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七十二章:藏剑山,九大仙剑,无上剑诀,顾锦年回京!【补昨天更新】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二章:藏剑山,九大仙剑,无上剑诀,顾锦年回京!【补昨天更新】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大夏境内。

    一处无名山川。

    瀑布坠下,四溅水花。

    顾锦年,苏怀玉,东方剑圣三人在这里稍作休息。

    此地距离大夏京都不到八百里。

    三人倒也不急着回去,一路上闲聊诸多东西。

    此时,停下来歇息,东方剑圣的声音不由响起。

    “锦年小友。”

    “要不要我教你两招剑术?”

    东方剑圣突然的声音,使得正在欣赏风景的顾锦年不由一愣。

    “剑术?”

    顾锦年看向东方剑圣,眼神当中有些好奇,不太明白好端端东方剑圣说这个做什么?

    “恩。”

    “我看你有练剑的天赋。”

    东方剑圣淡淡出声。

    他是剑道第六境的强者,说句实话,天下有多少剑修想要拜他为师。

    不过东方剑圣都看不上,如今他倒是比较欣赏顾锦年,但并非是收徒,而是指点一二。

    “这都被你发现了?”

    顾锦年有些不太好意思。

    东方剑圣:“......”

    苏怀玉:“.......”

    “剑道天赋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有没有?”

    此时此刻,苏怀玉有些好奇,询问东方剑圣。

    “你没有。”

    东方剑圣直接出声,断绝苏怀玉剑道之念。

    “凭什么?”

    苏怀玉有些不爽了,自己没有剑道天赋,他倒觉得没什么,主要是东方剑圣这斩钉截铁的声音,就让他很不愉快。

    这话啥意思啊?

    “我认为剑道天赋应当符合三点。”

    “第一,长相要够英俊。”

    东方剑圣淡淡出声,道出剑道天赋三大评选资格。

    “够英俊?还有这种说法?”

    “还有,阁下为何说我不够英俊?”

    用长相来评选资格,苏怀玉不认同,更不认同的是,自己难道不英俊吗?

    “你是英俊,但英俊的不够明显,你看看锦年小友,几个绝色为他争风吃醋,你有吗?”

    东方剑圣出声,一番话说的苏怀玉沉默不语。

    “那练剑和长相有什么关系?”

    苏怀玉不由问道。

    “肯定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

    “每个人心中的剑仙,都是风流倜傥,英俊不凡,你想想看,如果一个长相丑陋之人,那叫剑仙吗?”

    “就算他抵达剑道第七境,也只能称之为剑修。”

    “所以剑仙一脉,吃的都是青春饭,别的不说,我年轻时,无论去任何地方,任何人都会给我三分薄面,为什么?就因为我长相英俊。”

    东方剑圣很认真的说道。

    顾锦年与苏怀玉不由沉默。

    他们二人想要反驳一二,但听起来吧,又感觉这家伙说的很对。

    是讲道理,就是这个道理有点歪。

    “那前辈为何到现在还是身无牵挂?”

    苏怀玉忍不住问了一句。

    提到这个,东方剑圣仿佛回忆起一些不堪回首之事,他叹了口气,缓缓出声道。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

    “高高在上,也不近女色,专心修行剑道,后来达到第六境,最美好的年华没了。”

    “错失良机。”

    看得出来,东方剑圣很难受。

    “可前辈目前的长相也不差啊,真要找个道侣难不成还找不到?”

    顾锦年忍不住出声了。

    “非也。”

    “其一,我喜欢年轻点的。”

    “其二,我不喜欢舔。”

    东方剑圣平静无比道,说出了现在还了无牵挂的原因。

    一时之间,顾锦年和苏怀玉恍然大悟。

    “如今老来,当真是后悔无比,花无再开时,人无再少年啊,你们二人趁着年轻,可千万不要学我,真学我了,也要记住,该放下身段时还是要放下身段。”

    “这不是骨气不骨气的问题,这些年来,我算是明白了,你还在犹豫要不要放下身段时,仙子你们已经被舔走了,轮不到你。”

    东方剑圣的感慨,使得二人一阵沉思。

    这话在理,但还是有些歪。

    “那第二点呢?”

