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十三章 彩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三章 彩蝶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夜深了,莫名来到了自己的房中躺下,手里抱着凤瑶给他的那卷经书,今日所学,他已熟记。

    “莫名,”仙帝唤道,“你想修道吗?”

    莫名不知仙帝为何如此相问,沉思许久,并未回答。

    “修什么道,他一个凡体,修的哪门子道。”魔帝讽道。

    “魔帝,莫名他。”仙帝道。

    魔帝未曾等仙帝说完,便叫了起来,“他什么他,他就是一个废物,修道,这辈子他都不可能了。”

    莫名不知为何,此话入耳,他心中极为厌恶,一下子坐了起来,“吼什么吼,小爷不能修道又怎样,一辈子,有吃有喝就好,凡人怎么了?没有这芸芸众生,哪能显得你们这些修仙的人高高在上。”

    “莫名,老子手里有卷经书,你可敢学?”魔帝道。

    “什么经书?”莫名问道。

    “一本化凡体为道体的书。”魔帝道。

    “难么?”莫名问道。

    “万古间,唯有一人练成。”仙帝道。

    “有危险吗?”莫名问道。

    “稍有不慎,身死道消,形神俱灭。”魔帝道。

    莫名愣了一会儿,蹙眉深思,摇头道:“不练!”

    “你不练?可你若不练,我们如何出去,你可知。”仙帝虽有些着急,可还是止住了,似有话未曾出口。

    “你们能不能出去,和我有关系吗?”莫名道,“是你们自己到了我的什么灵天魂海中,又不是我请你们来的。”

    “莫名,你!”仙帝心有不甘,还想苦口相劝。

    魔帝突然打断,道:“老妖怪,不必多说了!娘希匹的,他不愿意练,就别练了,咱们二人,在他的这一亩三分地里相聚,算是缘分,也算是这小子给我二人的一点恩情,莫名,今夜老子传你一卷筑体的功法,那处灵泉,或可助你突破练气一层,不过,你身为凡体,也就止步于此了。就算是我二人还你恩情。至于我二人如何出去,就不劳你费心了,等你死了,我二人自有办法。”

    其实莫名并非是不想修道,只是得知自己是一介凡体之后,虽然心中不甘,可他却是选择了接受。

    人活一世,而他是活了两世之人。虽为两世,可他心中的每一世皆是孤苦,如今好不容易算是安定下来,所以,他想的要的,唯有一生安乐。至于修道,既然已是天不遂人愿,又何苦相争,更何况,一不小心还要搭上性命,人说,爱财之人才得富贵,惜命之人才得长寿。如今的他,前世空活三十,今生一介凡体,不过却也是天大的福缘了。尤其是经了前几日的颠沛流离,他的内心,此时更加满足了。

    斗法生杀随它去,我自一笑醉红尘。

    “莫名,听好了!”魔帝道。

    莫名虽然不知道这所谓的炼气一层对于凡人来讲意味着什么,可他也是深知这魔帝是为他好,便选择了欣然接受。

    “气运丹田,如百川入海;灵运周天,乃破穴通脉;魂演坤舆,是为炼天化海。万物有灵,乃生诸道。草木有灵,是为一岁枯荣;山河有灵,方能聚川汇洋;天有灵,乃生万象;地有灵,孕养芸芸。御万物灵气,乃生道。道法天,道法地,道法自然,是为道始。人法象,人法灵,人法万物,是为极始。魂法身,归五行,纳四象,合阴阳,成混沌,是为法始。”魔帝的公鸭嗓听起来虽不是十分悦耳,可言语中,极为凝重。

    莫名遵照魔帝所言,打坐在竹榻之上。魔帝诵一句,他便默念一句,诵着诵着,莫名不自觉的沉浸在了经文之中,沉浸在了一处大世界之中。

    世界之中,忽有草木青青,忽有漠北萧瑟。忽有山川巍峨,忽有长河九曲。忽有狂风骤雨,忽有雪雾沉沉。忽有奔雷,忽有星坠。忽有晨日升,忽有月色垂。天地万象,似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变换,而他却是始终盘坐在天地之间,不为所动。

    庭院之中,秋风渐起,拍打在了窗棂之上,哔哔作响。

    两股气团,一黑一白,从庭院的地底涌出,旋转着破窗而入,不住的盘旋在莫名的头顶之上,看去,却如太极图般,最后融于一处,分作数股,从莫名的七窍而入,可莫名并未有丝毫察觉,依然是如梦一般,沉醉在脑海的万象更迭之中。

