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这个影帝要加钱 >第二十六章:胜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六章:胜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吴兵把其中一根齐眉棍丢给丁修,轻松笑道:“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小年轻,占你点便宜,咱们比兵器。”

    拳怕少壮,比拳脚他确实不是丁修的对手,打起来没意思。

    要比就比拿手的。

    他一身功夫八成都在棍上,拿得出手的也就这根棍子。

    “可以。”丁修单手接棍,到手后转了两圈,试了试重量。

    这根棍子明显是根据吴兵的身高定制的,吴兵个不高,目测一米七,棍子长度大概一米六。

    丁修一米八,拿着一米六的棍有点短了。

    不过他不是真的当棍子使,也就无所谓了。

    双方拉开五六米距离,丁修双手握棍,一手在尾端,一手在尾端二十公分处。

    没有裁判喊开始,丁修率先发动攻击,上步后棍子持过头顶,朝着吴兵一顿猛砸,速度刚猛,如狂风暴雨,几棍子下来吴兵手都震麻了。

    吴惊看得目瞪口呆,没见过这么玩棍的。

    从握棍姿势到出棍的方法,没有一个动作是标准的,放在比赛台上妥妥的零分。

    吴兵像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一艘小船,任凭风吹雨打巍然不动,一直在格挡。

    几招后他抓住机会,棍子捅了出去,目标丁修的腰子。

    “咻!”

    毒蛇般的齐眉棍划破空气,快如闪电,刹那间碰到丁修衣角。

    “好!”吴惊大叫。

    姜还是老的辣,别看前面都是在挨打,只要被抓住一个机会,眨眼就能翻盘,这就是冷兵器的魅力。

    不出意外的话……还是出了意外。

    丁修深呼吸一口气,肚子往后缩了几厘米,巧妙的避开这一棍。

    吴兵还想乘胜追击,丁修棍子尾端轻佻,拨开了棍尖,再次开始穷追猛打。

    随着每一棍的落下,大开大合,重若千钧,但又同时具备棍的灵活,或刺,或撩。

    也就是这一刻吴兵才恍然丁修为什么要这么拿棍。

    他用的是刀法。

    持棍方式其实是持刀方式。

    如果他平时就这这么拿刀的话,看样子这把刀还有点不一般,至少是很长。

    戚家刀!

    吴兵想起来丁修报的名号。

    据史料记载,明朝时期戚继光为了对付倭寇浪人专门设计出一款刀,外形和武士刀相似,但是长度更长,刀长五尺,一掌不开刃,刀尖有弧度,同时具备刀和枪的作用。

    看起来和苗刀很像,但比苗刀要重得多,一刀砍下去瞬间开膛破肚,传说能斩马。

    吴兵的思考只在一瞬间完成,确定丁修用的是刀法后不再防守为主,长棍横扫,开始硬刚。

    现场,噼里啪啦的声音是长棍相碰发出的,震耳欲聋,棍影一道接一道,看得吴惊目不转睛。

    “啪!”

    突然,吴兵的棍子被挑飞,从空中落地上,定睛看去,前面半截已然开裂,顶端部分像嚼过的甘蔗。

    吴兵额头冒细汗,喘着气,微抖的手抱拳道:“我输了。”

    丁修拱手:“承让。”

    “如果你再年轻二十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老人家棍法灵活,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透,深得棍法三味,和于承蕙一样,放在以前都是能开宗立派的。

    也就是年纪大了,战斗力不持久,如果两人同龄,估计能和自己六四开,吴兵四,他六。

    不管是于承蕙也好,吴兵也罢,他们都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有经过生死战斗,出手不够狠,招式间没有杀气。

    两人弱吗,一点都不弱,至少在他们的领域里少有敌手,一个剑法快如闪电,一个棍法出神入化,丁修活了两辈子,遇到的很多人都没他们厉害。

    但功夫是杀人技,杀不了人或者没有杀心,十成功力也只能发挥出七成。

    吴兵微笑着摇头:“二十年前我也没有现在的功力,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说的,能在入土之前见到你这种高手,够了。”

    丁修道:“于老也是这样说的。”

    “于承蕙?”吴兵问道。

    “嗯。”

    “你们交过手?谁赢了,不用说肯定你赢吧。”

    丁修谦虚道:“侥幸赢了一招。”

    “一共出了几招?”

    “一招。”

    “哈哈哈。”吴兵大笑:“看他以后还好不好意思吹他的双手剑天下无双。”

    几个回合输给丁修他有点郁闷的,听到于承蕙一招就败了,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丁修道:“你们认识?”

    “认识几十年了,年轻时候打过很多次比赛,前几年邀请他过来武术队他也不来,老头倔得很。”

    “是挺倔。”

    倔归倔,于老头还是很强的,别看丁修是一招拿下的他,但那是出其不意,当时闭眼睛就是迷惑于承蕙,让他粗心大意。

    加上倭刀术是大招,于承蕙剑断是意料之中的事。

    如果再来一次,再想一招赢是不可能的。

    “你忙吗,要是不忙的话到家里喝杯茶。”吴兵邀请丁修上楼。

    “好。”

    丁修正要提起地上的果篮,吴兵拦住他,扭头对吴惊道:“收拾一下。”

    吴惊欲哭无泪,之前被丁修一肘子顶在膝盖上,腿还是麻的,现在还要干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这一架打完后,师傅看丁修的眼神越来越不一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丁修才是徒弟。

    ……

    “你去哪儿,我开车送你。”小区门口,吴惊对丁修说道。

    自从丁修上楼后,老吴话匣子大开,一边喝着酒一边讲了很多江湖武林的故事,讲宫宝田,讲薛颠,讲李存义,讲郭云深。

    这些故事吴惊以前听老吴见过,那时候老人家唏嘘不已。

    因为武林没落,后继无人。

    昔日的功夫成了表演,只能用来娱乐观众,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但今天老吴讲的很起劲,情到深处时还拍着丁修的肩膀说,以后的武术传承靠他了,让他千万别断了武道一途,不管怎么难都要坚持下去。

    借着酒劲还说要把丁修招到国家队,让他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吓得丁修赶紧跑,再也坐不住。

    他最怕的是束缚,人一旦有了枷锁就不自由了,而且去武术队不是他的性格,他不想天天跑去给别人表演戚家刀。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7032/466716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