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九十一章:吾顾锦年,以经文,渡妖魔,换取人间浩然气【求月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一章:吾顾锦年,以经文,渡妖魔,换取人间浩然气【求月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随着一道声音的响起。

    顾锦年不由从玉辇当中走出。

    很快,一道淡青色长衣的女子踩着红菱飞来。

    堂妹?

    这回轮到顾锦年惊讶了,自己有一个堂妹,是清微仙宗的圣女。

    两个堂姐一个堂妹都被安排到仙门去了,这也算是老爷子的布局之一。

    倒也不一定是害怕皇室针对顾家。

    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几个堂姐堂妹若是待在顾家,必然是要嫁给别人,政治联姻。

    所以就让她们去了仙门,一来修仙,二来也可以远离朝堂,免得沦为牺牲品,当然是不是埋一手后路,这个只有老爷子知道。

    “堂妹,你怎么来了?”

    看着已经亭亭玉立的堂妹,顾锦年不由好奇。

    “堂哥,总算是找到你了。”

    “这是求雨符,清微圣地,玲珑仙宫,还有青丘狐族给你寻来的。”

    小堂妹有些气喘,她找了顾锦年许久,好在关键时刻,找到了顾锦年。

    望着面前接近二十多张求雨符,虽然依旧是杯水车薪,可至少对比其他几个仙门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玲珑仙宫,青丘狐族。”

    顾锦年喃喃自语两声。

    “锦年堂哥,伱可真是桃花运不错啊,玲珑仙宫二姐在,给你弄来几张求雨符,但大多数还是瑶池仙子给你弄来的求雨符。”

    “这青丘圣地,没什么求雨符,是青丘圣女想尽办法给你弄来了这五张求雨符。”

    小堂妹开口,夸赞着顾锦年的桃花缘。

    “没个正经。”

    “回头帮堂哥去一一道谢,待大夏天灾稳定后,堂哥也会亲自前往清微圣地,当面致谢。”

    虽然这些求雨符数量不多,但至少心意到了,对比其他仙门,已经好太多了。

    “这个没事,都是一家人。”

    “不过锦年堂哥,有些事情,我得偷偷跟你说,”

    顾静出声,显得有些神神秘秘。

    “你说,这玉辇内有隔音阵,无须担心。”

    顾锦年直接出言,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堂妹不仅仅只是过来送求雨符,只怕是有什么事要说。

    听到这话,顾静也卖关子了。

    “锦年堂哥,你知道东荒境各大仙门为何不借求雨符给你吗?”

    顾静开口。

    “为何?”

    顾锦年好奇问道。

    “东荒魔窟。”

    顾静淡淡出声,提到这件事情。

    “东荒魔窟?”

    “怎么与这件事情有关?”

    这一刻,顾锦年不由皱眉,觉得有些古怪。

    “东荒魔窟,封印上古无穷妖魔,历经无数年,如今东荒境几个仙门联手,想要独吞东荒魔窟功德,大夏王朝本来可以参与。”

    “虽然仙门起初拒绝,但我得到消息,圣上态度强硬,一定要让你参与这件事情,分享功德,仙门虽然没有拒绝,但也依旧没有同意。”

    “过了一会,大夏王朝就出现这些天灾,是否与仙门有很大关联就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是一点,东荒仙门希望大夏王朝乱下去,只要乱下去,就无法去争东荒魔窟的功德。”

    顾静出声,道出根本原因。

    “东荒魔窟吗?”

    顾锦年微微沉思。

    “恩,堂哥,还有个事,如今天命已经显世,原本儒道应当是第一批得天命气运,但儒道被斩了一刀,佛门按理说也可以与仙门争夺。”

    “这佛门也被堂哥你斩了一刀,所以仙门顺势而起,已经得到了部分好处,具体是什么,宗门圣地并没有告诉我。”

    “东荒这些仙门,只怕也得到好处,如今想要借助东荒魔窟,抢占先机。”

    顾静继续开口,说出一件辛秘之事。

    “抢占先机?”

