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十二章 如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二章 如家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凤瑶手中的那朵兰花没入莫名的头颅之后,只见,凤瑶闭上了眼睛,黛眉微皱,那朵兰花便在莫名的灵天魂海之中旋转起来,随后不断变大,直到足有一盘大小,这才放出耀眼的紫色光芒,向着四周而去。

    过了许久,凤瑶仙魂化作的紫兰似乎并未有所发现,所以,她便双手结印,想要收回仙魂。

    只见兰花在她的结印之下,不断变小,直到初始大小,凤瑶伸手一招,仙魂便想破开莫名的灵天而去,却只见,莫名的灵天上一道雷霆骤然而落,向着那朵兰花而去。

    “啊!”只听得凤瑶一声痛叫,娇躯一颤,若不是她及时单手撑住竹墙,定会摔倒在地。

    莫名正在睡梦之中,听到此声,便被惊醒了,他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刚想坐起,只见凤瑶罗袖一挥,莫名顿觉困乏,扭头又睡了过去。

    凤瑶玉手向着腰间一抓,一枚火红色的丹药浮在了她的手上,口微微一张,丹药缓缓飞了进去,她珠眸一闭,阵阵紫气,在她的头顶盘旋,显然,她是在炼化药力,恢复仙魂。

    半晌,紫气散去,她这才皱着眉,迈步走出莫名的房间,回到阁楼,凭栏深思。

    原来,彩蝶与莫名二人回来之后,她便去找凤瑶了,小孩子自然喜欢聊些趣事,闲谈之下,将今日黄昏下的异事告知了凤瑶。

    凤瑶十分惊异,为防莫名带来祸事,这才在深夜之时,前来探查。可她未曾想到莫名的灵天魂海中竟有如此异样,这才被伤了仙魂。

    她站在阁楼上,暗自思索,未有多久,便摇了摇头,随后下了决定:“没想到这莫名的灵魂竟有如此神奇,如果能修道,肯定是一个奇才,只是可惜,不过,我不如将他留在身边,一来,对他有所观察;二来,传他些药理知识,日后可做我身边一个药童。”

    想到此处,她便转身,睡在了月牙床上。

    一夜无事,可直到日晒三竿的时辰,莫名也并未睡醒。

    “莫名,莫名。”彩蝶在莫名的屋外唤道,凤瑶在一旁牵着她的手。

    莫名这才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使得他立即闭上,揉了一揉,他这才站起身,昨夜他并未更衣,因此他也是直接迈步走出了房间。

    “小懒虫,睡醒啦!”彩蝶道,凤瑶浅笑着看着莫名。

    莫名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姑姑,我这两天太累了,所以。”

    “无事,彩蝶,你带他去梳洗一番,随后你二人便去打些水来吧。”凤瑶道。

    彩蝶答应,小手牵住莫名,进竹楼内梳洗了一番,莫名顿觉恢复了精神,这才随着彩蝶出来。

    凤瑶手里拿着一个不大的火红色葫芦,在庭院中,正在等候,见二人出来了,伸手一递,彩蝶接在手中,便拉着莫名而去。

    出了庭院,彩蝶将手指含在口中打了一个呼哨,巨虎仿佛踏着疾风般,眨眼而至,二人上虎而去。

    不多时,巨虎放慢了脚步,莫名的耳畔传来了潺潺的流水声,而在他眼前的却是一片氤氲。

    巨虎踏着花草,背着二人,走进其中,随后俯卧在了一处石堤上,二人下来,莫名顿觉一股热气,暖了周身,张目望去,这才看得清楚。

    眼前,是被青石堤围住的湖,应是人工而为。湖水清冽透亮,可却似被一层浓雾隔开一般,所以看不到湖底。

    氤氲之气,皆是从湖心而来,湖心处,是一个如乌龟般的巨大的黑色石头,如一个湖心小岛般浮在了那里,而在龟壳的周围,有二十余处温泉喷涌,冒着乳白色的气泡,不时有道道水柱升起。

