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三十二章 故地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二章 故地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师叔!”大黑蛋跑了过来。

    韩东看了看他,天已经凉了,可他并不觉得冷,只穿了一件坎肩,露出胸上一大撮黑黝黝的护心毛。他的腰间,悬着一口长柄宽剑。

    韩东心中暗喜,从腰间的锦囊取出了一个墨玉色的小瓶子,倒出了几粒丹药,道:“大黑蛋,师叔赏你的。”伸手递了出去。

    大黑蛋瞅了一瞅,问道:“师叔,这是什么?怎么黑乎乎的!”

    “这是师叔炼的大力丸!正适合你,吃下去,保你日后,力道无穷。”

    韩东慈眉善目的看着他,可心中却有些着急。

    “哦!”大黑蛋扭过头去,并没有理他。“师父说了,让我看管宗门,不能乱吃的,否则,便会罚我一个月不得吃饭。”

    韩东道:“无妨,这丹便是你师父让我送你的,用以增强你的功力,至于宗门,这几日你辛苦了,今晚,便由我代你看护。”

    “真的!”大黑道咧开大嘴,瞪得溜圆的眼睛,看向了韩东掌中的几粒黑丸。

    韩东向前伸了一伸。

    大黑蛋搓了搓手,一下子,便抓了过去,塞进嘴里,咕嘟一下咽进了腹中。

    “师叔,我怎么觉得头有点晕?”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

    韩东向着倒在地上的大黑蛋唤了几声,踢了两脚,见他如烂泥般,动也不动,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回过头,看了一眼夜幕下的大殿,心中的那份不舍化作了决然,他打开阵门,向外走去。只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想见一人,哪怕只能远远地看上一眼,或许这样,他做的事,便不会后悔了。

    他御剑向着药谷而去,高天元从阵门后的一颗三人怀抱的巨松后走了出来。他满意的摸了摸他的光头,狡黠一笑,所有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中。

    紧走几步,他来到大黑蛋身旁,抬腿踹在他的肋上将他翻了过了,大黑蛋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响起了鼾声,显然是还活着,便没有理他,匆忙追了出去。

    凤瑶看着那朵花消失不见,多年来沉寂如水的心,仿佛又被一粒石子掀起了惊天骇浪,浪中,有一团火,从不曾熄灭的火。是希望,也是渴望。

    她从腰间拔出短剑,剑似凤鸣,又如莺啼。

    她毫不犹豫地踏了上去,目光坚定,向着远方而去。

    “凤瑶!”凤天翔想要将她拦住,可老宗主却道:“让她去吧!”

    应天长需要她,至少在凤瑶看来是这样的。或许以后,再没有任何一个时候,他是如此的需要的她了。这是她的一个机会,一个从此走进他的心里,让他永生难忘的机会。心如死灰的时候,一句安慰,两声问候,怎么会不让人刻骨铭心呢?这个机会,她不想放弃,十年来,她都不曾放弃。

    她追了上去,即使她的眼前,早已没有了那朵情花的轨迹。凭着她的一往情深,凭着她对他的了解,她也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红色的剑,是掠过月下的一道虹,心急的人,又哪里在乎如何掩饰自己的行踪。

    韩东也是个心急的人,他心急的跟了上去。

    情花落于何处,自然是情人幽会的地方。

    那座山,依旧巍峨,萧瑟的秋风,抚过了山上一人高的蒿草。

    情花缓缓落下,落在了山巅上的一块青石,随后缓缓张开,应天长在里面环抱着刘瑛。

    “瑛儿,到了。”应天长唤道。

    刘瑛的眉毛动了一动,挑起了沉重的眼,应天长将她轻轻地抱起,靠在了他的肩上。

    “疼吗?”刘瑛抬起手小心的摸了摸应天长肩上的伤。

    应天长目中含泪,可却并没有落下,他不能哭,至少这时候,他不能哭。

    他拢了拢她的秀发,随后为她卸下了头上沉重的凤冠,放在了一旁。

    “那是我母亲的,她说让我出嫁的时候,一定要戴上。”刘瑛的脸色恢复了些红润,说话也有了一丝的气力。

    应天长牵住她的手,放在了他的怀中,她的手指,拨弄着,轻轻划过他的胸膛。

    山风拂过,透着丝丝的凉爽,应天长解下锦囊,随后一甩,凤瑶绣的那件红袍从中掉落,展开,盖在了刘瑛的身上。

    “这是她绣的吧!”凤瑶扭着头,看着应天长。

    应天长点了点头,将滑落的红袍向上提了一提。

    凤瑶观赏了一番,道:“她绣的好还是我绣的好?”

