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九章 往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章 往事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同彩蝶骑着巨虎向着山脉深处奔去,而凤瑶则是带着应天长走进了那座竹楼之中。

    竹楼中,扑鼻的药香随风而至,只见其中,有一处不大的炼丹台,台上,有一小小的黝黑色的炼丹炉,炉下,紫色的火焰燃烧。药香正是从其中传出。

    凤瑶看了一眼,丹炉没有异样,这才迈步走上阁楼,应天长在她的身后相随。上楼后,她推开门,迈步走进,正是她的闺房。

    闺房中,没有太多摆设,最为显眼的,莫过于阁楼窗前摆着的一架古筝。

    古筝并不同于其他,寻常古筝,大体呈长形,而此筝却如同娥眉月般,呈月牙形。也不知是由何木制成,通体宛如碧玉一般,润泽光滑,在阳光照耀下,晶莹璀璨。月牙尖上,有一孔,一缕红穗垂落。筝上有十三根刚劲的鹿筋筝弦,筝后有一竹椅。

    凤瑶迈步来到了筝后,理了理衣裙,飘然而坐,应天长站在了她的身后。

    “师兄,可愿听我抚筝?”她柔声说道。

    “当然!”

    凤瑶将双手放在了筝弦之上,一只修长玉指只轻轻一拨,便传出铮铮琴音,回响在这片药谷之中。她调了一调,又试了一试,这才觉得满意。

    只见她玉手缓缓一抬,便向着筝弦拨去,香肩微微抖动,略低头,微皱眉,目含情,悠长婉转的琴音便随之而起。初时,琴音欢快,悦耳,曲调空灵,如山间流水之声,又细雨滴落于石阶之上,令人心旷神怡,若遨游于九天之上,又似置身于山林碧野,自由,浪漫。忽然,凤瑶的手指轻拢,琴音变缓,曲调也是转为缕缕幽深的哀愁,若月下,瑟瑟夜风拂过枯柳,婉转哀思之情,尽在琴音之中。凤瑶扶筝,轻启红唇,伴着琴音,悠悠唱道:”长相思,在阁楼。秋风黄叶落窗前,卷帷望月,凭生空长叹。昔时相思语,如今荒唐言,昔日横波目,今作含恨泉,昔月执手度,如今隔青天,昔年神仙侣,今作仇人缘。十年相思不语,痴情人儿无怨。”琴音缓缓停住,凤瑶的双目下,两行清泪滴落。

    应天长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柔声唤道:“凤瑶。”

    “我没事,”凤瑶止住泪水,“还有多长时间?”她问道。

    “一个月。”应天长回道

    “你有信心吗?”她再次问道。

    “没有,我会闭关一个月,争取迈出那一步。”

    “为了她,值吗?”

    “值!死都值!”应天长的语气十分坚定。

    “你,走吧!”凤瑶的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幽怨。

    “凤瑶,你保重。”应天长转身走出房门,来到了阁楼外,就要离去,可凤瑶却突然从窗前起身追了出来,单手扶着门柱,大声唤道:“师兄!”

    应天长转过头,看向了她。

    “我,我,我有东西给你!”她咬了咬嘴唇说道。或许,她想要说的绝不是这一句,她想要做的绝不是送他东西,望着他离去,可是,她只能忍住,相对一眼,便知,有些话,只能藏在心里了。

    凤瑶走进了屋中,而应天长则在院中等候。

    她来到了那座炼丹炉前,双手结印,紫色的灵气不断从她的手掌中向着炉内汇入,丹炉也是轻轻的漂浮了起来,随后缓缓旋转起来,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浓浓的药香在屋内不断弥漫,而不知何时,应天长站在了她的身后。

    随着凤瑶停住手中动作,黝黑的小丹炉慢慢停了下来,屋内的药香仿佛被它收了进去,随后,丹炉的顶盖缓缓开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凤瑶伸手一招,一粒如同玉珠般的碧绿丹药落在了她的手中。

    此时的她耗尽了过多的灵力,心神也是不稳,额头上也是渗出了香汗,似乎是过于疲倦了,不自觉的便向后倒去,应天长伸手将她小心扶住。

    “师兄,丹成了,我可以帮到你了。”凤瑶的声音有些虚弱。

    “凤瑶!你这是何苦!”应天长有些心疼。

    “师兄,你觉得我苦吗?一枚小小的丹药,你觉得能抵过十年吗?”

    “瑶儿,我?”

