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二章 归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章 归家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少女带着莫名一路穿行,走到了城内中央大街上,此时,街上的行人也逐渐稀少了,过往也变得匆匆,天快黑了,家中的亲人或许都在默默地等候。

    只是一路之上,令莫名不解的是,来往巡逻的兵士见到他们姐弟二人都会停下脚步,并且躬身施礼,显然,这位少女姐姐的身份并不寻常。

    莫名心中暗自吃惊。

    而那少女则是牵着他,一直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庭院面前,只见两扇高大的朱红色的木门紧紧的闭着,周围则是高高的围墙,门前有四位腰悬长刀的兵士分在两侧,在三级台阶之上,笔直站立,台阶两侧,矗立有两尊威严的石狮子。莫名抬头看向罩楼,只见罩楼之上,悬有匾额,上书三个隶字:“太守府”。

    少女牵着莫名直直的走了过去,莫名心中则是有些许的紧张,暗想,“难道这是这小子的家?不过,既然这小子出身于城主府中,却为何今日挨了一顿揍啊?”他不由得心中一紧。“管他呢,进去再说!”莫名咬了咬牙,暗下决心。

    莫名和少女来到府门之前,那四个兵士则是赶忙迎了过来,并向内大声呼喊,“大小姐回来了!”不多时,只听见里面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不多时,门便开了一扇,从里面迈步走出一位管家模样的六旬老人,面貌苍老,眼神却很精明,见到二人,急忙作揖,说道:“大小姐,您可回来了,城主大人都等得着急了!”

    “嗯,我回来了,小少爷也回来了。”

    “太好了!”老管家看了看浑身是伤的莫名,摇了摇头,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并不理会他。二人这才跟随老管家迈步跨过门槛,向着府内走去,莫名进府后不禁左右观看,只见太守内院子极大,古柏俊柳栽有十几余株,假山鱼池,也有三处,院子内,家仆不断穿梭忙碌,个个身穿古衣。走了数十丈这才来到正中大堂。

    莫名向内看去,只见一位身穿青色官衣,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背着双手,不断来回踱步。

    老管家带着二人走进了大堂,来到了中年男子面前,少女欠身,施了一礼,说道:“见过父亲。”莫名则是愣在了原地。中年男子见到少女和莫名,心中似乎十分欣喜,仿佛心中巨石落地,微微一笑,便说道:“回来了,回来了就好。”说完,对着老管家使了一个颜色,冷声说道:“莫大,你带着小少爷,下去吧,为他准备些饭菜,记住,好生照料!”

    莫大躬身施礼,抓住了莫名的手腕,将他带了出去。莫名早已经被那几个小子打的浑身是伤,被他这么一抓,自然是疼痛难忍,可他看此情形,并未言语,只是紧咬牙关,强行忍受。

    莫大狠狠地攥着莫名,向着太守府深处走去,转弯抹角,来到了一处柴房,有两个家仆早已在此等候。老管家命他二人打开了房门,攥着莫名,狠狠地向内一丢。莫名小小的身躯,又怎能吃的住,只能顺势,摔倒在地。

    莫大,关上了房门,随后,莫名也是听到了一阵上锁的声音。并听到莫大对门外二人,低声交代,命他二人好好看管。

    莫名心中诧异,也是暗恨,“太守府的少爷就是这待遇?”可他此时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是艰难起身,寻了一处角落,靠在了墙上。

    不多时,门又开了,走进了一位家仆,手里拿着一碗饭菜,随手丢在了莫名的面前,碗碎了,饭菜也是洒了一地。同时,嘴里念叨,“吃吧!明天你恐怕连这都吃不上了!”看都没看莫名一眼,转身离开了,并没有忘记,锁上房门。

    “父亲,我找到莫名了,而且,能够……”少女开口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唉!”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

    “婷儿,他的命怕是保不住了!”

    “父亲,莫名他怎么了?”少女急忙问道。

    “你可知道,他今天伤了谁?也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傻了七年了,就一直傻下去呗,突然开了窍,竟然……唉!”

