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二十七章 激战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七章 激战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望月亭上的刘瑛,凭栏望去,两人的争斗,她自然看在了眼中,不过,她也只能是心中暗自着急。她心绪有些杂乱,心中不知该为谁挂念。

    魔云宗宗主刘浩,架住重剑,却感觉越发的沉重,他身在空中,却一叫力,铿锵一声,阴风瓜弹开重剑,他化作一道流光向山脊而去,应天长紧随其后。

    他眼见山上,有块黑石,便抬脚一蹬,山石粉碎,他却借势而起,双爪一并,身体一倒,直取应天长的后脑。

    应天长察觉脑后阴风,赶紧哈腰低头,随后向前一滚,身子一拧,回头持剑刺出。正好迎上了刘浩侧面抓来的阴风爪。

    阴风爪抓在剑上,刘浩抖腕,顺势向上一兜,他的身子也是一转,想用个巧力,令应天长的重剑脱手。

    应天长岂能如他所愿,他腰腹一用力,却是随着刘浩转了一周,随后两脚向前一蹬,好似踹在了墙上一般,弹了出去,重剑从阴风爪中滑出。

    刘浩两爪分开,一爪攻上,抓向咽喉,一爪取下,袭向大腿,泛着寒光,卷着魔气。鬼啸凄厉,阴森恐怖。

    应天长不敢怠慢,向后一退,重剑力劈,两道紫光剑气,交叉而去,刘浩两爪并在一处,魔气入爪,横在当胸,这才抵住。

    应天长的双手持剑,跃在当空,双腿分开,从上力劈而下。

    刘浩已然察觉,应天长的剑法,大开大合,在重剑相助下,异常沉重,他自然不会硬接,他这才闪身绕过锋芒,两爪从斜刺里杀出,抓向应天长的脚腕。

    应天长两腿一并,重剑一转,立剑挡住。

    “叮”的一声,阴风爪击在重剑上,瞬间弹出,刘浩的虎口有些生疼,阴风爪险些脱手。

    他借势而去,应天长重剑一甩,一道剑气,紧随而去。

    刘浩只得强行侧身,这才躲过。剑气落在了山峰上,豁开了黑石悬崖上的一道口子,这才止住。

    应天长舞动重剑,百斤的重剑,在他的手中,举重若轻,他的周身,无数道耀眼夺目的剑气,纵横交织,他挥剑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他的身影,逐渐的消失不见,隐匿在了被剑气包裹的紫雾中。他化作了一个光团,一个不断闪耀着剑气的光团,并且不断地膨胀,好似有无数柄剑在围绕着他,极速转动。

    刘浩见状,暗自吃惊,却顾不上赞叹,他将阴风爪交在单手,左手一扯,便扯下了衣襟,似是嫌这衣服有些碍事。

    他两爪一挥,谷内,阴风骤起,参天的古树不断抖动,沙愣愣响着,好似无数的婴儿在不住啼哭。

    魔气,夹杂着草木腥气的魔气,不知从哪里冒出,如滚滚的黑色洪流,瞬间淹没了整个山谷,不住的翻滚着,汇聚着。

    刘浩身上的黑袍不住抖动,膨胀,道道卷着魔气的罡风,在他的四方不住地旋转。

    他一并阴风爪,口中念念有词,却只见,阴风爪上的寒光瞬间不见,变成了黑色,黑的晶莹,黑的透亮。

    谷中的魔气,一时恢复了平静。

    突然,刘浩双臂向下一甩,一道晶莹的黑色流光从阴风爪上,瞬间,如一粒黑曜石落在了魔气中。

    一石激起千层浪,魔气泛起涟漪,这涟漪刚刚从中扩散,却只见,一道罡风席卷成的的魔柱,从魔海中冒出,冲天而起。

    手中的阴风爪相互敲击,鬼啸连连,凄风历历。

    魔气冲天,顺着阴风爪向着刘浩的体内汇去。

    刘浩的身躯剧烈地颤抖着,他两腮的肉,好似被狂风催残着的布,两眼翻着,竟只剩眼白,狰狞可怕。披散的头发,飞扬着,猎猎的衣衫,鼓动着。

    他举头望天,双眼一闭,一声长啸,似地狱的恶狼。

    却只见,魔气又从晶莹的阴风爪上,喷涌而出。在天空上,不断汇聚成了一颗巨大骷髅。

    他的身体成了一个熔炉,一个不断炼化谷内魔气的熔炉。

    骷髅悬在天上,空洞的双眼,死死地盯住了应天长形成的剑气光团,与它远远对峙。

    魔气聚成的骷髅,逐渐凝实,周遭的魔气,丝丝缕缕的,汇入,消失。它变得漆黑如铁,月光下,泛着金属特有的光泽应天长逐渐的在光团内停住了身行,他双手举剑,行转一周,随后,弓腰向后,重剑指天,力劈而下,并轻叱一身,“凤翎。”

