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二十六章 赴约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六章 赴约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两位弟子这才扶着韩东走出了测试堂。堂外,测试堂的所有弟子,共约十余人,全都聚在一起等待着。

    刘凌已经是这短短的十几天内,测试堂失踪的第七位弟子了。

    “师父。”众人行礼道。

    韩东稳了稳气血道:“可上报执法堂了?”

    测试堂的大弟子张威走上前,道:“弟子已派人前去禀告高堂主了。”

    韩东点头道:“走,带我去,去看。”

    说完,他便在两位弟子的搀扶下,来到了测试堂后,宗门弟子的住所。

    不多时,众人簇拥着韩东来到了一处小院,这处小院正中靠左的一处房间,便是测试堂二弟子刘凌的了。

    门敞开着,两位弟子搀扶着韩东走了进去,韩东从怀中取出了日光珠,命旁边的弟子举着,四处看了看,却发现屋中早已没有了刘凌的踪迹,可床上的被子,却凌乱的铺展着。

    就在这时,执法堂堂主高天元领着两位弟子匆匆赶到。

    “让开!让开!”两位弟子蛮横的推开了挤在院中的测试堂众人,高天元走进了屋中,两位弟子一左一右把住了门口。

    他进屋后,瞥了一眼在一旁干咳不止的韩东,随口问道:“师弟,你知道这弟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吗?”

    韩东的身体这时候有些虚弱,轻声道:“师兄,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因此,并不知道。”

    “那是谁先发现刘凌失踪的!测试堂的弟子呢?是谁先发现的!”高天元对着门外喝道。

    “是我。”测试堂的大弟子张威,走进门内。

    “高师叔,是我先发现的。”张威道。

    高天元冷眼盯着张威,微蹙着的眸子似乎能将张威看个通透。这个张威,他倒是认得,他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又是怎么发现的?”

    张威道:“师叔,是这样的,自从十几日前,我测试堂的弟子李飞失踪以来,我便同我师尊日夜巡查,守护门人,探查凶手,并且夜夜清点弟子人数,可没想到,我测试堂弟子依旧是不知何时何地,屡屡失踪,连日来,这已经是第七位了。前日,我师尊在夜里巡查被一位黑衣魔面人偷袭,一场恶战,伤了经脉,而这重任,便落在了我与二师弟的身上。我与师弟约定,每人巡查半夜,可就在今晚交班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师弟他居然失踪了。”

    高天元皱眉思索,暗想,宗门内莫非是真的有魔。

    这十几日间,测试堂弟子无故失踪,韩长老被魔所伤的事,早已在剑宗内传的沸沸扬扬,扰得剑宗上下,人心惶惶,宗主凤天翔更是下令,各堂长老,包括他在内,日夜巡查,定要找出凶手,可查来查去,非但凶手没有找到,更是连失踪弟子的一丝蛛丝马迹也没有获得。

    整个剑宗陷入了惊慌,更有弟子传言,宗门内有一个看不见的夜魔,在每日作祟,说不定,哪天便会轮到自己。因此,所有的弟子都是夜不能寐,更是无心修炼。

    高天元当然不信,因为,他不能信,更不想信。只因一点,若是魔,为什么不对他们这些长老下手,连日来,失踪的也只是普通弟子而已,更巧的是,偏偏是各堂中实力最为低下的测试堂弟子。

    种种迹象表明,宗门内,定时有人修炼了魔功,而且此人的魔功并未大成,可此人,会是谁呢?

    高天元突然道:“快!快去敲钟!”

    门口的两位弟子,甩开大步,匆匆而去。

    古朴的大钟,发出浑厚的钟声,震彻山谷。

    凤天翔父子二人听到钟声,暗自吃惊,对视一眼后,匆忙打开宗门阵法,来到了广场上,各堂弟子也是从堂后院落中,前往广场集结。

    不多时,便依次排列在了正中石台的四周。

    老宗主同凤天翔来到台上。

    阵堂堂主李成,药堂堂主郭永达,执法堂堂主高天元,宝器堂堂主李宝源各自见过老宗主,分立在了两侧,韩东也是在弟子的搀扶下,姗姗而来。

    凤天翔看了老宗主一眼,老宗主甩头,示意让他处理。

    凤天翔这才问道:“是什么人敲得钟?”