    苏怀玉继续问道。

    “要会装哔。”

    东方剑圣继续开口,依旧是语出惊人。

    “这也跟修炼剑道有关?前辈,你忽悠我吧?”

    苏怀玉实在是忍不住了。

    长得帅,他承认,还要会装哔?

    “没有忽悠你。”

    “剑仙一脉,必须要会装,哪怕修为不足,也不能丢了气势。”

    “有句老话说的好,我宁可犯错,也不能不装。”

    “实力只是一时,帅是一辈子的事情。”

    东方剑圣的话,颠覆两人三观。

    这家伙脑子有点问题啊。

    不过此时此刻,苏怀玉有些皱眉,过了一会后,他有些若有所思。

    似乎还真认可这些话。

    “可前辈的不败剑法,似乎跟帅扯不上关系吧?”

    顾锦年出声询问。

    “这不一样,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段,帅不帅与我无关,活着才是最高境界。”

    东方剑圣摇了摇头,为自己的行为开始狡辩。

    “那第三呢?”

    顾锦年继续问道。

    “第三则是会主动惹事。”

    东方剑圣道出第三点。

    “会惹事?剑仙一脉,不是逍遥于天地之间吗?主动惹事是什么意思?”

    顾锦年这回真有些迷糊了。

    “身为剑仙,长得帅,而且还会装哔,如若躲在深山老林像什么话?”

    “我辈剑修,不去耍帅装哔,扬名立万,窝在山里修行,丢人不丢人?”

    提到这个,东方剑圣精神抖擞。

    结合以上种种,顾锦年觉得东方剑圣这话说的太对了。

    长得帅,又能装哔,不去显摆自己做什么?

    藏起来等到七老八十,再出来以德服人?

    不得不说,剑圣就是剑圣啊,理解能力简直是与众不同。

    “锦年小友,有想法练剑吗?”

    “我不收你为徒,只是教你两招,毕竟你天赋异禀,还真的可以尝试一二。”

    看着顾锦年略感兴趣的样子,东方剑圣不由出声道。

    “不练。”

    顾锦年摇了摇头,倒不是有意唱反调,而是自己现在既修行了武道,还有仙道以及佛道,本修更是儒道,再加一个剑道。

    说实话,时间成本太大了,真的没空。

    如果只是随便学两下的话,也没必要啊,自己在大夏王朝内,没事去耍什么帅啊?

    真要耍帅,儒道不帅吗?一首诗词下来,异象连连,那个妹妹不花痴?

    再者,剑道威力也就那样吧,没必要浪费时间。

    “为何不练?”

    东方剑圣面容有些古怪,自己都铺垫到这里了,顾锦年居然还不练剑,这有些打脸啊。

    “回前辈,时间上来不及,晚辈同时修炼不少,如若再加上一个剑道,只怕会一事无成。”

    “再者,剑道之威力,看起来,也就那样吧。”

    顾锦年实话实说。

    这话其实心里说说可以,明面上来说,让东方剑圣更加觉得有些不愉快了。

    当然顾锦年心里清楚,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希望东方剑圣断绝传授自己剑法之事。

    “剑道威力,也就那样?”

    “呵,锦年小友,你这可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你是不是真以为,我实力不行?”

    东方剑圣有些不开心。

    “呃.......”

    顾锦年没有点头,但意思也差不多。

    感受到顾锦年的目光和态度,东方剑圣稍稍咳嗽一番,随后出声道。

    “这次普寒寺主持,搞偷袭不算,我是真没想到,佛门会布置如此阵法,将佛陀真身给召唤出来了。”

    “如若知晓这样,我会带上仙剑奔赴此地,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剑仙一脉的实力。”

    “剑仙的强大,人与剑不可缺一,说句难听点的话,我也算是让了佛门一手,真把仙剑背负而来,他们算得了什么?”