    凤鸣九天,万道灿烂紫光,瞬间射出。

    左右分明,前后有序。

    紫光聚在一处,竟形成了一只飞凤,它展着璀璨夺目的紫色光翼。笔直的,细长的脖颈,紧闭的喙,如剑锋般锐利。

    刘浩飞扬的头发落下,他恢复了平静,将阴风爪悬在腰间。墨玉般的双手,缓缓向着已经将他完全挡住的骷髅轻轻推去。

    骷髅的七窍生烟,魔气涌出,向着长空上的紫凤,迎了上去。

    紫凤刚到半途,侧身旋转一周,它的身影,逐渐变得虚幻,直到从这片天地间消失不见。

    它刚刚消失,便有万支凤翎,从它消失处,闪烁着紫光,铺天盖地的射出,密密麻麻,似下起了急促的骤雨。

    冒着魔气的黑金色骷髅,本来空洞的眼中,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它停了下来,在空中悬浮着。

    它张开了嘴,硕大的嘴,剑气化作的万道羽翎,就这样被它一束束的吞了下去。

    刘浩冷声道:“小儿,十年间,你就这点本事,在老夫面前,怕是不够看的。”

    剑气离开,应天长的身躯也已显现。他并未搭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骷髅裂了,从头顶的正中,一道道的裂开,刺目的紫光从缝隙中透出。它碎了,分成了五瓣,好似一朵绽放的黑莲。绽放后,化作几缕狼烟,消失不见。

    “天长,父亲,你们别打了!”

    刘瑛站在望月头上,探着头,她悲伤地哭泣着,她拼尽全力地嘶吼着,她脚尖点地,手捧着情花,飞了出去。

    她试图阻止他们,可却重重的撞在了一层黑色的幕上,那是阵法形成的结界,而这儿,便是禁锢她的牢狱。

    这决定,是刘浩做的,可这地方,却是她自己选的。

    她当然撞不破,她尝试过无数次,她痛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在了一处崖上。那朵情花落在她的身旁,她却顾不得,只是匍匐着向前爬了一爬。

    “父亲!女儿求你了,你放我走吧!”她哭泣道。

    “瑛儿!”应天长回过头看见了她,他终于看见了她,看见了一身嫁衣的她。

    “天长!”刘瑛缓缓地站了起来,随后捧起了七彩的情花。

    “天长,你看,花开了。”

    花期十年,花开了,她等来了他。

    他看在眼中,疼在心里。今晚的月,很美,却不及她,今晚的花,很美,却不及她。这世间的万物,不及她。

    “于你,无论待到何时,我都会为你遮风挡雨。于你,无论身处何地,我都会跋涉千山万水。我会让你知道,你值得为我等待。”

    这是他曾在月下许下的承诺。

    他一举重剑,斜着便向望月亭所在的山巅刺去。

    紫色的光芒闪耀剑尖,他想用剑刺破那层隔绝两人的壁障。

    刘浩冷哼一声,双爪并举,将应天长拦了下来。

    紫光闪耀,魔气翻滚,两人在月下的争斗,只能通过颜色区分。

    寒光一闪,应天长躲过刘浩一爪,身子向后一退,使了一招宗门的身法,七步登天,他提着剑,急速冲了上去,化作了刘浩眼中一闪而过的紫电,消失不见。

    刘浩抬起头,向着天空四处张望着,小心戒备。

    苍穹上,聚起了一团紫云,紫云中,有一线光芒。

    “小儿,你敢!”刘浩怒喝。

    可却已经不能阻止他。

    一道长虹落下,应天长的剑,劈在了山巅的结界,他坚毅的眼睛看着刘瑛。

    黑色的结界阻挡住了重剑,可却缓缓地,陷了下去。

    应天长的手臂颤抖着,暴起的青筋上流淌着血水,他燃烧着灵气,刺激着血脉,他要带她走,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刘浩握起了腰间的阴风爪,此时的他,异常的愤怒。几个纵身,他便来到了应天长的身后。

