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六章 剑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章 剑宗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和中年男子一行人,白天御剑飞行,晚上则是寻找地方歇息。三日后,终于是来到了一处北方的山脉上空。

    只见山上,云雾缥缈,仿佛被一层薄薄的轻纱笼罩,风吹过,泛起涟漪。苍翠的山峰重重叠叠,掩映其中。

    中年男子御剑带着穿过烟霞,缓缓落下,来到了一处山谷中,并同时听到远处传来了潺潺水声,落地后,巨剑也是缓缓变小,自动来到了男子的后背,紧紧贴住。

    山谷是极大的,远方的群山,高低不同,高的雄壮,低的俊秀,将这片山谷团团围住。

    莫名向着远方望去,正北处,山岭的最高峰如一柄利剑,刺向苍穹,直入九霄。

    想来,它定是极为陡峭的。

    山峰之上,似是常年寒冷,积起了层层堆雪,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又似布满了玉石,又似年迈的老人,失了韶华,白了首。山的最高处,陡然变的圆润,圆润之中则是向着上空,宛如烧开的水罐一般,腾起了热气,不住地翻滚,聚起了团团云雾。

    一行人踩在了松软的土地上,踏下了青青碧草,向前走去。

    前方,只见一片密密的丛林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有松,有柳,亦有乔木。松挺拔,柳俊俏,乔木也是夹在其中,摇曳着枝叶郁郁葱葱,深处,传来了阵阵鸟鸣,有的如歌,有的如涕,纵情高唱,讴歌自由。

    一行人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密林前。

    中年男子领着一行人停下了脚步,迈步来到了众人前方,面对着那片密林,双手打出阵阵法印。突然,密林的四周出现了一层巨大的紫色光幕,将这片密林连同后方的山谷同时笼罩,不多时,中年男子停下了手中动作,两手向左右一分,并同时说道:“开!”

    话音刚落,一行人面前的那层紫幕就渐渐隐去,十分听话的为众人开了一个洞口,洞口内的那片密林中的树木也是各自左右分开,并从地底下依次冒出了块块长方形的青石,分为两列,通向深处,密林中的鸟儿也是惊的,扑棱着翅膀,向天上飞去,穿过了紫幕,并未受到伤害。

    “一会儿进去的时候,你们要记住,跟着我的脚步走,我踏哪一块青石,你们就踏哪一块青石,不能乱走,这是仙门前阵法,走错了,会对你们造成伤害,千万不能马虎,记住了吗!”中年男子转身对着莫名众人说道,面色凝重。“随我来吧。”

    莫名首先跟着中年男子踏了进去,余下的十名男童在身后紧紧相随,红衣少女则是在身后照应,踏过之后,她身后的青石只一下子就没入了大地,消失不见,密林也是随之合在了一处。

    由于中年男子高大的身躯挡住了莫名的视线,所以,前方他并不能看的清楚。只是从耳中隐约听到了阵阵钟吕之声,由远极近,逐渐变得洪亮,犹如洪荒兽吼,振聋发聩。

    一行人走了许久,周围的密林逐渐稀疏,而一行人的前方也是没有了青石。莫名这才见到,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处巨大的宫红色的古殿,古殿上方,紫气缭绕,宛若云霞,两侧各有一处偏低的偏殿。

    大殿前方,左右各自摆放一樽高大的紫铜香炉,烟云升腾。再向前去,则是一处广场,广场正中,有一处四方高台,高台上悬有一座紫铜色的古朴巨钟。

    一行人则是顺着钟声慢慢的来到了广场边。

    这才得见,广场上人影绰绰,或高或矮,或胖或瘦,年纪或大或小,衣衫颜色也是各不相同。同时,从两侧偏殿内也是有人不断涌出,在钟声的催促下,向着方台四周不断聚集。

    方台上,放有一个圆形蒲团,用黄色的绸缎包裹,一个白发苍苍的灰衣老人,佝偻着身子,双手扶着撞木,向着巨钟缓缓地撞去。

    台下众人,依次在方台四周盘腿坐下,高矮错落,循序有秩。粗略估计,约有百人。

    不多时,便有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瘦高男子飘身落在了方台上,可不知为何,他向着敲钟老人微微的欠了欠身,这才面向众人。只见他,中年模样,胸前一缕墨色胡须,脸微微有些方,面色红润,剑眉之下,是一对紫色丹凤眼,带着寒光,十分凌厉,微微有些鹰钩鼻,唇方,口正。

    可那老人对他却并不理会,反而迈着蹒跚的步伐走下了方台,钟声也是停了下来。

    他穿过众人,向着正中大殿走去,没入大殿的层层云雾,消失不见。

    中年男子对着莫名众人交代,让他们在这儿等候,不要乱走。说完便迈步走向了高台,红衣少女则是等在了原地,看护着这群孩童。

    他迈着矫健的步伐,踏过层层青石搭成的台阶,来到了方台上。

    双手抱拳,对着瘦高男子躬身施礼,说道:“师兄!”

    “嗯!”瘦高男子冰冷的答应,说道:“回来了!杀了吗?”

