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十七章 炼气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七章 炼气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灵泉中,莫名吞下了炼气丹,闭眼盘膝,禅坐泉中,只觉得腹内一股温热,传遍周身经脉,同泉水的清凉时而交替,极为舒畅,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感觉。

    半个时辰后,泉中的李长贵等人突生变故。

    只见四人头顶之上,忽有缕缕紫烟,升腾缭绕,虽然在灵泉的氤氲之中,看得并不是十分清楚,可泉上的道人们却能看在眼里。

    “快了!”凤天翔道。

    药堂堂主郭永达点头,神色中有些担忧。

    突然,龟石旁喷涌的灵泉,却不知为何,宁静下来,登时,这一池的水,化作了一面光滑的镜。

    龟石旁的四人,身形缓缓转动,面上红晕而起,就连尖嘴猴腮的李长贵,也是腮帮子鼓了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其中,似有血气涌动,旋即,他率先沉了进去。

    下等资质的刘永强,缓了几息,随后沉入,紧接着,马腾也是沉了下去,三人消失在水面上。

    凤天翔闪目望去,紧紧的盯着水面上的小胖子孙大仙。

    却只见,这孙大仙不同于先前三人,肥胖的两腮看去并无变化,额头上的经脉虽然鼓起,可粗细并不十分明显,许是因为他胖的缘故,可是,那道道火红,却让人看得十分分明。

    半个时辰之后,这孙大仙,臃肿的体态在泉水中化作一搅海的巨兽,周遭,白花花的浪花霎时而起,面部之上,时而黑紫,时而血红,时而暗黄,三相交替之间,他的肥躯在这灵泉中旋转开来,向左三周,向右三周,三周却是一个循环,他的周围,自然是形成了一处漩涡,同时,形成一股水浪,拍打在龟石上。

    “气运周天,炼气化灵,灵运经脉,冲穴破关。”小胖子孙大仙心中默念,并同时缓缓沉入池中。

    只见,龟石周遭,散发出的氤氲灵气,随着孙大仙的四人的进去,越发的显得稀薄。

    灵泉边上,剑宗宗主凤天翔忽的向前一跃,凭空而起,点踏虚空,飘然落在了龟石上,道:

    “尔等谨记,炼气是为修道的第一步,灵泉之中,炼气入体,洗精伐髓,借助练气丹的威势,沟通天地灵力,冲破筋体桎梏,打通八脉天关,其中可能会有些痛苦,切记谨守心神,筑基之后,自会恢复。”话音刚落,池面回归平静。

    而此时的莫名,吞下炼气丹后,却不知如何了,心神中,问向了魔帝,“魔帝,我这。”

    “默念心经,气运丹田,呼吸吐纳,以水柔之力,练刚强之身。”魔帝道。

    “默念心经?魔帝,我能行吗?”莫名道。

    “娘希匹的,少废话,照老子说的做!”魔帝道。

    莫名方是下定决心。

    只见他,双眼紧闭,水中盘膝禅坐,手结定印,默诵魔帝传于他的那篇经文。

    忽的,他的幼小身躯冒出了水面,浮在了水面之上。龟石上的凤天翔自然十分惊异,暗道:“这一介凡体的莫名怎会如此。”便向莫名看去。

    莫名的身躯定然,在水面上一动不动,而此时的莫名也是陷入了一种奇异境界,他的脑海中,起了一个世界,而这世界,就是他所处的这片天地,只是没了凤天翔等人。

    他看到了,面前一片通透,看到了氤氲云气中的粒粒水珠,看到了平静水面上的波光粼粼,看到了池边芳草的寸寸枯荣,看到了草中时而乍起的虫,他看向了池内,看破了那片隔开的云雾,龟石下云雾内,是一眼碗口大小的清泉,不住喷涌。

    他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一草一木的呼吸吐纳,感觉到一虫一蚁些微抖动,感觉到了凤天翔等人的气息绵长,感觉到了池中四人的经脉循环。

    此时的莫名,如梦如真,他置身其中,虽是感觉如梦,可眼前的世界却是那么真实,他的心魂,仿佛化作了这天气间的一粒微尘,一珠水雾,并同时散布开来,散落,漂浮,游荡在了这片方寸天地。

