷,敢问一声,你说李冷秋罪无可赦,那老衲询问一句,侯爷召唤火石,诛杀三十万大军,这难道就不是罪无可赦?”

    “三十万大军白白牺牲,匈奴国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

    “国家动荡,引来的才是真正灾难。”

    “三十万的怨魂,还聚集在落龙原,请问侯爷如何负责?”

    “李冷心李冷秋二人,的确做错了一些,但他们手中的血,不足侯爷百分之一。”

    “那是不是说,侯爷应当自裁谢罪?”

    “亦或者是说,别人杀人,罪无可赦,侯爷您杀人,就是顺天理?”

    罗泽大师不愧是佛门高僧,简简单单几句话,变成了顾锦年的过错。

    “当真是厉害啊。”

    “佛门辩法之术,名不虚传。”

    玉辇上。

    顾锦年不由感慨。

    两国交战,自己为自己的国家而战,现在这家伙居然将这些罪孽,全部加持在自己身上。

    而且他的言辞也极其犀利,将自己与李冷秋对比。

    乍一听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自己召唤天外火石,砸死了三十万人,而李冷秋前前后后真要说,一两千人差不多了,的确不如自己。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下意识会觉得顾锦年有问题。

    毕竟一个屠杀三十万人。

    一个屠杀两千人。

    都不什么好事,只不过对比之下,李冷秋似乎没有做错什么。

    倘若渲染一二,站在中立角度,还真是自己有问题。

    这就是佛门的厉害。

    死的也能说成活的。

    顾锦年心中冷笑无比,但他不急,他要看看这个罗泽主持到底要怎么做。

    然而,就在这一刻。

    阿塔寺外,一缕缕黑气环绕,这些黑气,是匈奴国将士的怨魂,他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显得无比恐怖。

    天。

    在这一刻,瞬间变了,黑云蔽日,狂风大作,仿佛天罚一般。

    “侯爷。”

    “好好看看吧,你已业力加身,将有大难发生,你的命运,在选择屠杀三十万大军时,就已经定下来了。”

    “真正的罪人,是你。”

    罗泽主持继续开口,他动用了佛门神通,让这些怨魂聚集此地,就是要给予顾锦年恐怖的压力。

    玉辇上。

    当孔轩看到这一幕后,脸色不禁大变。

    “罗泽。”

    “你当真是大胆,竟用佛门神通,将这些怨魂全部聚集而来。”

    “你敢对我儒道后世之圣下手,你疯了吗?”

    孔轩知道,这发生了什么事情,佛门对因果业力极其了解,有一些古怪的神通,这些怨魂,是罗泽召唤而出,是匈奴国三十万大军。

    如此之多的怨魂,聚集而来,就算是一尊武王,都要饮恨在此。

    这罗泽高僧,已经不仅仅只是想要袒护李冷秋了。

    更想要打压顾锦年一番。

    “阿弥陀佛。”

    “顾锦年,你身为大夏王侯,更是儒道后世之圣,却没有一颗悲悯天下之心。”

    “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开战,明明可以议和,但因你憎恨匈奴国,拒绝议和,诛杀三十万大军,你才同意议和,你已经沉迷在杀戮之中,你的屠刀,浮现于心。”

    “李冷秋有再多的错,不及你万分之一,可你却没有权衡自己的过错。”

    “不过,上苍有好生之德,老衲今日,愿为上苍,将你接引渡化,倘若你入我佛门,为你洗涤业力,让你重新找回自己。”

    “阿弥陀佛。”

    罗泽大师继续开口,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走出大殿,一步一步,踏上虚空,他的脚下,凝聚一朵淡紫色的佛莲,周围弥漫金色光芒,如同一尊活着的佛陀。

    他双手合十,一尊大佛虚影出现,震撼天地。

    天穹之上,那些怨魂露出惧色。

    佛门天生克制这些邪祟妖魔,而此时此刻,罗泽大师一副悲悯世人一般,望着顾锦年。

    打出一道金桥,要接引渡化顾锦年。

    “侯爷,踏上接引桥,成为老僧座下弟子,每日虔诚念佛诵经,总有一天,你便能洗涤罪孽,回归真我。”

    他开口,高高在上,同时看向顾锦年的目光,是怜悯,仿佛做出巨大的牺牲一般。

    玉辇之上。

    顾锦年望着这一幕,眼神当中露出冷意。

    “你也配接引本侯?”