    女人是善妒的,在女人的心里,到死也是听不得心爱的人说别的女人好的。

    应天长道:“当然是你。”

    刘瑛微微一笑,调皮道:“这可是你说的,我比她好,那你以后可不能忘了我。”

    应天长望了一眼月亮,没有说话。

    “她是个好女孩儿,”刘瑛低下头道。

    “我知道。”应天长道。

    “那你以后要善待她。”刘瑛道。

    “我,”应天长还未出口,刘瑛便道:“答应我!”她重重的咳嗽几声,应天长匆忙为她轻轻地拍了一拍,她的嘴角,淌下了血,应天长从怀中摸出一块雪纺的方帕为她小心拭去,刘瑛将方帕捏在手中,一抖,月光透过,清波里,一对交颈的鸳鸯,栩栩如生,不过,水中却有了一丝的血迹。左上角,是豆子大的两列娟秀的小字:许一世芳华,应是天长。

    刘瑛这才知道,她的情,或许并不比自己的浅。

    她将方帕递给了应天长,应天长却将它丢在了一旁,一阵风扬起,方帕飞起,飘摇着,落在了凤瑶的手中。

    她终究是来了,来到了这个曾经令她感到屈辱,无奈的地方,但她早已摒弃了内心一切的杂念。她只需要等待,花终究会谢,世间唯一的花谢了,便不会再开了。

    可她还是太真了,天真的以为,唯一能够被代替。她两手捏着绢帕,心中默念那两列小字:许一世芳华,应是天长。随后,贴在了心间,立在山巅的一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

    “天长,”刘瑛拨开应天长的手,缓缓地坐了起来,注意到了他眼角淌下的泪水,她伸出两手,用拇指轻轻为他擦去,道:“你现在像个孩子。”

    应天长扭过头去,吸了吸气,回过头微笑道:“现在呢?”

    刘瑛笑道:“更像了。”

    应天长收起笑容,板起了脸,一本正经道:“现在呢!”说完,他便笑了,这笑中,有多少苦涩,也许只有他自己清楚。

    “天长,你有琴吗?”刘瑛问道。

    “有!是我为你做的!”应天长道。

    “那你为我抚琴,好吗?”刘瑛道。

    “好!”应天长答应道,她现在哪怕让应天长去取天上的月亮,应天长也会毫不犹豫的试着飞上天去,哪怕落到谷底,摔的粉碎。

    他从锦囊中,取出了一架琴,是他十年间,遍访无数家琴坊,花了重金请一位老艺人做的。

    弯弯的无暇白玉做成的琴身,晶莹剔透,冰清洁净,泛着淡淡的光泽,如月般皎洁,七根鹿弦勾在了十四个孔上,这琴,是他要送给刘瑛的。

    他十指一拢,铮铮地琴音,在山巅荡漾。

    他怀抱着琴,跃了下去,落在了山上的一块青石上。

    刘瑛掀开红袍,缓缓着站了起来,她一手一提琉璃裙,腰肢一侧,单臂轻轻抬起,捏了一指兰花。

    琴声响起,刘瑛踩在情花上,化作了一只翩翩的红蝶,情花也在她的脚下转动,化作了她的舞台。此时的她,是最美的,是幸福的。她的裙摆摆动,似一朵风中飘摇的红梅,只不过,这梅花,有了根,任再大的风雪,她也不会离开。

    凤瑶默默地看着,她也不知道,应天长是否知道她的到来,她想让他知道,可她的脚刚刚迈出,便迅速收了回来,她不愿,更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们。

