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二十五章 花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五章 花开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中秋,十四,月未圆,天色有些阴沉,可惨淡的云障却遮掩不住皎洁的月色。

    汉地西南,黑岭险峰,魔云宗便深藏其中。

    重重险峰中,离月最近的,是山巅的一座六角小亭。

    巨石堆砌成一座高高的石台,因此,烟云里的亭子显得很高,张着的亭檐,好似一只揽月的手。

    亭下,是一处院子,山巅上的院子。

    院子不大,只有一处红阁,三两小筑。最显眼的,是正中的一潭清池。

    月影,映在了池的正中,一朵硕大的花蕾,从中透过。俊拔,挺秀。山风掠过,它微微晃动,更显得它是如此的俊俏婀娜。

    长空上,雁鸣凄厉,宿鸟归飞,却不知,何处是归程。

    暝色下,有一人,空空伫立,独自亭上愁。

    她是刘瑛,她在亭中,已站了许久。从日出,到暮落,直到此时,已是近深夜了。

    她的容貌一丝一毫未变,她的心也未曾变过。

    她在这里,不止站了一日,她已站了十年。

    她在望着,望着每夜的月,望着它圆。

    她在守着,守着池中的花,守着它开。

    月圆了,花开了,他就要来了。

    他会来吗?

    他一定会来,他死都要来。

    他也等了十年了。

    应天长坐在山上,取下了腰间的酒,喝了一口,他要走了,去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一个月的时间,已让他变得不同,应该是十年的时间,他有了足够的信心,去带回心念的人。

    他脚踏重剑,落在了药谷的竹楼外,他就这么站着,他知道,屋中的人已经知道他来了,因为,屋中的日光珠亮了。

    门开了,走出来的,却是彩蝶。

    她不愿见他,她怎么会愿见他。她怎么眼看着心爱的人离开,更何况,他的离开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爱一个,会流泪,恨一个人,也会流泪吗?

    她在房间里啜泣,她不知,这泪水,是爱是恨。她只知道,她的心很痛,女人心痛时,除了流泪,还能怎样呢。

    彩蝶手捧着叠的整齐的锦绣红袍,来到了应天长面前。

    应天长叹息一声,她终究没有选择见他。

    “叔叔,姑姑说了,她不想见你。”彩蝶道。

    应天长点了点头。

    “姑姑还说,这件披风,是给你的,去见她,没有红装怎么行呢?”彩蝶又道。

    这件披风,她缝制了十年,一针一线,仿佛能将自己全部的思念刺进锦绣缎子中。她绣的很小心,甚至不允许一滴泪水落在上面,留在上面的,只有不下心刺破手指时的滴滴血水。

    应天长伸手接过,他不能拒绝,他不忍拒绝,他已经拒绝了她的一切,可唯独这件披风,他必须收下。

    这是祝福,这是属于她赠予他的祝福。

    他披在了身上。

    琴声,送别的琴声,凄切的琴声,是秋月下的悲歌。

    她抚着琴,她知道他走了,他一定会走的,从她的生命里渐行渐远,这一生,都不会再有交集。

    应天长走了,他心很急,哀婉的琴声在他听来是催魂的曲,他不能在听,他愿这一生都不会再听。

    他取下重剑,一踏,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莫名从屋中走出,他醒了,被琴声吵醒了,可他刚出来,琴声便停住了。抚琴的人,累了。

    她走了下来,并没有拭去眼角的泪。

    她走到了院中,笑了,疯狂的笑了。

    彩蝶怕了,因为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姑姑。她想要上前安慰,却被莫名拉住了手腕,莫名攥的很紧,她挣脱不开。她恶狠狠地盯向莫名,可莫名却示意她不要说话。