    只是此言说完,罗泽大师没有半点生气,仿佛猜到顾锦年会这般。

    “既如此,那老衲就只能让侯爷尝尝业力加持之痛了。”

    声音落下,佛光内敛。

    而天穹之上,三十万怨魂大军瞬间暴乱,他们化作可怕的黑雾,朝着顾锦年涌去。

    杀戮!嗜血!痛苦!恐惧!尖叫!怒吼!

    各种情绪与声音在耳边响起,玉辇之上,孔轩脸色难看,但也在第一时间开口。

    “锦年兄,快点祭出圣器,这老东西想要置我等于死地,这三十万怨魂,明显是他搞的鬼。”

    孔轩开口,脸色很难看,没想到罗泽大师竟然会用这招。

    借助三十万怨魂的手,来找顾锦年麻烦,倘若顾锦年出了事的话,喊冤的地方都没有。

    毕竟这是怨魂,而不是罗泽高僧直接出手。

    大殿内。

    李冷秋看到这一幕,眼神当中充满着畅快,这一刻他也彻底安心下来了,一开始他的确有些心慌,可看到这一幕,他彻底安心下来了。

    “阿弥陀佛。”

    “顾锦年,贫僧已经知悔,从今往后,这世间上再也没有李冷秋,有的只是知悔。”

    “贫僧摘抄佛经,诵念佛文,洗涤曾经的罪孽,而你身上满是罪孽,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的过去。”

    “来吧,遁入空门,成为我的师弟,洗刷自己的罪孽,与我一般,知悔知过。”

    李冷秋的声音响起,看到顾锦年被三十万怨魂镇压,他内心无比的畅快,所以主动开口,要让顾锦年与他一般,遁入空门。

    这一番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就是在故意恶心顾锦年。

    得了便宜还卖乖。

    “顾锦年。”

    “你杀孽太重,罗泽主持所言不错,三十万怨魂加持之下,就算你是武王也承受不住。”

    “顾锦年,念你我之间,也算相识一场,虔诚接受渡化,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也就在此时,神罗三皇子也跟着开口。

    他在阿塔寺内,负责镇守,本以为顾锦年会带六十万大军前来,却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只带了两个人,这让他有些惊讶,甚至还有些敬佩。

    不过,两者毕竟不是一个国家的人,自然而然,看到顾锦年现在被三十万怨魂镇压,对他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所以也跟着落井下石。

    只是,阿塔寺外。

    怨气冲天,淹没这片区域,很难看到顾锦年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众人看到一把屠刀浮现在顾锦年上空。

    这是罗泽高僧的神通手段,将顾锦年的执念与枷锁,化作屠刀。

    显化于众人眼中。

    “顾锦年。”

    “你心中屠刀已经出现,现在不醒来,等待何时?”

    罗泽高僧大声开口,要让顾锦年伏法。

    “呵。”

    只是怨魂之下,顾锦年没有任何畏惧,这点怨气算什么?当初江宁郡千万百姓的怨气,他顾锦年都承受下来了,三十万将士怨气又算的了什么?

    “好一个屠杀三十万将士。”

    “好一个罪孽深重。”

    “罗泽。”

    “你当真以为你能借助这三十万怨魂,镇压本侯吗?”

    “今日本侯前来,就是要灭尔等佛门。”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

    一座玉辇,出现在顾锦年脚下。

    轰。

    各色光芒冲天而起,五色神光环绕这座玉辇,一头头神兽出现。

    一条真龙盘旋在玉辇左方,一头白虎更是耸立其右,朱雀在前,玄武在后,黑色的麒麟,浮现于上空。

    这是五方神兽虚影。

    这光芒,使得怨魂吼叫连连,光芒冲天而起。

    玉辇更是玉石打造,晶莹剔透,更有星光点缀,看起来美轮美奂,与其说这是一座玉辇,倒不如说这是珍品一般。

    九头龙马出现在玉辇面前,每一头龙马马蹄周围都有幽冥之火,可焚烧虚空,震碎天地。

    这是仙王玉辇。

    当玉辇出现。

    顾锦年踏在玉辇之上,宛若仙王,气质超然,阻绝三十万怨魂大军。

    “仙道至宝?”

