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六十四章:赐龙符,龙舟,宝船,大炮,五十万大军!征讨佛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四章:赐龙符,龙舟,宝船,大炮,五十万大军!征讨佛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贡院内。

    苏怀玉的身影快速走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苏怀玉知道贡院内审稿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如果没有太大的事情,他不会这么着急。

    果然。

    随着苏怀玉走进来后。

    他的脸色凝重无比。

    “侯爷。”

    “出事了。”

    苏怀玉走进房中,看向顾锦年,在他耳边开口,脸色凝重。

    “发生什么事情?”

    顾锦年将手中的答卷放下,给了一个乙中的评分,而后询问对方。

    “清浅与瑶池仙子,被普寒寺僧人囚禁了。”

    苏怀玉出声,如此说道。

    “为何?”

    顾锦年面色平静,看向苏怀玉。

    “主要是清浅仙子,佛门的意思是说,清浅仙子深夜闯入普寒寺,被高僧当场抓获。”

    “再者清浅仙子乃是妖族,故此将清浅仙子囚禁,要强行度化她。”

    苏怀玉给予回答。

    “强行度化?”

    顾锦年眉头紧锁。

    “那瑶池仙子呢?”

    顾锦年望着苏怀玉。

    “瑶池仙子涉嫌盗窃佛门之法,协助妖魔,也被囚禁,但没有对瑶池仙子做什么,毕竟她是玲珑仙宫的人,不是妖族。”

    苏怀玉面色认真。

    “他们应该是针对我来的。”

    顾锦年沉默一会,紧接着道出自己的想法。

    佛门不可能针对瑶池仙子,毕竟玲珑仙宫,至于清浅仙子虽然是妖族,可青丘一脉可不是闹着玩的。

    两人只要不触碰佛门的底线,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

    显然这就是在针对自己。

    “侯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苏怀玉出声,询问顾锦年接下来该怎么办。

    “携我侯令,去要人。”

    顾锦年淡淡出声。

    只是此话一说,苏怀玉不由皱眉。

    “侯爷,倒不是我说风凉话,你的侯令,只怕对他们没有任何作用。”

    苏怀玉开口。

    不是他唱衰顾锦年,而是佛门一定不会搭理顾锦年的。

    “我明白。”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目光无比平静道。

    “新仇旧恨一起算。”

    “这是本侯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

    顾锦年出声,他岂能不知道佛门不会理会自己?

    但一切都要一个师出有名。

    他心中的灭佛意志,是愈发强烈。

    “我明白了。”

    苏怀玉瞬间明白顾锦年的想法。

    很快,顾锦年将他的侯令,给予苏怀玉。

    后者离开。

    顾锦年继续开始审卷。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

    又有人来找顾锦年,是顾宁涯,顾锦年的六叔。

    贡院内。

    顾锦年将答卷放在一旁。

    随着顾宁涯到来后,顾锦年不由起身。

    “六叔。”

    喊了一声,顾宁涯满是喜悦,走到顾锦年身旁道。

    “锦年。”

    “老爷子要回来了。”

    顾宁涯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个好消息。

    老爷子要回来了。

    “什么时候?”

    一瞬间,顾锦年有些惊讶了,还真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老爷子居然回来了。

    “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就要到。”

    “不过老爷子是一个人回来,陛下密令。”

    顾宁涯显得随意。

    “密令?”

    顾锦年好奇了。

    “应当是跟佛门有关系。”

    “老爷子这趟回来,就是给你撑腰的,你不是要灭佛吗?有老爷子在,大夏境内,谁敢啰嗦?”

    顾宁涯看的很开。

    立刻就知道老爷子这次被密召是做什么。

    “明白了。”

    顾宁涯这么一提醒,顾锦年顿时明白。

    “还有个事跟你说下。”

    “东荒魔窟的事情,你知道吗?”

    顾宁涯问道。

    “知道,仙门不是联合起来了吗?”