    “灵泉。”仙帝和魔帝同时道。

    “灵泉是什么?”莫名用心神问道。

    “灵泉是地下水之灵气所聚,可助人洗涤道体,百年难成一处,没想到,在这方小小福地,竟能汇成。”仙帝道。

    莫名这才得知,可他心中却是清楚,自己不能修道,无论何等福缘,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只得暗自赞叹。

    赞叹之时,只见彩蝶拔出葫芦塞,随后将手里的那只红葫芦向着湖内一丢,它便口朝下,悬在了湖面之上,缓缓旋转,随即只见,清洌洌的湖水中,冒出了一道细细的水柱,向着葫芦口而去,被葫芦吸了进去。

    彩蝶道:“莫名,厉害吧。”

    莫名点头。

    “改日,也让姑姑给你炼一个。”

    说话间,那葫芦似是满了,彩蝶伸手一招,葫芦落在了她的手中。

    “我们走吧。”彩蝶道,二人便顺着原路而回。

    回来之后,两人却发现凤瑶此时并未在庭院之中,不知去了何处,等了一阵,也并未等到。二人只得在竹楼内等候。

    可在此时,只见竹楼内的那尊小小的炼丹炉,有了些异样。不知为何,炉身变得不稳,晃动起来,炉盖叮叮作响,莫名自从见了那日魔窟内的炸炉,仍然心有余悸,拉起彩蝶的手就向外跑去,迎面刚好撞在了凤瑶的怀中,抬头看去,莫名道:“姑姑。”

    凤瑶一笑,道:“无事的,丹成了。”

    莫名和彩蝶站在一旁,凤瑶向着丹炉而去,双手结印,裙袂飞举,丹炉悬起,旋转周天,几周之后,炉盖开口,凤瑶伸手一招,十丸丹药,接踵而来,可她却只将其中八枚收在了玉瓷瓶中,余下两枚,被她攥在手中,美目看去,丹上有道道纹路,并不圆润,却是两枚废丹。

    “莫名,你过来。”凤瑶温柔道,莫名近前后,她将他的收一牵,将这两枚丹药放在了他的手中,随后道:“这两枚废丹,便送你吧,此丹是练气丹,虽为废丹,也可助你洗精伐髓,强筋练魄。”

    莫名点头收下,可也不敢乱吃,面色上,有些许担忧。

    彩蝶道:“没事儿的,小莫子,这样的丹我吃了好多了。咱们虽然不能修炼,可这种丹对身体可是有不小的好处。”

    莫名这才安下心来,将两枚废丹吃在了腹中,顿觉一股火热升腾,随后游走于自己的周身血脉,初时,只觉得浑身燥热,逐渐退去,他只觉得一股剧痛突然从身体各处席卷而来,疼痛之中,还伴有阵阵奇痒,犹如虫蚁噬体一般。痛痒之下,他险些叫了出来。可他骨子里毕竟是个年纪三十的汉子,为免遭人耻笑,只得紧咬牙关,强行忍耐。

    “小子,心性不错啊!小小年纪,倒是挺能忍的。”魔帝道。

    凤瑶和彩蝶也是小小的吃了一惊,彩蝶服过此丹,自然知道其中痛苦,她本以为,莫名也会同她一般,少不得一番叫苦连连,自己日后也好取笑于他,却未想到,他竟然能够忍住。

    凤瑶则是叹了一声,心中暗想:“这小子这般年纪,意志竟能如此坚定。丹虽然是废丹,功效不足,可也有成丹的七分霸道,当年我的天长师兄都未曾如他今日一般,只是可惜。”

    可莫名此刻却在受着极大的痛苦,忍了许久,只觉得头颅有些胀大,不得已,只得强行盘腿坐在了原地,双眼紧闭,面色狰狞,躯体瑟瑟颤抖。登时只见,从他的肌肤之中,腾起了阵阵青烟,额头上,脖颈间,汗如雨下,眨眼间,便湿透了他的衣物,彩蝶见状,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一股恶臭盖住了阁楼的药香。

    过了许久,疼痛之感褪去,莫名顿觉周身上下极为舒畅,站起身来,也是觉得身子轻盈了几分。

    “莫名,你臭死了。”彩蝶捂着鼻子唤道。

    凤瑶微微一笑,莫名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已是奇臭无比,他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姑姑。”院外,火盈盈的少女凤兮唤道。

    彩蝶顿时跑出了屋外,想要扑在凤兮的怀中,凤兮蹲坐了下来,随后抱住彩蝶,双臂一举,转了一周,“小彩蝶,想姐姐了吗?”