    当仙王玉辇出现,罗泽高僧眼中瞬间露出震撼之色。

    他没想到顾锦年居然会有这样的神物,一时之间,心中大喜过望。

    很显然,他已经产生了据为己有的想法。

    仙道至宝。

    这可是第七境的宝物啊,这如何不让他心动。

    “顾锦年,你虽有仙家至宝,但你仙道境界太低了,它护不了你的周全。”

    “皈依我佛,这怨魂,老衲替你承受下来,也算是一场功德。”

    “皈依不皈依?”

    罗泽高僧的声音漠然。

    三十万怨魂之下,他有绝对的自信与把握,让顾锦年吃个大亏。

    恐怖的怨魂在这一刻反扑,疯了一般。

    面对这样的景象。

    仙王玉辇上,顾锦年挥了挥手,而后玉辇轰轰作响,有风雷相伴,直接引动天象。

    “杀生为护生。”

    “斩业非斩人。”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浮现在顾锦年头顶上的屠刀,瞬间化作一柄神剑。

    而此言一出,罗泽高僧脸色顿时一变。

    别人听不出顾锦年这话的意思,可他能听明白。

    这是在反驳自己一切的理论。

    斩业之剑凝聚,直接将天穹上的怨魂彻底斩灭。

    这些怨魂,彻底烟消云散。

    另一座玉辇上,孔轩看到这一幕,眼中对顾锦年的敬佩之色,更加浓厚了。

    杀生为护生。

    斩业非斩人。

    将罗泽主持所有的歪理,全部粉碎。

    强而有力的回击,也得天地认可。

    阿塔寺内。

    李冷秋看到这一幕,眼神当中满是震惊之色。

    三十万怨魂,居然就这样没了?

    因为一句话,直接消失?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可不是三十万普通的怨魂啊,这是三十万军魂?

    这个顾锦年到底是谁啊?

    别说顾锦年了,神罗三皇子也满是惊愕,有些不敢相信。

    罗泽高僧的脸色微微一变。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这句话,将自己之前所说的一切,全部粉碎。

    只是,罗泽高僧没有多想什么。

    他借助三十万怨魂镇压顾锦年,并没有打算让顾锦年死。

    原因无他,顾锦年拥有圣器,即便是不说出这句话,依靠儒道圣器也能反击。

    只不过要吃一点亏罢了。

    只是没想到,顾锦年会用佛门手段回击。

    这是在辩法。

    当下,罗泽高僧不由缓缓开口。

    “未曾想到侯爷佛法也如此精深,当真是与我佛有缘啊。”

    “可惜啊,侯爷有佛门慧根,却被仇恨蒙蔽双眼,老衲是真的起了恻隐之心,还望侯爷能皈依佛门,放下屠刀。”

    罗泽高僧继续开口,眼下三十万怨魂大军无法给予顾锦年压力,那么他就换一个方式。”

    “与佛有缘?”

    “那本侯就要看看,你的佛法精通不精通了。”

    顾锦年冷哼一声。

    下一刻,无数怨魂出现,比之前三十万大军的怨魂还要可怕。

    这些怨魂笼罩阿塔寺。

    这是当初死在十二城的百姓,外加上废墟村的怨魂。

    当这些怨魂出现后,寺庙众人脸色纷纷一变,饶是神罗三皇子也不禁皱眉。

    没想到顾锦年也能召唤出这些怨魂出来。

    “阿弥陀佛。”

    “侯爷,你执念太深了,为满足心中暴戾,竟然将这些无辜怨魂召唤而来,袭击我寺。”

    “侯爷,老衲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侯爷现在收回这些怨魂,虔诚皈依,认错伏法,老衲愿意为侯爷洗涤内心罪孽,二十年内为侯爷诵念经文。”

    对方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回是真的恶心。

    他召唤出三十万怨魂,袭击顾锦年,是顺从天道,顾锦年现在以其人自身,还其人之道,却加重罪孽,这言语是真的恶心。

    “那我倒要看看,佛门还有什么手段没出。”

    顾锦年冷冷开口。

    “唉!”