    顾锦年点了点头。

    “恩,陛下也想参与进来,毕竟泼天大的功德,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他开口,显得有些神色凝重。

    “仙门不答应吗?”

    顾锦年给予回答。

    此话一说,后者脸色顿时一变:“你怎么知道?”

    随着顾宁涯如此开口,顾锦年略显沉默。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谁猜不到啊?

    “仙门的确不答应,宁可联合佛门,也没有喊上我们大夏王朝,甚至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都有人参与进来了。”

    顾宁涯如此说道,脸上有些愤怒。

    “这是为何?大夏这些年对仙门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顾锦年有些惊讶,虽然说这东荒魔窟的确跟大夏没有太大关联,但连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都答应了。

    不答应大夏王朝,就有些不给脸面。

    “不是很清楚,不过我问过你四叔,你四叔的意思似乎是说,东荒境各大势力都在排挤我们大夏,与你有关。”

    顾宁涯如此说道。

    “跟我有关系?”

    这回顾锦年有些接受不了了,怎么什么事情都跟自己有关系啊。

    王朝之间的排挤都跟自己有关系。

    有病是吧?

    “锦年,你别觉得无辜,这件事情还真的跟你有很大的关系,现在东荒境势头最大的,就是咱们大夏王朝。”

    “咱们大夏王朝这一两年为何如此强盛,你心里不清楚?”

    顾宁涯出声,让顾锦年别觉得无辜。

    此话一说,顾锦年不由沉默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得罪了就得罪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夏王朝还怕他们不成?”

    顾宁涯觉得无所谓,只不过是告诉顾锦年这件事情。

    “陛下是什么意思?”

    顾锦年眼中有些好奇,不清楚陛下的想法是什么。

    “陛下?陛下气的雷霆大怒,你知道陛下怎么说的吗?”

    提到陛下,顾宁涯马上来劲了。

    眉飞色舞道。

    “陛下当时就勃然大怒,然后一直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宁涯啊,这帮人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朕一定不会饶过这帮人,只可惜现在我大夏式微,缺少国之栋梁,锦年太小了,只有你一个国之栋梁,还远远不够。”

    “你知道六叔当时怎么说的吗?”

    “六叔说,这仙门如此不给我大夏脸面,此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请陛下降旨,去与仙门谈判,只需带三千精锐,马踏江湖,让仙门的人看看,顾家风骨,大夏风骨。”

    “可惜啊,陛下舍不得我去,不然叔叔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顾家第二代。”

    “锦年,你看我牛批不?”

    顾宁涯开始胡诌起来了。

    他压根就没有去皇宫,无非是悬灯司掌握情报,知道仙门拒绝大夏王朝的参与罢了。

    不得不说。

    自己这个六叔,当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这一年过去了,自己的性格都有一定转变,六叔就是六叔。

    “牛批。”

    顾锦年点了点头,面对自己六叔的说法,只能点头啊。

    不过,顾锦年心头也产生了许多想法。

    佛门的态度。

    仙门的拒绝。

    东荒境排斥大夏王朝。

    看来,又要出很多事情了。

    过了一会,顾宁涯起身。

    “锦年,叔就先走了,手头上还有些琐事。”

    “老爷子如果明日回来了,你也得回家,咱们全家人好好团圆吃个饭。”

    顾宁涯出声道。

    “好。”

    点了点头,不过顾锦年想到了什么,看向顾宁涯道。

    “叔,有个事我跟你说下,京都城门不是大兴土木,那是我的产业,你帮我盯着一点,过些日子我可能要离开,无暇去管。”

    “你没事去看看,包括材料和监工,千万不要出现半点问题。”

    顾锦年开口,他让顾宁涯帮自己处理这件事情。

    大夏不夜城已经开始动工了,目前还在基础建设当中,不过还是需要人去看看,自己可能马上要出去,必须要留些信得过的人去监工。

    不是不相信工部,而是不相信人。

    “好,这事你放心。”

    “不过锦年,上次我听你说,你要拉人入筹,叔这里也凑了点银子,回头给你拿去,算我两筹。”

    顾宁涯出声道。

    这话一说,让顾锦年有些惊讶了。

    “六叔,你刚当上指挥使就贪墨?你这不是找死吗?”

