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十九章 道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九章 道体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盘坐池底,周身的疼痛和麻痹感觉逐渐褪去,他只觉得丹田内似乎有一股气旋,顺着经脉,不断淌动,浑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他深吸一下,吐出一口浊气,顿觉十分舒畅,眼睛一睁,只见凤兮,急促而来。

    凤兮来到莫名眼前,见他无事,娥眉这才舒展,关切道:“莫名,你没事了?”

    莫名点头,站起身来,心中暗问:“魔帝,仙帝,我这是?”

    魔帝尴尬一笑,道:“娘希匹的,小子,天不弃你,一介凡体,竟能有如此福缘!”

    莫名一蹙眉,凤兮牵住莫名,一带,飞身上池。

    二人刚刚落下,只听得远处一阵怪嚎,道:“莫名,莫名。”

    莫名寻音看去,小胖子孙大仙甩着略微瘪下去三寸的白花花的肚子,小跑而来,跑到众人身前,已是气喘吁吁。

    可这小胖子心系莫名安危,顾不得调整气息,便一把将莫名拽到跟前,小眼睛上下打量一番,见他无碍,这才拦腰将他抱起,转了一圈,旋即放下,喜笑道:“太好了,太好了。”

    紫气剑宗宗主凤天翔咳嗽一声,孙大仙这才退在一旁。

    执法堂堂主高天元面色肃穆,暗含心事,伸手一抓,莫名的幼小身躯向他而去,他粗壮的两手狠狠的抓住了莫名的两肩,莫名吃痛下,却只觉得一股阴冷气息,顺着两肩而入,使得他叫不出声。

    几息过后,阴冷灵气退去,高天元这才将莫名放下,对凤天翔道:“宗主,这莫名也不知修得什么功法,练气时,竟破坏了我宗门宝地,还请宗主将这顽童交予本堂处置,师弟我定能让他全盘交代。”

    “师叔,你说的是什么话,天下灵地,本就是有缘人得之,莫名既然能在这灵泉练气,说不定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道体,宗门理应悉心培养才是。”凤兮叱道。

    “凤兮,你年纪还小,懂得什么!”高天元道,“还请宗主答应。”

    凤天翔闻听此言,当下心中便是明白,这高天元恐怕是惦记上了莫名练气时所用的功法,想要据为己有,师弟的这点心思,他又如何不知,旋即,他便凝重的问向高天元,道:“师弟,这莫名成了吗?”

    高天元点头,道:“已是练气成功的道体。”

    莫名心中十分惊异,未曾想,魔帝和仙帝所授的几句道经,在这灵泉的相助下,竟真能将他这一介凡体,化凡为道,成就练气修为。

    凤天翔并未理会高天元,而是问向莫名,沉声道:“莫名,你给本宗说说,你在灵池内,是如何练气成功的。”

    一旁的凤兮看向老人,也就是上代宗主,她的爷爷凤鸣,可凤鸣却背手而立,并未阻止。她也只得是在一旁皱眉屏息,听这莫名如何回答。

    “格老子的,莫名,不得胡说,不要将经文的事说出,否则,你命不保!”仙帝道。

    莫名未曾料到,几句经文,竟然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心生定计,不能如实相告,可他一时半会儿却想不出如何瞒过,只能是心中暗急,额头上渗出点点汗水。

    “说!你是怎么练气的!”高天元吼道。

    凤兮心中本就着急,见高天元此番吹胡子瞪眼的模样,顿觉心中不悦,一股少姑奶奶的刁蛮野劲,登时而发,娥眉一挑,樱唇一努,两手一插柳腰,对着高天元便是,一声断喝,道:“高矬子,你吼什么吼,没见小莫名只是个孩子吗!怪不得你们这几个人,一个个的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到现在还娶不到一个老婆,就你这臭脾气,不管哪家的女子,就算死,也不会跟你!”

    高天元黑脸一红,可对这仙门中的唯一一颗明珠,却是毫无办法,只得两手一摊,无奈道:“宗主,师父,这。”

    一旁的药堂堂主,面带微笑,他倒是乐得见自己的这位三师兄出丑。这三师兄,在几位堂主中,除却应天长外,便是实力最高,如今更是身兼道堂堂主,平日里,没少从这郭永达手中白拿好处,不过,能让他失了颜面的,除了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凤兮,便再无他人了。

    “莫名,到爷爷这里来。”灰衣长剑的老宗主道。

    莫名看去,却见这老人同他初来宗门时,广场上的那位撞钟老人身形有九分相像,八成就是他了,可他听众人对老人的称呼,便已经知道这老人身份,因此不敢怠慢,忙迈步来到老人身前,仰头唤道:“爷爷。”

    老人摸了摸莫名的头,浑浊的老眼中似乎是放出两道精光,旋即问道:“莫名,你刚才在灵泉中用的是什么功法,可否告诉爷爷?”