    凤瑶离开了应天长的胸膛,转过身面对着他,两眼就这么紧紧地看着,应天长低着头,二人相对无言。

    “拿去吧,这是我炼的碧草回灵丹,可助你恢复灵气,对疗伤也有奇效,你拿去吧!”凤瑶递出手中那粒丹药。

    应天长摇了摇头,凤瑶皱了皱眉,他这才从她手中拿起那枚丹药,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巧的玉葫芦,放了进去。

    “瑶儿,谢谢你,我走了。”应天长说道。

    “你走吧,离开前不要来找我了。我知道我留不住你。”

    应天长转身,来到庭院中,身后巨剑浮在他的面前,他飞身登上,向着空中飞去,不多时,便消失在彩云之中,凤瑶站在门口,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开,泪水,逐渐湿了她的眼睛。而她的内心,也仿佛沉醉在往昔无法自拔。

    三十年前,一个身御长剑的中年道人带着一对儿女从空中落到了这里,一看便知,他为修道之人,他所带的儿女,儿子稍大,年月七岁,女儿尚小,刚刚三岁。中年道人便是凤瑶的父亲,名唤凤鸣,而此地,则是汉地北部的一处山脉,名唤“太白”,他见这处山脉灵气充沛,是一处难得的修行福地,便决定在此地修行,并创下一处道统,名为紫气剑宗。

    创宗第二年,他便收了一位六岁小徒,虽然不是天生灵体,但也资质极佳,他十分喜爱,这位小徒便是道人的二弟子应天长。此后几年,道人陆陆续续收下了五位弟子,算上他的儿子在内,为剑宗七子,可这七人之中,尤以应天长资质最佳,因此,道人也是将他的浑身修为俱传于他,应天长悟性也算不错,又十分勤奋,修为这才一直在众人之上。

    自古以来,有仙便有魔,汉地之中,自然也是如此,中年道人创宗刚刚一年,便被汉地内一处古老的唤作“魔云派”的魔地宗门找上门来,理由无非是霸占了他们的宝地,只是他们却看不穿中年道人所布的护山法阵。因此,魔门之人只是在山谷外叫骂,未敢硬闯。

    中年男子忍受不住,这才御剑从宗门内一瞬间冲出,在长空上只一剑,那魔门的普通弟子的身躯便凭空而断,身死道消。

    魔云派掌门刘浩又如何能够答应,浑身上下,魔气滚滚,不断翻腾,飞上云霄便与他斗在一起。

    二人争斗之时,山谷中风声四起,不断呼啸,巨木山石向着天空之上不断涌动,在半空中相击,发出阵阵轰鸣。

    最后,修魔人刘浩聚集浑身魔气,手结魔印,便只见,魔气不断从他的后背上涌动而出,在他的面前不断聚集,化为一只巨大的暗黑色的魔手,向着凤鸣抓去,而凤鸣体外突然出现了一缕紫色丝带,不断将他层层包裹,魔手将凤鸣抓了起来,刘浩便想将凤鸣捏碎其中,可就在此时,只一瞬间,层层道道紫光不断从魔手之中穿出,而魔手也是不断变得暗淡,一只长剑,携着凤鸣冲上九霄,并从上空转了一转,向着刘浩刺来。

    而刘浩此时魔力全无,自知不是对手,急忙化为一团魔云,舍了几位弟子,向着远处遁去,凤鸣身穿紫衣,手执长剑,并未追去,因为他此时也是消耗巨大,灵力所剩不多,自然知道,穷寇莫追。他看了一眼下方的魔门弟子,在上空喝道:“滚!”那群魔门弟子便四散而逃,凤鸣并未狠心取他们性命。从此以后,魔云派再也没有打扰,可是,却免不了门下弟子的争斗。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转眼间便是十五年而过,紫气剑门也是不断壮大,只是中年道人渐渐老了,这才逐渐将门中事物交于大弟子,也就是他的儿子凤天翔同二弟子应天长共同打理,他则是专心修行,以求延寿。

    十五年间,凤瑶也是逐渐长大,从三岁幼儿长成了一位大姑娘。而她在长大过程中,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便是缠着她的二师兄应天长。他修炼时,她便陪他,他累了,她便为他倒一杯茶,然后就牵着他,去山谷中,追蝶,采花。随着她不断长大,早已由儿时单纯的喜欢变为少女浓烈的爱意。而应天长在这方面却没有察觉,只是将她视为妹妹,不断照顾。