    顾锦年还真有些惊讶,自己六叔是指挥使,月俸禄二百三十两银子,加上部门等等福利还有一些养廉银之内的,月俸禄也就是四百两银子,就算是有灰色收入。

    一千两到顶了。

    入筹两股是两万两黄金啊,六叔怎么拿得出来?

    “你这话说的?”

    “六叔是这种人?”

    一听这话,顾宁涯顿时来气了,好家伙敢情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的人?

    看着顾锦年古怪的眼神,顾宁涯也不藏了。

    “是府里的银子,你爷爷不是出去了吗,我顺便去账房支了一大笔银子出来。”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顾家的银子,不就是我的银子,等以后分家了,两万两黄金算什么?”

    “我不过是提前花我自己的银子,再说了,我也是支持自家人,反正回头被发现了,你要出来帮你六叔说话。”

    顾宁涯不以为然道。

    而顾锦年彻底无语了。

    这他娘的,支两万两黄金?顾家虽说家底殷实,但其实大户人家花银子的地方海了去,这么多丫鬟侍女,外加上府内基本维护,还有各种送礼。

    包括正常开销,等等东西算在一起,自己这个六叔基本上是把顾家薅空了一大半。

    顾锦年心里清楚,顾家还真是清廉,虽然老爷子是国公,可他是贫苦出身,基本上不收什么银子,全靠各种赐地营收,下面人孝敬的银子一文不取。

    知道是民脂民膏,管不住别人的手,但老爷子能做到洁身自好,这就是老爷子在军中为何有如此的威望。

    “行吧。”

    顾锦年只能点点头,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回头挨抽的又不是自己。

    就如此。

    顾宁涯离开了。

    待顾宁涯走后,顾锦年沉默了一会,消化着这些信息。

    过了半个时辰。

    顾锦年收回心神。

    佛门也好,仙门也罢。

    眼下的事情,就是安心审卷。

    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而干扰自己的本职工作。

    顾锦年审卷,显得十分认真。

    而大夏皇宫内。

    养心殿中。

    雷霆般的声音响起。

    是永盛大帝的怒吼。

    “岂有此理。”

    “当真是岂有此理。”

    “大夏王朝,这些年来何曾亏待过你们仙门。”

    “东荒魔窟,泼天的功劳,尔等就想要独占,扶罗王朝,大金王朝都派大儒前去镇压,却孤立朕的大夏王朝,可恨,可恨!”

    殿内,永盛大帝是真的雷霆大怒。

    并不是因为被拒绝而愤怒,而是仙门的态度,让永盛大帝极其愤怒。

    东荒魔窟,历经数万年,里面的妖魔只怕早就死光了。

    眼下就是收尾阶段,大家均分功德气运。

    当初,的确是仙门封印魔窟,所以这一次由仙门来封印魔窟,并没有任何不妥,可其他王朝,各大势力稍稍分一杯羹,也是能说的过去。

    毕竟互相帮助。

    可没想到的是,仙门同意了佛门,同意了扶罗王朝,同意了大金王朝,就是不同意大夏王朝。

    这如何让人不恼怒?