    罗泽大师叹了口气,在他看来,顾锦年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侯爷,你是大夏第一侯,出生尊贵,你更是儒道后世之圣。”

    “这些,老衲知道,可你知不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儒道是儒义,靠的是诗词文章。”

    “佛门,可不是嘴巴动一动就能解决的。”

    罗泽大师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其实意思也很直接了。

    既然佛门神通无法解决,那就依靠战力解决。

    的确。

    他说的没有错。

    儒道可以借助诗词文章,引来天地异象,然而佛门不一样,是真正的修士。

    轰。

    下一刻。

    罗泽高僧周围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一尊大佛出现,诵念古经,直接将这些怨魂强行超度。

    并且一只金色大手,也伸向顾锦年。

    恐怖的压力,瞬间袭来,仿佛一座大山,压在头顶,令人心惊肉跳。

    “他是我儒道后世之圣,你就不怕,我儒道读书人,与你佛门撕破脸吗?”

    孔轩的声音响起,眼神当中满是怒火。

    顾锦年再如何,也是儒道后世之圣,换句话来说,顾锦年代表的是儒道。

    佛门这样肆无忌惮的出手,不给大夏王朝面子,可以理解,毕竟佛门不是大夏王朝的势力,但不给儒道面子,这就一点脸面都没有啊。

    “后世之圣?连大儒都算不上,也算是后世之圣吗?孔圣钦点,那是孔圣的事情,我佛门可不认可。”

    “顾锦年,现在伏法,老衲可原谅你之前所有的一切,皈依佛门,成为我的弟子。”

    罗泽主持冷着脸开口,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在他看来顾锦年自己找上门的。

    他该做的也做了,礼让的也礼让了。

    结果顾锦年一点都不退让,顾锦年是大夏第一侯没有错,也是儒道后世之圣也没有错,但那又如何,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是佛门中人,与顾锦年本身就是两类人。

    所以他不在乎这些。

    当然,他也明白,不能杀顾锦年,只能压制顾锦年,毕竟顾锦年影响太大,如果真对顾锦年下手,估计很多人都不会放过他。

    皈依佛门,强行镇压,已经够了,让顾锦年沉沦下去,成为他的一枚棋子。

    这就是他的想法。

    所以,他现在就要强行度化顾锦年。

    咚。

    巨大的响声传播百里外。

    仙王玉辇阻挡着对方的进攻,但玉辇震颤不已,对方是绝世高手,佛门第六境,已经到罗汉境。

    这样的存在,深不可测。

    仙王玉辇也难以抵挡对方的进攻。

    “不愧是仙道至宝,居然能抵挡老衲一击。”

    对方开口,眼神当中满是欣喜,对的,是欣喜,而不是震惊。

    他想要占为己有,顾锦年独自前来,在他看来是顾锦年最愚蠢的选择。

    不过,即便是带了六十万大军,他也无惧。

    “罗泽!吾乃大夏第一侯,你敢这样对我?”

    顾锦年出声,但没有厉声,而是淡淡询问。

    “你已入魔,老衲是在帮你超脱。”

    后者开口,面色不变。

    说完此话,他直接双手合十,巨大的佛像,遮天蔽日,直接要将顾锦年镇压,从而强行度化。

    到了这一刻。

    顾锦年这回彻底不遮掩了。

    人家已经这样做了,顾锦年该留的余地也留了。

    刹那间。

    他将手中的玉佩捏碎,仙王玉辇还能支撑一小会,如今只希望这魔道强者能快点来。

    只见。

    佛光笼罩之下。

    仙王玉辇再一次震颤,光芒破碎,在这样下去,真的守不住什么。

    阿塔寺内。

    李冷秋兴奋无比,他就想看到这一幕,想看到顾锦年被镇压,然后成为自己的师弟,这样的话,他心中一切的怨气,都将烟消云散。

    而神罗三皇子也乐意看到这一幕,毕竟这件事情跟他们扶罗王朝没有任何关系。

    无论是谁赢了,还是谁输了,都是咎由自取。

    “锦年兄,快点动用圣器。”