    “父亲,你说啊!到底怎么了。”

    “他捅了大事了,刚才国舅爷来过了,说名儿今天捅坏了他家公子的腚眼,到现在还疼痛难忍,国舅爷说了,如果我们不交出名儿,就上书太师,说我纵子行凶,伤害皇侄,你又不是不知道,当今陛下沉迷后宫,不理政事,朝廷上下,早已经是太师说了算,倘若此事,让太师得知,恐怕,到时不只我的官位不保,咱们一家老小都得丢了性命啊!”

    “可父亲大人,您就忍心这样把莫名交出去吗?他毕竟是您养大的,您把他交给国舅,肯定是羊入虎口,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他还这么小,您忍心吗?”少女在男子面前,眼中含泪,紧紧的盯着他。

    “不用说了!要不是当初我把他捡了回来,又哪里来的今日之事!”中年男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案,那茶杯也是随之而起,碎了一地。“你退下吧!”

    少女心中纵有万般无奈,也知道此时已经是无法周全,这才施礼告别,退出了大堂,向着后院走出,心中盘算,或许,只有将此事告知母亲,看能否为莫名寻得一线生机。

    原来,此地为沛城,属汉国,而中年男子则是沛城太守,名为莫志远。膝下只有一女,便是那位少女,名为莫婷婷,在莫婷婷三岁之时,邻国来犯,莫太守拼死守城,被暗箭伤了身体,从此再也不能生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心中也一直遗憾。

    莫婷婷七岁时的一个雪夜,莫太守回府的时候,突然在街上听到了阵阵婴儿啼哭之声,这才急忙下车寻找。他在一处店铺门前,发现了一个男婴,被赤红色的棉袄包裹着,大声啼哭,想到自己膝下无儿,就抱回了自己府中,取名为“莫名”,意为不知什么原因,他的父母将他遗弃在了这里。

    可他没想到的是,这孩子婴儿之时,并没有与众不同,可他一直抚养,长大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孩子,是个痴儿。因为此事,全城的人,也是没少背地里嘲笑他,因此,无论是哪家的少爷公子欺辱打骂,他也从未理会。幸亏,莫婷婷从小就心地善良,照顾莫名,他这才能够,活到现在。可如今,莫名惹出了天大的事情,莫太守自然是心中生恨,后悔不迭。

    莫名一招千年杀,捅了国舅公子的腚眼,国舅自然是找到了太守府中,只限一日,命莫太守交出顽童。莫太守也只能答应,刚想派手下众人前往城中各处寻找,莫婷婷就将莫名寻了回来。他心中的一块巨石,也是落地。

    可莫名并不知此事,但他两世为人,仔细想了一想,也知道,自己肯定是捅了老虎的屁股,必有一劫了,可他也是无可奈何,且不说,他现在浑身是伤,站起来都已经费劲了,就算全身上下,龙精虎猛,一个七岁的童体,又如何能逃了,他也只能是心中暗自着急。

    “小子,赶紧给老子想办法,老子感觉此地不宜久留!娘希匹的,亏你干的出来,捅人家的腚眼,捅出事来了吧!”魔帝在莫名的魂海里咆哮。

    “少废话,小爷现在没办法,要想你自己想!反正死也不光我自己死,有你堂堂魔帝陪着,我也值了!”莫名在心中对魔帝说道。

    莫名望着地上的饭菜,他又如何能吃的下去,他累了,真的累了,累的早已不在意身体的疼痛,忘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他做梦了,梦到了自己的前女友,梦到了他们两个的第一次约会。她等待着他,在一个雪天,在一座小城的街道。

    那个雪天,那时的她!一身黄衣,宛如冬天里的野菊,微红的脸庞,似是黄昏下的晚霞,带着些许的羞涩。这便是世间,最美丽的模样。他,轻轻地呼唤,她的名字。她微微的低头,没有应答。他伸出了手,她并没有拒绝。两手相牵,在寒冷的冬季,暖了心扉。那一瞬间,他永远不能忘记。

    莫名笑了,在梦中笑了。

    “小子,给老子醒醒。”魔帝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在莫名的魂海中响起。

    莫名睁开了眼,揉了揉眼,看了看眼前,叹了口气,心中自然明白,此时,已经是物是人非。

    “吵什么,小爷我刚睡着!”