    养心殿内,监天司徐太一也沉默不语,这一点也是他没想到的。

    按理说,永盛大帝的要求并不算特别过分,就是派个顾锦年过去,蹭一蹭功德,然后回来。

    皆大欢喜。

    以后仙门在大夏境内,如果有什么需要大夏帮忙的,大夏也会帮忙,你好我好大家好啊。

    “陛下,臣认为,应当是仙门畏惧侯爷,他们知道侯爷气运雄厚,担心若是让侯爷参与的话,会抢走他们的功德气运。”

    “还请陛下息怒,仙门如此行为,其实并不是坏事,一来可以看清楚这般仙门弟子是何等的心态,二来也可以看出,他们是畏惧侯爷的。”

    “也是畏惧我大夏王朝。”

    徐太一也是仙门出身,但他是有官方背景的,不像那些宗门一般,在他眼中看来,都是一些散修。

    如此自然要向着永盛大帝说话。

    徐太一的声音,并没有让永盛大帝开心起来。

    傻子都看得出来,人家是怕吗?顾锦年是儒道后世之圣没错,但降妖除魔这种事情,又轮不到顾锦年来做。

    说来说去,就是不想让顾锦年继续变强,不想让大夏王朝继续变强。

    只不过,徐太一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东荒境各大势力已经在怕大夏王朝了。

    准确点来说不是怕大夏王朝,而是开始联手打压大夏王朝了。

    天命之争即将开始。

    所有人都知道,谁能在开始的时候,独占鳌头,谁就能更容易成为天命之人。

    而自天命出现之后,风头最盛的便是大夏王朝,但主要原因还是顾锦年,可以说顾锦年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眼中的敌人了。

    不是竞争对手,就是敌人。

    因为天命只有一个人可以掌握,这条路注定充满着凶险与杀戮,就如同争夺皇权一般,不赢则输,兵败必死。

    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仙门,佛门,妖族,魔道,中洲王朝,还有一些隐世势力,这些人可都盯着顾锦年。

    倒不是说顾锦年就是最强的那个,而是顾锦年风头最盛,也是明面处最强的存在。

    想到这里,永盛大帝深感压力,不是为大夏王朝感到压力,而是顾锦年,他还真担心顾锦年会遭到一些手段打压。

    “告诉仙门,东荒魔窟,大夏王朝必然要有所参与,可以只分享一部分气运功德,但必须要有大夏王朝的影子,锦年也必然要前往东荒魔窟。”

    “否则。”

    “别怪朕无情。”

    永盛大帝面无表情道,这件事情他必须要争,争是一个态度,给天下人看的一个态度。

    听到这话,徐太一点了点头道。

    “臣,遵旨。”

    他答应下来,可内心深处其实是知道的,仙门现在根本就不在乎大夏王朝,如今天命之争出现,他们最大的敌人,儒道已经被斩去一刀。

    仙门获得天命的概率很大,至少比之前大了太多。

    这就好像太子被废一个道理,太子不被废,其他皇子们即便是有皇室血脉,也不敢轻举妄动。

    倘若太子被废,其他皇子有几个不蠢蠢欲动?

    仙门和佛门,意图最大,他们自然不希望顾锦年继续变强,那样的话,对他们而言,才是真正的危险。

    不过,永盛大帝说的话,他也明白,所以打算再去商谈一二。

    希望能缓解双方的关系,免得闹出什么大事。

    也就在此时,魏闲从殿外走了进来,不过他一语不发,站在一旁低着头,没有任何异样。

    看到魏闲出现,永盛大帝挥了挥手,让徐太一离开。

    待徐太一离开后,魏闲的声音这才响起。

    “陛下。”

    “镇国公已经回京了,正在宫内,是否宣召?”

    魏闲出声,询问永盛大帝。

    “好,让国公进来。”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当下,魏闲离开大殿,没过一会,一道身影走进大殿当中。

    正是镇国公。

    “老臣顾元,拜见圣上。”

    顾元的声音响起,中气十足,朝着永盛大帝稍稍一拜。

    “国公免礼。”

    “此番边境之战,国公为大夏王朝鞍前马后,死而后已,乃为大夏第一肱骨之臣啊。”

    永盛大帝出声,望着镇国公如此说道。

    然而,镇国公却摇了摇头道。

    “陛下,老臣也算是看陛下长大,您那点文采老臣还是有数,就不用这么文绉绉了。”

    “别学锦年,学不会的。”

    镇国公神色平静,很认真的说道。

    永盛大帝:“.......”