    “天命?”

    此话一说,顾锦年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东荒仙门与大夏王朝的关系不算特别好,但绝对不算差,尤其是太玄仙宗,与大夏王朝关系还算可以,但这次大夏天灾,这些仙门有意隔岸观火。

    这明显就不符合常理,尤其是佛门想要入驻大夏王朝,仙门居然无动于衷。

    这更加不合理。

    一开始只以为是佛门给仙门许诺了什么好处,现在看来,比自己想象中要不同许多。

    “差不多是这样的,而且佛门也找了东荒仙门,可能有什么交易。”

    “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堂哥,我还有事,要赶紧回仙门,要准备前往太昊仙境,这里面也藏有诸多宝物,东荒仙门意图借助魔窟抢占先机,而东荒之外的仙门,则将目光放在太昊仙境内。”

    “大世之变就要来临,锦年堂哥,你要抓紧点时间,留给你的时间不会很多,儒道这条路,终究还是占据优势,王朝的事,堂哥其实可以放下部分,自身强才是唯一。”

    顾静开口,她要离开了,顺便劝说顾锦年这些事情。

    “明白了。”

    “好生照顾自己,若有机会再见,需要什么帮忙直接与兄长说就好。”

    顾锦年点了点头。

    “放心,锦年堂哥,你加快点时间变强,万一以后天命来了,我错过机会,堂哥你要帮我啊。”

    顾静笑了笑,说完此话,便快速离开。

    等顾静走后,顾锦年回到玉辇内。

    他在沉思一些事情,关于这次大夏天灾的事情。

    太玄仙宗,龙虎道宗,空月仙门,长生道观,这些都是东荒仙门。

    这东荒魔窟不属于任何仙门,但东荒仙门很明显想要借助这次机会,获取好处,排斥大夏王朝,以及非东荒境的其他仙门。

    好比玲珑仙宫,清微圣地都没有资格插手。

    也不是说没有资格,而是被排斥出去了,强行插手进来,意义不大,所以选择太昊仙境,算是利益交换。

    “斩儒道与佛门一刀,让仙门崛起了吗?”

    顾锦年心中喃喃自语,果然未来的事情,你永远想不到,当初在孔府斩儒道一刀,是为了读书人之正气,而佛门则是抵御这种宗教入侵。

    却没想到,到头来成就了仙门。

    不过,这些并不是当下考虑的事情,解决东林郡之难,才是主要的事情。

    玉辇内。

    顾锦年闭上眼睛,他一直在苦苦寻求办法,但却忘记了一个东西。

    众生树。

    自己脑海当中的众生树,可以解惑。

    因为众生树蜕变之后,顾锦年这才忘记了它,直到紧要关头,这才想起众生树来。

    “就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了。”

    顾锦年手握灵晶,他以灵晶为代价,换取一些信息。

    求雨符是别想弄到了,即便是告诉自己求雨符的炼制方法,只怕自己也搞不出来。

    但还有一条出路。

    那就是功德金雨。

    佛门可以解决东林郡大火,用功德金雨。

    只是这法门自己不懂也不会。

    求助众生树,或许有一线生机,如若当真有效的话,对自己而言,是一件好事,大大的好事。

    刹那间。

    手中的灵晶逐渐消散。

    而与此同时。

    太玄仙宗,仙境内。

    王轩跪在一名老者面前,身为太玄仙宗长老,他地位崇高,而面对太上长老,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从昨日一直到今日,王轩一下都没有动弹。

    他心里清楚,自己做错了事,得到惩罚是好事,不惩罚才是大事。

    “你知道你自己错在何处吗?”

