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一百九十四章:东林郡定,天地赐福,同盟会,大道府【求月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四章:东林郡定,天地赐福,同盟会,大道府【求月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东荒魔窟。

    顾锦年立于天穹之上,他以道祖真经,诵念出道祖法相前来。

    这道祖法相,只是一道虚影,并非是真身,若当真是真身,元始天尊之真身,这方天地只怕根本承受不住。

    三十三重天,元始天王啊,这可是道教至高无上的存在,众生之教主。

    这样的存在,削各大体系一刀,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顾锦年知晓一件事情,那就是这种真经效果,只有一次。

    当初在佛门,自己诵念佛陀古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经文只有一次效果,类似于这种度化或者是开智的经文。

    第一次永远是最猛的。

    可引来无上法相加持,而自己可以借助这些法相的力量,解决这些是非,斩各大体系气运。

    度人经,乃是万经之首。

    而道德经的话,只怕难以引起这样的法相,不过道德经又不同,很难去说,按理说应该超不过度人经。

    只不过等待天命降临后,就不清楚这道德经会不会再度引来超乎想象的异象。

    佛门的话,心经是顾锦年最大的底牌。

    之前诵念的是药王经,端是不可思议,而心经则是佛门经文第一,也是大乘佛法的起源经。

    这篇经文,想来也会有不可思议的作用。

    但到底是怎样的作用,还是要看。

    “心经必然超乎想象,这篇经文,若是诵念出来,要有巨大的作用,而不是仅人前显圣。”

    “这一次,我削各大体系一刀,想来各大体系会接近一切办法继续争抢天命,而且总有人会动歪心思,借助心经,可让这些是非集中在一起,而后一口气铲除。”

    顾锦年心中如此想到,心经的作用性绝对比想象当中要夸张很多。

    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

    需要在关键时刻,而且一定是紧要关头拿出来。

    天命已经开始显露其强大,可以看出来,就好比九大仙器一般,之前的九大仙器,其威能即便是全面复苏,也差不多是准七境的威力,亦或者就是七境威力。

    现在全面复苏,能达到超越七境的威力,这就是不可思议。

    换句话来说,未来的争斗,要比现在更加激烈和可怕,下一个会轮到谁,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这天命。

    到底代表着什么,无人知晓。

    所以有些东西,还是要留一留,不要什么都拿出去,人前显圣是爽了,可解决不了事情,就没有任何意义。

    “顾锦年。”

    “你啊你,儒道气运被你斩了两次,伱知不知道,孔圣斩下第一道后,影响有多大?这些年来,有几个读书人能养气成功?”

    “你这是要灭绝我儒道一脉啊。”

    有大儒开口,当这一刀落下后,儒道一片哀嚎,原因无他,这次儒道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吧?

    别人说一句,你就砍一刀?你未免太受不了激吧?

    很气,也很难受,更主要的还是无奈啊。

    为什么要这样呢?

    就不可以温和一点?

    “顾锦年,你再斩儒道一刀,老夫觉得,你不是受激,而是想在儒道一脉独占鳌头吧?年轻一代,已经无人与你争锋了,唯一对你有威胁的人,是我们这把老骨头。”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斩儒道气运,到底是居心何意?”

    终于,有大儒忍不住发怒,认为顾锦年斩儒道一刀,有些自私。

    对于这些怒火,顾锦年没有生气,因为他可以理解对方的心情。

    本来这次天命显世,儒道是最吃香的,结果没想到被自己请来孔圣,削天下读书人一刀。

    以致于佛门蠢蠢欲动,然后佛门又被削了一刀。

    现在仙门顺势而起,又被自己削了一刀。

    顺便把其他体系都削了一刀,在儒道读书人眼中,这刚刚好,儒道又能恢复第一,成为天命眷顾之体系。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又来一刀,他们不服也很正常。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顾锦年这一刀下来,几乎把所有体系都削平了。

    从大局观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毕竟人人平等,可对于这些势力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被削了就是被削了,不能因为大家都被削了,就觉得没什么问题。

    至少大夏王朝没有削吧?

    至少大金王朝,扶罗王朝没有被削吧?

    还有不可一世的中洲王朝。

    他们都没有被削。

    顾锦年削儒道,佛门,妖族,魔道,仙门,看似让天下太平,可实际上呢?王朝本身就是巨无霸的存在,他们被削,接下来一定会面对王朝的压制。

    各大王朝,平日里将他们视为座上宾,那是因为他们有强大的实力。

    现在灵脉衰败,气运下降,假以时日,这些王朝还会把自己当做座上宾吗?

