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大夏文圣 >第二百零二章:不朽之言,稷下学宫,大夏平难,废王之计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二章:不朽之言,稷下学宫,大夏平难,废王之计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人们不知道该说甚么是好了。

    这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一次又一次的赐福,给予的好处,让人羡慕到发狂。

    大道成圣图啊。

    这是天地意志所化作的古图,拥有这样的古图,可以让人领悟圣道,传闻当中这样的东西,可以让人立地成圣。

    当然,这是传闻当中的事情。

    到底如何,无人知晓。

    “拥有此图,可感悟圣人之道,亲身体会圣人成圣之路,即便成不了圣,但也算是打下了无与伦比的根基啊。”

    “不止如此,传闻当中,这大道成圣图,若你天赋超然,可与圣人对话,将自己心中的疑惑与不解告知圣人,从而圣人给予回答。”

    这些声音响起。

    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次赐福了。

    五大赐福,或许是对应五大灾难,他们知晓大夏王朝这次的天灾,恐怖绝伦,但给予的赏赐中,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说实话,真的给多了,哪怕是苏文景也觉得有些给多了。

    然而。

    虚空当中,顾锦年望着这一卷大道成圣图,他没有犹豫,想要直接感悟圣人之道。

    然而,随着顾锦年接触大道成圣图时。

    刹那间,一团金色的光芒笼罩顾锦年。

    而正当所有人都认为顾锦年要开始悟圣道时,这璀璨的金色光芒,却在这一刻逐渐退散,回到了大道成圣图内。

    最终古图封卷,没入顾锦年的文宫异象当中。

    这很古怪,让诸多人惊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何没有继续悟道?”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大道成圣图吗?为何发生这样的事情?”

    人们不解,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端端又变成这个样子了。

    莫说他们年轻一辈的读书人,就算是老一辈的读书人,在这一刻也很好奇,十分不解。

    只是,登天梯上,唯有顾锦年知晓是什么情况。

    这的确是大道成圣图,但以自己当前的境界,还不能去感悟圣人之道。

    至少需要自己抵达半圣境,才可以感悟圣人之道。

    否则的话,境界太低,即便是重新行走圣人的道,也不一定能明白对方的艰苦,包括成圣的决心。

    想要真正行走圣人的道,必须要等自己抵达半圣之境。

    所以,这光芒才会散开。

    登天梯上。

    顾锦年望着下面的山川。

    大夏天灾已经结束,如此大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顾锦年感悟的到,接下来有诸多地方将会遭遇灾厄,这的确是上苍加持的。

    若扛过去了,也可得天地赐福,若是抗不过去的话,就不好说了。

    但大夏王朝的天灾,有些不一样,实打实问题很大,是有人在暗中出手。

    “若我为圣,或许能推算天机,知晓到底是谁在幕后使坏。”

    顾锦年心中喃喃自语。

    只可惜的是,成圣之道,终究还是有些遥远,不在乎时间,而是在自己的感悟。

    穿越到这个世界,算起来也勉勉强强一年半的时间,自己已经成为了天地大儒,说句实话,这很夸张了。

    而儒道一脉,不同于修仙亦或者是武道,通过灵气药材这种东西,就可以突破。

    需要的是思想升华,需要的是感悟,需要自己一步一步跨越。

    可以说的是,如若没有这次大夏天灾,自己根本无法突破天地大儒境,这并不是因为天地赐福的原因,最大的核心还是自己历经了苦难。

    看到了诸多的苦难,从而有一定的感悟。

    如若不是这样的话,即便是得到了如此恐怖的赐福又能如何?依旧无法成为天地大儒。

    非一定是苦难。

    而是思想。

    儒道的思想,人、法、天、自然,各种思想,为生民立命。

    明白这点后,顾锦年也沉淀下心来。

    “我需要好好悟道了。”

    “暂时放下一切,以悟道为主。”

    顾锦年心中自语,回顾这一年多,自己为民伸冤,为百姓鸣不平,做事激进,不顾一切后果,走到这一步,顾锦年没有任何后悔。

    但他知道,自己应该停一停了,拿一部分时间,去悟道,悟属于自己的道,亦或者是说,去理解道,理解自然万物,理解自己的思想。

    还有,理解新学。

    想到这里,顾锦年当下从登天梯缓缓走了下来。

    他如绝世公子一般,一步一步,当走下登天梯后,顾锦年朝着苏文景等人一拜。

    “诸位先生。”

    “此番大灾之后,学生内心有诸多想法,前往文宫悟道。”

    “后面的事情,劳烦诸位先生了。”

    顾锦年开口,他道出自己的想法,要去悟道。

    听到顾锦年这样出声,苏文景端是满意。

    “恩,锦年,你是需要好好悟道。”

    “稷下学宫的事情,老夫为你在压一压。”

    苏文景开口,他微微笑道。

    “稷下学宫?”