    “别废话,救你命的来了!”

    就在此时,在静悄悄的夜里,传来了几声清脆地开锁声音。门轻轻地开了,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借着月色,莫名睁大双眼,这才看清,原来是带他进府的那位少女,太守的独女,府内的大小姐,莫婷婷。

    原来莫婷婷从大堂离开之后,便匆忙前往了太守府的后院,前去寻找太守夫人,并将此事告诉了夫人,也就是她的母亲。夫人听到此事,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拉住了女儿的手,说道:“女儿,名儿闯了大祸了,母亲也没有办法啊!虽说,名儿不是我亲生的,而且还是个傻孩子,可他毕竟是我带大的,平日里,别人家的孩子总是欺负他,可你父亲都不管,我一个妇道人家,又怎能出面呢?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是把他交给国舅了,才能换取我们的生路啊!我知道,你心地善良,舍不得他,何况他刚七岁……”

    “娘!你不要说了,”说完,莫婷婷扑向了母亲,把头埋进了她的怀抱,两只手臂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后背,放生痛哭。

    夫人则是不住的拍打着女儿的后背,并不断安慰。

    莫婷婷哭了好一阵子,在母亲的安慰下,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夫人拿出手帕,为自己的女儿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莫婷婷止住了泪水,可心中却暗定决心,一定要把莫名救出去,这才趁着夜深,寻到了这出柴房,见两位家奴早已经沉睡,摸到了钥匙,为他打开了房门。

    “弟弟,你在吗?”莫婷婷轻声呼唤。

    “姐姐,我在这儿呢。”莫名应答,想要站起身,可疼痛难忍。

    莫婷婷这才来到了他的面前,蹲下了身,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玉清,从里面倒出了一粒丹药,顿时,屋内便溢满了药的清香。

    “快,咽下去,这是我从父亲那儿偷的,听说对疗伤有奇效。”

    莫婷婷手捧着送到了莫名的眼前。

    莫名伸出脏兮兮的小手,放入口中,咽了下去,顿时,便感到一股热气先是在腹中翻滚,随后便游走于身体经脉,舒畅无比。他的身体表面,肿胀淤血之处也随之逐渐消失,果有奇效,他也恢复了八分的气力。

    “怎么样了?”莫婷婷问道。

    “没事儿了,谢谢姐姐!”

    “能走了吗?我带你出城。”

    莫名站起了身,莫婷婷急忙拉住了他的手,向屋外走去,想要带他逃出沛城。

    可当二人刚刚迈出房门,就被一群家奴团团围住了,各个手执利刃。莫太守,背着双手,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老管家在一旁站立。显然,事情败露了。

    “婷婷,还不退下!”莫太守大声呵斥。

    “父亲!”

    “还不退下!”

    可莫婷婷非但没有退下,反而张开双臂,挡在了莫名面前。

    “父亲!我不能让你把小名儿送入虎口,要送,你连我一起送吧!”

    莫名看到此种情形,更加肯定了他的想法,那就是,他摊上事儿了。可他却不由得心中一暖,上一世,他活了这么大,也未曾有人这么护着他,这一世,就算死在今日,也是值了。

    “小子,放松!”魔帝传音。

    “放松?你给小爷放松一个试试!你没看到吗?小爷又要被捉住了,过了今晚,你陪小爷一块儿去死!”莫名心中回到。

    “娘希匹的,老子就算是死,也不和你这个臭小子死一块。你还想活不?想活就立马给老子放松心神!”

    “放松心神我就能活?”