    终于,跪了整整一天,面前的太上长老开口出声了。

    随着声音响起。

    后者立刻回答。

    “回长老,不应当激怒顾锦年,请长老降罪。”

    王轩出声,低着头如此说道。

    “非也。”

    “你激怒顾锦年并没有错,错的是你用错了方法。”

    太上长老睁开眸子,他看向王轩,目光平静。

    “顾锦年不算什么。”

    “大夏王朝也不算什么。”

    “借与不借,都是仙门的事情,也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你前面做的不错,顾锦年如此羞辱我太玄仙门,给予回应并没有错,可错就错在,你的方法不对,东林郡火灾严重,你宁可浪费求雨符,也不愿借给他。”

    “如若不是大夏王朝如今危难之时,他无心管辖,否则的话,就凭你所做之事,以他的性格,必然会闹个天翻地覆,那个时候谁都保不住你。”

    后者出声,说出因果。

    “长老教训的是。”

    “可,如今我仙门已经得到部分天命,为何要怕他顾锦年?”

    王轩虽然认错,可还是不服气,并不在乎顾锦年。

    “太玄仙门从来不会畏惧顾锦年,也不会畏惧一个王朝。”

    “你说的没错,我们已经得到天命加持,但这仅仅只是最开始的天命,真正的天命还没出现,等东荒魔窟解决之后,我们才能获得第一道天命。”

    “这才叫做抢占先机,你知道为何下令不要去得罪顾锦年吗?”

    “就是因为东荒魔窟,一日不解决东荒魔窟,仙门就必须要低调。”

    “再者,没有必要去得罪大夏王朝,仙门彻底蜕变之前,低调永远不是一件坏事,不要成为众矢之的。”

    “等到实力强大,到时候我等仙门修士,便可呼风唤雨,那个时候莫说大夏王朝,就算是中洲王朝又能如何?”

    太上长老出声道。

    “弟子明白了。”

    “多谢长老赐教。”

    王轩点了点头。

    “既然知错,你带两张求雨符,前往东林郡,降下雷雨,也算是挽救一二,免得顾锦年抓着这件事情不放。”

    “不过要注意降雨位置,顺便告诉佛门,我等已经联合东荒仙门,排斥大夏王朝,事情已经办完了,让他们将佛门法器带来,再有两天,掌门就要动手。”

    他继续出声,让王轩去处理这些事情。

    “遵命。”

    王轩点了点头,显得无比恭敬。

    而如此。

    东荒境内。

    随着消耗十枚灵晶后,众生树上,果然生长一枚果实。

    功效还有。

    这让顾锦年长长吐了口气。

    他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操控果实坠下。

    刹那间一篇法门出现在脑海当中。

    【功德金雨】

    这是佛门妙法之一,功德化雨,可消除世人之业障,超度亡魂之用。

    随着法门浮现在脑海当中,顾锦年也逐渐明白为何佛门会有如此自信,确保自己没办法施展这门佛法神通。

    只因想要下一场功德金雨,最大的阻碍,就是功德。

    自己十二宏愿的功德,倒是够下一场功德金雨,但这些功德全部转换为了能量,使自己达到五境。

    眼下自己没有多少功德,即便现在又去立大宏愿,只怕得到的功德不够多。

    这就是最麻烦的地方。

    这也是佛门的自信,毕竟佛门存储了大量功德,常人一般来说都不会存储功德的。

    “功德?”

    “功德!”

    顾锦年微微皱眉,他在思考,如何获得功德,而且必须要是大量功德。

    一点点功德意义不大。

    最主要的是。

    时间上来不及了。

    “功德?”

    “东荒魔窟?”

    半刻钟后,突兀之间,顾锦年想到了解决办法了。

    “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一瞬间,顾锦年不由暗道一声笨。

    东荒魔窟不刚好是刷功德的地方吗?

    顾锦年对东荒魔窟了解的不多,但大致也知晓一些。

    这东荒魔窟内,说到底不就是封印了一群妖魔,无数年过去了,也差不多都死绝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残魂,怨念罢了。

    而对于自己来说,想要渡化这种东西并不是一件难事。

    楞严经、不动明王咒、准提咒、这些就是专门用来镇压妖魔,超度亡魂的经文,再不济往生咒行不行?