    凤天翔等人痴痴的看着莫名,却只见他,如一个入定的老僧般,清风吹过,掠起鬓发,扶起衣衫,他也是随之摆动,向着龟石而去,凤天翔虽心中惊奇,可却并未打扰他,飞身躲过,落在池边。

    “宗主,这。”执法堂堂主高天元道。

    凤天翔摆手示意,众人这才安下心来,而郭永达却在岸边不时搓手踱步,心中有些焦虑。

    忽然,异变陡升,从池水中,传出一声惨叫,音色依稀可辨,正是郭永达收的爱徒,那位资质下等,神魂极佳的李长贵,痛叫过后,水面上浮起一片鲜血,正午浓烈的阳光,映彻之下,极为刺目。

    郭永达见状,刚想飞身上前,却被凤天翔伸手拦住,道:“此为生死玄关,其中凶险,想必你已告知,既然要入修途,这第一道坎,该由他自己过。”

    郭永达虽心中焦急万分,可也只能摇了摇了,无奈道:“师兄,我知道,只是。”

    “随他去吧。”凤天翔道。

    郭永达只得捏住拳头,紧紧地盯住池中的那片血色。

    霎时,另一声刺耳的惨叫,几息间,随后而至,另一抹血迹浮现,此声,正是另一位下等资质的弟子刘永强,可执法堂堂主高天元却并未如郭永达一般失态,至于原因,自然是他对这刘永强从未在意,也只是对那中等资质的马腾有些许期待。

    莫名此时自然是感应到了池中变化,四人中,有两人的经脉不稳,他也是心中一颤,心系孙大仙安危,眼前一时恍惚,可仙帝却一声怪喝,道:“莫名,紧守心神,体悟周天,孙大仙无事。”

    仙帝怪喝过后,莫名这才定下心神,凝神聚气,他的毛发也是悚然而起,似有污垢,从中而出。

    李长贵与刘永强两人惨烈的叫声,此起彼伏,在池水中回荡,许久之后,二人先后止住叫声,一朵血花从池水中忽的绽放开来,鲜血从池底不住涌了上来,铺展在了池面上,泛起血红色涟漪,却不知道,这鲜血,究竟是何人的。

    药堂堂主郭永达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他对那李长贵,心中十分在意,当下,便要飞身查看,“师弟,且慢!”凤天翔将他喝住,旋即一指,道:“你看!”

    郭永达向池水看去,只见血色的池水下,一具横躺的娇小躯体漂浮了上来,他皱眉望去,这才略微安心,那具躯体是刘永强,他的衣衫面容,已被鲜血染透,变成了漂在池中的血人。

    “哼!”执法堂堂主高天元冷哼一声,旋即,探出粗壮的右臂,手指捏爪,登时,只见一灵力化作的血红色手爪从他的掌心而出,不断胀大,向着池中的刘永强而去,爪后,拉出一条蒙蒙紫气。眨眼间,血红色手爪便捏住刘长强的瘦小身躯。他身形微蹲,轻喝一声,旋即,向怀中狠狠一带,刘长贵的身躯,霎时而起,噗通一声,摔在了池边。经他这么一摔,本就受伤的刘长贵,伤势一瞬加剧,一口恶血从口中喷涌而出,闷哼一声,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凤兮见状,急忙上前,蹲坐下来,紧皱着眉头,伸出一指,向他的鼻下探去。

    “啊!”凤兮轻叫一声,刘永强已经身死,她的珠眸之中,顿时,泛起一层云雾,哽咽着道:“父亲,他死了。”

    凤天翔早已察觉,只看了凤兮一眼,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转过头去,盯住了面前池水。

    “凤兮,站起来,一个废物而已,死就死吧!”高天元冷声道。

    “师叔,你!”凤兮闻听此言,当下站起,冷声叱道:“师叔,若不是你这样摔他,他可能还不会死!我有丹药,还可以救他。”

    “他的丹田气海已破,不死也是个半残的废物,留在世上何用!更犯不上为他浪费宝丹。”高天元道。

    “师叔,你!”凤兮本欲继续斥责自己的这位无情师叔一番,却被凤天翔喝住,道:“凤兮,怪也只怪他与仙门无缘吧,怪不得你的师叔。”