    如果此时有修道的人,定会极为惊讶,因为这莫名,显然是一位能够修道之人。

    魔帝的经诵完了,莫名脑海中的场景也是渐渐褪去。

    突然,他只觉丹田之中,灼热肿胀,似有一团气旋,在那里如波涛一般,不断涌动。

    “守心魂,深吐纳,气行奇经八脉,周而复始。”仙帝道。

    莫名依言而行,气旋这才逐渐化去。

    “莫名,我二人已帮你初步淬炼经脉,明日,再传你一套炼体之术,长久修炼,也可延年益寿,就算是我二人报答于你吧。”仙帝道。

    莫名谢过之后,便躺下歇息了。

    “老魔,你为何要瞒着他?”仙帝在莫名睡下之后,这才问向魔帝。

    “为何!你难道看不出来,这小子自从得知自己是个凡体之后,虽然嘴上说什么与天斗,与地斗,可几日安乐,早已磨没了他的心性,没了修炼的心,一心只想在这个小小的仙门中,安逸的活下去。人立志于危难之中,但又常常忘在了一时安乐。我猜可能是因为他年纪尚小,心智不坚,所以我这才先暂时传他一道法决,让他先行炼体修魂。十日后的那处灵泉,应该能助他踏入练气境界,就先让他随那个女娃娃种些花花草草,炼炼丹药吧。什么时候这小子想要修炼了,到时候再说。”魔帝道。

    “莫非你真的看上这小子了,可你也不至于。”仙帝道。

    “无事,老子有种直觉,这小子,没准真的能修成。”魔帝道。

    “为何?”仙帝道。

    “就凭你和老子都在这儿了!娘希匹的,孽障,拿命来!”魔帝说完,似是扑向了仙帝。

    “格老子的,魔头,大爷和你拼了!”仙帝似是迎了上去。

    夜无声,莫名睡梦依稀中只觉得腹下有些肿胀,这才睁眼,迷迷糊糊地站起身来,推门而出,寻了一处种药的花池,褪下了衣裤。

    小解之后,他打了一个哈欠,转过身去,不由得两眼圆瞪,心中一惊。

    只见庭院之中,有一巨大的蝴蝶飞在了离地三尺的空中,它约有莫名般大小,晶莹剔透的两展薄翅扑扇着,带起了阵阵夜风,周身散发着湛蓝色的光晕,十分美丽。

    它见莫名紧紧地盯着他,似有敌意,翅膀一扇,便要扑了上来,莫名赶忙双手抱头,蹲坐在了地上。

    “不要!”一声清亮稚嫩的女童音将它喝住。

    莫名闻听此音,偷眼一看,正是彩蝶。

    彩蝶喝住蝴蝶之后,赶忙从屋内走出,小跑来到莫名身前,将他扶起。

    “莫名,你没事吧。”彩蝶道。

    莫名点头,示意无碍。

    二人这才看向蝴蝶,那蝴蝶见了彩蝶,似是十分欢喜,在二人面前,翩翩而舞,吹得二人发髻凌乱。

    “彩蝶,这蝴蝶为何听你的话?”莫名心中不解,这才问道。

    “嗯—”彩蝶思索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据我姑姑说,自从我来到这谷中之后,谷中的蝴蝶便这样了,夜里的这个时辰,它们时常来此,这一只,是其中最大的最好看的,我们都叫它蝶王,其余的应该也在路上了。走,我带你去看。”

    彩蝶牵起莫名,向庭院外走去,那只巨蝶,在二人身前舞动两翼,似在引路。刚出庭院,未有多远,便只见远处黑暗中,有层层叠叠的光点闪烁,灿若星河。

    彩蝶一指,道:“看,它们来了。”

    巨蝶迎了上去,只一会儿,只见巨蝶下方,便有一片大小不一,光翼颜色各异的蝴蝶,随它而至。最上方,是蓝色的巨蝶,由上至下,由大变小,数量也是随之增多,颜色各不相同,排成纵列,聚在一处,好似星河中的七彩虹桥一般。

    彩蝶见状极为欢喜,手一脱,嬉笑着奔向了群蝶。

    群蝶旋即如璀璨的珍珠幕布一般,铺展开来,将彩蝶围在了正中。

    彩蝶高举双手,似穿了一件绚烂七彩的仙衣,转了起来,伴着阵阵悦耳的银铃,自然是彩蝶的笑声。

    莫名从未见过如此异景,欣赏之余,不由得赞叹造化神秀。

    彩蝶耍了许久,这才觉得有些累了,停了下来,却有三两只蝴蝶落在了她的肩头,余下则在她的身后空中盘旋。

    她小手一招,微微有些喘气,道:“莫名,过来啊。”

