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二十章 入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章 入门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恭喜你。”

    小彩蝶蹲坐在田阶,手拿一支枯草,挑弄着地上的一只碧绿色的蛐蛐。

    莫名负手立在她的身后,望着远处的红霞,不知在想些什么,对于彩蝶的话,许是没听到耳中,因此并未理睬。

    彩蝶愣了一下,这才扭过头来,看了莫名一眼,见他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才站起了身,一插柳腰,叱道:“莫名!”

    莫名一怔,这才回过了神。

    “莫名,你在想什么呢?你能修道了,难道你不开心吗?”彩蝶问道。

    莫名摇了摇头,并未回答,见天色已是黄昏时分,这才道:“彩蝶,我们回去吧!”

    说罢,他不自觉的牵住了彩蝶的小手,彩蝶乖巧的跟在莫名身后,不多时,便回到了药谷竹苑。

    凤瑶正在侍弄刚刚破土的灵药,彩蝶挣开莫名的手,向凤瑶小跑而去,凤瑶将彩蝶抱进怀中,同时对着莫名微微一笑。

    莫名来到彩蝶身前,道:“姑姑。”

    凤瑶点了点头,道:“莫名,你明早记得去仙门一趟。”

    “送药吗?”莫名询问道。

    凤瑶回到:“不是,你去了,凤兮自会安排。”

    莫名点头应允,只听咕咕几声,却是他的肚子作响,彩蝶噗嗤一笑,戏谑道:“我们的小仙人也会饿啊!”

    莫名不好意思的揉了一揉。

    就在此时,传来了一阵爽朗的中年男子的笑声,那位药仆的管事人手提一个红木食盒迈步向三人走来,同时道:“小莫名,小彩蝶,饿了吧!叔叔给你们送饭来喽。”

    莫名转头看去,忙道:“刘叔叔,又辛苦你了。”

    刘管事摸了摸莫名的头,道:“臭小子,赶紧吃吧。”

    莫名急忙接过食盒,刘管事这才向凤瑶躬身施礼,凤瑶点头,他这才退出竹苑。

    凤瑶牵着彩蝶前去竹楼,莫名手提食盒在身后相随,三人在楼中用过晚饭,彩蝶耍了一番赖皮,便去同凤瑶睡了,而莫名自然是回到了他的住屋。

    他双手抱头,仰面而卧,不知为何,又想起了前世曾经的她。

    她怎样了?他心中默念,人说,越是苦思不得就越是让人牵挂,越是轻而易举得到的就越是不懂珍惜。离别过后,思念总是如楔在心头的针,越是想要拔出,就越是陷入阵痛。

    她来了,从月光下,踏雪而来,凭空浮现在了莫名的眼前。莫名的眼睛纹丝不动,不敢有一刻迷离。他看着她,心中虽然清楚,眼前的不过是心中臆想,片刻回忆,可他却深深地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想要看破一个宇宙,看穿一万光年。

    “我为何想你,不知,我为何爱你,不解,如果需要一个足以定下一生的理由,可能是因为眼睛。”

    微风吹过,竹屋的窗棂开了一条缝隙,从外飞进了一只湛蓝色的蝴蝶,和那只巨蝶一般模样,可却不大,闪烁着光翼,落在了莫名的额头上,风吹过,伊人如烟云散尽,繁花却不知为谁而落,他与她所隔着的,又岂止是过往的江河。

    莫名伸手向着额头轻轻一抚,蓝蝶抖身而起,院中的凤瑶,玉立门外。

    莫名并未察觉,他闭上了眼睛,再不想过往是非,可他却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只得坐了起来,定坐安然,运转功法,想要宁神。

    凤瑶在门外悄然而立,并未如往日般惊扰莫名,而是双手结印,静静地感悟着天地灵气的丝丝变化。

    可莫名在运转功法时,却并未如他在灵泉中时,灵气如惊涛骇浪般,肆虐而起,反而,他再无任何感觉,天地没有任何变化,只有体内灵气,不住的沿着经脉,进行周天循环。

    凤瑶体悟多时,心中暗自生疑,“这莫名能够炼气,莫非真的是因为他是道体,须知,我给他的不过是寻常的锻体之法。”

    想到此处,她心中暗下定计,“也罢,日后传法时,我问问他,也就罢了。”她便转身,想要离去,可她不经意下,却瞥见远处重山上的苍穹,不知为何,起了一片火红,亮透了夜空。她从腰间锦囊一抹,短剑浮在掌中,旋即,轻轻一拍,剑出鞘,顺势而长,她踏剑凌空,玉立月下,极目向那片火红看去,看了两眼,摇头微微一笑,这才回到了竹楼闺阁。