    “形神俱灭!”中年男子同样话语不多。

    “下去休息吧!我要讲经了。”说罢,他便飘飘然盘腿坐在了蒲团上面,闭上了双眼。

    “那群孩子?”中年男子疑惑的问道。

    “哪儿来的?”瘦高男子依旧冰冷。

    “是我从老魔手里救下的。”中年男子回道。

    “先带去休息吧,待明日测试体质,有资质的留下,剩下的送走吧。”

    “好!”中年男子向后退了几步,走下了方台,来到了红衣女子和莫名众人的身旁。

    “师叔!”少女看向中年男子。

    “凤兮,你带他们找出房间休息吧,别忘了给他们准备些饭菜,他们应该饿了。”

    几日相处,莫名也是得知,原来红衣女子名叫“凤兮。”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这名字,真的挺美!”莫名当时心中暗叹。

    如果此时若不是在这仙地,魔帝一定会出来调侃一番,小小的年纪就有些春心荡漾。

    中年男子转身离开了。

    凤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才带着众人离开。

    一行人,迈步走过了广场,绕过大殿,边走,莫名在行走的过程中,也是侧头望向了大殿,大殿正中,高悬着一方巨大的匾额,上书“剑御乾坤”四个大字,一笔而成,似金蛇狂舞,又如龙蚪腾霄,取银河之势,一泻千里。在他看来,“草圣”也不过如此。

    “喂!走吧,别丢了你。”莫名身后的孙旭东推了推他。

    几日以来,众人相处,也已经彼此熟络了,相互了解了彼此的姓名。

    或许是孙旭东年纪大一点的缘故,他对莫名十分照顾。

    莫名这才跟上。

    一行人绕过了大殿,来到了大殿后方。只见大殿后方,却是并排的五处朱红高阁,高低不同,可皆有十丈之高,穿过正中两侧高阁,则是处处庭院,庭院中,或有古松,或有奇木,青砖红瓦,亭台小阁,掩映其中。

    青砖铺就的大道两旁,水曲杨柳垂下的枝叶,随风摇曳。树下,奇珍异朵,盛日绽放。走在路上,让人心旷神怡。

    少女凤兮,带着莫名众人,来到了这片房舍的深处,左转右转,就来了一处小小的庭院。

    庭院中,有一处水池,上有假山,假山上爬有嫩绿的藤蔓,开出了点点红花。

    院子不大,房屋相对于其它的较为矮小,并排着三五间的样子。

    “今夜,你们就先在这里歇息吧。”凤兮柔声对着莫名众人说道。

    说完,就走到房屋面前,推开了木门,为他们安排下了住处,转身离去。

    过了一个时辰,天蒙蒙的有些黑了,三个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手提着食盒来到了院中,敲了敲门,走了进去,为莫名几人摆下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三人走后,几个孩子呼啦就围了上来,坐的坐,站的站,还有人单腿踩着凳子,抢了碗筷,开始狼吞虎咽。

    “喂!你小子,把盘子放下,给老子留点!”莫名对着孙旭东吼道。

    “嗯!香!真香!”孙旭东手端着一个盘子,还不忘从桌上撕下了一个鸡腿,向嘴内塞去,他的腮帮子鼓鼓的,嘴上沾满了油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咽下去的。

    众人吃完,天色也是蒙蒙的黑了,几位孩子也是感到了疲惫,各自寻了床位,躺了下来。

    莫名和孙旭东还有其余一人住在了这间房屋。

    不多时,便传来了孙旭东的鼾声,另外一人,名叫“马腾”,在那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莫名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坐到床上,脱下鞋袜,然后拎了拎身上的破烂布缕,双手抱头,平躺在了他的床上,睁着眼,看着房梁,不知想着什么。

    就在此时,院内传来了少女清澈的声音,宛如翠柳黄鹂。

    “莫名,你出来一下。”少女说道。

    莫名心中有些许疑惑,坐起了身,心想,“这小丫头找我干什么?”

    可他并没有犹豫,而是迅速穿上了鞋袜,小心得推开门,怕把另外两人惊醒,轻轻的迈步,转身关门,来到了院中。

    “姐姐。”莫名叫道,他的灵魂是个年近三十的大老爷们儿,叫起来自然有些别扭,因此,他的神态也是显得十分扭捏。

    少女凤兮见状,莲步轻移,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看你,小脸脏兮兮的。”她伸出玉手刮了刮莫名的鼻子,莫名的脸色有些微微泛红,心想,“我也不想啊!谁知道,啥也没干,来这儿先挨揍啊。”

    “衣服也烂了。”凤兮拽了拽莫名的衣襟。

    “走!姐姐带你去洗洗,顺便换一身干净的衣物。”她牵住了莫名的手。

    “小子!你有福了!”魔帝的声音在莫名的魂海不合时宜的响起。

    “不过,小子,我感觉到这片仙门有个强大的魂识,虽然不至于发现我,但为了以防万一,老子要隐遁在你的魂海深处了。以后,没事儿别来烦我。”