    凤鸣虽然看起来慈眉善目,可问莫名的话,却不带一丝委婉。

    莫名转眼思索了一番,随后搪塞道:“爷爷,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吃了一粒丹药,进入池水后,我就按平日里姑姑交给我的方法做了。”

    “丹药?”高天元迈步上前,道:“什么丹药?从何而来?”

    “是练气丹,俺给他的。”孙大仙道。

    众人皆是看向孙大仙,孙大仙毕竟是个孩子,就这样被人火辣辣的盯着,不由得低下了头。

    “父亲。”宗主凤天翔道:“此事?”

    老宗主凤鸣思虑一番,见莫名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心中便不再怀疑,旋即一摆手,道:“走吧!从新为这孩子测一下体质!”凤兮听言,将莫名拉在了身后。

    老宗主凤鸣看了一眼此时已经枯竭的灵泉,叹了一声。一声清亮的剑鸣,极为动听,老人身后长剑出鞘,旋即,他率先踏剑腾空,众人也是各自取出大小不一的各色宝剑,在老宗主身后相随。孙大仙自然是由宗主携带,而莫名则站在凤兮剑上。两位堂主,各自接上了弟子。

    未过多时,众人穿过两道山岭,身形落在了测试堂外。药堂堂主郭永达对莫名的事,倒不上心,道别之后,带着宝贝弟子李长贵离开了,高天元也是命马腾自行离开。

    此时的测试堂长老韩东,端坐在太师椅上,身旁两个十七八岁上下的灰衣弟子,揉肩捶腿伺候着,好不自在。

    高天元率先进殿,见自己的这位师弟这般模样,便沉沉的咳嗽了一声,韩东见状,急忙是笑脸相迎,门外众人随后而入,韩东各自施礼见过。

    “韩师弟,你还记得这位小童吗?”凤天翔道。

    韩东打量一番莫名,不屑道:“当然记得,一个废体而已。”

    “他练气成功了!”高天元冷声道。

    “啊?”韩东惊咦一声,张大的嘴巴,似乎能塞下一枚鹅蛋。

    “走!”老宗主道,不怒自威,似乎是心有不满。

    韩东见状,自然是不敢怠慢,慌忙引着众人来到了地下测试场。

    中途众人并未多言,只是等着韩东从府库中取出测灵石。

    未过多久,测灵石取出,莫名在众人的火热眼神注视下,将小手伸向了那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莫名,不要运转功法。”凤天翔道。

    莫名点头,却只见,莫名的小手刚刚碰到那块石头,那块石头,便眨眼而裂,在韩东的手中破碎开来,碎开之后,韩东轻轻一攥,竟化为灰尘,从他掌中的缝隙流出。

    “师尊,这还不是个废体吗!”韩东笑道,两手拍了一拍手中石灰,“师兄,他能练气,你们是在取笑我呢吧!”

    “放肆!”老宗主凤鸣怒声喝道。“你知道什么,身为测试堂堂主,竟然连什么是道体都不知道,怪不得这些年你的修为,丝毫未进。”

    韩东虽然心中不满,可自己的师尊说的倒也是没错,他哪敢反驳,只得是低下了头,闷声不再言语,其实,这韩东资质倒也不差,入门时,也是和执法堂堂主一样,是个中等资质,只不过他生性懒惰,这才被众人落下,成了七位弟子中的微末。

    “莫名,你可愿入我宗门修仙?”老宗主蹲下了身子,一双浊眼直勾勾的盯着莫名,神色语气虽然柔和,可却并不能掩盖眼神深处的那一抹灼热。

    莫名登时一怔,心中暗自盘算,“这几日来,那李长贵处处刁难我,我何不答应于他。”不过,想到此处,他却又转念一想,“我能练气,是魔帝和仙帝相助于我,听他们说来,我好像还是不能修炼,况且,一次修炼差点就让我身死,我何不拜入姑姑门下,同她学些丹术,即使将来宗门发现我不能修仙,我也能够有个安身立命的本领。”想到此处,他便不再犹豫,道:“爷爷,我可不可以跟姑姑和彩蝶在一起啊?”