    “想了,姐姐都许久没来看我了。”彩蝶嗔怪道。

    凤兮将彩蝶放下,摸了摸她的头,“姐姐前些时间有些事物,忙完了,这不就来看你了。”随后,牵起彩蝶,进了竹楼。

    刚迈步走进,一股恶臭迎面袭来,她蹙了蹙眉,捂着鼻子道:“姑姑,你在炼什么丹。”

    “姐姐,不是姑姑,是小莫子。”彩蝶道。

    “小莫子?”凤兮这才看向了角落中的莫名。

    莫名见是凤兮,本欲上前打声招呼,可自己这般模样,却是有些不便,只得傻笑。

    可凤兮并未嫌弃,上前牵住了莫名,随后道:“走,姐姐带你去洗洗。”

    说罢,牵着莫名来到院中,一声如凤蹄般剑鸣后,短剑出鞘,在空中旋转开来,顺势变长,足有七尺,这才停住,浮在眼前。

    凤兮牵着莫名,轻轻一跃,飘飘落下,踏在了剑上,穿云破雾,向着山谷中最高的白头山峰而去。

    凤兮身驭长剑,毕竟是少女心性,见莫名紧紧地抱住自己的柳腰,便有心想要戏耍一番,轻喝一声:“莫名,抓紧了!”话落,长剑便斜斜的向山脚处刺了下去,莫名有些胆怯,双眼一闭,抱得更紧,凤兮喜笑,却忽的又向上掠去,空中一个急速盘旋,这才变缓,向下落去。

    只听得水啸之声,如万马长嘶般,奔涌而来,莫名这才睁眼,一挂若九天之上泻下的飞流,浮在眼前。

    凤兮驭长剑沿着瀑布而落,落在了一处被水雾掩映的巨大青石之上,青石前,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水潭。

    莫名仰头,极目望去,那瀑布似是从云中奔涌而落,正中有一状若伏牛的巨石,从中分割,瀑布化作一大一小,阳光照去,两道水注映在石壁之上,好似两条玉龙一般,玉龙而落,忽的融于一处,直落深潭,如蛟龙倒海一般,霎时,云翻雨倾,溅起层层飞浪,水雾升腾,不时有水滴落在莫名的衣衫上。

    凤瑶指了指水潭,道:“去吧。”

    莫名迈步来到青石边上,弯着身子,向水潭看去,只见其中,深不见底,莫说今生莫名此时的身躯只是一个七岁的孩童,就算前世,他活了近三十也是旱鸭子一个,从来都是怯水,未曾下过哪怕一汪浅池。

    “姐姐,”莫名扭头看向凤兮,道:“我有些害怕。”

    凤兮一笑,道:“怕什么,你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男子汉了,你去吧,我在这儿呢。”

    “那,你能不能转过身去。”莫名道。

    “小屁孩儿,年纪不大,事儿倒不少。”可凤兮还是转过了身子。莫名这才褪下了衣物,伸出脚探了一探,水很清凉,可他依然有些胆怯。凤兮回过头,见他依然没有下水,便悄悄的来到了他的身后,微微一笑,随后轻轻一推,只听噗通一声,莫名落进了水中。

    莫名只觉得一股凉意入体,已是身在水中,脑袋浮在水面,旋即双眼一闭,大喊救命。

    凤兮蹲坐在青石上,乐的如花枝招展,随后用手舀一一捧水,向莫名投去,“喊什么,还不赶紧洗洗。”

