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这个影帝要加钱 >第八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在丁修进来之前,元兵本来是想让他演戏份不多的龙套角色,比如青城四秀之类。

    这年头调教演员很麻烦,特别是武打戏,主演就罢了,时间花了就花了,龙套和小配角没必要了,戏又不多,直接招武行,只要外形过得去,演戏基础薄弱点也能将就。

    现在看来,如果丁修没撒谎的话,他的武术底子好的不是一点半点,说是全能都不夸张。

    拳脚功夫,外加刀枪剑棍,弓箭骑马,翻遍娱乐圈都找不出来几个。

    脸还长得好看,剑眉星目,棱角分明,没上装就知道是个古装靓仔。

    唯一的缺点就是表演经验太少,或者说就没有表演经验,跑几天群演可不算是演戏。

    “可惜啊。”黄剑中叹口气。

    刚刚出去的李解情况和丁修相反,李解北电大三,已经拍过几部戏了,有舞蹈功底,就是没学过武术,骑马也不会,还有年纪大了一点,二十五岁。

    林平之出场年纪二十岁,李解纵然演技不错,未必能演出那份少年感。

    这方面丁修倒是占优势,本身就是二十岁,都不用演。

    “你说会骑马是真的吗?具体能到哪个程度?”元兵问道。

    “如履平地。”

    戚家军以步战和马战为主,作为戚家刀传人,他的武器是御林军刀(苗刀前身),势大力沉,大开大合,主要配合的就是马匹。

    在战马的高速冲击下,人马合一,一刀能斩断一颗大腿粗的树。

    元兵:“年轻人说话不要太满。”

    丁修耸肩:“实话实说罢了,导演,我能演林平之吗?”

    “你没有表演经验,可能演不了林平之,这个角色不是武术好就能驾驭的,更多是心历过程后的反差感,对文戏要求很高。”

    黄剑中很耐心的解释。

    丁修一点不领情:“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要不是门口没挂令狐冲的牌子,他今天试戏试的就是男一号,现在已经退而求其次了,再退就是龙套,那多没意思。

    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愣头青,黄剑中皱起了眉头,元兵淡淡道:“给他个机会,对一段试试吧。”

    说着递过去一页剧本。

    “给你五分钟熟悉,一会我给你配戏。”

    上一个进来的李解也经历过这一关,文戏的表现让两人很满意。

    黄剑中的评价是善良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阴毒,这很符合后期黑化后的形象。

    “等等。”黄剑中拿另外一页剧本给丁修:“要试就试这个。”

    林平之的形象主要是两个,前期的文雅公子,少年侠义,后期得知真相后被仇恨冲昏头脑,阴狠毒辣,手段残忍。

    元兵给的是前期一页剧本,他给的是后期,要演绎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收回剧本,元兵多了几分担忧,无奈道:“也行。”

    丁修拿到的剧本难度是要在李解拿到的那一页之上的,翩翩公子,潇洒的富家少年比较好演,坏蛋就没那么容易了,力度不够像小丑,力度过了像疯子。

    接过A4纸,这是丁修第一次拿到剧本,台词用的是第一次人称,后面有括号,写着人物的情绪,字很少,有的就一个词,比如愤怒的,嘲笑的,比较片面,更多要演员自己摸索。

    五分钟很快过去,元兵道:“准备好了吗?”

    “好了。”丁修点头。

    这场戏是练了辟邪剑谱后的林平之威胁劳德诺带他上山寻仇,当着众多人的面,他道出辟邪剑谱的精髓,当场打了岳不群的脸。

    “开始吧。”

    深呼吸一口气,丁修低头沉思几秒,微抬头,眼睛微闭着,朝着黄剑中的方向道:

    “劳德诺,你带我上华山来我也不亏待你,你不是想知道辟邪剑谱吗,我告诉你,你们都听见也没关系。”

    “林平之,你想做什么?”元兵客串的岳不群发声。

    “你不是要和任我行一绝高低吗,如果你手下的人都会学了辟邪剑谱,那么世界上还有谁会是你的对手?”

    丁修低声放笑,继续道:“好,让我来告诉你们,这第一句就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哈哈哈……岳不群,你这位五岳剑派大掌门自宫了没有,敢不敢脱下裤子给大家看看。”

    一段嘲讽岳不群的话落到丁修嘴里,让人听得五味杂陈,声音中有嘲讽,有自嘲,还有几分凄凉,不免多了几分同情。

    黄剑中承认,这一段要比上一个试戏的李解要好,李解的眼中有一丝阴毒,这个是他妈一脸的阴毒,说话还是掐着嗓子说的,监里监气,听得浑身发麻。

    但谁知道丁修是不是超常发挥,就这么一段厉害。

    “咳咳,你对林平之这个人物怎么理解的?”

    第一关过了吗?丁修了然。

    剧本上没写林平之是太监,幸好他昨天读过,知道是练了辟邪剑谱,刚刚特意学了一段太监的语气。

    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模仿太监的,但他真正见过太监,还亲自打过交道,这类人身体残缺,但性格不缺,和正常人是一样的。

    有的比男人还男人,比如赵靖忠,长枪在手,沈炼都被捅了窟窿。

    要不是赵靖忠把沈炼钉在树上叽叽歪歪说了一大堆废话,死的就是沈炼,最后还得他出手收拾残局。

    言归正传,丁修没有多加思考,张口说道:“他是一个正常人,富家公子,少年侠义,本该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怀璧其醉让全家遭了殃,遇到的名师也是别有用心。”

    “得知真相后,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练辟邪剑谱,但凡有个名门正派,武林名宿替他主持公道,他也犯不着如此……只是想报仇而已,错的不是他,是世道,”

    “换位思考,村霸为了占了你家的田打死你父母,官府不管,村老也只是谴责几句,主任收你当女婿还是冲着田去的,你要是有个方法能干死仇家,可能你也会是下一个林平……”

    “停停停。”黄剑中黑着脸打断丁修的长篇大论,现在的年轻人聊起键政和黄色就没完没了:“先出去吧,等通知。”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7032/466007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