    一日,汉地中央,突然响起了滚滚天雷,一道光芒从中瞬间而落,也不知为何物,眨眼间便落在了汉地中央的一处大湖之中,消失不见。汉地各处修道门派自然察觉,纷纷派遣门下弟子前去探查,而剑宗自然是由应天长前往。

    应天长身御巨剑,没过几日便来的了湖畔,他刚要向湖内扎去,却只见一个红衣女子突然从湖中破水而出,浑身上下带有缕缕魔气,向着远空遁去,应天长急忙身御巨剑,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西北处一道延绵不绝的山脉之中,就在这时,前方的那道身影突然停了下来,从半空中向着山下直直的落去,显然是受了重伤。应天长急忙飞去,从空中将她紧紧抱住。

    他看向了她,他从未见过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有的时候,只一眼,便是永恒。

    她的黛眉微皱,双眼紧闭,琼鼻下的朱唇,淌有一丝血迹,耳边的发髻有些凌乱。他抱着她落在了一处山谷,山谷中,有一处小溪缓缓流淌。

    应天长抱着红衣女子,蹲下身子,从怀中取出了一粒丹药,“醒醒,醒醒。”他轻声的唤了唤她,可她只是轻轻的呢喃了一声,便没有了动静。

    应天长有些无奈,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小溪边的一块青石上,从怀中取出丹药瓶,倒出一粒丹药,轻轻地捏住她有些苍白的两颊,将丹药放进了她的口中,轻抬她小巧玲珑的下巴,让她咽了下去。

    他这才随地盘腿而坐,闭目养神,巨剑插在了旁边。

    没过多久,只听少女呢喃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应天长向她看去。

    少女吃惊,强忍想要坐起,可只觉得浑身上下早已没了一丝气力,“不要动,我查看过了,你的身体没有伤,应该是伤到神魂了,我已为你服下丹药,休息几天应该就好了。”

    “你是谁?”少女有些虚弱,但又有些小心的问道。

    “我叫应天长!”

    “应天长?是他!”少女心中暗想。“难道他没有看出我是魔门中人?”她心中有些疑惑,可她现在伤了神魂,并不敢声张,只能祈盼他不知道。

    少女在青石上闭上了眼睛,不断炼化体内药力,恢复神魂。

    应天长站起了身,只一招,那巨剑便来到了他的身后。

    “你要干什么!”红衣女子轻叱。

    “我去开一处洞口,你总不能在这里养伤吧!”说完,应天长便起身离去。不多时,他便回来了。红衣女子小心的看着他。

    他来到她旁边,蹲坐了下来,伸手向她抱去。

    “你!你做什么?”红衣女子喘着气说道。

    “抱你离开这儿,你自己现在又不能走!”说完,应天长便用他的双臂将红衣女子抱起,红衣女子顿时感觉到了应天长胸膛处的温热,以及他有力的心跳之声。苍白的脸上顿时泛起红霞。

    不多时,应天长便抱着红衣女子来到了一座高山的山腰之处,只见山间,正有一处缝隙,似是一处洞口,他抱着她飞进了洞中,先将她靠在了洞壁上,随后用日光珠将洞点亮,然后脱下了自己的外袍,铺在了一处青石床上,转身来到红衣女子身边,再次将她抱起,托着她小心的放在了他的外袍上。在此过程中,红衣少女,也时不时的看向他,十分娇羞。应天长从腰中紫囊中取出一个火红色的葫芦,放在了她的身边,双手结印,团团火焰燃烧。

    应天长问道:“敢问仙子可是魔门中人?”

    “啊!”红衣女子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似是恢复了一点神魂。

    “仙子不必担心,我不会伤你。”应天长急忙安抚。

    红衣女子知道他已经知道自己乃是修魔人,便不再隐瞒,臻首微点。

    “敢问仙子能否告知芳名?”

    “我叫刘瑛。”应天长点了点头,记在了心中。

    “你不该杀我吗?”红衣女子恨恨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杀你?”应天长看着她,微微皱眉。

    “我是魔门的人。”红衣女子说道。

    “那又如何,修魔又如何,修仙又如何,都是与天相争,只要不违天道,不伤苍生,俱是修道,仙魔相争,争来争去,害得确是大地生灵。”应天长说道。“敢问仙子,为何伤了神魂?”

    红衣女子得知应天长并不想伤她,这才安下心来,轻叹一声,说道:“别提了,还不是为了它!”

    说完,她从怀中掏出一物,应天长看去,心中一惊,竟然是它!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