    高天元这才上前,讲明情况。

    凤天翔急忙吩咐道:“各堂速清点人数,看有无其他人失踪!”

    台下的各堂大弟子分别清点一番,随后上前禀告,除测试堂弟子刘凌已无故失踪外,各堂弟子都已经到全了。

    凤天翔皱眉深思,心中也是产生了怀疑,因为所有的迹象都是表明,此事定是内部人干的,可要想查出此人,却不知从何查起了,此时的他,只能暗自着急,心中却是毫无办法。

    老宗主拍了拍他的肩膀,凤天翔吩咐道:“既然各堂都已清点完,那便继续退下休息吧!”

    台下一片哗然,凤天翔安抚道:“各堂弟子不必担心,不出三日,本宗便可查出凶手!”

    台下的弟子互相瞅了一瞅,这才摇头而去。

    弟子走后,各堂堂主聚在了中央石台上。老宗主道:“坐吧。”

    说罢,便率先席地而坐。

    “坐吧。”凤天翔道。

    六人坐下,将老宗主围在了当中。

    老宗主笑道:“三十年了吧,日子过得可真快啊,眨眼的功夫,我老了,你们也大了,不过,咱们师徒应该很长时间没这样坐着谈心了吧。”

    “师尊。”李成站起身道。

    老宗主摆手示意,让他坐下,随后道:“孩子们,道无涯,命有尽时,但是,修道者,应顺天时,存正气。万不可一时冲动,而误入魔途。这几日宗门发生的事,我想你们其中的某人应该心中清楚。”

    五位堂主听到这话,不由得各自瞥眼看了一下坐在自己旁边的另外四人,心中有了一丝的怀疑和警惕。

    老宗主又道:“我说的话,我希望你们记在心中,今夜你们便好好休息吧,巡查的事,就交由我和天翔负责好了。”

    说完,便合上了双眼,禅坐在地,定睛凝神。

    而凤天翔则是站起了身,道:“各位师弟,你们去休息吧,后半夜,交给我和父亲就好。”

    四位堂主互相冷眼对视一番,随后向老宗主和凤天翔施礼告辞,阵堂堂主李成刚转身想走,凤天翔却急急唤道:“李师弟,寻魔阵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成转身道:“师兄,三日后,阵法可成。”

    “好!”凤天翔道。

    李成回身走了,韩东蹒跚着也走了。

    “父亲,会是谁呢?”凤天翔问向老宗主。

    老宗主合着眼,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但愿这三日,能将他逼出来吧。”

    转眼间,天亮了,宗门上下的弟子,在各自堂主的传唤下,才来到了堂中。凤天翔去到了每个堂中,安抚弟子,要专心修炼。

    望月亭上,一身嫁衣的刘瑛,手捧着那朵举世无双的七彩情花。或喜或悲,全部都在自己的心中。

    昏红的日悄悄地落了,在西山下,只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牙。天蒙蒙的暗了,那被火烧云覆盖下的黑石山岭也近了。

    他来了,他伫立在山峰上,看到了那处小亭。

    应天长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因为,从这里走出的人,十有八九,死在了他的手上。他是剑,一柄除魔的剑。

    他御剑凌空,脚下仿佛踩着红霞,十年的苦苦相思,瞬间迸发,他喝道:“瑛儿,我来了!”

    “你来了,又能怎样!”一声怒吼,惊起了山林中的鸟兽,岭内,黑雾翻滚,层层如浪,黑色旋涡中,一道魔气,卷集着飞沙走石,冲天而来。

    应天长一摸脚下重剑,运转宗门功法,顿时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紫色光影,是重剑的虚影。

    他双手握剑,折腰举过头顶,向着那道魔气,力劈而下。

    魔气分开,随后消弭。

    他落在了一处山颠,抬眼,便可看到那处高亭。

    黑雾尚未散尽,山谷中的漩涡,旋转着逐渐聚拢,随后托起了一位黑衣散发的长者,落在了望月亭上。

    他站在亭上,苍老的脸,锐利的眼,墨色发箍下,是被山风扬起的白发,黑色的衣袍下,是有些发福,且微微佝偻的身躯。

    刘瑛在亭中,唤道:“父亲!”随后,两眼看向了那处山峰,小声呢喃道:“天长。”清泪落下,却比心中的泪甜上万分。

    魔云宗宗主刘浩冷哼一声,喝道:“小儿应天长,你真敢来,莫不是以为过了十年便可与老夫一较高下了?”