    莫名呃了一声,有些迟疑。

    “没事儿,你不用怕,它们不会伤人的。”彩蝶道。

    莫名这才安心,向前走去。

    “伸出手来。”彩蝶道。

    莫名伸出一手,放在腰间。

    “像我这样。“彩蝶说罢,挽了挽衣袖,将手臂高高抬起,伸向了群蝶,莫名也是如她一般。

    二人刚刚伸出,便有两只蝴蝶落在了掌心之中,莫名只觉得掌心微微有些酥痒。

    彩蝶轻轻收回手臂,将手小心的放在了胸前,一双蓝汪汪的大眼睛,低头看去。

    “你看,它们很乖的。”彩蝶道。

    莫名也看向了自己掌心中的蝴蝶,蝴蝶不大,散发朱红光彩,刚巧能落在莫名的小手掌上,只见它两翼收起,贴在了一处,不时张合,宛如绽放的火焰兰。

    “好看吧!”彩蝶道,说完,便要抚向那只蝴蝶,可却不知为何,她只觉得头颅之中,天旋地转,霎时而至的是一股灵魂撕裂般的痛楚,她不由得“啊”的痛叫一声,双手抱头。

    “彩蝶,彩蝶。”莫名急切唤道。

    彩蝶再也忍受不住,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莫名霎时小手一揽,手臂环住了彩蝶的腰躯,彩蝶这才没有倒下,靠在了莫名怀中。

    莫名揽住彩蝶,缓缓蹲坐了下来,将她的臻首搭在了他的大腿上,借着蝴蝶的光,看向了彩蝶。

    那只巨大的蝴蝶见状,似乎也是十分担心,煽动着两片巨大的光翼,围着莫名二人转了一圈,却只见,蝴蝶不断聚集在了一处,随后铺开落下,好似做了一个蝴蝶帐篷一般,将二人罩住。

    莫名此时自然无心欣赏,紧皱着眉头,唤道:“彩蝶,彩蝶。”并同时微微的晃动了几下彩蝶幼小的身躯。

    “魔帝,仙帝,给小爷滚出来。”莫名道。

    “吵吵什么,不知道老子正在睡觉呢!”魔帝的公鸭嗓在莫名的心神中骤然而起。

    而仙帝似乎是打了一个哈欠,道:“小莫名,你想好了要和本帝学习种花种草了吗?”

    莫名此时已是心急如焚,听他二人如此说话,当即喝道:“小爷有事要问,一个人突然昏迷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你去问仙帝吧!”魔帝道。

    仙帝老人在在道:“这个嘛,待老夫思索一番。”

    莫名心系彩蝶安危,又如何能听得这二人啰嗦,当下便不在理会二人,而是一手一托彩蝶的双腿,便起身将彩蝶抱了起来,直奔庭院而去。

    “姑姑,姑姑。”刚进庭院,莫名便向着庭院深处的竹楼高声呼喊,行至一半,竹楼内日光珠亮起,莫名心喜,脚下也是加快了几分。

    三步并作两步,莫名抱着彩蝶匆匆来到竹楼下,进屋之时,莫名并未注意脚下,被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幸亏莫名机灵,向前一个纵跃,这才稳住身形。

    竹楼上,凤瑶手举着日光灯,迈步走了下来,下楼之后,日光珠一掷,高高悬住,照的屋内通亮。

    那群蝴蝶,跟随着莫名,落在了竹楼之上,并未离去。

    凤瑶一看莫名怀中的彩蝶,黛眉微皱,叹了一口气道:“莫名,她是不是又去同那些蝴蝶玩了。”

    莫名点头,不敢隐瞒。

    凤瑶似乎心中早已明了,旋即轻轻一拍腰间的锦囊,一青色瓷瓶从中而出,彩蝶拔出红塞,倒出了一枚绿色的丹药,喂在了彩蝶的口中。

    “姑姑,彩蝶她,”莫名眼巴巴的看向了凤瑶。

    “无事了,你把她抱去楼上吧,她一会儿应该就会醒来,唉!”凤瑶摇头叹息之后,伸手一招,手举着日光珠为莫名引路。

    莫名随着凤瑶来到了彩蝶的闺房中,随后,轻轻地将她放在了一席碧玉竹做的女儿床上,取过锦绣被子,为她盖上。二人站在床前等候。

    等候之时,莫名不由得问向凤瑶,“姑姑,彩蝶她怎么会突然昏倒呢?”

    凤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我只知道,每次谷中蝴蝶聚在我的院中,彩蝶便会前去观看,可看着看着,她就会觉得头痛难忍,随即昏倒,伤了神魂。因此,我每次都会给她用些恢复神魂的药物,我屡屡告诫她,可她也不知为何,时常不听,仿佛入了心魔一般,非要看这些蝴蝶,这不,今日又是这样了。”凤瑶道。

    “姑姑,那她什么时候能醒啊?”莫名道。

    “清晨她应该就能醒了。不过,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神魂之伤,本就极难医治,幸亏我这里有一剂药方,尚能医治些神魂小伤,可哪日如果她的伤再比这重上几分,恐怕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凤瑶道。

    莫名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彩蝶,心中暗自担忧。

    “莫名,你回去吧。姑姑在这里守着就好。”凤瑶道。

    “不!我要等他醒过来。”莫名道。

    凤瑶听得莫名的语气坚毅,便不再多言,同他一起等候,直至天亮之时,那群彩蝶则早已在黎明前散去了,不知去向。

    天虽然亮了,可彩蝶依旧未醒。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