    只怕东荒仙门,都要成为王朝的机构,成为皇权之下的爪牙。

    而儒道也是如此,他们原本拥有儒道神通,拥有儒道之力,拥有言法之力,可现在被顾锦年这样一削,往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

    缺少这种能力,面对皇权,有几个人当真敢宁死不屈?又有几个人,敢在铁骑面前无动于衷?

    再者,顾锦年削了这么多体系,唯独不削武道,这是为何?

    大家心里逐渐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这就是要扶持王朝腾起,打压一切势力,当真是好算计啊。

    用仙门之事,压制天下百术,行无上王权,走极致霸道。

    自然而然,对顾锦年有怒火,有怨气。

    “顾某说过,过些时日,儒道一脉损失的气运,顾某会补回来的。”

    “如若当真想要独占鳌头,借助法相,怎可能才斩几刀?”

    顾锦年给予回应。

    斩儒道一刀,并非是一时兴起,也不是被人激将法,而是孔家的事情,顾锦年不想发生第二次了。

    或许,孔圣当初那一刀,让儒道直接跌落神坛,可这一切都是因果,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而这第二道刀,就是防止儒道读书人不长记性,有句话说的很好,人类唯一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不吸取教训。

    既然儒道一脉自己要走,他愿意站出来,为儒道正风骨。

    自然而然,儒道必须要斩一刀。

    不管是出于任何目的,斩儒道一刀,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他们猜想的也没有错。

    自己就是要让王朝崛起,唯有大统一,才能开万世之太平。

    皇权至上,一切之术,皆是旁门左道,必须要由王朝把控管理,否则利益争夺之下,群魔乱舞。

    就好比东林郡之火灾,如若不是因利益之争,仙门也不会如此。

    这一刀斩下,绝对不冤。

    “补回儒道气运?怎么补回?难不成说,写本儒经?”

    “你连学术都搞不明白,你还写儒经?还补回儒道气运?拿千古文章还是千古诗词?这些固然好,老夫自认写不过你顾锦年,可再多的千古文章与诗词,也无法影响儒道气运。”

    “你拿什么补回?”

    有大儒憋着一口气,但他不是针对顾锦年,而是被顾锦年气晕了头。

    “自有办法。”

    “先生拭目以待即可。”

    顾锦年回应,没有去多说什么。

    “好,那老夫倒要看看,后世圣人,是如何补还这泼天气运的。”

    “老夫拭目以待。”

    “就希望锦年圣人,不要说大话。”

    后者深吸一口气,既然顾锦年都这样说了,他们又能说什么?

    实际上,很多大儒亦是如此,只是他们的脾气,没有此人如此火爆,会直接说出来。

    儒道上下对顾锦年都产生了抱怨,如果顾锦年不削这一刀,说真的不少儒道读书人,会对顾锦年产生好感,尤其是这老一辈的读书人。

    可这一刀斩下,让他们实在是难受啊,要说恨倒不是很恨,就是难受。

    眼看着天命就在面前,顾锦年斩去他们的希望,这如何不难受?

    随着大儒们不语了。

    顾锦年将目光也落在了上清道人身上。

    “百姓的事情解决了,太玄仙宗的事情,阁下打算如何解决?”

    顾锦年开口,他直接询问上清道人,王轩等人如何处置。

    听到这话,上清道人叹了口气,大势已去,仙门被斩三刀,已经亏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今面对顾锦年的质问,上清道人缓缓出声道。

    “侯爷打算如何处置?”

    上清道人开口问道。

    “王轩剔除灵根,逐出仙门。”

    “天松道人,撤掉太上长老之职,以儆效尤。”

    顾锦年说出自己的想法。

    “好。”

    上清道人直接答应下来,王轩已经犯了众怒,天松道人也是如此,即便自己不答应又能如何?天下仙门修士,会放过他们二人吗?

    答案是不会的。

    既然如此的话,还不如顺了顾锦年的意思,也免得后面惹来一些麻烦。

    看到上清道人答应的如此之快。

    顾锦年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准备离开,然而上清道人的声音却响起。

    “侯爷。”

    “有几句话,贫道还是想说。”

    上清道人出声,拦住了准备离开的顾锦年。

    望着上清道人,顾锦年不语,等待着对方出声。

    “侯爷是否觉得,如今削了各大势力,可以全力发展王朝之力?”

    “如若侯爷是这个想法的话,贫道可以保证,侯爷想的太美好了。”

    “侯爷可知,这次之后,谁获利最大?”