    “不。”

    “不用佛经。”

    突兀之间,顾锦年想到了自己在仙门受到的屈辱,他不想用佛经来度化这些妖魔亡魂。

    他要用道经来度化。

    一来是有一篇经文特别适合。

    二来是,他要借此机会,削一刀仙门。

    平心中之怒。

    想通一切后,顾锦年这回是真的长舒了一口气。

    太玄仙门,他是真的受了气。

    如若不是东林郡百姓的原因,就凭那个王轩宁可浪费求雨符也不帮助东林郡百姓,顾锦年就不会善罢甘休。

    此时此刻。

    顾锦年站起身来,他脑海当中不断回忆那篇经文的要领。

    同时也驾驭仙王玉辇前往太玄仙宗。

    如此。

    不到两个时辰。

    太玄仙宗。

    随着仙王玉辇再度出现,一时之间,惹来无数目光。

    “顾锦年怎么又来了?”

    “他是不是缠上我太玄仙宗了?”

    “真就阴魂不散?”

    “都说了没有求雨符,还来做什么?”

    一道道声音响起,此时此刻,不少太玄仙宗弟子纷纷皱眉,下意识对顾锦年产生极大的厌恶感。

    而弟子当中,许涯,赵思青,上官白玉,还有徐长歌四人却露出无奈之色。

    顾锦年再次出现,肯定是有事找太玄仙宗麻烦。

    可如今的太玄仙宗已经不是当初的太玄仙宗了,顾锦年必然是带气而来,在其他仙门碰壁了,很有可能是来找麻烦的。

    “走,去见一见锦年兄,不要激化矛盾。”

    徐长歌开口,无论如何他都不想看到顾锦年与太玄仙宗产生其他矛盾。

    他出声,带着三人立刻赶往太玄仙宗外。

    而同一时刻,一些长老也感应到仙门外的情况。

    得知顾锦年又出现,一时之间,一些本就对顾锦年产生怨气的长老,在这一刻纷纷出声了。

    “他又来做什么?难不成真当我太玄仙宗好欺负?”

    “只怕是在其他地方碰壁,认为是我太玄仙宗使坏吧?现在过来,无非就是想要找麻烦。”

    “解决不了了东林郡的麻烦,现在想要找我仙宗麻烦?以此转移火力?”

    “有这个可能性,顾锦年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众长老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很显然他们都有些情绪了。

    “他若是再敢胡言乱语,那就让他见识见识我太玄仙宗的实力,也免得是个人都来找我太玄仙宗麻烦。”

    一些原本中立的长老,在这一刻也忍不住了,他们出声,做出抉择。

    只是。

    当仙王玉辇出现在太玄仙宗外时。

    顾锦年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大夏天命侯,顾锦年,前来还求雨符。”

    他的声音响起。

    惊动整个太玄仙宗。

    只是这话一说,瞬间引来无数修士皱眉。

    什么意思?

    还求雨符?

    所有人都皱眉,不少人更是认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还求雨符?

    顾锦年不是缺求雨符的吗?

    怎么又还上求雨符了?

    “锦年兄,这是何意?”

    此时,徐长歌的身影再度出现,他看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本以为顾锦年这次过来是要找麻烦的,却没想到顾锦年是过来还求雨符的?

    这.有些不符常理。

    “大夏王朝向太玄仙宗借求雨符十二张,这里有二十二张求雨符。”

    “十二是归还太玄仙宗,十张则是利息,自今日后,大夏王朝与太玄仙宗再无瓜葛。”

    “顾某来此地就是为了了结因果。”

    顾锦年开口,他说话间,直接将二十二张求雨符归还给太玄仙宗。

    他不想欠这个因果。

    如今已经有了解决办法,那这件事情也要有个了断。

    报仇不隔夜。

    这是顾锦年做事的准则。

    当下,二十二张求雨符出现在徐长歌面前,这让徐长歌更加不由皱眉了。

    他实在是不明白顾锦年这是作甚。

    东林郡火灾,缺少求雨符,现在居然归还求雨符,还支付利息?这有些.搞不懂情况。

    “锦年兄,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宗有些不妥,还请锦年兄不要放在心上。”