    啊.......这。

    如果换任何一个人,永盛大帝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但眼前的人,毕竟是大夏国公,当初他还不是皇帝的时候,还在镇国公手下当过兵。

    实话实说,跟镇国公装还真没啥意思。

    “镇国公,你这话就没意思了,身为君王,要海纳百川,朕这些日子也在认真读书,再说了,什么叫做学锦年?不是锦年学我?”

    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了。

    不过不等镇国公开口,永盛大帝直接岔开话题,神色显得无比凝重道。

    “东荒魔窟的事情,仙门等势力,都抗拒大夏王朝入场,朕的意思是想让锦年去一趟,获些功德气运,等待天命之争时,也算是让锦年更好的力争头部。”

    永盛大帝出声,道出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镇国公眉头不由一皱。

    “仙门抗拒吗?”

    他沉思了一番,随后摇了摇头道:“现在对仙门下手十分不妥,佛门虎视眈眈,若是针对仙门下手的话,佛门必然会与仙门联手,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再者,此番边境大胜之后,臣也察觉得到,大夏还有诸多地方不足,应当养精蓄锐,发展国家,的的确确要远离战争。”

    镇国公出声,他方才已经思索了要不要对仙门下手,一番衡量之后,给予了这个回答。

    听到镇国公所言,永盛大帝也不由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也清楚。

    “不过,仙门不好下手,佛门刚好可以敲山震虎。”

    永盛大帝出声,语气平静。

    刹那间,镇国公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陛下当真要灭佛?”

    镇国公出声询问道。

    “恩。”

    永盛大帝神色平静无比。

    “锦年献灭佛策,朕已经看了,写的极其之好,无论是从长远来说还是现在来说,佛门必须要灭。”

    “不止如此,大夏近些日子,只怕会出一场惊天大难,这件事情朕怀疑与佛门有关系。”

    “白鹭府的事情,只怕也与佛门有莫大的关系,佛门只怕布局许久了,如若朕还在暗中调查,顺藤摸瓜,等知道对方的阴谋后,已经来不及了。”

    “眼下趁着佛门如此挑衅大夏王朝,朕就应当抓住机会,狠狠的让佛门吃个惨痛教训。”

    “此战,只能赢,不能败。”

    “这也是朕为何紧急让国公前来的目的。”

    永盛大帝道出自己的想法。

    灭佛,不仅仅是因为顾锦年的策论,更主要的是,敲山震虎,化被动为主动。

    朝堂当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定是有许多因素,但因为一两件事情,也不可能乱来。

    “那陛下的意思是,让老夫配合锦年,一同前往佛门?”

    镇国公继续问道。

    “差不多。”

    “但也不完全是。”

    “国公,朕给予你兵权,你率领五十万大军,针对佛门,等待锦年的号令。”

    “由锦年来抉择,倘若锦年下达灭佛之令,朕要国公三日内,屠尽大夏佛门。”

    “彻底灭佛。”

    永盛大帝声音都有些冷冽,他的意图更大,要屠尽大夏所有佛门。

    而这件事情,必须要让镇国公来做。

    “臣,明白。”

    镇国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听的出永盛大帝是什么意思。

    灭佛,必然要遭受天地惩罚,而这件事情,看似是顾锦年主导,其实是大夏王朝和他镇国公来主导。

    顾锦年的号令,无非是树威罢了。

    但一切的后果,由大夏王朝和镇国公来承担,两个人用自己的方法,来帮顾锦年分担压力。

    此战过后,天下人都会大骂顾家,大骂顾老爷子,抨击大夏王朝,虽然顾锦年也会受到一定的牵连。

    可不管如何,最大的麻烦,是落在他们二人身上。

    他们不希望顾锦年出事,顾锦年是大夏的未来,身为长辈,他们又岂能让晚辈来承担后果?