    那片火红,在这漫天的星空下,极为乍眼,火红下,是一处在重峰间并不高的一处青山,青山上,极为平整,似被刀削过一般,姑且称作一处山台。

    山台上,有四根两人怀抱粗细,高有数丈的石柱,立在了四角,石柱上,顶着石盆,盆中,燃着焰火。

    柱下,是四个身穿灰衣比甲,盘膝禅坐的年轻汉子,柱子正中,是一处三级石台,石台上,有一尊黝黑色的四足方鼎。鼎下,紫色烈焰,滚滚翻腾,鼎边,一位精瘦的三十余岁的红衣男子,背负双手,不住踱步,并不时飞身而起,向鼎内探看。

    一个时辰过去了,鼎内毫无动静,而柱下的四人额头上,却是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沿着被火光映衬得通红脸颊,直直而下,可这四人,却依然是手捏掌印,文丝未动,只是未过多久,鼎下火焰便抖了一抖,弱了一分。

    夜近三更,四个汉子盘坐的身形皆是不稳,这虎背熊腰的身躯,开始不住的颤抖,四人眉头紧皱,脸上汗如雨下,灰衣早已湿透,臂膀上的青筋绷起,显然是有所不支。

    “师父,”其中一人唤道,话刚落,他便倒了下去,台上的人,正在飞身向鼎内观瞧,听到此话,匆忙转头,而其余三人也是支撑不住了,栽了两载,晃了两晃,随时可能倒下。

    台上的精瘦男子掠到了刚才唤他的人的身前,从腰间束带下,斜挂的一个碧绿色的兜囊中,轻轻一探,掌中便出现了一个不大的碧绿色葫芦,拔下塞子,从中倒出了一粒丹丸,那汉子伸手接过,吞在了腹中,这才稳住身形,闭目凝神,恢复灵力。

    其余三人也是将倒,红衣男子将丹药分别喂下后,这才看向了石台,鼎下的焰火,此时已经是极为微弱,仿佛一阵山风拂过,它便会熄灭。

    见到此状,红衣男子双手即刻盘膝,随地而坐,双手不住结印,他结印时,山风骤起,吹得红衣猎猎,“噗”的一声,紫色光焰,霎时升腾,仿佛要将上方的鼎,吞没其中。

    那四人恢复许久,这才睁开双目,互相对视一眼,站起了身,动了动浑身筋骨,随后站在了红衣男子的身后。

    “师父,这鼎中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宝贝,我们都炼了这么久了,可还是没有将它化掉。”

    红衣男子不知为什么,听到这话,顿时火冒三丈,站起了身,喘着粗气,对四人吼道:“看什么看,还不给我回去!看你们四个,五大三粗,关键时刻,怎么这么不中用,灵力恢复了,还不给我继续。”

    四人见男子这般模样,自然是不敢怠慢,喏了一声,低头悻悻而去,各自回到了原地,双手结印,运转功法,将灵气向着鼎下的紫火贯去。

    “妈的!”红衣男子命手下的四个弟子替代了他,看着石台上的方鼎,胸中似乎憋有一股恶气,不由得骂了一声。骂完过后,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上那一处凸起的肉包,轻轻一碰,顿觉生疼,不由得呲牙吸了一口冷气。

    鼎下的紫焰在四人的控制下,却是比刚才弱了两分,红衣男子霎时恼怒,飞身而起,落在了石台上,对四人喝道:“妈的,你们就这点出息,怪不得别的堂的人都说你们是不学无术,告诉你,今晚要是炼不化他,老子就把你们四个给废了!”

    那四人听到此话,心中暗自叫苦,可手中却不敢有丝毫怠慢。

    初升的朝阳缓缓透过了东山峻岭上的云霞,凤瑶在门外的几声扣门唤醒了沉睡中的莫名。

    莫名揉了揉将醒未醒的眼睛,起身理了理衣衫,随后推开房门。唤道:“姑姑。”

    凤瑶点了点头,道:“莫名,你该前往宗门了。”

    莫名嗯的答应,凤瑶伸手一招,巨虎从西厢的竹屋上,弓起屁股,伸了一个懒腰,旋即跃下。迈步来到凤瑶身侧,蹭了一蹭。

    凤瑶抚了抚巨虎的额头,便回到了竹阁,而莫名则是骑着巨虎离开了药谷,前往仙门。

    不足半个时辰,莫名便来到了宗门广场,四处看去,却只见广场上空空荡荡,并无一人。

    “你来了。”