    “这求雨符锦年兄拿好吧,救灾重要,其他都是后话。”

    此时,徐长歌出声,他还是劝说顾锦年,下意识他认为顾锦年是气过头了,所以才会这样做。

    “徐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抉择的,你依旧是顾某的好友,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太玄仙宗此番的做法,注定了结局。”

    “东林郡最终的结果不如人意,大夏王朝与太玄仙宗已经是对立面。”

    “哪怕这结果最终是美好的,太玄仙宗从今往后也与我大夏王朝决裂。”

    “谁也改变不了。”

    顾锦年缓缓出声,他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警告,也是心里话。

    “当真是好大的口气。”

    “顾锦年,就因为太玄仙宗不借求雨符给你,你就要屡次三番来找我太玄仙宗麻烦?”

    “你是大夏天命侯不错,可你还不是大夏皇帝,你说的话,能代表大夏王朝吗?”

    有声音响起,忍不住开口。

    “能不能代表,拭目以待即可。”

    “总而言之,这二十二张求雨符,已经归还给太玄仙宗了,往后就不要说什么大夏王朝欠下因果。”

    顾锦年也懒得废话,他打算前往东荒魔窟,镇压妖魔,从而获取功德,让这帮人看看,自己的手段。

    但一些声音不由又响起。

    “这就是大夏天命侯,儒道后世之圣?因一气之下,便不顾百姓生命?就因为一点点小小的摩擦,就如此置气?这跟三岁孩童有何区别?”

    “当真是可笑,王轩长老固然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但无论如何,长歌给了你两张求雨符,也算是仁至义尽。”

    “你口口声声说为了百姓,为了百姓,可连续几日去其他仙门借来求雨符,第一时间不去拯救百姓,而是来我太玄仙宗发泄怒火?这就是堂堂天命侯?这就是儒道后世之圣?”

    “当真是可笑。”

    一些声音响起,是太玄仙宗的长老,他们没有选择抨击顾锦年,而是在讽刺。

    因为顾锦年将求雨符还来,他们无法以这个来抨击。

    毕竟太玄仙宗之前一直说也缺求雨符,现在人家把求雨符还回来了,你又什么好说的?

    但他们都知道,顾锦年显然是有气,现在有点无能狂怒。

    只不过,顾锦年无能狂怒,他们还真不能顺着顾锦年的意思来,不然都没有什么好名声。

    听着这一道道的声音

    顾锦年神色平静。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太玄仙宗外。

    “阿弥陀佛。”

    “顾施主,不可因一时之怒,影响万千百姓,太玄仙宗并非是不帮侯爷,而是求雨符极为珍贵,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顾施主,若你真的想要拯救苍生,佛门可为侯爷下一场功德金雨,为侯爷解决东林郡之灾。”

    也就在此时,佛门高僧的身影出现,他来到顾锦年面前。

    实际上他一直都在,就等着顾锦年四处碰壁,如今时机成熟,他主动显身,就是为了帮助顾锦年解决东林郡之灾。

    解决完了这场危机,佛门也可以顺势入驻大夏王朝,互相都有好处。

    看到佛门高僧出现,太玄仙宗修士其实打心底还是有些厌恶,但没有办法,上面已经发话,让他们不要掺和,佛门与仙门有交易,如今也算是盟友关系。

    此时,佛门高僧出现在顾锦年面前,依旧是那般的悲悯世人。

    不得不说,佛门打的算盘是真好,东林郡大火,不知影响了多少百姓,也不知道有多少将士死于这山火之中。

    佛门若当真有悲悯之心,早就已经出手相助了。

    可迟迟不动,就是要等到大夏王朝退无可退之时,他们可以趁机做一场交易。

    这很可笑。

    到时候下了功德金雨,这份功德也是佛门的,佛门又可以入驻大夏王朝,可谓是一举双得。

    好算计啊。

    当真是好算计。

    “原来是有佛门相助啊,怪不得有这样的底气。”

    “借求雨符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如今有佛门相助,又是什么模样。”

    “果然,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堂堂天命侯,儒道后世之圣,如今还不是跟佛门合作?之前还口口声声说我仙门如佛门一般,那真的想问一问,圣人又与佛门有什么区别?”