    东方剑圣无比傲然道。

    他并不认为自己差,而是认为没有将仙剑带来。

    此言一出,一旁的苏怀玉也回过神来了。

    他点了点头附和道。

    “的确,剑仙一脉,人与剑缺一不可,对了,东方剑圣,按理说藏剑山应该开了,为何最近几年都没有消息?”

    苏怀玉认可东方剑圣所言。

    “恩,按理说藏剑山三年前就应当开启,不过因天命,所以各大剑道宗门没有选择开启,打算等天命之争开启后,再开启藏剑山,或许能为我剑道一脉,再添一柄仙剑。”

    东方剑圣如此回答。

    仙剑,便是剑道九器的称呼。

    “藏剑山。”

    顾锦年若有所思,他知道这个地方。

    剑道神山。

    一座山上全是剑,只要达到第三境的剑修,死后他们的剑都会飞到神山当中,为无主之物,每隔一段时间开启一次,让后来人登山,继承剑道绝学。

    藏剑山内,更是可以孕育出仙剑,每一次开启,都有一定可能激活仙剑,只不过概率很低罢了。

    目前剑道的仙剑,只有两柄。

    “锦年小友,若你有兴趣,等藏剑山开了以后,我带你去,指不定你能获得一柄极品飞剑。”

    东方剑圣开口,邀请顾锦年前往藏剑山。

    “好,多谢前辈。”

    顾锦年点了点头,白给谁不要?

    “那里练不练剑?”

    东方剑圣问道。

    “不练。”

    顾锦年还是摇了摇头,态度很诚恳。

    东方剑圣:“.......”

    一会后,东方剑圣起身,他看向顾锦年道。

    “锦年小友,你用你生平最厉害的武学,朝我打一拳。”

    东方剑圣面色平静道。

    “啊?这是为何?”

    顾锦年有些不理解了。

    “让你见一见剑仙之强。”

    东方剑圣出声。

    态度坚决。

    “这不好吧?晚辈已经踏入第五境了,而且肉身强大,前辈这.......”

    顾锦年觉得有些不妥,自己现在是武王境,但因为无暇肉身的原因,自己能发挥出武皇战力,这就有些不太好。

    真打了一拳,他怕打死东方剑圣。

    “不。”

    “来打。”

    “区区五境算什么!”

    “用你生平最强的武学,打。”

    东方剑圣明显是上头了,倒不是顾锦年看不起剑道,而是顾锦年轻视剑道,这就让他不能忍了。

    自己是谁啊?

    堂堂东方剑圣。

    六境剑修。

    踏马的,教你剑招,你居然不情愿?还要贬低我剑道不如武道?

    不行,他今天一定要让顾锦年服气。

    “前辈。”

    顾锦年开口,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不!”

    “快。”

    东方剑圣梗着脖子道。

    一瞬间,顾锦年有些无奈了,看对方的架势,很认真很认真。

    当下,顾锦年苦笑一声,起身擦了擦手掌,这是对方强求的,跟自己没关系。

    “前辈,当真是全力吗?”

    顾锦年问道。

    “全力以赴。”

    东方剑圣傲然无比。

    “好。”

    顾锦年也不啰嗦什么,他也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强。

    轰。

    刹那间,体内传来龙吟之声,仙武极印浮现,顾锦年叩拳印,龙拳虎印。

    砰。

    周围大山震颤,瀑布都停滞了。

    顾锦年到没有真的动用全力,五成力左右,朝着对方杀去。

    只一瞬间,东方剑圣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这是武王的实力?

    你逗我玩?

    东方剑圣根本就想不到,顾锦年这一拳居然如此恐怖。

    但他来不及了。

    准确点来说,不是来不及,而是不能跑了。

    只能硬着头皮,扛下这一拳。

    咚。

    随着一道沉闷无比的声音响起,东方剑圣肉身震颤,他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一旁的苏怀玉,静静看着。

    大约片刻后,顾锦年收回拳印,他也不由皱眉,因为东方剑圣肉身如同一块神铁,自己轰击一拳,感觉好像没有什么伤害。

    剑仙一脉这么强吗?

    顾锦年好奇了。

    “锦年小友。”

    “现在明白了吗?”