    顾锦年微微一愣,他真的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毕竟大夏天灾有多恐怖,几乎每日都在争分夺秒,怎可能去管辖这件事情。

    如今苏文景重新提起稷下学宫,使得顾锦年不由微微苦笑道。

    “文景先生,这学宫之事,还是算了吧,毕竟已经拖了三个月,再拖的话,只怕有些不好。”

    顾锦年开口,他倒不是不明白稷下学宫的好处,而是稷下学宫已经拖了三个月,这大夏天灾前前后后也有两个月的时间。

    按理说下个月就要开始,如若因为自己的原因,强行再拖几个月,属实有些不太好。

    “无妨。”

    “锦年,老夫为你决定了,你好好去文宫悟道吧。”

    “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喊老夫过去,为你解惑开智。”

    苏文景摆了摆手,稷下学宫顾锦年必须要去,他希望看到顾锦年能在学宫当中,立下不朽之言,开创万世之新学,虽然可能性不大。

    但顾锦年打破了一次又一次的不可能,所以这一次又为什么不能打破呢?

    即便当真打破不了,退一万步来说,前往稷下学宫,至少可以看到学术之争到底是怎么样的,对顾锦年来说,有莫大的帮助。

    那么这就是好处。

    所以,稷下学宫,必须要去,而且还是非去不可。

    “那劳烦先生了。”

    顾锦年看得出来,这稷下学宫意义很大,学术之争,的确对自己来说很重要,文景先生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顾锦年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自己拒绝,是因为已经拖延了三个月,再让别人继续拖延,这终究不好,是考虑到这个因素,如若不是这样的话,顾锦年又不傻。

    很快,顾锦年离开大夏书院,他脚踩虚空朝着大夏皇宫走去,还有些事情与自己舅舅协商一二。

    而随着顾锦年离开后,苏文景不由满意的摸了摸胡子道。

    “你们看,老夫这个徒儿多懂事啊,都知道为别人考虑,啧啧,有如此之成就,还这样的谦虚,还叫你们先生。”

    “这要是换做你们年轻的时候,有这样的成就,只怕鼻孔朝天。”

    苏文景开口,忍不住夸赞道。

    这话一说,一些大儒也是纷纷笑了笑,点着头说对。

    但很快,有人反应过来,觉得有些问题啊。

    “文景先生,什么时候这顾锦年成了你的徒弟啊?”

    “是啊,文景先生,你都快要成圣了,怎么一点脸皮都不要了?”

    “老夫从来都没听说过,顾锦年要拜您为师啊。”

    众人的声音响起。

    他们觉得有些古怪,这苏文景还真是不要一点脸啊,称顾锦年为自己徒弟?

    一听这话,苏文景有点来气了。

    “他刚才叫我什么?”

    “叫我先生,先生是何意?需要我解释吗?”

    “尔等都是酸儒,懒得跟你们争。”

    苏文景哼哼了两句,而众人却也没有跟苏文景争什么,也免得苏文景气急败坏。

    只不过还是有人不由皱眉问道。

    “文景先生。”

    “这稷下学宫因为大夏天灾之事,拖延了三个月,现在大夏天灾结束,他们应当不会再继续拖延吧?”

    有人好奇,望着苏文景如此问道。

    刚才苏文景说让稷下学宫继续拖延时间,实话实说,这可能性不是很大啊。

    毕竟稷下学宫也不是小势力,苏文景这还没成圣,当真要是苏文景成圣了,以圣人之尊,前往稷下学宫,要求再拖延几个月,或许对方还真就答应下来了。

    可没有成圣,只怕有些不妥。

    听到这话,苏文景反倒是显得平静。

    “我知晓。”

    苏文景点了点头,他知道稷下学宫不会继续拖延了。

    “哈?”

    “文景先生,你知道稷下学宫不会拖延,那为何答应顾锦年啊?”