    上清道人出声,他望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中洲王朝。”

    顾锦年淡淡开口,似乎猜到上清道人要说什么,他直接了当的回答,也不藏藏掖掖。

    这次斩天下势力气运一刀,获利最大的是王朝,而王朝当中,中洲王朝自然是获利最大。

    这一点顾锦年明白,可他更加清楚的是,中洲王朝也有诸多事情要处理,即便获利最大,也还是需要时间去完善很多方方面面的事情。

    不会因为今日自己这一削,中洲王朝就无敌于世。

    但这些势力不一样,他们时时刻刻存在着危险,也时时刻刻会带来麻烦,影响大夏王朝未来的发展。

    今日这一削,顾锦年绝对不是一时之怒,反倒是深思熟虑。

    听到顾锦年直接说出中洲王朝,后者苦笑不已。

    “侯爷既然知晓,为何还这样?”

    “贫道不知侯爷到底有什么自信,但贫道可以说的是,即便是仙门最先得到天命,也不敢与中洲王朝一争高低。”

    “中洲王朝,远比侯爷想象中要恐怖许多,哪怕是我太玄仙宗,有仙器加持,也不敢与中洲王朝争锋啊。”

    上清道人如此说道,他想不明白,既然顾锦年知晓中洲王朝获利最大,为何还要一意孤行。

    面对上清道人的询问。

    顾锦年想开口,他想说很多道理出来。

    可最终,他沉默了。

    不是不能说,而是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

    中洲王朝即便是最大获利者,那又如何?

    至少王朝是以民为舟,将百姓视为最重要的一部分,就凭这一点,顾锦年就不在乎中洲王朝得利或不不得利。

    如果当真有一天,中洲王朝一统天下,这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顾锦年也会去争取,毕竟中洲王朝到底会如何,他不清楚,他相信自己。

    如果自己做不到,也不希望统治这个世界的势力,是仙门,是佛门。

    他算是看的很明白,佛门以百姓为器物,提供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让他们修以金身,仙门则高高在上,享受着一切,在他们眼中百姓只是棋子。

    至于妖魔就更别说了,好的妖魔,倒也可圈可点,一些邪魔歪道,则将百姓视为蝼蚁。

    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

    “等到了那个时候,再说吧。”

    顾锦年没有给予正面回答,他起身就要离去。

    “顾施主。”

    “你这是要去东林郡吗?”

    “求雨符可解东林郡山火,但这怨魂,顾施主只怕难以消除,今日顾施主所作所为,使我佛门僧人顿悟,我等愿为大夏王朝,下一场功德金雨,也算是补偿一二,为之前的罪过,弥补一些。”

    此时此刻,一位佛门高僧开口,看到顾锦年要离开,当下出声,为大夏王朝下一场功德金雨。

    “本侯说过,不需要尔等佛门帮助。”

    “功德金雨,当真以为本侯不会吗?”

    顾锦年开口,这佛门当真是会打主意啊,东荒魔窟没有捞到好处,看到仙门吃亏,就赶紧上前,想要分一杯羹,还真是厉害啊。

    早些时候,若是佛门下了这场功德金雨,其实也不亏,虽然消耗大量功德,可若是能拯救东林郡百姓,说到底还是赚的。

    外加上还能得到大夏王朝的感恩,佛门不会亏。

    但佛门想要贪图更大,他们想要入驻大夏王朝,一口气吃成胖子,所以协助仙门,镇压东荒魔窟,然后让仙门出面,使得他们入驻大夏王朝。

    现在好了,芝麻和西瓜都没了。

    听到顾锦年之声,后者讪笑一番道。

    “侯爷不可置气啊,这功德金雨,乃是佛门无上神通,贫僧知道,侯爷心中有怒,但不管怎样愤怒,应当以百姓为主,还请侯爷三思。”

    后者明显就是不相信顾锦年懂功德金雨这门神通。

    但他也不想得罪顾锦年,只希望能完成交易,能赚一点功德是一点功德,现在顾锦年这一刀落下,所有人都挨棍子了,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

    有的人还沉溺在愤怒当中,佛门是最快脱离状态的,既然改变不了事实,那就快点去争,哪怕是多跑一步,也是一件好事。

    “坐井观天。”

    顾锦年瞥了对方一眼,而后一跺脚,刹那间无穷功德自他体内迸裂而出。

    恐怖的功德,如同瀑布倒悬,直插云霄,朝着东林郡涌去。

    很快,一滴滴金色雨水降在东林郡。

    而且不出半刻钟的时间,倾盆大雨坠下,功德金雨几乎是一瞬间将东林郡山火熄灭。

    原本恐怖无比的山火,遇到这功德金雨后,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山火当中,有怨魂怒吼,可功德金雨直接超度这些怨魂。

    一时之间,纯净无比的功德,自东林郡涌来,席卷三千里之地,朝着顾锦年体内涌入。

    这是超度功德。

    而顾锦年凝聚出的功德金雨,是自身的功德,有本质上的区别。

    “你怎么会功德金雨?”