    韩东也在看着,他一路上小心翼翼,随着凤瑶跟到了这里,将自己藏在了悬崖上一处无人看到的角落,他只能藏着,肮脏的心,就该躲在黑暗中。他两手拔住一块青石将头探了出去,那只小兽,也从他的怀中,露出黑黝黝的眼圈,凝望着。

    山上,一片片的萤火虫,不知从何而来,又不知何时聚在了一起,虽然不如月亮般明亮,可透着昏黄的光,像极了一个个飞在天上的灯笼。它们向着凤瑶而去,不多时,便围在了她的身旁,随着她的动作,时聚时散。

    谷内,各色的鸟,扑闪着翅膀,飞出了巢,莺歌燕啼,和着琴声,在硕大情花的上空不住盘旋。

    鸟和虫,本是天敌,可在这时,它们全都是美丽的精灵。

    月斜斜的落了下去,正如生命,终究会有落幕。

    她的裙摆一甩,转动着,转动着,悠然停住,缓缓地蹲了下去,将头慢慢地埋下。萤火虫覆盖着她,为她做了一条灿烂如星空般的被子。

    琴弦崩的一下断了,他心如刀绞,扑在了琴上,失声痛哭。鸟儿四散离去,只有凤瑶走向了他,默默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花终究要凋零了,晶莹如玉的花,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由花的底部,向上蔓延,花蕊低下了头,缓缓地缩进了花心中。晶莹的花瓣碎了,最开始的,当然是上边的,一块块的剥落,化作晶莹的光粉,洒落在地,风吹过,不知飘往何处。花瓣消失了,花心拢在了一起,忽的绽放,从里面飘出来了一粒种子,如心般的种子,透着淡淡的光芒,化作掠过圆月的一道流光,不知飞向了何处。

    刘瑛缓缓地落在了青石上,凤瑶的手搭在了应天长的肩上,应天长抬起,满是血丝的眼中,看向了刘瑛。薄薄的水雾中,刘瑛的身影依旧在舞动中。他站了起来,唤道:“刘瑛。”随后迈步向她走去,想要将她揽在怀中,可那只是一种幻像,低下头,望见的才是真实的她。

    如月般苍白的脸,依旧倾国倾城,只不过,那对眸子却一动不动。

    应天长跪了下来,将她小心翼翼地平放在了地上,将她的双手,搭在了腰间,他拿起凤冠,将她扶起后,为她戴上,又为她拢了拢她的秀发,理了理红裳。他沉默着,没有落泪,最伤心的泪,是流在心里的。

    他做完这一切,坐在了她的身旁,就这么痴痴地望着她,不眨一下眼睛。

    东山上起了一抹红霞,红霞下,是露出鱼肚白的朝阳,天要亮了。芸芸众生,鸟兽鱼虫,又该为各自的生活忙碌。

    可应天长却没有了生活,因为他的生活已经离他而去。

    曙光,终于照在了这处山巅,照在了应天长如雪的白发,心死的一瞬间,他成了一位老人。

    凤瑶向着应天长跑去,她的内心,有一丝的欢喜,因为她终于等到了他,可当她蹲在他对面望向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变了。

    他的脸,暗黄,干瘪,塌下去的皮肉,软的如黄泥,深深地皱纹,纵横如干枯的老木,没有一丝的生气。这是早在他碎丹的时候,便早早埋下的祸患。

    “师兄。”她泣声唤道。她抚向他的老脸,冰凉如三冬寒雪,她晃动他的臂膀,软的如布偶一般。

    “师兄,你怎么了?你说话呀,啊,你说话呀。”她唤道。

    应天长依旧沉默不语,他虽然活着,却如同死去。他如一潭死水般的心告诉他,不能做一个活死人。他抬起手,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他的体内,依旧还有热血,他在青石上,写下了一段话: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一笔一划,血写青石。

    写完,他便紧紧地握住了刘瑛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划过了她的脸庞。他的口中,在向外呕血,黑色的血,他重重的咳嗽着,不多时,便倒了下去,闭上眼,没有了动静。

    凤瑶呆呆地望着躺在凤瑶旁边的应天长,她已经明白了,有些人,是永远不可能被代替的。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