    “陛下,灭佛之事,还是有些太大,让老臣一个人去吧,佛门有绝世高手,若让锦年单独去做,老臣担心.......”

    不过,镇国公还是有些担心,所以他提议让自己一个人去,承担一切后果。

    只是永盛大帝摇了摇头道。

    “朕已经告知东方先生,他会去找锦年,在暗中保护他,镇国公莫要担心。”

    “而且,锦年必须要出面,天命之争就在眼前,锦年必须要做这件事情,待灭佛之后后,朕会将国运加持在锦年身上,到时候大夏最后一道天命,也会归于锦年。”

    “只要在稷下学宫获得更多的天命印记,此事必成,朕与国公,便可安心处理王朝之事,剩下所有的事情,就全看锦年自己。”

    永盛大帝摆了摆手,他面色认真,一定要让顾锦年出面。

    这也是他的计谋一环,他要让顾锦年得到大夏最后一道天命印记。

    用灭佛,来配合顾锦年。

    听到这话,这回镇国公都有些惊讶了,一来是东方先生居然都请来了,这可是人间绝世高手,大夏武力最强的存在。

    二来是,毕竟顾锦年终究是外戚,而不是永盛大帝的儿子。

    没想到永盛大帝竟然要将大夏的未来,全部加持在顾锦年身上,连国运都要给予顾锦年。

    这简直是无上的恩宠,也是无上的信任。

    “陛下,老臣........”

    镇国公开口,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爷子。”

    “你当年随朕发动建德难,大夏境内,没有任何一个将士支持朕,唯独老爷子您支持朕。”

    好看的言情

    “新朝之后,你直接名成功退,朕知道,你是在帮朕,但朕也明白,这天下悠悠之口,是一把无形的利刃。”

    “朕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如今锦年展露天赋,他是朕的外甥,朕会将一切的恩情,全部还给锦年。”

    “锦年体内,终究流淌着皇家血脉,朕相信老爷子,也相信锦年。”

    永盛大帝开口,他道出自己的心里话。

    他无惧什么人言,也不担心顾家造反,这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气魄。

    话说到这里,顾老爷子不由得深吸一口气,随后朝着永盛大帝深深一拜。

    “陛下英明。”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不以为然道。

    “并非朕英明,而是锦年太优秀了。”

    “不过,有件事情,国公必须要承认。”

    永盛大帝说到这里,十分的严肃与认真。

    “陛下何事?”

    镇国公有些好奇。

    “你先答应朕,朕再说是什么事。”

    永盛大帝眼神当中满是认真。

    “如果是说,锦年是学陛下的话,那老臣不答应。”

    镇国公想了想,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故而摇了摇头。

    永盛大帝:“.......”

    永盛大帝有些无奈了,他都做出如此的让步,而且说了这么多肺腑之言,你大爷的,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答应?

    还有,承认别人优秀有那么难吗?

    与此同时。

    贵阳郡。

    普寒寺。

    大殿内,苏怀玉的身影出现。

    佛寺大殿当中,数百位僧人坐在两旁,面无表情,他们诵念的经文,目光无神。

    而大殿当中,一位老僧盘坐在地,双手合十,望着苏怀玉。

    “阿弥陀佛。”

    “请施主回去告知侯爷,清浅乃是狐妖,入我佛寺,已是大逆不道之事,更是窃取我佛门之物,更为大罪,老衲必须要替天行道,上行密宗也已答应。”

    “此事,没有人可以阻止,侯爷有好生之德,老衲敬佩,但佛门也有佛门的规矩,还请施主谅解。”

    老僧开口,望着对方如此说道。

    面对对方的这般言论,苏怀玉显得平静。

    “那瑶池仙子呢?”

    苏怀玉问道。

    “瑶池仙子也是如此。”

    对方出声。

    “瑶池仙子不是妖族,为何也要度化?”