    “这是我佛门秘术啊。”

    后者咂舌,眼神当中是震撼,完全不敢相信对方居然掌握这门神通。

    不止是佛门高僧,其他各大势力也有些惊愕。

    功德金雨,乃是佛门秘法之一,倒不是说这门神通有多了不起,而是这涉及到佛门普度众生啊,毕竟佛门依靠这金雨,解决了多次大危机,才获得各类信仰之力。

    如今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居然也会这功德金雨之术。

    “回去告诉上面的人,不要让本侯查到,这大夏天灾与你佛门有关。”

    “若被我查到,我一定不会放过尔等。”

    顾锦年冷冰冰的留下这句话,说完之后,直接离开此地。

    他速度极快,站在仙王玉辇之中。

    以最快速度赶到东林郡。

    金色暴雨坠下。

    熄灭山火,超度怨魂,这金色的功德之雨,更是让已经被山火烧毁的树木再度重生,原本诸多地方都显得光秃秃,亦或者焦黑一片。

    如今焕发新生,不止如此,一些百姓和将士们沐浴着功德金雨,他们身上受的伤也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恢复。

    尤其是之前东林郡山火,许多百姓都染上了肺病,在这功德金雨之下,瞬间康复,亦可延年益寿。

    这场大雨对他们来说,是新生之雨。

    天穹上的灰烬,也在这一刻,全部被金雨融化,不会再引来后续的麻烦。

    东林郡下。

    无数将士欢呼雀跃,秦王沐浴着金雨,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了。

    长时间的压抑,让他精神紧绷,而当顾锦年出手,下了这场金色大雨后,秦王也彻彻底底松了口气。

    东林郡的麻烦,解决了。

    可笑着笑着,秦王又不忍大哭起来,这次他带了不少兄弟前来,一场大火,烧死了他不少弟兄,之前因为牺牲的太多,已经麻木了。

    如今危机解决,当他松下这口气后,取而代之就是崩溃的内心。

    一位位将士间接性死在他手中。

    只因他一次又一次下达军令,这些将士们,宁死也会完成军令,而完成军令的后果就是。

    牺牲。

    被山火吞噬。

    化作怨魂。

    遭受痛苦折磨。

    而今,当危机结束后,秦王忍不住不哭啊。

    “仙门,我入你娘啊,你们这群狗杂碎,要是早点用求雨符,用得着这样吗?”

    “我那么多弟兄啊,全部死了,一万多弟兄啊,他们本应该是在战场上杀敌的,死在这里,是真他娘的冤啊。”

    “我入你娘。”

    秦王怒吼着,更是躺在地上,哭喊着,大骂着,委屈的不行,也难受的不行。

    这东林郡之难,一万多将士,前仆后继,为了救百姓,全部死在这里了。

    他忘记不了,二十七个将士,为了救一个百姓,全部葬身火海。

    他忘记不了,那十七个年龄才刚刚到十六岁的新兵蛋子,死在了山火当中。

    他也忘记不了,一家九口人,被大火活活吞噬的场景啊。

    东林郡,实实在在死了太多人了,不同于陇西郡的地动,也不同江中郡的旱灾,这火灾之下,牺牲倒还好,死之前还遭了大罪。

    换做是谁,谁不心疼啊?

    秦王带兵打仗,铁石心肠,可再怎么铁石心肠,又不是真的铁打之心,只不过他忍住了,他撑住了。

    当危机结束后,他得到了释怀,可这释怀又成为了他最大的痛苦。

    现在脑海当中,全是这些将士牺牲的画面,也全是百姓死在山火当中的画面。

    让他情绪崩溃到了极致。

    天穹上。

    听着秦王的哭喊声,顾锦年立刻来到他身边,没有多说一句,而是让他宣泄情绪。

    一旁的李基看着这一切,他已经扎起袖子,头发散乱,身上有蛮多血迹,是抬伤员搞的,如今看到自己二叔在地上哭喊着,实话实说,心里也不是那么好受。

    终究是一家人吧,怎可能不心疼。

    足足半个时辰。

    待秦王情绪逐渐有些稳定下来后,顾锦年打出一道功德之力,加持在秦王身上,让他安心入睡,也压制他体内的一些情绪,不然这些事情,将会成为秦王的梦魇。

    金色大雨没有停止,一直在下。

    顾锦年不惜一切代价,要让东林郡彻底恢复好来。

    “方先生,可以准备拟写好文章,让百姓们回来了。”