    这人好奇,实在是不明白苏文景这是何意。

    “我已经联系霹雳手大儒,外加上挚友,而今,大夏书院当中,不还是有诸位在吗?”

    “我等一同前往稷下学宫,堵他的门,不让他开不就行了?”

    苏文景微微一笑。

    这话一说,不少大儒脸色顿时变了。

    堵门?

    堵稷下学宫的门?

    好家伙,这可是读书人圣地之一啊,孔府算得上一个,这是第二个,第三个则是中洲圣院。

    这三个地方,都是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圣地。

    孔府是因为有孔圣在,任何读书人,其实都有义务前往孔府祭拜圣人,如若不是孔家搞门阀,几百年前,只要有读书人去了孔府,就必须要去太庙祭拜圣人。

    这种圣地,是敬重。

    而稷下学宫是诞生学术之地的地方,可以说儒道能走到这个地步,大多数靠的是稷下学宫,百花齐放,思想爆发。

    至于中洲圣院,则是争夺之地,唯有大儒才可前往圣院阐述道理,从而争论。

    传闻当中,中洲乃是天地之中心,有仙灵的传说,而且中洲圣院建立在天地之间,最高之山上,一言一行,可达天听。

    简单来说,孔圣开创儒道一脉,第二位圣人,则立下稷下学宫,百家争鸣,思想大爆炸,第三位圣人,则在中洲开辟圣院,让人去争,唯有争才有进步,杜绝一家独大的情况。

    只可惜的是,王朝管控之下,再加上孔圣的威望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孔府又出了一批天才人物,并不是说这批天才儒道如何,而是他们完美利用了孔圣形象,形成儒道学阀。

    不然的话,按照圣人们的意向,其实儒道本来是越来越昌盛的。

    至于第四位圣人,他也留下了东西,但具体留下了什么,还无人知晓。

    有各种传闻,也有一些世家,对外宣布是圣人后代。

    当然这些都是无从考究的事情,也经不起推敲。

    稷下学宫,为儒道圣地也,苏文景要去堵门,这帮大儒听完之后,脸色惨白的很。

    “文景先生,我还有事,要先行离开了。”

    “大夏天灾已定,我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了。”

    “我家灾情还没有结束,我要回去定灾。”

    一时之间,不少读书人站起身来,一个个有些惊慌失措,这不是文人风骨不文人风骨的事情。

    而是乱来啊。

    你苏文景马上要成为圣人,你怎么闹都可以,稷下学宫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真正得罪一尊未来的圣人。

    可他们不一样啊,要是被盯上了,以后真就没好日子过了。

    看着众人如此模样,苏文景倒也不生气,反倒是平静开口道。

    “哎。”

    “尔等错过了一个大机缘啊。”

    苏文景出声,显得有些无奈道。

    听到机缘二字,顿时之间,众人止步了,不由看向苏文景,十分好奇。

    “什么机缘啊?”

    “文景先生,你说话说一半作甚?”

    “堵门也叫机缘?苏文景,你是真把我等当傻子了吗?”

    一些声音响起,既有人好奇,也有人心急,还有人直接破口大骂,但骂完之后,还是站在原地,听一听是什么机缘,反正听一听又不吃亏。

    “尔等。”

    “当真是鼠目寸光。”

    “锦年这次前往稷下学宫,你们真当锦年只是去看看?”

    苏文景开口,不由冷哼一句,眼神当中满是嘲弄。

    一听到这话,众人这回是彻底有些沉默了。

    “不是过去看看,难不成当真要立言?”

    有大儒忍不住好奇问道,看着苏文景。

    “这是自然。”

    “尔等是真傻还是装傻?稷下学宫顾锦年的确没有去过,但老夫去过多少次?”

    “如若锦年只是过去看看,老夫会想尽办法拖延时间吗?”

    “算了,既然说到这里,老夫就不藏着了,锦年已经有了绝世新学,是老夫偶然之间发现的。”

    “那个时候,锦年才刚刚入了书院,有些羞涩,他无有儒道境界,也没有功名在身,所以不敢与老夫直说。”

    “可随着老夫敦敦教诲,锦年已经将这新学告知,实话实说,老夫听完锦年之新学,惊为天人。”

    “此等新学若是拿出去。”

    “呵。”

    苏文景说到这里,又不说了,吊足众人胃口。

    “什么啊?文景先生,你快说啊。”

    “求求你,快点说啊,你怎么说话说一半啊?”

