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21章 坠江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1章 坠江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从江城开车去金陵,大概两个小时的路程。

    等柳南风到达金陵以后,再看了一眼定位,“苏锦绣”却已经到了京口。

    柳南风下车买了几瓶水,也没做丝毫停留,直奔京口而去。

    从南京到京口需要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中途看了一下定位,发现“苏锦绣”也已离开,向着京口城外方向而去。

    柳南风自然也不敢耽搁,继续开车穿过京口,向着“苏锦绣”所在的方向而去。

    “白骨妖,留下轮回镜,我就放你离开。”

    魁梧大汉手持雷电,声如洪钟。

    他本是茅山山神,因机缘获得一卷经文,掌握这操控雷电之术,让其如虎添翼,在这天道不显的世界,成为天下有数的大神。

    但是对面的白骨妖来历非凡,身怀上古传承,实力强劲。

    一追一逃,两人一时间僵持不下。

    “茅岩方,我这根白玉骨,祭炼百年,经熔岩煅烧,雷火洗练,堪比神兵宝器,用来换你轮回镜绰绰有余,你为何死活不愿?是嫌价值太低?只要你说,我无不应允,你又不说……”

    “废话许多,此镜我有大用。”茅岩方也不废话,又是一击闪电。

    可是白骨妖速度更快,身前升起一个巴掌大的白骨盾,堪堪抵住雷击,不过却爆出巨大的轰鸣声,周遭山林更是波及,树木倾倒。

    至于山野走兽,早已四处逃散。

    “茅大哥,此物我也有大用,要不这样,我这根白玉骨送与你,你把镜子借我一用,用完我再还你如何?”

    白骨妖又打起感情牌。

    “不行,此镜用一次三十二年才能恢复,我等不了那么久。”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了,此镜我必得之。”

    于是两人又是一阵争斗,手段尽出,一时间僵持不下。

    不是白骨妖强过茅山山神,主要是两人一个路走轻盈,一个路走厚重。

    白骨妖身法灵动矫捷,山神沉稳厚重,实力虽强,打不到人也是枉然。

    唯一比较灵活的攻伐手段,就是他所操作的雷霆之力,可又被白骨妖的白骨盾所抵御。

    所以一时间才会僵持不下。

    “你这妖女,怎能如此无耻,偷我宝物,气煞我也。”

    眼见久攻不下,茅岩方怒气攻心。

    “你的宝物?据我所知此物乃是京口齐家世代相传之物,如何成了你的了?而且八年前齐家数口,皆都触雷而亡,你别说这事不是你所为?”

    “只是几个凡夫,守得此物而不自知,再说,此物本也不是齐家所有,他们也是机缘所得。”茅岩方不以为然地道。

    活得越久,其实对生命反而越少敬畏,越少尊重。

    加上他本身又是信仰催生出来的神灵,更是视生命如草芥。

    大部分神其实比妖、比鬼更可怕,因为神是从人类的欲望中所诞生。

    人敬神,信奉神,是因为害怕神,而不是爱神。

    “你就不怕我告到九科?”

    白骨妖所说的九科,就是政府部门管理人间妖魔的官方组织,权力极大、势力极大、人才更是辈出,天下妖魔无不畏其甚深,没事都不愿沾染他们。

    “找死。”

    听到白骨妖的威胁,这下茅岩方真的怒了,天空云层聚集,无数闪电在空中盘旋,他的身形又拔高数米,青色岩石组成的身体雷霆缠绕。

    挥臂之间,山崩地裂,河流倾倒,威势无边。

    白骨妖一个不察,身体被拳风擦到,顿时全身发麻,身体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

    茅岩方抓住机会,一拳砸出,白骨妖虽然用手中的白骨剑挡了一下,但是依旧有骨骼碎裂剧痛之感。

    她知道自己不是茅岩方的对手,不敢久战,转身掠走。

    茅岩方立刻大步追了上去,虽然他身形庞大,但是只要他双脚矗立在大地之上,他就可以借助山川大地之力。

    而且他本是茅山山神,自会那陆地神行之术。

    白骨妖径直向着江边跑去,茅岩方本是茅山上的一块奇石,因受人香火祭拜,年久日深,有了灵性。

    后来又得茅山祖师点化,成了茅山山神,守护茅山,看守山门。

    但是很多年前,天地俱变,天道不显,道门没落,神灵隐匿,妖魔鬼怪更是融入人类隐藏自身。

    这是一个大混沌的时代,所有“人”都在等待下一次机缘到来,虽然他们也都不知道这机缘是什么。

    而茅岩方虽然已经贵为神灵,但本体依旧是一颗顽石,天生不通水性。

    所以白骨妖向着江边跑,就是想要借水而遁。

    茅岩方也猜到白骨妖的想法,所以心中更是紧迫,紧追不舍,如果让对方遁入江中,那他就再也没有抓到白骨妖的机会。

    “队长,我真的就这样不管吗?”