    “可笑至极。”

    一些声音响起,有长老的声音,也有弟子的声音。

    他们对佛门没什么好感,即便是有吩咐,也忍不住说几句,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顾锦年。

    “住嘴。”

    徐长歌的声音响起,他怒视宗门弟子,这个节骨眼非要闹起来才开心是吧?

    可徐长歌的声音,并没有制止这些弟子,反而引来了一些反感。

    “长歌师兄,我等有说错吗?你一句又一句让我们闭嘴,偏袒外人,这是何意?”

    “是啊,长歌师兄,我等知晓你与顾锦年关系好,可关系再好,也不能如此偏袒吧?他顾锦年终究是外人。”

    “顾锦年想骂我太玄仙宗就可以骂,我等说几句都不行吗?师兄,你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一道道声音响起,是不满,他们对徐长歌有些不满了。

    当然,听这些声音就可以听出来,是有人在背后支持他们,否则的话,宗门弟子也不可能与徐长歌这样说话。

    徐长歌还是有威望的,如若没有人支持,谁敢造次?

    听到这些声音,徐长歌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然而,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徐兄,你已经帮我太多了。”

    “我不想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顾锦年还是感谢徐长歌的,到了这个地步,他不想徐长歌继续说什么,免得他在宗门遇到麻烦。

    话音落下。

    佛门高僧的声音再度响起。

    “顾施主,我们走吧,东林郡大火已经不容乐观,若不出意外,最迟明日两团山火便会碰撞在一起,到了那个时候,佛门也不一定能解决这场危机。”

    对方出声,也不想在这里逗留,想要与顾锦年一同前往东林郡。

    在他看来,顾锦年归还求雨符,一来是恼羞成怒,二来是明白自己没办法解决这些事情,想要找佛门解决。

    如此,他主动前来,是给顾锦年这个台阶下,也免得顾锦年拉不下脸来求助佛门。

    可随着对方出声。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了。

    “本侯有说过要找佛门帮助吗?”

    声音平静。

    可却让不少人皱眉,当然一小部分的人则是好奇,他们不理解顾锦年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说实话东林郡之灾,仙门不帮,顾锦年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办法。

    唯一的选择,就是佛门了。

    如今佛门高僧亲自出面,也算是给顾锦年一个台阶下吧?

    却没想到,顾锦年还是如此嚣张?

    他们真的不明白,顾锦年哪里来的底气,凭什么这么嚣张?

    “阿弥陀佛,顾施主,贫僧知道你因太玄仙宗之事,从而恼怒,可东林郡百姓实实在在正在受苦受难,你不能因为自身之怒,从而忽略这些百姓啊。”

    “还请顾施主以大局为重,以百姓为重。”

    后者开口,说的冠冕堂皇,也说的可怜无比。

    然而,顾锦年的目光在一瞬间锐利无比,他看向后者,神色冰冷道。

    “以大局为重?”

    “那问一句,本侯不让佛门入驻大夏,佛门愿意为东林郡百姓祈功德金雨吗?”

    顾锦年出声,询问后者。

    此言一出,后者一愣,但还是缓缓开口道。

    “想要降功德金雨,所需要的代价太大,如若只是小雨,佛门愿意无条件出手,但功德金雨,对我佛门来说不利,入驻大夏王朝,也是为了弥补损失。”

    对方出声,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

    “闭嘴。”

    “身为出家人,张口闭口便是损失,真正的佛,以慈悲为怀,佛会去讲究得失吗?”