    “你赶紧滚吧!”莫名气呼呼的对他说道。

    “不对!干什么?带我去洗澡!我的天,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要带我去洗澡!”虽然莫名此时的身躯只有七岁,可他的灵魂已经年近三十,这种被人看光的事儿,尤其是一个年方十七的未成年少女,他在内心深处无论如何是抵触的,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以免让人怀疑。

    “姐姐,不用了吧!我,我这样挺好的。”

    上一世,莫名活了将近三十余岁,也没有人曾这样照顾着他,也没有曾对他说过这样的话。所以,他永远是一群孩子里穿的最烂,最脏的那一个,他在和别人玩耍的时候,孩子家的大人也会急忙牵走,并呵斥道:“你看你都脏成这样了!以后,不要和他玩了。”他的伙伴也会唯唯诺诺的答应。

    黄昏下,只有他一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杵着地上的泥巴。

    他独自失落一阵后,仿佛有了莫大的决心,跑回家中,烧些热水,狠狠地搓洗自己的浑身上下。

    可他错了,他失去了朋友。甚至,脏了以后还是会受人嘲笑,所以,他就再也不愿洗澡了。

    他变得孤僻,不愿和别人接触,可还好的是,他天资聪颖,学习成绩还不错,老师这才对他有些喜爱,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骄傲,一点点人生的成就感。

    莫名的小脸羞红,少女并没有犹豫,一把就拉住了他黑乎乎的小手。

    “走!小的时候就这样,将来谁会喜欢你!”少女拽着莫名,莫名虽然内心是抗拒的,可此时却无力反抗,只能是在她的强拉下紧紧相随。

    凤兮拉着莫名,向着一处阁楼走去。月光照亮了二人前进的路。

    并没有多远,就来到了一处幽深的庭院,庭院中只有两株嫩柳,月光下是一片花地,颜色看的并不是十分清楚。花地上一条圆润石子铺满的路通向阁楼,阁楼并不高,也并不大,建的十分的秀丽,飞檐上鸾凤吐雾。

    来到门前,凤兮松开手,伸手推开了房门,月光洒落下半地的银光,同里边漆黑分开了一道线,泾渭分明。

    莫名随着少女向内走去,停在了月光下。

    这是,少女探向了腰间挂着的一个紫色锦囊,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圆润的玉珠。霎时间,玉珠的光芒就铺满了整个房屋,照彻了整个阁楼。

    “这是日光珠,是我爷爷送我的,十分珍贵,我们上楼吧。”

    少女牵住莫名,踏着木质阶梯,手举着日光珠,噔噔的向上走去。

    来到了一处房门,莫名也是闻到了,顺着门窗的缝隙飘散而出的淡淡清香。

    少女推开了房门,将手中上的日光珠向着房梁处一丢,只见那颗珠子,紧紧地吸附在了房梁上吊着的一个古朴的铜器上,照亮了这间房屋。铜器十分古朴,九颗凤首,各朝一处,红色翡翠点缀了它的眼睛,珠子吸在上边,像是现代的顶上大灯。

    莫名看向了这间房屋。房屋并不是很大,可却十分古朴,窗前摆放着一张古琴,古琴侧是一扇屏风,绘有点点桃花图。

    而窗的对面摆放着一个柳木架,架上搭着几件衣物。

    莫名向着正对面看去,一个圆木桶,热气升腾,上面搭着一条白色布巾。

    木桶后,串串珠帘遮住,月牙床在后面有些朦胧。显然,这,就是少女的闺房。

    凤兮带着莫名来到了桶边,莫名愣了。

    “发什么呆啊!脱衣服!”凤兮摸了摸莫名的头。

    “啊?”莫名迟疑。

    “脱衣服!”她轻声呵斥,“难道,让我给你脱啊!”

    “真脱啊?”莫名问道。

    “废话,不脱衣服姐姐怎么给你洗澡!快点!”

    莫名知道事情到了这样,他也是不能拒绝了。

    “唉!就当完成前生的一个梦吧!”他这才脱下了身上的布缕,急忙扒住木桶,迈步走了进去,少女现在他的身后,并没有看到。走进去后,顿时,热乎乎的水滋润了他的肌肤。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从未有过如此舒适的感觉。

    “啊,”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长气。

    “水温还行吧!”凤兮问道。

    莫名点了点头。

    凤兮走到了莫名的身边,蹲坐了下来,拿起了木桶上搭着的布巾,轻轻的擦拭了莫名的脸庞后,向下擦向了他的身躯,她的脸变得有些羞红。

    少女的淡淡幽香飘散在莫名的身前,让他忍不住沉醉在了其中。

    “呼—”莫名长出了一口气,这才紧紧守住了心神。

    “姐姐,我洗好了!”莫名道。

    “好!我去给你拿些衣物。”

    说完,凤兮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只一会儿,少女回到门口,听到了阵阵水声,过了许久,这才扭过了头,羞红着脸将衣服放在了木架上。

    “你自己穿吧!”她拨开珠帘,扭着身子,坐在了月牙床上。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