    “善后的事情,要劳烦你协助秦王。”

    顾锦年开口,他出声说道。

    东林郡火灾已经解决了,眼下就是一个南越郡冰灾之事。

    自己如今拥有先天五行旗,其中的葵水旗,刚好可以控水,如此一来的话,南越郡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大碍。

    眼下,对于大夏王朝而言,最大的麻烦,就是这十七颗天外陨石。

    如果将这十七颗天外陨石彻底解决的话。

    大夏天灾,就彻底结束,针对大夏的一系列阴谋,也彻底结束。

    不用去想,大夏王朝要因此而受到天地赐福。

    这一点,是必然的事情。

    南越郡,天外陨石,这两件事情前者顾锦年打算自己处理,后者就必须要通知苏文景一声,让他可以准备处理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也是当务之急。

    那就是大夏发展之事。

    要让老舅开始准备赐福了,上清道人说的没错,这一次获利最大的是中洲王朝,但同样大夏王朝获利也很大。

    这一次,大夏天灾若是彻底解决,大夏王朝必然可以获得无数好处,超越大金王朝都不在话下。

    最直观的一点,江中郡旱灾,一场大祸,可这祸乱之下,又藏着天大的机缘。

    如果不是江中郡地下藏有一个神秘之物,大夏龙米能生长的这么好吗?

    危机的下面是机遇。

    大夏天灾,是上苍给予大夏王朝的考验,这一点顾锦年是相信的,只不过天地不会给予这么严酷的考验,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至于是怎么动的手脚,顾锦年就不清楚,这个需要以后慢慢去查。

    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考虑未来了。

    而且,有一件事情,顾锦年感觉得出来。

    那就是,江中郡旱灾解决,陇西郡地动解决,如今东林郡山火也解决了,但好像没有给任何天地赐福。

    刚才虽有功德,但这功德只是超度功德,毕竟不止是将士还有百姓,有很多山灵精怪死在了当中,超度之后,得到的功德自然不少。

    可真正的天地赐福,看来还是需要解决南越郡和天外陨石,才能赐福。

    “如此惊天大灾,彻底解决,想来给予的赐福,应当不会弱于东荒魔窟。”

    顾锦年稍稍感悟一二,而后做出了判断。

    如若只是一个东林郡大灾,天地赐福不会太多,但加上陇西郡,江中郡,东林郡,南越郡,还有天外陨石的话,这绝对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而是翻倍增长,因为这五大天灾,每一个天灾,都恐怖无比,叠加在一起,更加恐怖。

    实话实说,顾锦年当真有些期待,解决完这些天灾之后,会得到什么好处。

    只怕无法想象,超越大金王朝,指日可待。

    不过,南越郡的情况,目前来说还算是稳定,有融化的迹象,但还没有开始融化,自己拥有先天五行旗在手,想来问题不会太大。

    眼下,先稳定东林郡的善后工作,要唤百姓回来,重新农耕,建立新的家园。

    这其中所需要的物资是天文数字。

    解决灾难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些事情,交给方敬成和秦王刚刚好,自己则要考虑动身前往南越郡了。

    与此同时。

    东荒魔窟。

    仙门修士一个个离开,眼下好处被取了,他们也只能败兴而归。

    只不过,为首的一批修士,却悄然无息,来到秘地,商议未来之事。

    上清道人,张真人,平云道人,还有苍心道人等七位东荒仙门掌教。

    他们来到一处秘境,商议未来。

    秘境当中。

    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彼此之间,沉默一二后,平云道人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

    “仙门被斩三刀,大势已去,该怎么办啊?”

    平云道人有些无奈,他如此出声,眼神当中都是无奈和灰心。

    原本,这次天命之争,按理说应当是仙门鱼跃龙门的机会,可现在好了,被顾锦年抢走了东荒魔窟的功德不说,还被削了三刀,换做是谁,谁受得了?

    听到平云道人开口,苍心道人也不由出声。

    “如今,顾锦年斩我仙门三刀,最获利的便是武者以及各大王朝,而武者本身就在王朝之中,换句话来说,往后我仙门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苍心道人也是有些无奈和难受。

    但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上清道人摇了摇头。

    “诸位想多了。”

    他出声,惹来三人好奇,不明白上清道人这是何意。

    “顾锦年斩我仙门三刀,或许在三位眼中,这是一件坏事,但反过来想想,佛门,妖魔,儒道,都被斩了一刀。”

    “对于外部势力而言,除王朝之外,我等其实又重新在一条道路上。”

    “顾锦年在制衡,想要腾出时间,让大夏王朝发展起来,天命之争原本是七大体系之争,但顾锦年想要改变成王朝之争。”

    “可他千算万算,有一点他算错了。”

    上清道人似乎想通了什么,他如此开口,让三人都很惊奇。

    “算错何处?”