    “我读了五十年的书,我一句脏话都没说过,文景先生,你不要逼我啊。”

    “他娘的,有话不直说,你有病吧你?快点说啊,我求求你了,说啊。”

    众人的确被苏文景吊足胃口了,这家伙太恶心人了,如果不是打不过,或者是打不着,苏文景的下场一定很惨。

    “倘若拿出来了,今日的异象,再强十倍,都不足为过。”

    苏文景信誓旦旦道。

    “嘶。”

    此言一出,众大儒一个个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今日之异象,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实话实说,算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比今日异象还强十倍?

    要不要这么夸张?

    说句不好听的话,成圣的异象,可能都比不过今日的异象,而比今日异象还强十倍,这是何等的概念?

    他们想象不到,格局太小了。

    “不对啊,这样的话,跟机缘有什么关系啊?”

    “是啊,文景先生,跟机缘有什么关系啊?”

    众人好奇,反应过来后发现,虽然很震撼,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话,苏文景不由叹了口气。

    “所以说尔等鼠目寸光。”

    “这次大夏天灾,真正力挽狂澜的人是谁?是锦年对吧?”

    “可尔等得到的好处少吗?”

    “人人如龙,龙形浩然正气,诸位是没少得吧?”

    “这一次,稷下学宫如若按照规定时间开启,顾锦年是否错失机会?”

    “那这样的话,是不是无法立言?毕竟稷下学宫内有天命加持,外加上孔圣封印的两道天命。”

    “这些天命加持之下,锦年才可立下不朽之言,开创新学成功,为万世开太平。”

    “此等的功绩,如若尔等随我一同前往稷下学宫,堵门拖延,直至锦年恢复,等到天地赐福,尔等有没有好处?”

    “这是不是天大的机缘?尔等是不是错过了?”

    苏文景有理有据道。

    说的众人哑口无言。

    因为您还别说,还真的很有道理。

    虽然有些古怪,而且明显好像就古怪,但听起来是真的很有道理啊。

    “也就是说,如若我等配合先生,前往稷下学宫堵门的话,可以分享功德?”

    有人看向苏文景,如此问道。

    “恩。”

    苏文景开口,点了点头道。

    当下,众大儒是真的开始犹豫了,如果让他们直接去堵门的话,实话实说,真不敢啊,稷下学宫的威名摆在那里,除非苏文景是圣人,他带头冲锋。

    可现在苏文景只能说是半个圣人,未来是能成为圣人的,可现在还不是圣人啊。

    这就好像太子和皇帝一样,江山未来是太子的没错,可现在你是太子的话,有些事情就不是你能决定的。

    可听到有这么多的好处,他们又有些不舍,毕竟这龙形浩然正气,他们是真的感受到了,回去潜心悟道个三年五年,肯定有所长进。

    不说人人都能突破半圣,就在座上百位大儒,至少有两三个能成半圣的吧?

    所以他们内心很纠结。

    只不过,就在此时,一位大儒开口,目光坚定无比的看向苏文景道。

    “文景先生,我读书没你多,我就说一句话,读书人不骗读书人,你只要开口说这句话,我跟你干了。”

    这位大儒开口,攥紧着拳头,看向苏文景。

    他已经做出了抉择,只是希望苏文景不要坑他,也不要骗他。

    “荒谬,老夫即将成圣的人,会骗你们吗?”

    听到这话,苏文景不由皱眉,忍不住这般说道。

    但众人都不回答,而是直勾勾地看向苏文景。

    “行吧,行吧,读书人不骗读书人,当真是小人之心。”

    苏文景开口,他也算是豁出去了。

    稷下学宫蕴含着天命,其他的不说,不管如何,只要顾锦年能从中获得好处,自己大不了就丢人一次,被骂就被骂呗。

    反正事要这样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果然。

    随着这话一说,众大儒纷纷表态了。

    “行,那就干。”

    “走走走,去稷下学宫。”

    “干了,饿死胆小,撑死胆大。”

    “老夫敬重稷下学宫,但老夫更希望我儒道出一位天命圣人,这趟过去,老夫为的不是自身好处,而是为我儒道昌盛。”

    “对对对,为我儒道昌盛。”

    一些声音响起,表决了心意。

    而苏文景也暗自松了口气,毕竟让自己一个人去稷下学宫的话,实话实说,还真不一定能成事,带着这帮人,那就是血赚。

    “回头得找仙门要几张千里遁行符,不然的话,跑不掉就麻烦了。”