    这回孔轩开口,急着让顾锦年动用圣器,他咬破手指,滴落鲜血道。

    “我乃孔家后人,体内有孔圣血脉,动用圣器,可保安危。”

    孔轩出声,到了这个时候,他不敢托大,也不想顾锦年托大,先保住性命再说。

    与此同时。

    佛拳轰杀下来,带着亿万雷霆之势,直接杀向顾锦年。

    但。

    就在这一刻。

    一头黑色魔禽出现在虚空当中,直接将这佛拳吞下。

    恐怖的压力,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这一刻,罗泽高僧露出惊愕之色,这是他全力一击,按理说普天之下,没有人可以阻挡下来。

    哪怕是顾锦年的爷爷,也不能直接挡下。

    这是怎么回事?

    罗泽高僧皱眉,他目光流转佛光,直接望了过去。

    下一刻,罗泽高僧脸上不由露出惊愕之色。

    “天魔老人?”

    罗泽高僧面容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只见。

    仙王玉辇前,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静静耸立。

    老者面容苍老,身形干枯,给人一种半只脚踏入棺材的感觉,但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即将老死的人,却挡下了罗泽一击。

    安静。

    阿塔寺在这一刻显得无比安静。

    所有人都看向这个老者,随着光芒消散,众人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不知道这是谁。

    场面安静。

    而天魔老人,没有理会罗泽,而是转身望着顾锦年,阴沉的脸上瞬间温和了许多。

    “我的乖徒儿,你终于舍得用这玉佩了”

    天魔老人露出笑容,看向顾锦年如此笑道。

    “晚辈顾锦年,拜见前辈。”

    对于这个魔道强者,顾锦年心里也清楚,不好招惹。

    毕竟魔道中人,肯定不正常,正常人谁会成为魔道修士?

    “叫什么前辈?叫师父!”

    天魔老人明显对这个称呼不太满意。

    这回顾锦年有点沉默了。

    当众喊对方师父的话,岂不是坐实自己与魔门有关?

    喊对方来,无非就是天魔老人给的三枚玉佩,用也是要拜师,不用也是要拜师,那索性不如用一用。

    “唉,你们读书人啊,就是要面子。”

    “师父明白,这样,师父也不强求你,水到渠成就行。”

    天魔老人没有太过于纠结,他说了一句后,又缓缓出声。

    “锦年徒儿,你喊为师来做什么?”

    “遇到了什么麻烦?”

    天魔老人出声,望着顾锦年问道。

    “回前辈,晚辈的确遇到麻烦,佛门上行密宗,罗泽高僧,包庇罪犯,徒儿前来要人,不但要不到人,反而差点被对方所杀,还望前辈能为晚辈秉持公道。”

    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将事情告知天魔老人。

    随着这话一说,天魔老人点了点头道。

    “为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主持公道。”

    “这件事情,为师帮你了。”

    天魔老人点了点头,紧接着将目光看向天穹上的罗泽,神色平静,倒也没有直接暴怒。

    “罗泽。”

    “老夫徒儿所说是真是假?”

    他直接询问道。

    让人着实有些看不懂,按理说魔门修士,要这么讲道理吗?不是见面就杀的吗?

    “天魔前辈,此事是顾锦年的不对,他来此地,索要李冷秋,但老衲寺内没有李冷秋,怎么给他?老衲好言相劝,顾锦年不依不饶,老衲实在没有办法,这才出手。”

    “但并没有杀他之心,佛门弟子,不能杀生,此乃戒律,还望天魔前辈能够明智。”

    罗泽出声,他对这个天魔老人的确有顾忌。

    这位很有可能突破到了第七境,即便没有突破到第七境,也差不多了。

    说直白一点,打不过。

    所以客气一些。

    “没有?”

    天魔老人微微皱眉,然而孔轩的声音直接响起。

    “前辈莫要相信,李冷秋就在寺内,不过是剃度皈依,改名叫做知悔,这也叫没有?”