    “怎么算错了?”

    众人好奇,不由询问。

    “他想要制衡,可他低估了人心,也低估了天命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想制衡,可诸位服吗?佛门服吗?妖魔服吗?天下各大势力,除王朝之外服吗?”

    “再者,就说东荒境,此次大夏王朝一但抵抗天灾成功,只怕天地将会给予无穷赐福,这样的天灾,都能承受下来,未来的大夏王朝,将会成就怎样的辉煌?”

    “这一点,我等明白,匈奴国难道就不明白吗?扶罗王朝不明白吗?大金王朝不明白吗?”

    上清道人开口,他直接说出核心问题。

    顾锦年的手段,很明显是制衡,压制外部力量,好给王朝争取时间,发展王朝势力。

    可所有事情能按照顾锦年的想法来吗?

    刹那间,张真人的声音不由响起。

    “道兄的意思是说,我等仙门万众一心,去扶持各大王朝,针对大夏王朝?”

    张真人开口,他如此说道。

    “是,也不是。”

    上清道人摇了摇头,给众人一个十分模糊的回答,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不仅仅是仙门万众一心,儒道当中也有人对顾锦年产生不满,还有佛门,儒教,以及我等仙门,三者合一,甚至再去与妖魔协商好来。”

    “即便我等被斩气运,可三者合一,难道还抵不过一个顾锦年?”

    上清道人开口,道出自己部分想法,随后接着开口。

    “不过,并非是针对顾锦年,也不是找大夏王朝麻烦,而是限制大夏王朝的发展。”

    “此番天灾过后,大夏王朝必然龙腾而起,这是东荒各大王朝都不想看到的。”

    “中洲王朝也不想看到,而我等成为联盟,设立一个同盟宗,让匈奴国,扶罗王朝,以及大金王朝一同加入,我等争天命,王朝争气运,排开大夏王朝。”

    上清道人道出自己全部计划。

    实际上,这个计划他之前就想过,只是他没有说出来,那个时候还没有和大夏王朝闹得这么僵,现在已经撕破脸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实话实说,如果不是顾锦年削仙门三刀,上清道人还真的会谢谢顾锦年,让天下各大势力拧成一股绳,现在儒道,佛门,东荒王朝对顾锦年和大夏王朝必然有巨大意见。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联合在一起,必定能成为强大的联盟,彼此都有好处,做事起来也无比方便。

    “道兄说的有理,只是各大势力愿意吗?”

    “儒道虽有一些大儒对顾锦年有意见,可我知道,还是有不少大儒对顾锦年没有恶感,而且顾锦年也说了,会补偿气运过去的,这就有些不太好吧?”

    平云道人开口,认为很难真正拉拢儒道一脉。

    “非也。”

    上清道人叹了口气。

    “诸位当真觉得儒道在乎气运?”

    “儒道一脉,为何能强盛?是因为这点天地恩赐之气运?”

    “儒道的本质,是上达天听,在王朝当中拥有各种权限,制定法律,文章治国。”

    “而顾锦年削儒道一刀为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担心孔家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也同样是为了帮助大夏王朝完成集权,即便是气运还回来了,那又如何?读书人要说话,而不是要气运,若是在王朝当中,事事听王朝的安排,见疾苦而不能言,他们愿意吗?”

    “顾锦年想要让大夏王朝集权,那是因为他还在这个世上,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换了一个皇帝,儒道微弱,是怎样的结果?”

    上清道人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而众人也在一瞬间恍然大悟,

    儒道的核心气运,不是天地赏赐,而是细致到在王朝每一个角落。

    顾锦年砍儒道一刀,其目的已经展现出来了。

    那就是集权。

    若集权,对于儒道来说,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官府干预?这是读书人最大的忌讳。

    这么一说,众人就想明白了。

    “那匈奴国,扶罗王朝,还有大金王朝,他们不一定会出手啊。”

    “毕竟大夏王朝天灾结束,必然有天地赐福,三大王朝又岂会自找麻烦?”