    抗下这一拳后,对方的声音响起。

    只见,东方剑圣依旧满脸傲然,尤其是眼神当中,更是带着平静和淡然,不得不说,帅是真的帅。

    “晚辈明白了。”

    “是晚辈唐突。”

    顾锦年点了点头,发自内心道。

    “好,你既然明白,那就最好。”

    东方剑圣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但很快他脸色一变,皱起眉头,观望四周。

    “有杀气。”

    “你们二人先走,我来断后。”

    东方剑圣突然变色,让顾锦年与苏怀玉不由也警惕起来了。

    下一刻,东方剑圣消失。

    “怎么说?”

    苏怀玉看向顾锦年,警惕的看向周围。

    “先走。”

    顾锦年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哪里来的杀气?

    可问题是东方剑圣说有杀气,他们不敢轻视,打算先行离开。

    故此,二人消失在原地,朝着大夏王朝奔去。

    而几十里外。

    一处小溪旁,东方剑圣的身影出现在此。

    “哇。”

    下一刻,东方剑圣趴在小溪旁,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哇。”

    又是一口鲜血。

    映红的鲜血,在水中融化,这一刻细微的哭声响起。

    是东方剑圣。

    他呜咽着。

    痛!

    太痛了!

    实在是太他娘的痛了。

    如果不是自己在关键时刻,运转法力,阻挡了这一拳,他心里清楚,自己不死也残啊。

    “顾锦年啊顾锦年,你他娘的,你管这他娘的叫武王境?”

    东方剑圣是真的哭了。

    他胸骨寸寸断裂,痛到窒息。

    顾锦年虽是武王,但爆发力等同于武皇强者,而且是武者,他是剑修,剑修虽然也会锻炼肉身,可对比武道来说,肯定不行啊。

    这还好是他关键时刻够机灵啊。

    不然真要出事。

    “哇。”

    又是一口鲜血,东方剑圣趴着,不敢动弹。

    “好在我够聪明,关键时刻跑了,要是被他发现我在这里连连吐血。”

    “那就彻底丢人现眼了。”

    东方剑圣喃喃自语,他宁可死,也不被发现如此丢人的一幕。

    不过万幸的是,自己蒙骗过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

    东方剑圣这才缓过一口气,不过依旧是趴在小溪旁。

    喝了口河水,恢复了一点气力,再吞了两枚丹药。

    顺便把衣服洗了一遍,毕竟衣服上还是有点血迹,待会被看到就不好。

    做完这一切后,东方剑圣也跟了过去。

    “想来,顾锦年应当相信剑仙一脉的强大,待会传他两招。”

    “不过,不能乱传,此人资质逆天,如果我按常规手段,传他一些普通剑法,只怕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若是传他一些本门秘法,一来不符合规矩,二来万一他直接学会了,我岂不是尴尬了?”

    “得想个办法。”

    东方剑圣喃喃自语,一开始他只是想着随便传顾锦年两招剑法,纯粹就是觉得顾锦年适合当剑仙,倒也不是要收顾锦年为徒。

    现在吧,有点骑虎难下,随便传两招,肯定不太好,丢人现眼。

    传高深的剑法,又怕顾锦年一下子学会,左右为难啊。

    只是过了半刻钟,东方剑圣一拍脑袋,想到了办法。

    “我真有点蠢啊。”

    “我编一套剑法不就行了吗?”

    “编一套玄之又玄,而且根本练不成的剑法。”

    “一来,顾锦年得到之后,必然会震撼连连,二来他也一定学不会,到时候就会知道,剑仙一脉有多难,也知道我到底有多强,形象瞬间伟岸起来。”

    “要是他愿意,回头再传他一些比较高深的剑法,这样的话,即便他觉得简单,我也可以解释,高深剑法他学不会,只能拿基础剑法来了。”

    “如果他不愿意,反正这个哔我是装完了,随便他怎么想。”

