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十八章 雷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八章 雷劫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巍峨仙山上,四方云动,掀起雪白色的怒海波涛,奔腾狂涌,似要聚在一处。云遮雾绕的山谷中,一位身着红衣的俏丽女子怀抱着一个孩子,女子自然是凤兮,而她怀抱的自然是刘永强的尸身。

    身背长剑,略带佝偻的灰袍老人,从一片俊秀的松林中走出,凤兮见了老人,美目中险些落下清泪,忙道:“爷爷。”

    灰袍老人见状,道:“尘归尘,土归土,福缘未到,生死难料,孙女,不必悲伤。”说罢,灰袍老人枯手一抓,刘永强的尸身,便被他凭空抓起,随后,只见一株粗壮的古松,忽的拔地而起,刘永强的尸身向着古树下的浅坑而去。

    尸体落在树坑之中,那灰袍老人手掌一捏,那参天的古松登时从下向上,化为尘屑洒落,覆在了浅坑中。刘永强的尸身,算是被葬在了这里。

    “人从自然而来,也当归于自然之中,这里,且算是他的归宿吧!”灰袍老人道。

    “爷爷,你说,他算是被我们害死的吗?如果,不是我们带他修仙,他可能会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凤兮心有愧疚,旋即问道。

    灰袍老人摇头道:“非也非也,人活一世,本就是一场修行,修道的人与凡人并无区别,至于他的身死,乃是命也,所谓闻道,身未死,而心已死,他既然有了一颗修心,便注定了要面对其中凶险,你又岂能不知。”

    说罢,灰衣老人携着凤兮,踏剑向宗门而去,刚升半空,却只见山谷上的云层,不断聚积,虽不如彩蝶那日,狂风乱卷,乌云蔽日,可似乎又有异象发生,旋即,二人停在了一处险峰,向上而望。

    龟石上方的莫名,定坐之中,旋转周天,身形缓慢,向上而起,而池中的水也是随之而动,化作一池的漩涡,而池中那层的云雾也是在池中而动,宛如一条苍白游龙。

    莫名的身躯向上,九转一周天,却是越来越快,而池中的灵泉,也是随之急剧变化。

    此时的孙大仙已是龙精虎猛,浑身的血肉如初生的婴儿般,无比娇嫩,而马腾和李长贵也是疗伤完毕,除经脉感觉有些微疼痛外,再无任何感觉。三人皆是呆呆的看着龟石上方,身形不住旋转的莫名,心中万分诧异。

    灵泉上的天穹,不知何时,聚起了一团方圆数里,浓厚的云。

    灵池化为漩涡,莫名的身躯旋转许久,这一池的漩涡也是愈发膨胀,那泉中的龟石不住地上下浮动,道道裂纹,瞬间而生,众人只听得耳畔中轰隆一声巨响,龟石似被池中重物撞击一般,炸裂开来,孙大仙等人心中一惊,凤天翔见状,单手向前一抹,一道紫气幕布,遮挡在众人面前,碎石打在幕上,好似撞上了一堵铁墙,碎落在了漩涡中,消失不见。

    莫名禅坐的身躯,向上而去,这一池的水方是缓缓定了下来。

    几息过后,一声清亮龙吟,震荡苍穹,一只硕大的苍白色的灵气聚成的龙头从泉中探出,龙头转动一周,旋即,向上而去,拖出了由泉水凝结而成的晶莹剔透的龙躯。

    “灵气化龙!”执法堂堂主高天元一声惊喝。

    只见,满池的泉水化作了一条水桶粗细的十丈水龙,直直的向上,盘旋而去。

    水龙腾空,呼啸长吟,惊起山林中的片片鸟雀。

    此时的莫名,神魂中,似有一股奇特力量驱使着他,他抬起手,结了一个法印,旋即,伸手一招,却只见,那水龙便直冲云霄,在空中盘旋几许,便向莫名而去,龙躯一抖,龙头一甩,将莫名缠绕其中,消失不见。众人望向龙躯,却看不通透。

    孙大仙见状,仰头高声喝道:“莫名—”。

    “不要吵闹!”凤天翔告诫于他。

    莫名身在龙躯之中,双手不住结印,此中变化,繁冗复杂,可莫名的双手却是极速无比。龙首中,喷出了袅袅灵气,而龙躯也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缓变小。

    莫名定住结印,呼吸吐纳,浑身的毛孔,也是如沐浴春风的青青绿草般,随风而动。灵气不住入体,他只觉的丹田内,不住升温,由初时的温热,突然变得灼热不堪,他的额头上,不由得渗出豆大汗水,五息间,衣襟全透。