    “倘若东林郡之难,佛门第一时间,不惜一切代价,也不在乎利益得失,救东林郡百姓,本侯当真会让你们佛门入驻大夏。”

    “本侯从来没有拒绝过佛门,但本侯讨厌的是伪佛。”

    “回去告诉你上面的人,想要入驻大夏王朝,只要我不死,佛门一辈子都只能空想。”

    顾锦年毫不犹豫出声,在他看来,这佛门没有一点慈悲之心。

    讲究得失?

    真佛会在乎这个吗?

    只有伪佛才会如此。

    听着顾锦年这番训斥,后者也不生气,而是双手合十,看向顾锦年道。

    “顾施主所言极是。”

    “那顾施主打算如何处理东林郡之灾?”

    “因这样的争辩,从而让东林郡百姓活活被烧死吗?”

    “还请施主冷静下来。”

    后者出声,不过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温和,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行。

    你不找我佛门帮忙,没有关系,可这件事情你总要解决吧?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解决的。

    随着佛门高僧提问,整个太玄仙宗不少修士也好奇了,他们真的好奇,顾锦年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不成就是为了发泄一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顾锦年就真的蠢了。

    听到对方如此开口。

    顾锦年长长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面色平静无比。

    “我于孔府唤圣人,斩儒道一刀,正儒者之德。”

    “我于边境映真佛,夺佛门气运,塑佛门之心。”

    “太玄仙宗!”

    “东荒仙门!”

    “尔等为利益不顾苍生之苦,只因儒道佛门被斩一刀,尔等顺势而起,却失去本心。”

    “那今日,吾顾锦年,以经文,渡妖魔,换取人间浩然气。”

    顾锦年开口,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变,而后要朝着东荒魔窟的方向离开。

    不少人皱眉,不明白顾锦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甚至一些长老更是露出嗤笑之色。

    他们还真不想不到顾锦年会用什么方式来解决东林郡之灾。

    更主要的是,顾锦年这话说的就好像还能压制仙门似的?

    他拿什么压?

    这个气,他顾锦年只能受着。

    可突兀之间,太玄仙宗仙境内,太上长老几乎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

    他脸色不由一变。

    猜到了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这不可能。”

    “他应该做不到的。”

    “不,不能赌,若是被他做到了,那就麻烦了。”

    这一刻,天地瞬间变色,一道宏伟的声音响起,是太玄仙宗太上长老出手了。

    “顾锦年。”

    “你说的没错,东林郡受苦受难之人,终究是百姓,太玄仙宗还有部分求雨符,可以全部给予你。”

    “拿去救难吧,这也算是我太玄仙宗最后能做的事情。”

    突兀之间。

    太玄仙宗太上长老的声音,让无数人皱眉,也让他们感到好奇。

    怎么突然之间,这太上长老服软了呢?

    而佛门高僧更是皱紧眉头,佛门与仙门已经商量好了,逼迫大夏王朝寻求佛门帮助,如若大夏王朝不接受佛门,那仙门不管如何也不能将求雨符借给大夏王朝。

    这是之前约定好了的。

    现在突然反悔,让他有些不悦。

    可是说话之人,乃是太玄仙宗的太上长老,他不好说什么,对方这样做肯定有道理,故而自己不能阻止,只能静观其变。

    “现在援助?”

    “已经晚了。”

    然而,顾锦年冰冷的声音响起,这是回绝。

    听到这个声音,太上长老更加笃定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咔嚓。

    雷霆弥漫,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过去,想要直接阻拦顾锦年。

    “你想打东荒魔窟的主意吗?”

    “这不可能,你做不到的。”

    “东荒魔窟的妖魔,不是佛经可以镇压,你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如若你乱来,很有可能会影响局势,到时候妖魔乱世,大夏王朝要因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太玄仙宗有求雨符八十张,可以全部给你,我可以亲自出面,去为你讨要二十张求雨符,帮你解决东林郡之难。”

    “到了这个时候,不要因一时之怒,从而一错再错。”

    “你没有错,只是太过于激进了。”

    “现在收手,一切好说,免得酿出天大的错,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太上长老开口,道出因果。

    刹那间,众人也彻底明白顾锦年想要做什么了。

    “原来这就是他的底气啊?”