    “父亲,不要啊—”刘瑛歇斯里地的吼道,可她的声音又怎能阻止。

    重剑终于斩破了结界,而阴风爪也落在了应天长的肩上,深深地刺了进去。

    应天长笑了,他从未感觉过催心的痛苦竟然是如此畅快。

    他的头向后一仰,喷出了鲜血,画出了两道虹,他脱身了,可也在阴风爪上留下了两块血肉。

    刘浩见状,抬腿便刚好踹在了应天长的腹部,他用了十足的力,他想要应天长死。

    应天长一口恶血,喷在了刘浩的衣衫上,落了下去。

    情花摔落在地,刘瑛从悬崖上纵身一跃,可不知为何,那朵情花竟然跟在了她的身后。

    刘浩紧随着,也向下而去,周身的魔气,被他敛入体内,他的魔元,不多了。

    “师叔,药,药。”一处黑石堆砌成的石台上,东倒西歪的躺着八位赤膊的汉子,分作八方。

    “哎呦!哎呦!师叔,快点吧。”一个个龇牙咧嘴,叫苦不迭。

    “龟儿子们,急啥子哟,这就给你们撒。”

    正中是一位黑袍的老者。

    个子不高,五尺上下,黝黑的皮肤,圆滚的身躯,细长如擀面杖般的脖子上顶着个如倭瓜般大的头颅,半秃的头发挽成一个小小的发髻,平平的丑脸,还挂着个削去一块的鼻子,腰间悬着柄金丝鬼头大环刀。

    他解下了腰间挂着的黑囊,伸出短小粗壮的黑手,摸出了一只墨色小瓷瓶,从中倒出了几粒丹药。

    “师叔,快,快!”地上躺着的人,伸着手,忍着疼痛,挣扎着向他爬去,炙热的目光,盯住他的手掌,如饥似渴。

    他慢悠悠地走到一人面前,将手中的丹药递了出去,那人一把便塞进了口中,吞了下去。随后原地盘坐,闭眼运气。

    其余的人唤道:“师叔,这里,这里,啊—,疼死弟子了。”

    他并不着急,因为疼的不是他。他分下丹药后,便走下石台,来到了湖边。

    这是一处湖中心的小岛,岛不大,却处在湖的正中。

    这是一潭黑色的湖。漆黑如墨,若不是有月光落下,就是猫的眼睛,怕也是看不清楚。

    黑湖中,浮着片片血红色的浮叶,浮叶上,是笔直的茎,茎上,绽放着朵朵黑莲。

    就在他蹲坐在湖边发愣的时候,只听噗通一声,一道人影,落在了湖中,溅起的水浪,扑在了他的脸上。

    他一抹大脸上带着腥味的湖水,站了起来,看了一会儿面前的湖水,没了动静,便解下了腰间鬼头大环刀,提着刀,跳将起来,单手指着湖水,便破口大骂,“是啷个不长眼的龟儿子呦,敢掉在老子的地方,有种你给老子出来,格老子,不打死你。”

    “天长—”刘瑛在上方唤道。

    大头老人,抬眼一看道:“咦,是幺妹儿,你咋个出来的塞?”

    刘瑛没有理会他,她想要向着湖内扎去。

    可她的额头刚刚碰到湖面,便有一道魔气缠住了她的足腕。

    刘浩捏着魔气化作的绳索,向上一提,刘瑛重重地摔在了岸上,刘浩落在了她的身旁。

    “哼!孽子,竟然还敢戴上你母亲的凤冠!”刘浩向着侧身倒在地上的刘瑛冷声道。

    “我为什么不敢!父亲,天长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刘瑛道。

    “好!好!好!”刘浩连道三声。“徒儿们,随为师结阵,今日,我要将这个杀我魔门弟子的罪魁祸首炼化在这黑水潭中。”

    地上盘坐着的魔门弟子,所有的魔元,都在刘浩与应天长对战时,利用一种特殊的阵法,如剥丝抽茧般,被刘浩全部抽取了,此时的他们,刚刚回复十不到其二,可听到师父的话,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挣扎着站了起来,来到了刘浩的身后。

    “我看你们谁敢!”刘瑛的掌中出现了那柄红色短匕,她拔了出来,瞬间便成为了一柄长剑。

    她皱眉冷对,那朵情花落在了她的肩上。她知道,他还活着,她要为他争取时间,为他们,争取一个离开的机会。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