    “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

    东方剑圣越想越觉得完美。

    到最后他没有加急速度,而是在编造剑法,身为剑圣,他的剑道理论自然很强,如果是编真正的剑法,的确很难,但如若是编一些看起来很有道理,可实际上一点用都没有的剑法。

    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如此,又是半个时辰后,东方剑圣编完了。

    甚至他特意花了一炷香的时间,想出了这剑法的名字。

    【诛神决】

    这名字够霸气。

    名字越长逼格越高。

    东方剑圣心中暗道。

    不仅仅是名字,其内容他也彻底编完,基本上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属于那种,看起来感觉好像很厉害,但实际上一点作用都没有。

    还诛神决。

    诛毛决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东方剑圣脸上的笑容不由愈发浓烈。

    想到以后顾锦年登顶天下之后,跟所有人说,我这一生一帆风顺,唯独在一件事情上败过,这件事情就是东方剑圣给予我的剑诀,我连十分之一都无法参透。

    东方剑圣的笑容无法遮掩。

    大约过了一会。

    东方剑圣加速飞行。

    如此。

    不到一个时辰,他察觉到了顾锦年与苏怀玉的身影。

    唰。

    下一刻。

    东方剑圣出现在两人面前。

    而此时,顾锦年全神戒备,察觉有人前来,立刻举拳袭杀。

    “是我。”

    感受到顾锦年的拳芒,东方剑圣快速开口,生怕顾锦年又来一拳。

    听到是东方剑圣的声音,顾锦年这才松了口气。

    “前辈,敌人如何了?”

    顾锦年出声,收敛拳芒。

    “已经被我杀了。”

    “事情解决。”

    东方剑圣淡淡开口。

    “已经解决?是那路人马?这个节骨眼敢进入大夏王朝,袭杀侯爷?”

    一旁的苏怀玉忍不住询问。

    毕竟这里是大夏境内,很难相信有人敢这样做。

    “身份不明,你仇家太多了,但事情已经解决,无须担心,一个活口都没有。”

    “当然,还是尽快回到大夏京都,这样更安全。”

    东方剑圣睁着眼睛说瞎话。

    两人听后,不由点了点头。

    不过,顾锦年的目光不由一皱,他看向东方剑圣的面容上,还有点血迹。

    胡须上的血迹。

    “前辈,您受伤了吗?胡须上为何有血迹?”

    顾锦年有些关心。

    “哈?”

    东方剑圣一愣,他都把衣服洗了一遍,没想到还是露出破绽了?

    刹那间,东方剑圣负手而立,站在虚空当中,一脸傲然道。

    “我怎可能会受伤。”

    “这是敌人的血。”

    东方剑圣淡淡出声,硬着头皮把这个事情给圆回来。

    “敌人的血?”

    两人有些疑惑,因为这有点不像啊。

    不过,不等二人逼问,东方剑圣取出一本剑诀,而后交给顾锦年道。

    “锦年小友。”

    “这门剑法,乃是我剑道排名前百的剑法,你拿回去好好参透,若你能学会,也算是有一技傍身。”

    “若你学不会,那就证明老夫看走眼了,回头你要是还想修行剑法,我给你找本普通剑法即可。”

    东方剑圣将剑谱交给顾锦年。

    后者接过剑谱,看到斩神决三个字后,不由略显惊讶。

    排名前百的剑谱,名字这么霸气?

    打开看了看,这笔墨好像有些没干啊。

    “咳咳,锦年小友,好好参透。”

    “前方五百里,便是大夏京都,就不用我来护送吧,等到藏剑山开了,我再来找你,带你前往藏剑山走一趟。”

    似乎是担心顾锦年追问,东方剑圣没有啰嗦什么,随便找个理由,便要离开。

    “前辈慢走。”

    顾锦年作礼一番,而一旁的苏怀玉,却看着这剑谱,眼神略显古怪。

    很快,东方剑圣离开了。

    顾锦年与苏怀玉二人也继续加速,不管是什么情况,先回大夏京都再说。

    “苏兄,你要修炼剑法吗?”