    老宗主微微一笑,道:“爷爷答应你。”旋即,站起了身,老手牵起莫名,迈步走出。

    几息过后,测试堂长老韩东将众人送出测试堂,临走时,高天元狠狠的刮了一眼韩东,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待众人离开后,韩东这才一甩道袍,跳将起来,手指着众人离开的方向,便是一阵怒骂,怒骂过后,似是余怒未消,向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这才满意。

    一个弟子见师父消了气,这才嬉皮笑脸走上前来,三言两语,溜须拍马,这才哄得师父高兴,而另一位弟子,则是从中捧出了一杯茶,奉在了韩东面前,韩东自然十分受用。

    在他享受时,老宗主凤鸣早已将众人安排妥当,高天元本想继续追问莫名筑基的事,可凤天翔却将他拦了下来,宗主之命,他不得不从,无奈下,只得离开。

    老宗主凤鸣携着莫名同凤兮前往了仙门药谷,未过多时,三人落在药谷庭院。

    此时的凤瑶正在竹楼中炼制仙药,而彩蝶则是在一旁多少相助,三人迈步走进,见凤瑶正在炼丹,并未打扰,等了许久,仙丹炼成,凤瑶这才见过父亲,并询问来意,老宗主相告,凤瑶顿时讶异,并心中大喜,那夜,她夜探莫名神魂,自然深知,莫名神魂异样,只是觉得他是一介凡体,不能承继衣钵,如今这莫名练气成道,又得知他想要拜她为师,她自然是赶忙答应。

    彩蝶也是为莫名感到高兴,俏脸喜上眉梢,为他端上了一杯香茗,可莫名却不知门中礼数,呆呆站在一旁。

    “莫名,还不拜谢姑姑,以后,她就是你的师尊了。”凤兮道。

    莫名这才领会,撩起短衫,双膝跪在了地上,扣过头后,接过了彩蝶手中香茶,奉在了道姑凤瑶的面前。

    凤瑶端坐椅上,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旋即放下,站起身来,将莫名搀起,从此以后,这莫名便算是她门下弟子了。

    老宗主满意的点了点头,凤瑶将老宗主送出竹楼,可凤鸣却并未就此离去,而是命凤瑶在他身后相随。

    父女二人,御剑腾空,落在了一处北依药谷的矮丘,凤鸣这才将莫名筑基时的异象告知凤瑶,并悉心叮嘱,命凤瑶记得好生照看莫名,并探听他是否修炼有其他高深功法。

    凤瑶答应过后,这才在老宗主的目送下,踏剑离开。

    “莫名,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够修炼。”凤兮十分欣喜。

    “姐姐,那又怎样!”莫名道。

    “莫名,怎么了?”彩蝶道,语气中,似是带有些许失落。

    “姐姐,修道是为了什么?”莫名问向凤兮。

    “当年是为了长生!”凤兮道。

    “可修道真的能够长生吗?”莫名道。

    “这?”凤兮显然不知。

    “姐姐,你见过有人长生吗?”莫名再次相问。

    凤兮沉默不语。

    “姐姐,修道修道,到头来,也不过是黄土一堆,想那刘永强小小年纪,便身死在了这所谓的修道上,姐姐,你不觉得惋惜吗?”莫名蹙眉道。

    凤兮心中一阵惊愕,暗想,“这莫名从一介凡体,蜕化到了筑基道体,理应高兴才是,但是,他小小年纪,怎么说出这番道理。”可她却不知作何回答,只得搪塞道:“那是他的选择。”

    “那是他的选择,是了,人各有志,那我便选择,长伴绿水青山,做一个弄花的墨客,采撷的文人。”莫名负手而立,两眼却深深地看向了彩蝶。

    凤兮和彩蝶闻听此言,皆是错愕,二目圆睁,盯着莫名。

    他们却又哪里知道,莫名两世为人,两世流离,如今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他却不想早早的身死,且不说他是否贪生怕死,单是这一方安定天地,这几许情深意重,他便已经是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满意足了。

    “娘希匹的,书生气短!”灵天魂海内,魔帝一声怪喝。

    “格老子的,老魔头,真是一段孽缘!”仙帝道。

    “姐姐,我和你说笑呢。”莫名苦笑道。

    “好你个莫名,看我不打你!”凤兮听完此话,这才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抬起手掌,作势便打。

    莫名却是紧跑两步,嬉笑着跑出了竹楼,小彩蝶在身后追了过去,凤瑶恰好在庭院上方,飘然而立,不由得面露笑容。

    凤兮走出竹楼,见姑姑回来,便施礼告辞,临别时,却向姑姑说了一事,这才御剑离开。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