    凤兮抹了抹眼角的泪滴,不再多言,而是沉默着抱起了刘永强的尸体,转身而去。

    郭永达此时已是心急如焚,屡次想要入池探查,可皆是被凤天翔拦住,他只得紧盯住池中那片浓烈厚重血水。

    未过多时,一只头探了出来,郭永达见状,狂喜万分,飞身而起,微胖的身形,点落在水面上,掌心一探,一道灵气,将李长贵从水中提起,随后,往腰间轻轻一夹,回到池边。

    “师尊,”李长贵虚弱道,他的身体上也是浸满血色。

    郭永达并未多言,将李长贵轻轻放下,手捏他的手腕,灵力向他周身探去,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从腰间囊中取出一墨色葫芦,倒出一丸丹药,喂在了他的口中,并命他就地恢复血脉。

    “如何?”凤天翔问道。

    “这小子命大,生死玄关算是过去了,只是经脉略损,几日就可恢复。”郭永达道。

    生死玄关,自然是修道人炼气的第一道门坎,沟通天地灵气,运转周身经脉,冲破各处生死大穴,其中极为凶险,而度过筑基时的生死玄关,才算是踏进了修道的第一步。而那位刘长强便是冲关失败,丹田破损,从此成了一个废人,即使活着,也会落得个残废躯体。可这李长贵,倒是极为幸运,今日过后,他便可算是个筑基一层的道人了。

    他刚刚出水,便听得池中,马腾一声惨烈的痛叫,显然,他也开始用灵气冲关了。

    未过多时,马腾也是冲关成功,被高天元接引而出,出来之后,高天元这才向凤天翔提了一个要求,那便是让马腾入执法堂,拜在他的门下修炼,凤天翔答应,他这才取出丹药,命马腾服下。

    马腾的伤势倒是没李长强那般严重,服下药后,盘坐在了李长强一旁。

    “娘哎,痛死俺了!”灵泉中的孙大仙心中暗叫,于此同时,他的衣衫如被火烧过一般,只剩下了丝缕,露出了他滚烫火红的肥肉,他的周遭,水雾升腾。

    他虽然觉得体内火热疼痛,可却不敢有丝毫怠慢,紧咬牙关,强守心魂,灵运周天,不敢有丝毫怠慢,以防气乱经脉。

    他不愧是天生火体,只见池内灵气,因他而动,化作道道气柱,围在了他的周身,虽然如此,他的筑基过程也不见得比他人容易,疼痛撕裂的感觉,也是从他的体内,不断涌上心头。

    “嘎嘣,嘎嘣。”阵阵骨骼错乱声,传到耳中,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一霎张开,体内有股股浊气,随即散发,疼痛感觉,顿时少了三分,孙大仙心中暗喜,此为洗精伐髓,自己已过生死玄关,可他依旧是不敢怠慢。

    半个时辰后,孙大仙向水面游去,刚出水面,便是一声怪叫,“师尊,痛死俺了。”

    凤天翔微微一笑,道:“你自己上来吧!”

    孙大仙脚丫踩水,游到了岸边,见李长贵二人正在盘坐疗伤,并未多言,回头向池中一看,便是一惊,道:“宗主,莫名。”

    凤天翔此时也是心中不解,自然没有回答。而是取出一枚丹药,送给孙大仙,道:“服下吧,你先恢复血气。”

    孙大仙本想拒绝,可只觉周身经脉有阵阵痛痒,这才不得不接过丹药,定坐在了李长贵二人身旁。

    岸边众人看向莫名,从来到灵泉算起,足足有四个时辰,莫名浮在龟石上方,毫无动静,而此刻的莫名却是不断感受着这片天地的些微变化,刘永强身死,他自然也感觉到了,心中立刻生急,只不过这一次却被魔帝喝住,道:“娘希匹的,小子,你若不好好体悟,下一个身死的便是你了,放心吧,死的不是你的朋友。”莫名这才忍住,默诵经文,体悟天地。

    莫名,体悟多时,身躯缓缓而动,旋转开来。与此同时,灵泉内,异象陡生,池中的那块龟石外的灵泉紧缩了回去,形成十余股向下的漩涡,一池的灵泉,波涛涌动,宛如平静的海面,霎时翻起滔天的巨浪,向那龟石扑打而去,龟石缓缓而动,池中的飘渺云雾,忽的泛起,如狂风卷集的云海一般,泛起同时,以那颗龟石为中心,随莫名而动,化作了云雾漩涡。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