    “你放松心神,我来控制你的身躯,老子带你杀出去!纵横四海,睥睨天下!”

    “那你倒是说啊,怎么放松心神?”

    “娘希匹的,老子真是踩了狗屎了,夺舍到了你的身上,放松心神,就是什么都不要想!让自己的心神处于一种空灵的状态!这样,我才能控制,要不,你的灵天又该打雷轰老子了。老子的魔魂不多了,老子死了,你小子也别想活!”

    莫名赶紧试着放松心神,可让他在这种情形之下,又如何能够做到,额头之上,冒出了汗水,可是越紧张就越难。他,灵机一动,想到了前世,泡温泉时候的感觉。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想象着此时自己泡在了天山的温泉之中,微微的山风,温柔的拂过了脸庞,泉水不断涌动,仿佛少女温热的手掌,抚摸着他的身躯,慢慢的,放下心中所有的执念,把自己的灵魂飘在了这片天地,享受着,此刻,身体难得的舒适。就这样,魔帝暂时控制了莫名的身体。

    “婷婷!你以为我不敢吗!还不退下!”

    “爹,女儿求你了,你就放小名儿一条生路吧!”莫婷婷依旧坚定的挡在莫名面前。

    莫名睁开双眼,应该是魔帝控制着莫名睁开了双眼,他伸出手,拉住了莫婷婷的手腕,想要把她拉往身后,可是却没有拉动。

    “这就尴尬了,这副身子,老子还有点不适应。”

    他松开了手,两手背在身后,向前迈去,低着头,老神在在的围着莫太守转了一圈。然后来到了莫婷婷面前,众人则是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喂!我说小子,你混哪条道上的,你知道老子是谁不?报上名号,给老子听听!”莫名仰着头,对莫太守说道。只不过,可能是由于魔帝控制莫名身躯的缘故,此时,他稚嫩的童音变成了中年公鸭嗓。

    莫太守心中一惊,暗想,“这傻孩子怎么变成了这种模样。”可一想到明天国舅爷就要到府内要人,就顾不得太多了,心中一狠,怒声喝道:“来呀,给我将小姐和这孩子一同拿下!”

    周围的家仆,听到此话,刚想一拥而上,突然,莫名伸出一臂,大声喝道:“慢着,小爷有话要说!”

    家仆愣了,望向了莫太守。

    莫太守心想,“这傻孩子,我养了他七年,也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话,也罢,我就听听他想说些什么吧!”而莫婷婷早已经被莫名这番动作,惊的待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讲!”莫太守阴沉着脸。

    “父亲!我亲爱的挚爱的永爱的可爱的父亲啊!”莫名操着公鸭嗓,一声对天哀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父亲!孩儿还小啊!”莫名放声痛哭,边哭边嚎,“父亲,您含辛茹苦,养育了孩儿七年,孩儿感激你啊!”莫名边嚎,边向着莫太守跪伏着爬去,不多时就爬到了莫太守身前,抱住了莫太守的双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全抹在了他的衣衫上。

    “父亲啊!孩儿还未给您尽孝呢!您老就这样忍心把孩儿送入虎口吗?您老就这样忍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吗?”莫名边嚎边转到了莫太守的身后。

    莫名幼小的身躯,配上公鸭嗓,再加上阵阵哀嚎,周围的家仆,早就心中狂喜,可碍于太守威严,只能紧闭双眼,强忍欢笑,莫太守则是早早地转过了头,不想理会。

    魔帝控制着莫名的身躯,偷眼一看,好机会,只一瞬间,也是如莫名一般,双手结印,对准莫太守的臀部,就来了那么一下,同时喝道:“魔道—至尊千年杀!”然后立即起身,撒腿就跑。边跑边喊:“君子报仇,十年太晚!谁若惹我,捅他腚眼。”

    莫太守紧咬牙关,强忍疼痛,从嘴里狠狠地蹦出了三个字:“给我追!”

    家仆此时再想笑,可谁也不敢笑出来了,赶忙向着莫名追去。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