    苏怀玉开口,询问对方。

    “阿弥陀佛。”

    “瑶池乃是玲珑仙宫弟子,虽是仙门,但她已经沾染不详,应当度化,此乃佛门之事。”

    老僧继续开口。

    之前还说瑶池仙子会放过,现在看样子是又得到了谁的指示了。

    “好。”

    “当真是极好。”

    “敢问佛门,当真要走这一步吗?”

    “清浅仙子与瑶池仙子,乃是侯爷派来的人,尔等在大夏境内,就真的不怕,侯爷一怒之下,灭杀佛门?”

    “如此大的因果,尔等当真不怕吗?”

    苏怀玉出声,他望着对方如此说道。

    然而,后者神色平静道。

    “我等佛门所作所为,完全是顺应天道,没有任何伤天害理之事,清浅与瑶池,她们二人罪孽深重,助纣为虐,佛门没有杀她们的心,只是想要度化她们。”

    “让她们明白对错罢了,反倒是施主,有些强词夺理了。”

    对方淡淡出声,压根就不怕。

    这也合情合理。

    毕竟都敢这样做了,还怕几句威胁?

    “度化?”

    “好一个度化,你真当苏某不知道,尔等打的是什么主意?”

    “无非就是想要激怒侯爷,让大夏王朝灭佛,对于整个佛门来说,牺牲一小部分人,却可以换来无数支持,同时再引天灾降到大夏王朝。”

    “到时候就可以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给侯爷,推给大夏王朝。”

    “借这个机会,再打压大夏王朝,使得佛门入驻大夏,这就是尔等的计谋对吗?”

    苏怀玉出声,他面色平静,望着他们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老僧面无表情,但内心却充满着的惊愕。

    因为苏怀玉所说的事情,就是他们佛门要做的。

    这不可能。

    苏怀玉为何知道这个?

    “施主当真是会联想,果然与天命侯在一起的人,就是不一样,伶牙俐齿,而且擅长编故事。”

    老僧开口,他没有否认,而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回答。

    “联想?”

    “呵。”

    “我倒要看看,你们佛门这个计划,能不能成功。”

    苏怀玉没有多说了,既然佛门非要选择这条路,他也没什么好拦着的。

    只是普寒寺主持的声音不由响起。

    “施主,老衲见你心中有戾气,属于罪孽之人,还请施主先不要离开,老衲来度化施主。”

    普寒寺主持开口。

    他语气平静道。

    只是此言一出,苏怀玉没有半点畏惧,反而是立在原地不动,看着对方淡然道。

    “请高僧出手。”

    “苏某倒要看看,这天下谁能度化苏某。”

    苏怀玉声音平静,根本无惧对方。

    随着此言一出,普寒寺主持微微皱眉,说实话他真的看不穿苏怀玉。

    而且苏怀玉如此开口,让他心里有些没底。

    过了半响,他还是没有出手,而是叹了口气道。

    “还望施主能够及时回头,放下屠刀。”

    他出声,最终没有出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等到明日,屠刀出现在你头顶之时,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如此镇定。”

    苏怀玉出声,说完这话,直接离开。

    待他离开普寒寺后。

    苏怀玉长长吐出一口气。

    显得有些庆幸一般。

    “好在没有动手,不然.......真要出事了。”

    苏怀玉喃喃自语,紧接着离开此地。

    待苏怀玉离开。

    普寒寺内,有僧人睁开眸子,望着主持道。

    “主持,为何不度化他?”

    有人询问,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他不能动。”

    “此人有莫大的问题,方才老衲有一种直觉,若是动他,整个佛门都要受到牵连,万劫不复的那种。”

    “要让人查一查,这个苏怀玉到底是什么来头了。”

    普寒寺主持出声。

    他刚才的确有这种直觉,敢动苏怀玉,会有惊天大难,影响的不是普寒寺,也不是大夏佛门,而是天下佛门。

    一时之间,众僧有些惊愕,不敢相信。

    一个人可以影响天下佛门?