    路上,顾锦年询问苏怀玉要不要剑谱。

    他对这东西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不用。”

    “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有我自己的法,不需要修炼剑法。”

    “不过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苏怀玉摇了摇头,同时说出自己的一些想法。

    “恩,我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没出事就行。”

    顾锦年将剑谱收着,这玩意回头找个机会练一练,能学会最好,就如同东方剑圣说的一般,多一技傍身,也不吃亏。

    要是练不会,那就算了。

    “那倒也是。”

    “行,先回京都吧,这天命有所变化,想来陛下找你有事。”

    苏怀玉点了点头。

    如此,二人快速离开。

    而远处。

    也朝着宗门回去的东方剑圣,突然止步。

    他微微皱眉。

    因为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我是不是还有点保守了?”

    “要是顾锦年学会了这剑法该怎么办?”

    走了半天,东方剑圣突然意识到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

    虽说这剑法是自己瞎写的,可至少有剑道理解在里面,不是乱编的东西,属于一半真一半假。

    万一顾锦年悟性极高,悟出点其他剑法,该怎么办?

    那自己的如意算盘岂不是泡汤了?

    过了一会,东方剑圣摇了摇头。

    他仔细想清楚了。

    “不可能。”

    “这剑法绝对不可能练成,虽然有我的剑道理解,可剑招就是假的,谁都练不成。”

    “这要是练成了,我这剑圣之名,让给他顾锦年,给他顾锦年当剑仆,当一辈子的剑仆。”

    “再者,真就练成了,可能也就是一些其他剑法,回头再编就行了。”

    “恩,就是这样,等下次见面再问问,反正不急。”

    “只可惜啊,锦年小友是大夏王朝的人,当真是个修士,可以好好教他剑法,这次藏剑山开启,必然是天命显世之后的事情,宗门有人已经推演出,此次会有仙剑出世。”

    “顾锦年若是悉心修行剑道,或许有极小的可能得到仙剑认主。”

    “现在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得到一柄极品飞剑。”

    “错过就是错过啊。”

    “罢了,罢了。”

    东方剑圣说完这些,便彻底消失不见。

    而此时。

    大夏京都内。

    的确,顾锦年这才刚刚回来,六叔就找上门了。

    前脚入京,后脚出现。

    似乎在城门口等了许久。

    “锦年。”

    “陛下有密令,快去宫中。”

    京都北城门口,当顾宁涯见到顾锦年后,立刻开口。

    “好。”

    顾锦年也不废话。

    天命出现了变化,谁都知道天下局势要有所变化,永盛大帝找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此,顾锦年跟着六叔走了。

    而苏怀玉直接回书院。

    京都内。

    两道身影快速朝着宫中赶去。

    “六叔,陛下这次找我,有什么事?”

    顾锦年询问自己的六叔。

    “应当是跟天命有关系。”

    “这几天监天司忙的不行,动用了不少灵晶。”

    “一些探子来报,匈奴国,大金王朝,扶罗王朝,都在推演天命。”

    “这天上的龙珠,与国运有很大关系,天命之争要开始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谁要是抓住这个先机,那就是真正的腾飞而起。”

    顾宁涯不清楚具体什么事情,但也知道一些消息。

    “明白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而顾宁涯的声音继续响起。

    “锦年,稷下学宫之后,你当真要去佛门?”

    顾宁涯出声,询问这件事情。

    “恩。”

    顾锦年点了点头,既然说了这话,他不会不去。

    “这没必要,六叔我去过一趟西漠佛国,那鬼地方古怪的很,老爷子以前也说过,西漠佛国有很大的问题。”

    “我是觉得,你不要去,这次稷下学宫,你确定好自己的学派,这样一来,就有真正的支持者。”

    “这次你与佛门斗争,儒道那些大人物没有出手,就是因为你还没有选择学派。”

    “待你选择了学派之后,往后教派之争,你也不算是孤立无援。”

    “我问过文景先生,教派之争,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跟身份地位无关,大夏王朝帮不了你什么,得要靠你自己。”

    “你要三思,不要继续这么冲动。”