    望着众人兴奋和激动的表情,苏文景内心暗道一声。

    他也不傻,得为自己留好后手。

    此时。

    大夏皇宫。

    养心殿外。

    随着顾锦年出现后,魏闲公公以最快速度,来到顾锦年面前,脸上满是谄媚,是一丁点都不敢怠慢。

    “侯爷。”

    “陛下正在大殿内等您。”

    “奴婢在这里先恭喜侯爷成就大儒。”

    魏闲公公开口,朝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公公客气。”

    顾锦年面色温和,点了点头后,便直接走进大殿内。

    只不过刚走进大殿内。

    一块牌匾赫然悬挂在房梁之上。

    牌匾上有四个字。

    【自强不息】

    啊.这。

    顾锦年有点没想到,这个时候了,自己老舅居然还这样,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哈哈哈哈哈。”

    “大外甥,你来了。”

    “看看,还记得这是什么吗?”

    看到顾锦年来了,永盛大帝顿时满脸笑容,步伐欢快,朝着顾锦年走去。

    比之前更加亲热无数倍。

    “锦年见过舅舅。”

    看着满脸欢喜的老舅,顾锦年还是很有礼貌。

    “怎么这么客气啊?”

    “你娘是怎么跟你说的,我是你舅舅,亲舅舅,你是我外甥,外甥见到舅舅,还要这么客气?”

    “以后不准你这样了,咱们是一家人,你有什么就说什么,知道吗?”

    永盛大帝有些不乐意了,一番话教育着顾锦年,而且从朕改成了我,更显亲近。

    “明白了。”

    顾锦年有些无奈,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皇帝最大,而且论亲戚来说的话,舅舅也是最大的,其他没什么好说的。

    “锦年,你快看看,这东西眼熟不?”

    永盛大帝笑嘻嘻开口,指着这牌匾如此说道。

    “这挺眼熟,但一下子好像记不起来了。”

    顾锦年只能装死。

    “哎呀,这你都忘记了?你六岁那年,你娘带你来皇宫见我,舅舅那个时候不正好在练字吗?”

    “然后你想出去玩,可我还没写完,只不过看着你太想去玩了,所以就随便写了几个字。”

    “就是这四个字,你娘可以作证,这回可不是舅舅抢你功劳。”

    “魏闲,你记不记得这件事情?”

    永盛大帝很激动。

    “记得,记得,老奴记得。”

    魏闲笑呵呵道。

    因为说不记得,待会头就没了。

    “哈哈哈哈,听着没,锦年。”

    “你要真不信,回去问你娘,没事的,你舅舅不是别的意思,主要想说,你虽然是外戚,但你骨子里流淌着都是咱们李家人的血。”

    “知道没?顾家的血脉,都是匹夫,一点文化都没有,偷偷告诉你,这外面现在都再说,你娘是继承了高皇后的智慧,然后再传给你。”

    “懂了没?”

    永盛大帝压着声音说,毕竟这话即便是身为皇帝也不好说,人家顾家也不是什么小家小门啊,自己这话多少对顾家有点不太好。

    “懂了,懂了,原来是这样啊。”

    顾锦年硬着头皮笑了笑。

    而永盛大帝更加美滋滋,还是自己这个大外甥聪明啊。

    “行了,锦年,你来宫中有什么事。”

    得到顾锦年的回答,永盛大帝心安理得了,回头炫耀的时候,最起码有个底气。

    当然,他也知道,顾锦年入宫肯定有事要找自己。

    “舅舅。”

    “既然是一家人,我就不啰嗦什么了,几件事情,我说清楚来,过两日我要去文宫潜心悟道读书,不管外面发生任何事情,除非是天大的灾祸,不然外甥可能都不会管。”

    顾锦年出声。

    他要悟道,需要一定时间,多久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三五天就能解决。

    而现在大夏王朝正处于多事之秋,自己只能将事情笼统的告知自己舅舅,毕竟大夏王朝还是有诸多能臣。

    “你说。”

    谈到了国家大事,永盛大帝倒也显得严肃起来了。

    “其一,大夏天灾必然是有人在暗中搞鬼,能引来如此天灾,仙门,佛门,各大王朝绝对逃脱不了干系,舅舅,此事极其重要,要立刻彻查,哪怕是蛛丝马迹,都不可放过。”