    “他想要去东荒魔窟,镇压妖魔,换取功德吗?”

    “居然是这个想法。”

    “他有这个本事吗?有点自不量力吧?”

    “是啊,他有这个本事吗?”

    “不一定,顾锦年诵念过真佛古经,万一又能诵念出一部,说不定真能镇压部分妖魔,那样的话,瓜分本属于我们太玄仙宗的功德,这不利于我们。”

    一些声音响起,有人恍然大悟,也有人不屑一顾,只是当一位长老提到顾锦年诵念过真佛古经后,一时之间不少人沉默了。

    是啊,顾锦年还真不一定不行。

    “真佛古经不一定能够压制住妖魔。”

    也有人出声,依旧不看好顾锦年。

    “能不能压制住谁也不知道,但这东荒魔窟是我们东荒仙门掌控之地,如若顾锦年过去,哪怕是捣乱,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利。”

    一位长老出声,分析的很有道理,不管结局如何。

    如果是好的,顾锦年镇压魔窟,这是无量功德,他获得一成或者两成,在他们眼中,都是在吸他们的血。

    倘若顾锦年没有镇压成功,反而影响到了仙门这个大计划。

    那这就是不好的事情。

    仙门没有好处,顾锦年也没有好处。

    “这个顾锦年当真是够阴险的,居然用这种办法来威胁我们?”

    “既然得不到,就想要毁掉吗?”

    “该死!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招。”

    一些声音纷纷响起,众人直接认为顾锦年是想要拿东荒魔窟来做文章。

    威胁太玄仙宗。

    但不得不说的是,这的确对他们来说是威胁,而且是天大的威胁。

    东荒魔窟,一直是各大仙门眼中的福地。

    只要时机成熟,镇压渡化这些妖魔,那么就可获得无穷好处。

    所以这个节骨眼上,仙门不想得罪任何人,也不想有任何人来破坏他们的计划。

    顾锦年现在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看来,就是想要破坏东荒魔窟。

    这种手段很阴毒。

    没有几个人认为顾锦年可以解决东荒魔窟。

    这魔窟蕴含着太多太多的不凡了。

    甚至仙门都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解决魔窟,否则的话,早就动手了。

    若不是天命显世,各大仙门也不会有这个想法。

    “太迟了。”

    然而,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冷漠无比。

    这是他最后的回应。

    刹那间,仙王玉辇消失在了原地,朝着东荒魔窟的方向,以最快速度赶去。

    “放肆!”

    天雷之声响起。

    太上长老不想给顾锦年任何一点机会,无论顾锦年能不能解决东荒魔窟,他都不想给顾锦年一点机会。

    法力滔天,一只巨手直接朝着顾锦年抓去。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彻这方天地。

    “太玄仙宗。”

    “当真觉得我儒道无人?”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恐怖的力量,直接震散这巨手。

    是苏文景。

    儒道半圣出手了。

    在关键时刻,协助顾锦年。

    而顾锦年,已经疾驰数千里外,要不了多久,便会抵达东荒魔窟。

    ——

    最近两天没啥事,所以更新多了,明天又要去检查。

    后续没更新了,大家早点睡。

    两万字更新求月票!!!!

    今天月票单日破1000!

    明天要么一章1.5W字,要么2W字!

    破了更,没破就正常更新~目前3.67W,明天只要有3.77W,就继续爆发!

    本章更新时间:2022年8月19号,23:54,正版订阅,请上起点读书APP/QQ阅读!

    【感谢书友20220710230154682,4个盟主打赏支持,我一直没看到】

    两万字更新求月票!!!!

    今天月票单日破1000!

    明天要么一章1.5W字,要么2W字!

    (本章完)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758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