    灵气入体,行运周天,破时,如九霄飞瀑,归时,似长河入海。

    莫名只觉得,丹田内的灵气,突然狂涌,顺着经脉而去,登时,一股肿胀的感觉,传至心神,只见他,浑身顿时膨胀三分,衣衫霎时撕裂,青筋暴起,血脉呈现。

    灵气顺着经脉向前,却突然如一条奔涌的长河被耸立的山峰堵住一般,顿时停滞,可丹田内的灵气却是不断聚集,似一汪被蓄满的湖,而周身经脉,便是泄洪的渠道。

    灵气滞留经脉,莫名只觉得肿胀难忍,他的身体似是到了极限,叭叭的骨骼错乱声,噼啪响起,经脉也是随之撕裂开来,剥肤刮骨的疼痛的感觉骤然而至,这股疼痛,前世的莫名从未体会,他不由得龇牙咧嘴,“啊”的一声,仰天长啸,肌肤上顿有黑血涌出,他在龙中,化作了血人。

    “莫名!”山岭上的凤兮同泉边的孙大仙同时唤道。

    李长贵的三角眼也是狠狠地盯着水龙中的莫名,咬牙切齿。

    凤兮看了一眼声旁的灰衣老人,灰衣老人点头,旋即,凤兮御剑匆忙而去,老人紧随其后。

    水龙中的莫名痛苦难当,发髻也不知何时而乱,披散额前,魔帝道:“莫名,此为生死玄关,你若想活命,当紧守心神,运转玄功。”

    莫名闻听此言,咬牙强忍疼痛,两臂一张,双手结了一个法印,忽的凭空而立,心神中,仿佛同这水龙化为一体,龙首中的灵气不断从他的七窍中,涌入丹田,从他的每一寸肌肤间,化进骨肉。

    水龙的龙躯,不断缩小,可莫名的疼痛却是不断加剧,可他为了活命,却是在心神中不断默诵经文,运转功法,经脉中的灵气也是不断向着那堵滞垢冲击。

    许久过后,莫名只觉得那股壁障,似是薄了几分,不由得加紧用力,通的一声,似是重锤击打在战鼓之上,灵气破关而入,真个是如蛟龙破山,入海而去。

    莫名呼的一下吐出一口浊气,疼痛感觉,褪了两分。

    “莫名,切勿安心,抓紧时机,行脉破关。”仙帝提醒道。

    莫名这才急运玄功,顿时,疼痛感觉骤起,催心裂肺,他只得强行忍耐,好几次,他险些晕死过去,可他最终,还是忍了过去,连破九重死关,方是打通周身,灵气重新归于丹田中。

    龙躯从龙首开始,逐渐缩小,逐渐朦胧,他的身形,在空中,也是缓缓显现。

    此时,凤兮同那位老者也是早早的来到了泉边等候,凤兮紧盯住莫名,听着不住传来的莫名的凄厉惨叫,不由得目中含泪,心生怜惜。而那位老者则是抬头仰望着天穹上的那团厚积的云。

    层云不知何时,化为乌黑墨色,同时,道道紫雷闪耀,可却无声。

    莫名化尽了这一池的灵泉,披头散发,只着寸缕,立在了十丈空中,水龙消泯世间,他的身躯也是缓缓而落。

    莫名的身躯刚刚落在此时已经枯竭的泉中,只听得,苍穹中,忽有闷雷,晴空大作,响彻云霄。惊雷起,道道紫电如蛇信一般,从云中吞吐。

    雷声似敲响了上古的战鼓,荡在众人的心魂肺腑中,莫名的心神也是被这雷声,从所处的玄妙境界中退了出来,魔帝怪喝一声,道:“娘希匹的,难道是雷劫。”

    “莫名,快,运转功法,沟通灵气,恢复经脉,抵抗雷劫。”仙帝急道。

    莫名仰头望去,一道刺目的紫电令他单手遮住双眼,雷云中,一道粗壮的紫电张开吞天的巨兽,伴着一声振聋发聩的雷鸣,从天而落,霎时便至,莫名已经是来不及躲闪,更来不及运功恢复。

    “莫名!”凤兮泣声高喊,两行清泪,瞬间落下。

    孙大仙迈步想要直奔莫名而去,却被凤天翔单手拽住,他只得握紧肉拳,自喃道:“莫名,莫名。”