    失去爱情的滋味不好受,可她,足足承受了十年,这感觉,莫名知道。

    她突然止住了笑声,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否则她不会笑的嫣然,甜蜜,幸福。

    她想到了往昔。她的眼中,只有那道身影,那道从小就在自己心中深深烙下,永远挥之不去的身影。可她的心中,刹那,便空了。

    十年间,她有过希望,这希望,是燃在她心中从不曾熄灭的烛火。可就在此刻,这团烛火,熄灭了。

    她两眼无神,却不经意间瞥见了院中一池的不死草。她取出了剑,想要挥剑斩尽,可犹豫了下,终是没有下得去手。

    她御剑走了,只留下彩蝶和莫名怔怔的立在原地。

    凤瑶御着长剑,来到了瀑布深池旁的青藤秋千,她坐了上去,同儿时一样,她已经十年不曾来过了,或许他,十年也不曾来过了。

    她听着奔流的水声,手中聚起一团紫气,向着深潭中的青石打去,迷离的眼中,再次浮现出那道身影。

    他赤着缚,身体虽然并未发育成熟,可却十分精壮,黝黑的皮肤在月下泛着光芒。

    她保存了下来,她将他的模样永远的保存了下来,怕有一天她会忘记他。

    她托着腮,痴痴地望着。

    有人,也在痴痴地望着她,在她的身后,望着她的背影。

    花快要开了,刘瑛迈步从望月亭上沿着石阶走了下来。

    亭下,一位梳着高髫,模样俊俏,年约十八的侍女在等待着。

    “思君,”刘瑛唤了一声。

    “小姐。”思君应道。

    “我们走吧。”刘瑛道。

    二人借着月色,沿着青色圆润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走向了红阁。

    红阁亮了,刘瑛坐在了月牙床上,深深地望着阁墙上挂着的那幅画。

    那是她画的,挺拔的英姿,背负重剑,伫立山巅,身后悬着一轮明月。画的左角下,有两行娟秀的小字,“自从君去后,无心恋别人。”

    画中的人是应天长,她也怕忘记,所以她才会画下他的模样。梦醒时,便看一看他,思念时,便摸一摸他。她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与了他,她的身体,她的尊严,包括她的生命,都属于了他。而她现在能做的,唯有等待,安心的等待。

    她施展功法,从腰间的锦绣囊中,轻轻地落下了一个紫檀色的柜子,屋中,顿时充满了木的清香。

    柜子开了,各色璀璨的珠光,闪耀,刺目。

    她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

    是一顶七彩的的凤冠,是母亲留下的,是出嫁时,要戴的。凤冠下,是琉璃霓红裳。

    出嫁的女人,该是世间最美的。

    “思君,”刘瑛坐在了梳妆台前。

    思君喏的一声答应。

    “为我梳妆。”刘瑛道,随后,她取下了盘发的簪子。

    她头戴凤冠,身着霓裳来到了院子中清池旁。硕大的花蕾,不仅吐露着诱人的芬芳,还有着七彩的光芒。

    一束月光,从九天上落下,照射在了花蕾上。

    思君长大了小嘴,呆呆地望着。

    花期到了,这世间唯一的情花,要在这时候盛放。

    七朵七彩的花瓣,张合着,任山风吹过,挺直的茎干却令它动也不动。

    月光落下,花开了,它霎时间绽放,七彩的光芒闪耀着,在它上方,出现了七彩的虹桥。

    花茎上的叶子瞬间枯萎,花茎断了,硕大的情花浮了起来,随后慢慢收起了光彩。

    它飞向了刘瑛,划出一道美丽的七彩流虹。

    它围绕着刘瑛,舞动着,跳跃着,盘旋着,刘瑛随着这朵七彩的情花,在院中翩翩起舞,轻灵的舞姿,悦耳的笑声。她知道,花开了,他要来了,天不负,十年的祈盼。

    许久,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累了,她停了下了,七彩的情花,浮在了她的面前。

    她看着它,竟然觉得它好像有生命一般,她试着伸出了两手。

    花缓缓落下,落在了她的掌中,漂浮着。她闻了一闻,是深沉的花香,是爱的味道。她捧着花,走向了望月亭。

    应天长在路上了,他的心很急,甚至没有注意刚出宗门便随即而来的一道紫色剑气。

    他躲得过,可他却没有躲,他用他的肉体接了下来,顿时,他便倒在了地上。

    他刚倒下,一只脚便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胸膛上,泛着寒芒的剑尖抵在了他的咽喉。他的嘴角趟出了血。

    “大师兄。”应天长道,他低下了头。

    “你抬起头!”凤天翔怒声喝道。

    他没脸见他,他觉得自己的一生都会亏欠着凤家,可他没得选择,这就是世间的情,只有彼此亏欠,才知道什么是珍贵。

    “你看着我,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凤天翔用剑挑着应天长的下巴,甚至刺进了他的血肉中。可他依旧没有抬头。

    “能不去吗?”凤天翔冷冷问道。

    应天长摇了摇头。

    “那好,站起来,用你的剑,要么,跟我回去。要么,踏着我的尸体走出宗门!”凤天翔说完,撤回了手中的剑,背对着他。

    应天长站了起来,恳求道:“师兄,你就让我去吧!”