    平云道人出声道。

    后者又摇了摇头。

    “大夏王朝天灾结束之后,必然会向匈奴国开战,匈奴国此时肯定提心吊胆,但出现一个这样的盟会,大夏王朝就算真要征战匈奴国,他也要掂量一二。”

    “扶罗王朝就不说了,一直野心勃勃,会毫不犹豫加入。”

    “至于大金王朝,表面上大金王朝肯定不会去针对大夏王朝,但尔等听说大金王朝推出龙米货币吗?东荒不少诸侯国已经答应,就唯独大夏王朝还没有答应。”

    “如若我等势力联合,推举四位盟主,仙门一位,佛门一位,大金王朝一位,还有儒道一位,每三年各大势力轮流而制,彼此互相帮助,仙门索取仙门的,佛门索取佛门的,王朝索取王朝的,联合一团,大金王朝会不会答应?”

    上清道人分析的很清楚,他知晓每一个势力需要什么,整合一番,彼此联盟,不就完美了?

    说到这里了。

    众人连连称赞。

    “这样一来,还真是如此,我等联盟,当为最好。”

    “是啊,若是这样的话,我仙门以后行事,也方便许多了,缺少一个大夏王朝,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这东荒境,大夏王朝也不过占据十分之一的地境,舍弃大夏王朝,无非是美中不足罢了。”

    众人开口,非常认可上清道人之言。

    “其实,为何不能与顾锦年谈和呢?一定要与他为敌?”

    不过,也有掌教开口,觉得与顾锦年为敌不太好。

    但此言一出,还不等上清道人出声,其余人便不由抢先开口了。

    “与顾锦年和谈?”

    “和谈的结果是什么?说到底就是沦为臣子,顾锦年一心为民,也一心为大夏王朝。”

    “他不属于任何势力,眼中只有百姓,这是好事,但对我等来说不是好事。”

    “若无天命,他这样做,我等也可以顺从,可天命要显,他这样做是断绝我等成仙的机会,顾锦年高尚,贫道承认,但贫道亦有贫道追求之物,成仙,是我等的终极目标。”

    “和谈,就是阻扰我等成仙!”

    “若我成仙,我也可以改变这个世界,让百姓欣欣向荣,大旱,地动,火灾,在我一念之间,统统化作乌有,我可让天下苍生,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

    “这难道不是为万民立命吗?只不过,顾锦年不答应罢了,他只想着自己的方法。”

    有人开口,道出核心原因。

    不和谈,不是非要跟顾锦年闹,说白了大家的利益目标不一样。

    顾锦年为的是百姓,所以要让大夏王朝愈发强盛,最终一统天下。

    而各大势力,其目的就是成仙,成为当世无敌的存在。

    那个时候,也可以为百姓做实事。

    话说到这里,也就没有谈和的声音了。

    “既然诸位都愿意,那这几天先安静一二,等东林郡之事彻底结束。”

    “我等就要动身联络,一定要在大夏天灾结束之前,设立好这同盟会。”

    “天灾结束后,会有怎样的变数,谁也不清楚。”

    “只要同盟会出来,未来争夺天命,仙门还是有机会的。”

    “而且机会不小。”

    “天命的好处,想来诸位应当已经知晓了,这才不过是一点点天命显世,当天命降临时,只怕好处无穷,顾锦年他还不知道,这天命意味着什么。”

    “王朝?”

    “呵,待天命真正降临时,中洲王朝也好,大夏王朝也罢,皆是红尘凡俗,过眼云烟。”

    上清道人开口,望着众人这般说道,尤其是最后几句话。

    显得无比自信。

    众人也纷纷点头附和,因为他们知晓一部分天命的秘密,这次天命降临,仙门,佛门,儒道,等等一切,将会有巨大的好处。

    确实。

    什么王朝,什么世家,都不过是过眼云烟的东西。

    “我等明白。”

    众人齐齐开口,确定了这个计划。

    而如此。

    西漠佛门。

    大宝琉璃寺。

    几道身影盘坐在大殿当中,一共四人,神色皆然有些难受。

    佛门这次白挨了一刀,心情极度不好,之前挨了一刀,是佛门针对顾锦年,所以佛门认了。

    说实话,是他们活该。

    可这回呢?

    佛门一点好处都没拿到,亏的他娘都不认识。

    四人脸色很郁闷,真的难受。

    “早知道这样,不如直接出手解决大夏天灾,哎,大夏天灾的功德也不少啊。”

    有人开口,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随着这话一说,声音不由响起。

    “这种事情谁能预料到?话说难听点,仙门想得到吗?再说了,最惨的也不是我们。”

    声音有点没好气。

    带着一些火气。

    “好了,不要争吵了。”也就在此时,广源佛陀的声音响起。

    “此事,不一定是坏事。”

    “为何要争吵?”