    他口中虽这样说着,可心里却着实没底。因为,人的资质是有限的。他老了,这十年间,他的修为也是不说寸功未进,却也并未精进多少。

    而应天长却不同,他有着年轻的资本,从刚才那一招,刘浩便知,十年间,他的修为已是跟了上来。

    月升了,十五的月,格外明亮。

    应天长的身影,逐渐升起。远远看着,好似从月中而来。

    他踏着重剑,抱拳作揖,道:“刘宗主,晚辈此番来,只想带走瑛儿,还望宗主成全。”

    刘浩大笑,冷声道:“好你个黄口小儿,不说仙魔不同道,几十年来,你杀我宗门弟子,我魔门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你竟然还敢想凭着三言两语,带走老夫的女儿!今日,老夫便让你葬身在我宗门内,以报我门下弟子的血海深仇!”

    “父亲!”刘瑛泣声唤道。

    “闭嘴!我禁你十年,却没想到,你竟然还是执迷不悟,告诉你,他若想带你走,除非从你父亲的尸体上踏过去。”

    话刚落,他便一跃而起,双臂展开,如月下凌空的黑鹰,怒声喝道:“小儿受死!”

    两团魔气,瞬间聚集在了他的掌中,随后,只见他双掌一拍,魔气化作魔掌,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向着应天长极速掠去。

    应天长不敢怠慢,一剁脚下重剑,一声铮鸣,剑落掌中,随后,他便手持重剑迎了上去。

    紫色光芒闪耀,他仿佛与剑合二为一,化作了一道拖曳着紫色尾巴的流星。

    未等掌到,他却先至。

    他单手执剑,拧身躲过,顺势重剑一拍,魔掌改变行迹,左右分开,向着两侧的山峰而去,瞬时,便撞了上去,滚石轰鸣,鸟飞兽散。

    “好小子,果然长进不少。”刘浩道。

    却只见他,单手擎天,手作鹰爪,浑身魔气翻腾,陡然一抓,却是魔门绝学“揽月手”,魔气化作如月般,泛着血光的黑色魔球,他向下一掷,魔球脱手而去。

    随后,刘浩双臂分开,手中出现一对黑柄长爪,长约两丈,爪上,寒光凛冽。

    应天长抬眼望见魔球,并不惊慌。他一抖披风,双手持剑,身形转动,喝一声,“升龙!”

    一声龙啸,紫气中,一颗虚幻硕大的龙头,冒了出来,龙头后,是手举重剑的应天长,向着魔球而去。

    魔球绽开,似在月下,放了一束绚丽的烟花。

    应天长刚破魔球,刘浩在上方却是舞动手中双爪,这对爪,并称鬼啸阴风爪。他用魔气祭炼十年,能摄魂夺魄,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鬼啸森森,阴风阵阵,两道魔气,化作飓风,一左一右,交叉而去,却在中途,聚在了一处。

    应天长听得鬼啸,心神有些恍惚,他咬破舌尖,疼痛下这才恢复清醒。他一抹重剑,向下一杵,道一声:“盾!”

    双手脱开,黑色重剑,涨长,变宽,如盾般,将他挡在了身后。

    阴风撞在盾上,气势不减,应天长在剑后,双手结印,一对泛着紫光,晶莹剔透的手,向前推去。

    刘浩见状,自然不想错过良机,眼中精光一闪,随手舒展双臂,从空中顺势落下,绕在了应天长身后,阴风爪向着应天长双肩袭去。

    应天长自然察觉,两脚一点,跃在空中,电光火石间,这才堪堪躲过,随后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双掌一握剑柄,向外一拨。

    巨剑向着刘浩扑面而来。刘浩不得不在空中,如蜻蜓点水般,向后退去。

    重剑一划,一道紫色剑气袭去,刘浩纵身一跃,闪身躲过。抬眼却见,重剑力劈而下,如醍醐灌顶。他鬼爪一并,双臂架住。

    一老一幼,一上一下,向着谷内落去。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