    “师弟!应天长!”凤天翔将多年的积愤爆发在了这两声断喝中。他转过身,眼中泛起了泪水,凝噎道:“师弟,你我一同长大,你的脾气,我也知道,这次就算师兄求你了,留下来吧,你也知道,我妹妹她对你的心,从未变过。”

    应天长摇了摇头,道:“师兄,她在等我了。”

    简单的一句,似透骨的冰锥刺在了他的心眼里。

    唰的一下,他的剑刺在了应天长的胸膛,没入三寸,鲜血沿着剑槽淌了下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否则,我一剑刺进你的心里,挖出来看看它是什么模样!”凤天翔冷声道。

    “让他走吧!”一位老者,从凤天翔的身后,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

    应天长缓缓地跪下,强止住,男儿的泪水。

    他哽咽道:“师父。”

    其实老宗主凤鸣一直在暗中看着,他来这里,并不是想要阻止应天长,只是想单纯的嘱托他。他毕竟老了,从小看着他的这几个弟子长大,在他心中,应天长几人与他的孩子并无区别。他心中虽然清楚,自己的女儿倾心应天长,可他却也知道,感情的事,无法勉强。因此,这十余年间,他从未逼迫。可他也时常后悔,当初为什么不早些将两人的亲事定了。见到这个情景,他知道,这已是注定的了。

    老宗主走到凤天翔身旁,伸手攥住了他握剑的手腕,道:“放下吧。”

    “父亲,他。”凤天翔埋怨道。

    老宗主并未说话,只是用老眼温柔地看着他。凤天翔放下了手中的剑,叹了一声,背过了身。

    老宗主看着此时跪在地上的应天长,不由得心中百感交集。

    他走上前,两手搀扶着应天长,柔声道:“孩子,起来吧。”

    应天长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他老了,他虽然是修道者,可修为未到,又无天材地宝,驻颜术法,因此,他也是经受不住岁月的侵蚀。

    老人扶着他站了起来,应天长随后唤了一声,“师父。”

    “孩子,”老宗主拍了拍他的臂膀,“你去吧,不过你要答应为师,要回来,哪怕你把她带回来,为师也不怪罪你,这里,是你的家啊!”

    应天长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说不出话。他是一个倔强到骨子里的男人,也是一个不善言辞,不通世故的男人。对于他来说,所有的情感都可以深深埋在心中,因此,他只是沉默以对。

    应天长握拳直指苍天,重剑掠向了苍穹,呼啸的风扬起了大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

    寒月如玉,冷风如刀。

    他终于,奔向了她。

    可他呢?

    他只能在背后看着她,一如既往,未曾变过。

    韩东穿了一身的黑袍,头戴一顶黑色的斗篷,或许这能帮助他在黑夜里更好的隐藏,他看着凤瑶,未过多久,他便匆匆转身走了,几个闪烁,消失在了林中。

    “师父,师父。”两位测试堂的弟子,在深夜猛烈地拍打着韩东的房门,行色慌张。

    从屋内传来了几声重重的咳嗽,随后,门开了一道缝隙,韩东手拿日光珠将头探了出来,他的面色暗黄,看着有些疲惫。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晚又来打扰为师,你们难道不知道为师被伤了经脉了吗!”韩东呵斥道。

    其中一人,略微平复了一下,随后道:“师父,刘凌他,他也失踪了!”

    “什么!”韩东刚刚说完,就重重的咳嗽起来,一口恶血,喷在了地上,测试堂的两位弟子见状,赶忙搀扶。

    “快!快带我去看!”韩东吼道。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