    莫名这才止住叫声,向四周一看,自己已是浮在了水面之上,没有任何危险。他这才定下心神,双臂一划,小腿一蹬,反而觉得十分舒畅,上下搓洗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如何上岸了。

    “姐姐,我。”莫名眼巴巴的看向凤兮。

    凤兮站起身子,手一招,一条紫色丝带向着莫名而去,没入水中,缠在了他的腰间。凤兮顺势一览,莫名幼小的躯体向着青石而去,轻飘飘落在了青石上,紫色丝带向凤兮手中而回,

    莫名就这样赤条条的站在了凤兮面前。

    “啊!”凤兮大叫一声,顿觉脸色火热,变得通红,双眼一捂,转过了身形,莫名也是下意识的双手向下捂去。

    魔帝和仙帝在莫名的灵天魂海中一阵怪笑。

    莫名顾不得理会二人,急忙穿好衣物,道:“姐姐。”

    凤兮这才回头,偷眼见莫名穿好衣物,随后将身子转了过来,可她依旧是略带娇羞,粉颊上微微飞有红霞。

    二人并未多说,便身御长剑而去,一路上,凤兮也并未调皮,未过多久,便回到了竹楼之外,却只听得,竹楼中传出阵阵琴音。

    凤兮带着莫名上了楼,来到了凤瑶的闺房之内,彩蝶则是站在了凤瑶一旁。

    琴音止住,凤兮道:“姑姑。”

    凤瑶点头,并未多说,而是向腰间锦囊探取出了那只装有筑基丹的玉瓷瓶,道:“兮儿,这是姑姑炼的炼气丹,供新来的弟子用,你拿去吧。”

    凤兮伸手接过,随后道:“姑姑,我父亲说,十日之后,要借助灵泉助新近的弟子炼化丹药,为他们洗精伐髓,以求能够修成炼气境。我也是为莫名索求了一个名额,他虽然不能修炼,可若是洗练一番,对他日后的身体也是有极大的帮助,因此还请姑姑记得。”

    “我知道了,莫名,还不谢谢姐姐,你可知,这对于凡人来说,可是天大的福分。”凤瑶道。

    “姐姐,”莫名刚想道谢,凤兮却伸手捏住了莫名的脸蛋,眼神之中,十分喜爱,“不用谢啦,你在这儿要乖乖的就行了。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姐姐,”彩蝶扑在了凤兮的怀中。

    凤兮揉了揉她的头,道:“你也是哦。”

    彩蝶点头,牵住了凤兮的手,下楼而去,莫名在二人身后相随。

    三人来到院中,彩蝶虽然十分不舍,可也只能任由凤兮挥手离去,凤兮御着长剑,离去之时,依然不忘叮嘱了莫名一句,让他不要忘了,灵泉之事,莫名点头应允。

    送走凤兮之后,彩蝶带着莫名回到了凤瑶的闺房,只见她手里捧着一卷经书在屋内等候。

    “莫名,你过来。”凤瑶道,“这是一卷药经,你先收好,里面记录着这花谷之内栽种的各种仙花灵草,以及山脉深处的一些天地灵药,你以后每日便随我习学经书吧,你年纪尚小,读此书就算是识字了。”

    莫名道谢之后,伸手接过。

    “日后,我也会传你些炼体之法,你也不必灰心,每个人资质不同,说不定,有朝一日,你也能凝聚天地灵气,成为修仙人。”凤瑶道。

    “姑姑,真的吗?”莫名有了一丝渴望。

    “小莫子,你想的倒挺美,姑姑跟我说过,凡人不可修道,就比如我,姑姑也不知为我服了多少枚丹了,就是成丹,我也是吃了好几枚了,可现在还是一个凡人。”彩蝶道。

    莫名闻听此言,内心自然有些失落,可他转念间,便释怀了,他已是死过一次之人,所谓的与天相争,不过是初时的豪言壮语罢了,既然老天不让他迈入道途,那又何必强求。在这儿,他有了家的感觉,凡人又如何,在这里,他可以每日守着朝阳,候着日暮。有两个亲人陪伴,就算一生虚度,可又何尝不是幸福。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