    顾宁涯出声关心道。

    之前顾锦年怎么闹,顾家其实都是支持顾锦年的,但局限就是在大夏王朝内,大夏王朝之外的事情,顾家多多少少还能插上两句嘴。

    各大王朝也是会给顾锦年一些面子。

    可问题是,牵扯到了教派之争就不一样了。

    儒道,佛教,道门,还有剑修,术法,以及妖魔。

    这些东西,不是一个王朝那么简单,其势力遍布天下,牵扯极大。

    一个大夏王朝,在这些势力面前,当真是不够看的。

    这次西漠如此嚣张,大夏王朝其实有心无力,最大的能力,就是保护顾锦年周全。

    而不能做其他事情。

    “六叔,这事我明白,你放心就好,侄儿会想清楚的。”

    顾锦年明白自己六叔在关心自己,也明白是整个顾家都在关心自己,只不过让六叔过来劝说。

    “你能明白是最好的。”

    “反正不管如何,顾家是支持你的,但你也不要让大家担心,尤其是你娘,每次你在外面折腾,你娘都提心吊胆,动不动几个晚上睡不着。”

    “还有你爹,最近因为你的事情,公事都没有办好,被御史台参了几本,再这样下去,你爹估计要麻烦了。”

    顾宁涯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我爹?”

    “我爹怎么了?”

    顾锦年有些好奇,不明白自己父亲怎么了?

    “江南税赋的事情,本来这件事情应当是太子做的,不过太子不是被撤掉监国之责了吗?秦王监国,可秦王身上也有一大堆事,所以这事交给你爹了。”

    “但不是我说的啊,六叔觉得,不是你爹因为你的原因耽误公事,纯粹就是手段不行,能力不行。”

    “锦年,待会你见到皇帝,你得说一句,要不把侯位给我得了,说实话锦年,咱们叔侄二人关系最好,你还记得不,你爹当了侯爷以后,就开始装起来了,摆着一张臭脸,公事公办的样子。”

    “要是六叔封了侯,这大夏一半的事情,还不是咱们叔侄二人说的算?”

    “妥不?”

    顾宁涯说话十分不着谱。

    顾锦年有些苦笑。

    “那行,待会我跟陛下说下,顺便让陛下把江南赋税的难题交给你,六叔这事你来解决,如何?”

    顾锦年问道。

    “那不行。”

    “江南赋税这事,我搞不定,满朝文武都搞不定,牵扯势力太大了,就算跑去杀人,也没有任何作用,朝廷要的是银子,杀再多人,没银子都没啥用。”

    顾宁涯直接摇了摇头。

    他不蠢,有功可以领,有事坚决不上。

    如此,二人也已经来到宫中了。

    “参见侯爷。”

    随着顾锦年出现,众将士齐齐喊了一声,根本没有阻拦。

    顾锦年骑乘快马,直接疾驰,他有特权,可在宫内骑马。

    至于顾宁涯则在宫外停了下来,从战马上下来,想要进去,然而这群宫内侍卫客客气气的拦下顾宁涯。

    “指挥使大人,您不可入宫。”

    统领出声,拦下了顾宁涯。

    “为何?”

    “我有密令啊。”

    顾宁涯一愣,自己不能骑马这是规矩,为什么不然自己入宫?

    “属下也有密令,您不能进去。”

    后者笑呵呵的说道。

    “你也有密令?”

    “你放屁。”

    “都滚开,我要去见陛下,我在城口等了两天,才等到锦年,谁想吞我的功劳?”

    顾宁涯有些不爽了。

    虽说这是小功,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指挥使大人,您就不要为难属下了,陛下真有密令。”

    对方苦笑道。

    “好,你给我记着。”

    “有本事别落在我手头上。”

    顾宁涯有些难受。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

    是临阳侯。

    他大哥。

    随着顾千舟的身影出现,众将士纷纷开口,恭敬无比。

    而临阳侯只是点了点头,从玉辇上走了下来,朝着宫内走,看都不看顾宁涯一眼。

    “他为什么能进?”

    顾宁涯指着顾千舟,有些生气了。

    “大人,有密令。”

    后者继续开口,讪笑着说。

    “又是密令?”

    “好啊,顾千舟,你在背后搞鬼是吧?”