    实际上,普寒寺主持也不愿相信,可刚才的确有这种错觉。

    “去告知上师,计已成,我大夏佛门僧人,准备迎接大难。”

    最终他如此开口,随后安静下来了。

    如此。

    转眼之间到了翌日。

    贡院内。

    科举也彻底结束。

    顾锦年审批了两天的答卷,基本上每一份都由顾锦年来主审。

    每一份答卷,顾锦年都认认真真看完。

    不会因为对方写的不好,亦或者写的字有些差,从而胡乱评分。

    他以盛世为题。

    只要写出来的答卷,的的确确能帮助国家,能发展王朝,他都会给予一个高的评分。

    至于那些张口闭口就是百姓,可没有半点实际行动,亦或者是一些假大空的文章,顾锦年一律给予低分。

    等审卷完毕后,交给其他大儒再度审查,三查三阅,最终将卷宗交给皇帝。

    由皇帝进行抽取阅读,最后再将最好的一批答卷,给予最终定格。

    整个过程需要七天的时间。

    解决完这些事情后,顾锦年起身,他走出房内。

    天色已晚。

    老爷子已经回来了,因为审卷的原因,顾锦年没有回府,打算等卯时一到,答卷送走后,便回顾家一趟。

    可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是苏怀玉的身影。

    他十万火急,赶到大夏京都。

    “侯爷。”

    “普寒寺不打算放人。”

    “而且瑶池仙子也被扣留下来了,要一同度化。”

    苏怀玉出声道。

    听到这话,顾锦年面无表情,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大夏境内即将有一场天灾。”

    “佛门算准了这点,所以借助这个机会,让我主动跳进陷阱之中。”

    顾锦年负手而立,他仰望天穹,如此说道。

    佛门的行为举止,他岂能猜不到。

    “侯爷,你有什么想法?”

    苏怀玉开口,询问顾锦年。

    “苏兄觉得,我应当如何?”

    顾锦年看向苏怀玉,询问对方。

    “侯爷是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苏怀玉问道。

    “你先说假话。”

    顾锦年看向对方问道。

    “杀。”

    苏怀玉面色冰冷道。

    “那真话呢?”

    顾锦年继续问道。

    “杀他妈的。”

    苏怀玉目光之中,充满着杀气。

    顾锦年当下微微一笑。

    随后直接离开贡院了。

    直奔大夏皇宫。

    他独自一人。

    一袭儒袍。

    来到大夏皇宫外。

    随后。

    一道声音响起,传遍整个大夏京都。

    “臣,顾锦年,有要事请奏。”

    “礼部来报,佛门大肆建庙,无视礼部朝纲,敛百姓之财,更

    为匈奴主犯,立长生牌,践踏大夏国威。”

    “此为不赦之大罪也。”

    “臣,今日恳请陛下,集结大军,平灭大夏境内,一切佛土。”

    皇宫外。

    顾锦年的声音,平静无比。

    可却充满着坚定。

    刹那间,大夏京都,诸多势力震撼。

    “准奏。”

    “赐大夏龙符于镇国公,携五十万大军,征龙舟,宝船,大夏龙炮,征讨佛门。”

    《一剑独尊》

    “不服者,杀无赦。”

    半响之后。

    皇宫深处。

    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冷漠无比。

    直接答应下来。

    灭佛。

    不仅仅是为了打压佛门,更主要的还是要敲山震虎。

    “臣,遵旨!”

    皇宫外,顾锦年朝着永盛大帝一拜。

    随后转身离开,前往顾家。

    一刻钟后。

    一道道身影赶往皇宫内,是文武百官,来劝说皇帝。

    但与此同时。

    京都外,一道道战马奔腾,前往各大军营。

    “集结!”

    “奉陛下之令,大军集结,征讨佛门!”

    雄厚无比的声音响起。

    充满着激烈。

    一时之间,各大军营瞬间开始整顿,将士穿甲,战马奔腾。

    集结五十万大军。

    围剿佛门。

    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3927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