    不知何时,老宗主凤翔站在了莫名身后。

    莫名扭头看了一眼,老宗主对他微微一笑,旋即牵住他的手腕,点地一跃,携着莫名来带了广场的正中方台,落在了钟前。

    老人一抚青铜包裹的撞木,钟声霎时荡漾,打破天地静谧,大殿缭绕的云雾,也似被钟声掀起层层波澜。

    一声,两声,声声震在耳畔,催在心头。

    正中大殿,凤天翔匆忙而出,身后道堂堂主高天元相随,药堂堂主郭永达此时正在药堂处理事务,闻听钟声,也是急忙起身,身旁一位年约二十的弟子招呼众人,随他走出。

    钟声徐徐,彻响山谷,宗门内的各处弟子,向着广场不断聚集,不多时,便各自站立在了钟台四周。

    老宗主不再撞钟,钟声也是渐渐停住,凤天翔同高天元、郭永达、韩东等四人先后迈步走上石阶,施礼过后,侧立两厢。

    “让你们的弟子上台吧!”老宗主道。

    凤天翔看了一眼高天元,高天元这才对着台下道:“新晋弟子上台!”

    孙大仙这才挤过众人,眯着小眼,咧着大嘴,迈步走上石阶。凤天翔曾对他说过,筑成道基,便是宗门正式弟子了,此时的他,自然是不亦乐乎。

    李长贵和马腾紧随其后,走上了钟台,各自拜过师尊。

    凤天翔这才朗声道:“诸位弟子,台上这四位孩子,是我宗门新晋弟子,日后,也就是你们的小师弟,他们年纪尚小,你们要记得多多关照。”

    高天元随后道:“紫气剑宗三代弟子孙大仙、莫名、马腾、李长贵,恭听门规。”

    说罢,紫气剑宗弟子皆是席地而坐,手结定印,而莫名四人,则是并排站立台上,恭听聆训。

    一众弟子,齐声诵道:“一戒:背叛师门;二戒:欺师灭长;三戒:手足争斗;四戒:私传功法;五戒:滥杀无辜;六戒:贪图美色;……”,莫名心中默记,宗门条令,共计十六条。

    诵完之后,凤天翔这才向台下一招手。凤兮上台,手捧一个红木托盘,盘中是四枚紫色铜牌,上台之后,她不经意间瞥了莫名一眼,并对他浅浅一笑。

    凤天翔拿下铜牌,向着莫名四人道:“这是宗门令牌,记得好好保管,从今日起,你们四人便是紫气剑宗的弟子了,记住,谨守门规,好生修炼,日后也好光大我紫气剑宗,至于功法剑诀等,你们的师尊自然会传授于你们。”说完之后,将令牌分别向四人赐下。

    孙大仙三人接过令牌,手捧在掌中,上下仔细观赏一番,面带欣喜,十分喜爱,这才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中。莫名手拿令牌,却是轻叹一声,夹在了腰间丝绦。

    “天翔,让这四人取剑吧!”老宗主道,说罢,他便迈步走下了石阶,向着正中大殿而去,迟暮的背影,带有一丝落寞。

    凤天翔道:“紫气剑宗,气为根,剑为本,我们的功法皆是以剑为道。日后你们的师尊自会教导,凤兮,你带着他们前去宝器堂取剑吧!”

    凤兮向着凤天翔盈盈一礼,算是答应,旋即牵过莫名,向台下而去,孙大仙三人在身后跟随。四人走后,凤天翔挥了挥手,门下弟子这才各自散去。

    高天元却道:“道堂同执法堂弟子留下,掌门有令,今日在天池演练功法,老宗主要亲自观摩。”

    ”又没我们的事儿呗!“韩东手下的那位尖嘴猴腮的谄媚弟子道。

    韩东在他身后,向着他的后脑勺用力一拍,那男子痛叫一声,回头刚要骂娘,话到嘴边,见是韩东,急忙咽了下去,“师父,你看。”

    韩东冷哼一声道,“谁让你们几个不争气的!”

    那人咧嘴一笑,测试堂的几个弟子呼啦一下围了上来,你一眼我一语,却是想要让韩东从宗主那里讨几个天池修炼的名额。

    韩东摇了摇头,并未理会众人,独自迈步向着宗门外走去,测试堂弟子互相对视一番,并未跟上。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