    李长贵心中暗喜,马腾却并不在意。

    紫雷落在莫名本就血肉模糊的幼小身躯上,莫名顿时一声惨叫,被紫雷击过,浑身颤抖,每一丝肌肤,每一块骨肉,顿觉麻痹,他再也控制不住这幅躯体,向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呼吸紧促,胸膛不住起伏。

    凤兮见莫名倒下,当下飞身而起,直扑莫名,可就在此时,雷云中,再起紫电,却比上一道还要粗壮几分,老人见状,一道紫气带,将凤兮卷了回来,她这才堪堪躲过。

    紫雷袭向莫名,却只见莫名本是血肉模糊的幼小躯体,此时,如被火过一般,变为一截黑炭。

    此时的莫名,早已痛的昏死了过去,他紧闭着眼睛,呼吸逐渐变得微弱。

    “我要死了吗?”莫名的心中仅剩最后的一丝意识,“魔帝,仙帝,我不能死,救救我。”莫名唤向二人。可这二人却不知道去了何处,并未应答。

    “我该怎么办?”莫名扪心自问,此时,已是第三道紫雷落下了他。他的骨头寸寸断裂,钻心的疼痛涌了上来。

    莫名在这痛苦的刺激下,反而恢复了一些清醒。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莫名心中自语。

    “莫名,修道人,对抗天劫,无论置身于何等田地,当能魂生不灭,抱残守缺,以雷粹体,浑然罡成。”魔帝道。

    “魔帝?你。”仙帝似乎有些疑惑。

    “莫名,运功,引雷粹体!”魔帝怪喝一声。

    莫名不断呢喃道:“魂生不灭,抱残守缺,以雷粹体,浑然罡成!”

    几息后,莫名的灵天之上,也是如天空上的变化一般,只不过是霎时而变,阴云翻滚,紫雷大作,魂海中,滔天的巨浪,翻滚涌动,仙帝一声怪喝,无奈道:“格老子的,老魔头,你说了些什么!”

    “娘希匹的,老子也不知道,老子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

    灵天魂海,雷蛇狂舞,海啸浪腾,“娘希匹的,孽障,别挡路!”灵天魂海中一团黑雾同一团光团不住躲避。

    天际,一声雷啸,第四道紫雷,赫然落下,威势更胜以往,那处灵泉池周遭的青石全被紫雷劈做两段,原本的池底,化作了一片焦土,池边众人,早已退出去足有百丈,除孙大仙三人外,俱是踏剑,身在空中,遥遥望去。

    第四道紫雷击落在莫名的残躯上,登时,莫名魂海中的紫雷也是狂暴无匹,魔帝和仙帝二人暗自叫苦,聚在一起,匆忙闪避。

    莫名咬牙,口诵魔帝所传经文,混天中的紫雷似是与天地间落下的紫雷有所共鸣,那股雷力并未散去,反而在莫名的躯体内到处肆虐,莫名顿觉痛苦难当,可他却虚弱的叫不出声。

    “魂生不灭,引雷粹体!”莫名暗喝,魂海中的紫雷,牵引着周身雷力,顺着各处经脉,运作周天,逐渐消融,似是散进了莫名的每一寸骨肉之中,却只见他,原本焦黑的血肉,渐渐地恢复了一些生机。

    山谷中,骤然风起,天地灵气,向着莫名狂涌而去,第五道紫雷旋即落下,可莫名似乎是恢复了些许气力,他强撑着,盘坐起来,手结法印,定然而坐。

    只见,第六道紫雷轰然而至,可他的血肉,却呈紫色晶莹,紫雷落在他的天灵盖上,可他却双眼一睁,紫眸中,雷霆闪耀,好似一个沐浴在雷海中的少年天尊。

    七道,八道,九道紫雷过后,天空中的那团黑云,似是耗尽了所有的气力,缓缓的,向八方翻腾,逐渐化去。

    莫名盘坐在池中,此时他虽然依然有些疼痛,可却在这疼痛中,极为享受,因为,他能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不断向他而来,那雷霆之力,也在他的血肉中,不断消融,同时,粹骨炼脉,阵阵酥痒,不住传来,他的身躯,也是不断恢复。

    雷云刚刚散去,凤兮便踏剑而来,而孙大仙也是不顾身体上的疼痛,向前跑去,马腾和李长贵两人伤势未好,便在原地等候。

    “莫名!”凤兮人未到,声先至,身后跟着仙门众人。

    众人飘落池边,凤兮迈步向着莫名,小心走去。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