    顾锦年开口,这是第一件事情。

    大夏天灾,死伤多少?这些伤亡必须要有人来负责,查清楚是谁,然后给予雷霆手段报复,不然的话,同样的事情,会上演无数次。

    “朕明白,朕已经让人暗中调查,目前有一些头目了,只不过这件事情涉及到天命,想要真正彻查清楚,还是有些难,朕会想办法解决的。”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其二,天灾过后,有诸多事情要处理,五大绿洲需要百姓迁移,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需要重建家园,这也是当务之急,江中郡无有灾情,而且若不出意外,两个月后,江中郡第一批粮食便可收割,到时候向各地运输,可稳定粮食问题。”

    顾锦年出声,第二件事情就是善后,重建家园,这件事情很重要。

    龙椅上,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朕打算,让受灾之地百姓,迁徙五大绿洲之地,由朝廷拨款,再发布几道诏令,让大夏一切穷苦百姓,都可前往这五大绿洲之中,再将农耕之物送入其中,使得百姓安居乐业。”

    这一点永盛大帝已经想好了。

    陇西郡地动,东林郡火灾,南越郡洪灾,很多灾民家也没了,倒不如直接迁徙前往绿洲之地,一路上都会有人照看,虽然苦了一点,但至少有江中郡源源不断给予粮食。

    还是能活命的。

    等到了绿洲之地,再一步一步重建新的家园,外加上有极多的良田,赠予这些百姓,对于百姓而言,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陛下英明。”

    顾锦年高呼一声。

    “锦年,都是一家人,不需要说这些虚的。”

    “不过,如若迁徙,重建家园,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还有银两将会是天文数字,大夏国库根本无法承受,这江中郡龙米,到底有多少之数,你能告诉朕吗?”

    永盛大帝开口。

    计划是好,但每一个计划都要大量金银来解决,说句难听点的话,没有钱,寸步难行。

    按照正常的赋税,想要完成这恐怖的迁移和修建家园,大夏王朝十年的财政都做不到。

    “舅舅,眼下各地灾情,必须要以粮食来稳定,再加上这次天灾,大夏将士也受苦了,外甥的意思,是江中龙米用来稳定灾情善后,犒赏三军,外加上粮仓存储,毕竟百姓一路迁徙,各地都需要备好粮食。”

    “所以第一批收割的粮食,有大作用。”

    “舅舅可以下圣旨,向大夏商人借银,按照一定利息支付,等到江中郡第二批粮食生产出来后,一切就好说了。”

    顾锦年不打算动用第一批江中龙米,他明白永盛大帝的意思,想要卖米然后换取银两,从而解决这些事情。

    但这没有必要,江中龙米必须要用在刀刃上,让百姓吃饱喝足,定下民心。

    不然这个迁徙之事,就很难办了。

    “向商人借银?”

    永盛大帝有些惊讶,但想了想他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下来了。

    “其三,这天外陨金,舅舅无论如何,想尽一切办法,哪怕与仙门暂时和谈,都要熔炼出一万套重骑战甲,必须要有一万套。”

    顾锦年开口,提出这件事情。

    无论如何都要搞出一万套战甲出来,而且还是重骑兵战甲,不是轻骑兵。

    “这个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锦年,朕也想问你,你要这么多陨金做什么啊?”

    “这东西难以熔炼,你刚才说一万套,如若仙门不答应的话,光靠工部的人,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熔炼出一万套来,而且是整个工部什么都不做,全力配合。”

    “你弄来的陨金,至少能做几千万套重器战甲,这有些没必要吧?”

    永盛大帝对于这一点十分好奇。

    陨金是好。

    但差不多就行了,一万斤都够了,顾锦年搞来了一万万斤,这就有些夸张,完全不需要啊。

    听到老舅的疑惑,顾锦年有少许沉默。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宝钞衡量物,以及本金制衡这种学术话语。

    最终顾锦年只能开口。

    “舅舅,这些陨金大有作用,往后咱们大夏王朝发不发财,就靠这些东西了,要让人去看守,在周围扎个营,五万人就好,严格看管,不允许有任何人进出。”

    顾锦年出声,其余的等他悟道结束后再说罢。

    “发财?”

    实话实说,倒不是永盛大帝不相信自己这个外甥,能文能武,儒道后世之圣,佛门气运者,仙门仙灵根,顾锦年就算说他乃是天帝转世,永盛大帝都相信。

    可关系到发财,他真不信啊。

    之前顾锦年不是拉这个拉那个过来一起做生意吗?