    “只要他们不波及周边百姓,我们就不用插手。”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要知道这几年……算了,现在跟你说这些为之过早,我们远远看着就行。”

    “咦,又有人来了……”

    “笨蛋,那也是妖怪。”

    “她们都好漂亮,队长,为什么妖怪都这么好看啊?”

    “因为物竞天择,丑的都被淘汰了,妖怪百年修炼,经历无数磨难,才能成妖,当然要漂亮点,当然也有可能,本体就是如此。”

    “比如眼前这白骨妖,当年也是金陵大户人家的小姐,端庄貌美,可惜命不好,年纪轻轻命丧黄泉,但却因为一场机缘,白骨化妖,也是可怜人……”

    “原来这样啊,队长你懂得真多。”

    “不是我懂得多,是因为这些浅显的资料科里都有,平日里闲着没事要多看看,对你没坏处,别就知道打游戏,盯着网站嘿嘿嘿……”

    “知道了,知道了,队长你跟我爸一样好啰嗦。”

    “你爸?我年纪都够当你爷爷了。”

    “爷爷……”

    “艹,你这不要脸的鳖孙……”

    “白骨妖……”

    天空堆积着厚厚的乌云,闪电如游龙一般穿梭其中,俯视着人间大地。

    柳南风透过车窗看了一眼天空,心中有些吃惊,这是要下大雨了吗?

    看了一眼车载导航,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号,看着前方狭窄的水泥小路,柳南风犹豫要不要继续开下去。

    轰隆一声,一道雷龙从天而降,轰击在大地之上。

    …………

    这次从天而降的雷龙,让白骨妖闪避不及,劈得她浑身发软,全身焦黑,骨骼仿佛都产生了裂纹。

    她乃是白骨化妖,全身骨骼被修炼的晶莹如玉,坚固异常,很少有东西能伤害到她。

    但是天雷本身至刚至阳,天生就克阴邪之物,所以这才对其造成很大的伤害。

    白骨妖虽然被雷劈得全身漆黑,头发焦黄,但是转瞬间就恢复过来,不过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

    此时她已经完全没有了缠斗心思,只想尽快到达江边。

    她如同一只精灵一般,在山林中快速穿梭。

    但那身材高大茅岩方脚踏大地,步履却意外的轻盈,整个大地仿佛都在助他一臂之力,力从脚涌,身形忽隐忽显,瞬息数里,速度极快。

    “东西还我,就此作罢,否则天涯海角,我非追到你不可。”

    白骨妖低头不答,手持白骨双剑,人在空中划过两道白色闪电横冲直撞,前方草木纷纷倾倒挡住后方去路。

    “冥顽不灵,既然如此,你去死吧。”

    茅岩方也发起狠来,挥手之间,无数雷龙从天而降,大地更是开始震颤,这正是他天生神通——驱山。

    无数的山石凭空而起,挡住了白骨妖的去路。

    远远观察的两人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这茅岩方是疯了吗?毫无顾忌。”

    山川移动可不是小事,小则山川崩塌,河流改道。

    大则引起地脉移动,导致地震频发。

    总之对普通人类来说,都是了不得的自然灾害,人畜死伤无数。

    “神要是顾忌,那还是神吗?”

    旁边的年轻人忍不住吐槽一句。

    接着又一脸艳羡地道:“那白骨妖的一双白骨剑真是厉害。”

    因为此时那白骨妖手持双剑,遇山开山,直接洞穿,如同戳豆腐一般轻松,没有丝毫停顿。

    “那白骨妖传承非凡,要不是因为道行太浅,这茅山山神哪敢如此嚣张。”

    别看此时挡在白骨妖面前的巨石山川,被她一一洞穿,其实她也是强弩之末。

    当空中酝酿许久的雷云再次劈下之时,白骨妖已经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可就在这时,天空忽然飘来一条长长锦缎,接住空中落雷。

    “姐姐,我来助你。”

    然后拉起白骨妖远遁而去。

    白骨妖心中大喜,江边已经不远,又有妹妹相助,她再次看到了希望。

    而此时柳南风沿江停下了车,因为眼前已经没有了路。

    从车上下来,看着天空堆满的乌云,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定位,“苏锦绣”最后的位置就在这里,然后没了信号。