    “你这个奸臣,你打压我是吧?”

    这回顾宁涯来气了,要是别人进他都不说什么,可看到自己大哥进,他有些受不了了。

    “皇宫门外,岂能如此聒噪?”

    “来人,把他给本侯撵出去,丢人现眼的玩意。”

    顾千舟可不惯着顾宁涯。

    顾锦年没有出生之前,他可没少受顾宁涯恶心,现在总算等到顾宁涯长大了,不受宠了,他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皇宫侍卫听到这话,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他们都是一家人,他们怎么闹是他们家里人的事。

    真要敢把顾宁涯拖走,那他们就真的倒霉了。

    很快,顾千舟走了。

    顾宁涯站在皇宫外,气急败坏,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

    自己辛辛苦苦,两天两夜不睡。

    就等着顾锦年归来,然后带顾锦年进京,顺便在皇帝面前露个脸,也算是蹭点功劳。

    没想到事做了,功劳蹭不到,这让他感到很气。

    但过了一会。

    又是一道身影出现。

    是户部尚书何言的身影。

    何言从马车上下来,看到顾宁涯后,不由笑道。

    “见过指挥使大人。”

    何言笑呵呵道。

    而宫外,顾宁涯靠在墙上,听到何言的声音后,不由看了一眼侍卫统领道。

    “这个老梆子也是有密令?”

    他询问道。

    “对。”

    宫内统领点了点头。

    何言:“.......”

    你大爷的,你才老梆子,你全家老梆子。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要不是念在你顾家为朝廷做了这么多事情,你区区一个指挥使,也配老夫作礼?

    粗鄙。

    当真是粗鄙。

    顾家怎么生了这么一个货色啊?

    何言冷哼一声,直接朝着宫内走去。

    而此时此刻。

    养心殿内。

    顾锦年的身影,也缓缓出现。

    “臣,顾锦年,拜见圣上。”

    养心殿外。

    顾锦年声音响起,很快走进大殿当中。

    大殿阴凉。

    不过不止永盛大帝一人。

    还有监天司监正,徐太一。

    与此同时。

    玉案之上,永盛大帝正手握一本佛经,看起来十分认真。

    但可以感觉得出来。

    永盛大帝应该是看不懂。

    “陛下,天命侯来了。”

    过了片刻,魏闲的声音忽然响起。

    提醒永盛大帝顾锦年来了。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从思考当中醒来,随后将佛经放下,露出温和笑容道。

    “原来是锦年外甥来了啊。”

    “朕方才看佛经看的入迷,没注意到。”

    “哎呀,锦年,你是知道舅舅的,舅舅每天不看两本佛经,浑身不舒服。”

    “你小的时候,舅舅还特意带着你一起看过,你还记得吗?”

    永盛大帝笑了笑。

    而大殿内,却显得比较安静。

    顾锦年算是看出来了,自己这个舅舅,又想蹭啊。

    佛经?

    不是顾锦年羞辱自家舅舅,看点兵法没啥大问题,看佛经?

    看得懂吗?

    自己都不是很懂。

    摊上这么一家人,还真是没话说。

    “锦年,你不说话是何意?”

    “是觉得朕说错了吗?”

    下一刻,永盛大帝板着一张脸,有点不开心了。

    听到这话,顾锦年回过神来了。

    他不喜欢阿谀奉承。

    读书人应当刚正不阿。

    故此顾锦年立刻开口道。

    “哦,没,外甥不是在想吗?”

    “哎呀,外甥记起来了,小时候还真的天天来看佛经,嘶,原来如此啊,我说我怎么懂佛经,原来是从小就看。”

    “锦年多谢舅舅。”

    说完这话,顾锦年露出妥协的笑容。

    一时之间。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的笑声响起。

    朕说了吧。

    锦年就是学朕的。

    哈哈哈哈哈。

    ------题外话------

    感谢斡旋造化颠倒阴阳黄金盟打赏!

    无涯问了盟主,是加更还是空降。

    盟主说,空降。

    七月已经买好票。

    空降去了。

    7017k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507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