    孔轩连忙解释,怕天魔老人误会。

    听到这话,天魔老人看向后者。

    而罗泽却一脸悲悯道。

    “阿弥陀佛,施主言错了,遁入空门,如同换来新生一般,李冷秋的的确确已经死了。”

    “为何不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罗泽出声,依旧是这般悲悯天下的口吻。

    这回天魔老人也算是明白了。

    “懂了。”

    “你们佛门这招是真的玩不腻啊。”

    “行,我知道了。”

    天魔老人点了点头,算是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下一刻。

    轰!

    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天魔老人直接出手,他速度极快,直接出现在罗泽面前。

    后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想要反应时,天魔老人直接扬手就是一巴掌。

    狠狠的抽在罗泽脸上。

    这一巴掌,强而有力,所有人都能听见。

    “你们佛门是不是贱啊?”

    “改个名字就不是一个人?”

    “欺负别人也就算了,还敢欺负老夫的弟子?”

    天魔老人脸色阴沉无比,说话之间,他直接掐住罗泽的脖子,对准他的面门,一拳拳轰打下去,鲜血瞬间四溅。

    下方,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沉默不语。

    孔轩更是不由咽了口唾沫道。

    “锦年兄,你这师父真猛。”

    孔轩忍不住出声。

    这可是堂堂七十二密宗之一的主持啊,天下绝世高手之一,没想到现在被当狗一样打。

    看着这一幕,顾锦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的不说,这魔道修士打起架来,还真是观赏度极低,但够直接够爽快。

    “天魔前辈,老衲并不知道顾锦年是您爱徒,若知道的话,也绝对不会如此啊。”

    挨了几拳,罗泽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知道顾锦年身后是大夏王朝以及镇国公。

    谁能想到,能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天魔老人,居然还是顾锦年的师父。

    要知道的话,他一定会保留一二,不会乱来。

    “那里的意思是说,你自己也承认欺负我徒儿了?”

    天魔老人询问道。

    “不。”

    “老衲只是想消除顾锦年的怨气。”

    “否则执念太深,容易入魔。”

    “哦,不是,容易.......”

    罗泽主持这回是说什么错什么。

    天魔老人听到这话,手段极其残忍,一拳轰杀下去,直接将罗泽主持击飞千米之外,随后又是一脚狠狠踹下,直接将罗泽打入山体。

    砰砰砰。

    山石崩裂,恐怖的声音,阵阵响起。

    身为上行密宗,七十二宗之一的主持,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结结实实挨了一顿胖揍后。

    罗泽主持抓住机会,化作一束光消失,回到阿塔寺。

    此时此刻,他满脸鲜血,目光更是露出凶狠之色。

    他怒!

    眼中都是恨意。

    天魔老人这样揍他一顿,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羞辱。

    到了这个境界,就算是浑身骨头被打碎,也能自愈复原。

    这就是在羞辱自己。

    “开启佛门阵法!”

    “天魔老人,老衲敬重你是魔门强者,知晓你只是性格癫狂,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故而没有对你下手,却不曾想到,你竟如此暴戾。”

    “今日老衲要让你知道,佛门的强大。”

    罗泽主持怒吼连连,他眼睛当中都是怒火。

    随着他出声,阿塔寺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光芒,梵音阵阵,一座座佛像出现,立在虚空当中,诵念各种经文。

    这里,仿佛演化成了西方极乐世界一般,一根降魔杵出现在罗泽手中。

    他震颤降魔杵,十道金龙迸裂而出,将虚空震碎,朝着对方杀去。

    “顾锦年。”

    “老衲也总算明白,为何你杀孽如此之重,你的执念如此可怕,因为你拜魔道中人为师,你罪无可赦,罪孽滔天。”

    他怒吼道。

    寺庙也在这一刻,出现漫天佛光,朝着两人斩去。

    恐怖的压力瞬间袭来,这是罗泽最强的手段,借助寺庙之力,想要镇压天魔老人和顾锦年。

    “徒儿。”

    此时,天魔老人淡淡开口,面对这样的情势,他没有半点畏惧,而是呼喊顾锦年一声。

    “前辈何事?”

    顾锦年感受这佛光的压力,硬着头皮开口,有些好奇。

    “今日,为师就让你看看,何为魔道第一。”

    天魔老人很平静。

    说完这话后,他悬浮在顾锦年面前,负手而立,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任何一点叫喊。

    只是伸出手,轻轻一点。

    啵!