    这前前后后过了多久,小半年有了吧?

    银子呢?

    反正他是没听说这帮人发财了,当然他也知道,这段时间大夏王朝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事实摆在面前。

    贸易上,顾锦年可能有点想法,但不对。

    发财是不可能。

    小亏差不多了。

    故而,听到发财,永盛大帝打心底还是不相信的。

    “咳。”

    “锦年啊,倒不是老舅说你什么,你要记住,儒道才是你的唯一之路,这银两钱财,如果你真的缺,舅舅给你都行。”

    “这往后啊,发财做生意的事情,你还是别掺和了。”

    “等过些日子,朕大寿在即,想来各地都会献上奇珍异宝,到时候朕给你一点,你拿去卖掉,把太子他们的账清一清,他毕竟是太子,而且视财如命,你要是真坑了他,等他上了这位后,多少会对你有些意见的。”

    永盛大帝开口。

    也算是提醒一句,毕竟太子的性格他知道,整个人都掉进钱眼里了,你骂他几句,他不难受,你要是要了他几文钱,他比谁都难受。

    所以还是不要产生不友好的事情。

    感觉得出老舅不信任,顾锦年也不去解释,跟皇帝较什么真啊,赢了,皇帝被打脸,下场懂得都懂,输了,你自己又憋屈。

    还不如不说话,就让皇帝自己一个人开开心心不好吗?

    “舅舅,主要的事情,就是这几件了,其他一些事情,舅舅您自己来负责。”

    “外甥要告退了,打算回家一趟,见见我娘。”

    话说到这里,顾锦年打算回家一趟。

    虽然还有不少事情,但也不需要去说,朝廷自然有人可以解决,不可能什么事情都让自己来。

    “行。

    “魏闲,挑一批贡品出来,送到顾家,给宁月送去。”

    “再拟一道圣旨,赐宁月头衔,长圣。”

    永盛大帝开口,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赐予了无上荣耀。

    长圣二字代表着很多东西。

    是无上的尊称。

    母凭子贵也就是这个道理。

    “多谢陛下。”

    顾锦年道谢了一声,随后离开。

    待顾锦年离开后。

    永盛大帝不由笑了笑,望着顾锦年的背影。

    “宁月当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永盛大帝满脸笑容。

    随后又将目光看向玉案之上。

    这玉案上,赫然摆放着一张宣纸,而宣纸之上,也写着几个字。

    【马踏匈奴】

    一个时辰后。

    顾锦年回到顾家。

    此时此刻,整个顾家早已经是门庭若市,一些还没有离开或者是急忙回京的百姓们,聚集在国公府外,带来了一些礼物,表达对顾锦年的恩情。

    对于这些礼物,顾锦年让下人们全部收下,不收反而令人心寒。

    而回到家中后。

    顾锦年也是第一时间找了自己的母亲。

    这段时间出去,这位宁月公主整日担心。

    毕竟那里有不疼自家孩子的母亲?

    顾锦年一回家,就挨了不少骂。

    “总喜欢逞英雄,这大夏王朝没你不行吗?”

    “你舅舅不是皇帝吗?你那几个叔叔那个不是有能耐的人,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你来。”

    “别人都说我生了个好儿子,生了个圣人,大英雄,可为娘不想要什么大英雄,你能平平安安,为娘就高兴。”

    “年儿,记住为娘的话,往后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不要在乱来了,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的顶。”

    “知道没?”

    宁月公主开口,骂着骂着就哭,的确提心吊胆。

    顾锦年只能安抚自己母亲的情绪,连连保证之下这才得到母亲笑颜逐开。

    是啊,在别人眼中,自己是救世主,是后世圣人,是了不起的侯爷。

    可在自己母亲眼中,依旧是个鲁莽的孩童。

    这两天,顾锦年都待在家里。

    陪自己母亲待了两天后,这才离开国公府。

    而后前往文宫。

    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有各种不同的想法与思维。

    需要好好沉淀一二了。

    然而,随着顾锦年入文宫后。

    一些事情,也在悄然无息安排着。

    极北之地。

    中年男子望着千里冰川,缓缓开口。

    “顾锦年入文宫,传下去,可以推动废王之计了。”

    第二日。

    一道圣旨传递大夏王朝。

    告知百姓,大夏天灾,已平!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0305/46913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