    看着四周的荒野,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应该从哪里找起。

    难道就这样回去?心中却又有所不甘。

    就在这时,无数落雷从空中落下,巨大的声音,让他双耳嗡鸣,短暂失聪。

    柳南风感觉有个东西在自己脑海中爆炸,巨疼无比,他刚想抱头蹲下。

    就见远处两个身影从空中飞舞而来,眼神交错,柳南风呆住了,空中两“人”也呆住了。

    柳南风感觉她们张了张嘴,仿佛说了什么,可是因为双耳失聪,一句也没听到。

    “发生了什么?”柳南风问道。

    他不知道此时他说话的声音特别大。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个一摸一样的苏锦绣,要不是她们头顶上的文字,她根本分不清彼此。

    就在这时,正真的苏锦绣,也就是他老婆面色紧张地拉着他,张嘴说了些什么,可是柳南风一句话也没能听进去。

    于是指了指耳朵,表示自己听不见。

    可还没等柳南风说话,姐妹二人立刻神色紧张地把他挡在身后。

    柳南风见她们如此紧张的模样,也赶忙掏出冯红锦母亲送他的那把短剑小心戒备。

    “原来你是为了他?”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说话声如若雷鸣,充满了压迫感。

    柳南风透过姐妹二人肩膀往前看去,倒吸了口凉气。

    姓名:茅岩方

    种族:神灵

    道行:一千七百二十八年

    身份:茅山山神

    前因:山中顽石受香火愿力所化。

    这是柳南风见到道行最高的“妖怪”,也是不需要触发前因的妖怪。

    “窃你宝镜在先,这事错在我,我把它还给你,你放我们离开,我再送你一根白玉骨,权当补偿,你看如何。”

    “现在知道你错了,呵呵……”茅岩方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难道你非要争个鱼死网破?我们姐妹二人联手,虽不敌你,但你也绝对不会毫发无伤。”苏锦绣一脸决绝地道。

    柳南风在背后注视着她,他还从未见过妻子如此坚毅果决的一面。

    茅岩方略微沉思,大概觉得苏锦绣说得在理,于是点了点头。

    苏锦绣见对方同意,肉痛地掏出一枚古镜出来,面露念念不舍之色。

    “姐。”

    苏画眉同样面露焦急,她知道苏锦绣为了寻找这枚古镜,不知花了多少心思,多少心血。

    苏锦绣摇了摇头,让她不用再说,一咬牙,把那枚古镜抛了过去。

    柳南风在后面默默看着,不知事情原委,他也不好发表意见。

    茅岩方伸出巨掌,轻轻摄过飞过来的古镜。

    可就在这时,苏锦绣忽然脸色大变,娇喝道:“你耍诈。”

    无数的落雷从天而降。

    他们背后更是升起一道巨墙拦住通往江面的退路。

    “快点带南风走。”苏锦绣一只手挥剑挡在胸前,一只手把苏画眉和柳南风往身后揽。

    “姐姐……”

    “快走。”苏锦绣喝道。

    剑刃之上,一道白色的气息斩向奔袭而来的茅岩方。

    “都留下来吧。”

    茅岩方的声音依旧那么浑厚沉着,如若闷雷,不带丝毫感情。

    随着他每一次迈步,身形就再次暴涨几分,大地中的沙石从地面飞出,粘在他的身上,增加他的力量。

    随着他每一次迈步,地面都为之颤抖。

    “这还怎么打?”

    柳南风也露出惊惧之色。

    “轰”一声冲撞。

    苏锦绣倒飞回来,柳南风下意识伸手接住她,接着自己也跟着飞起来,撞在身后的巨墙之上。

    “咳……”

    柳南风感觉喉咙里一股咸味上涌,呛得他连连咳嗽。

    “南风。”

    姐妹二人转过身来齐呼一声,伸手就要去扶柳南风。

    “小心……咳……”

    柳南风大惊,因为他见到茅岩方那遮天蔽日的拳头向着三人重重砸来。

    苏画眉反应最为迅速,袖中飞出一条锦缎挡在三人面前。

    可只让拳头停顿一息,就冲破锦缎,重重落下。

    苏锦绣和苏画眉两姐妹齐齐扑在柳南风身上,想要帮他抵挡这一重击。

    可是茅岩方这一拳,势必要杀了三人,积蓄了他所有的怒火,力大无比。

    背后的石墙直接被撞开,三“人”齐齐落入江水之中。

    “锦绣、画眉……”

    柳南风的心仿佛裂开一般的疼,捏着剑柄的手指骨发白,然后失去了意识,沉入了江水之中。

    “桃生,你要记住,天下万物,无物不可斩。”

    “是,师父。”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你师父,我只教剑,不授徒。”

    “是,师父。”

    “你这蠢物,给我挥斩万次。”

    “斩——”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4152/458318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