    恐怖的音波之声,直接将所有佛光泯灭,一头黑色魔禽,出现在天穹之上,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冲杀。

    一切光芒,全部破损。

    魔禽坠下,引得周围百里轰轰作响,大地震颤,虚空崩裂。

    阿塔寺所有建筑,一寸一寸的龟裂起来,那些佛像,也是寸寸断裂。

    噗。

    罗泽主持吐出一口鲜血,目光死死的看向天魔老人,不可置信。

    “你到了第七境?”

    他不敢相信。

    也不愿意相信。

    可对方仅仅只是轻轻一点,却瓦解了他所有的攻势,这让他如何不震撼?又如何不震惊?

    光芒消散。

    一场大战,被天魔老人轻轻松松化解。

    众人沉默。

    这就是绝对实力的压制,没有任何悬念。

    是的。

    第七境。

    天魔老人说展示的实力,就是第七境。

    不过这不是他全部的实力,只是部分。

    “爱徒。”

    “你想怎么处理他?”

    此时,风平浪静,周围彻底安静无比,天魔老人的声音响起,淡淡询问顾锦年。

    “前辈,交给晚辈来即可。”

    顾锦年开口。

    说完这话,他驾驭仙王玉辇,直接进入阿塔寺内。

    这一刻,顾锦年居高临下,望着对方,眼神当中尽是轻蔑。

    感受到顾锦年的目光,罗泽主持不由咽了口唾沫,随后深吸一口气道。

    “侯爷。”

    “这件事情,老衲只是不希望您深陷泥潭,老衲没有坏心。”

    罗泽主持出声能,到了这一刻,他还是嘴硬。

    认为自己没有错。

    但语气温和了太多。

    “本侯只问你一句。”

    “李冷秋,在不在?”

    顾锦年语气平静道。

    “回侯爷,李冷秋不在,他已经死了。”

    罗泽主持依旧如此开口。

    “啪!”

    一耳光落下。

    顾锦年面色冷漠道。

    “再问你一句,李冷秋在不在?”

    顾锦年这一巴掌,打的罗泽主持发愣。

    而后,莫大的耻辱感袭来,他身为佛门绝世高手,现在被一个晚辈抽打,这太羞辱人了。

    “望施主放下心中屠刀。”

    可即便如此,罗泽主持依旧还是坚定自己的信念。

    “啪!”

    又是一巴掌。

    顾锦年居高临下,目光冰冷道。

    “本侯最后问你一句,李冷秋在不在!”

    “倘若你的回答,不让本世子满意,今日,踏平阿塔寺!”

    顾锦年出声。

    这个时候,他不在啰嗦,如果他还是回答不在,阿塔寺所有僧人,全部陪葬吧。

    听到这话,后者彻底沉默了。

    一个是李冷秋。

    一个是寺内僧人。

    他犹豫。

    可最终,还是咬着牙道。

    “李冷秋不在,他已经死了,望侯爷放下屠刀。”

    他依旧如此。

    而顾锦年却淡淡开口。

    “屠刀在你手中。”

    “低头去看。”

    说完此话,顾锦年越过罗泽主持,随后径直朝着大殿内走去。

    然而,罗泽主持却不由低头看去。

    不过,不是屠刀。

    而是火焰。

    恐怖的红色火焰,将自己环绕。

    这是......业火!

    “不!”

    “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业火为何在我身上。”

    “为何有业火?”

    罗泽高僧怒吼,下一刻,恐怖的业火,将他彻底环绕,痛到灵魂深处。

    业火,是天地之间,最恐怖的东西。

    也是佛门最惧怕的东西。

    与因果有关。

    无法熄灭。

    而寺庙众人,却一个个惊愕不已。

    他们也不知道,顾锦年一句话,为何能让罗泽主持业火加身。

    唯独天魔老人,眼中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他是唯一一个看明白的人。

    “没想到我这个爱徒,居然如此精通佛法。”

    他心中震撼道。

    而大殿当中,李冷秋则不由浑身发抖。

    -----

    -----

    兄弟们,昨天回家了,忙完了事,所以更新晚了不少。

    抱歉!

    7017k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281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