    广源佛陀开口,只不过这话一说,众人不由好奇了。

    “顾锦年这样做,反而让我等团结一心,想来仙门一定会来找我佛门,这是一件好事。”

    “而且,天命已经眷顾仙门,下一个应该是佛门。”

    “古佛已经传来真言,下一次天命我佛门得利最大。”

    “而且顾锦年绝对不是我们的敌人,你们忘记大道府了吗?”

    广源佛陀开口,提到了天命,还有大道府。

    对于天命,他们显得很平静,但是提到了大道府众人脸色不由露出惊愕之色。

    “中洲大道府?还真有这种存在吗?”

    “聚神洲一切天骄的大道府,这不是传说吗?难不成真的有这样的地方?”

    几人神色惊愕。

    中洲大道府,这个名字既陌生又熟悉。

    据说七大体系最强的存在,都曾受到中洲大道府的邀请。

    大道府只邀请最强的天骄,要求苛刻,而且不按时间招生,有时候百年一个人都不收。

    只收最强天骄,宁缺毋滥。

    所以这个名字,很多人听过,但都觉得只是一个传说,毕竟这几十年来,没有听说大道府有什么奇才出世。

    看着几人惊愕的目光,广源佛陀淡淡开口。

    “大道府一直存在,只是不显于世,这次天命之争,大道府的天骄都会出世,这些人才是各大势力的大敌。”

    “顾锦年是我等大敌,但他终究是一个人,大夏王朝反而是顾锦年的累赘。”

    “大道府不一样,他们人人如龙,有各式各样的天骄,而且每个人都野心勃勃。”

    “聚集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大敌。”

    广源佛陀开口,神色凝重。

    “大道府内,有我佛门弟子吗?”

    有高僧问道。

    “有。”广源佛陀点了点头,紧接着又立刻开口:“但他不是我佛中人,这种人针对我们比顾锦年针对我等更狠。”

    广源佛陀开口,这话让众人既是疑惑,也是心惊。

    “总而言之,做好准备,顾锦年也好,王朝也罢,大道府也不用太担心,这一两年天命就要显露了,必须要在天命显露之前,获得天命加持啊。”

    他出声,认真开口。

    的确,天命决定一切,其他都无所谓了。

    “如今顾锦年占尽好处,经此一役,大夏王朝必然腾飞,即便是往后得到了天命,当真能反败为胜吗?”

    有高僧开口,如此问道,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都充满着忧虑。

    “第一,我等没有败。”

    “第二,天命胜过一切,你们不理解倒也正常,天命降临后,即便大夏王朝强盛百倍,也无法逆天。”

    “等那个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广源佛陀也没有多说,这种东西,懂的自然懂。

    不懂的也没必要说。

    如此。

    中洲王朝。

    四海殿内。

    中洲大帝,身穿黑龙帝袍,静静坐在龙椅上,目光睥睨天下。

    他面色平静,一语不发,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陛下。”

    “东荒魔窟已被大夏顾锦年镇压。”

    “仙道,佛门,儒道,妖魔,皆被顾锦年斩去一刀气运。”

    “陛下,顾锦年此人气运滔天,只怕未来是我中洲王朝最强劲敌。”

    “要不要刺杀他?”

    一道身影跪在殿门,朝着这位中洲大帝如此问道。

    “可笑!”

    “顾锦年天纵奇才,岂能去杀?你当朕如那些胆小如鼠之帝王一般?莫说顾锦年这般,就算他再强十倍,朕也不惧!”

    中洲大帝怒斥开口。

    彰显霸气。

    “派人去拉拢顾锦年,朕对他很满意,也很欣赏。”

    “告诉他,如若他愿意投靠朕,朕愿意给他封侯。”

    中洲大帝开口,此言一出,跪地之人瞬间震惊。

    中洲王朝的侯位啊。

    几乎等于大夏王朝的帝王。

    他没想到,中洲帝王竟然如此欣赏顾锦年。

    “遵命。”

    但他不可忤逆,也不能劝阻,因为这位帝王从来不是与别人商量。

    永远是命令。

    “陛下,墨家一脉已被尽数抓获,工部尚书启奏,灵阵龙舟计划已经开始实行。”

    “农家培育出的中洲灵米已经成功种植而出,预计产量可翻五倍。”

    他开口,告知这一件件事情。

    “好。”

    “鬼谷先生融百家之计,当真是好。”

    “重重有赏。”

    中洲大帝开口,虽然面色平静,但内心还是不由大喜过望。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陛下,二公子从大道府回来了。”

    (本章完)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7932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