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三十五章 灵兽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五章 灵兽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一抹脸颊,手上沾了些血,他愤怒地看着床上的皮蛋,便想着提起它,暴打一顿,可又想到,它只是只小熊猫,蠢萌的模样,不由得让人心生喜爱,或许是与他不熟的缘故,这小熊猫才会伤他,日后处的时间长了,它自会通人性。想到这里,他便不再理会,捂着脸,前往竹楼,自然是找彩蝶再寻些治伤的药物。

    彩蝶此时正独自在竹楼中闷闷不乐,因为凤瑶自从回到竹苑后,就未曾理会她,她随意摆弄着药草,在那里无所事事。

    “小彩蝶。”莫名唤道,捂着脸来到了彩蝶面前。

    彩蝶眨着大眼睛瞟了一眼他,用手与他比了比个头,却比莫名高了几寸,她嗔怪道:“小莫子,小彩蝶也是你叫的,是不是觉得自己可以修道了,便可以没大没小了,以后记得叫姐姐,否则!”彩蝶举起了粉嫩的小拳头。

    莫名微微一笑,道:“知道了,我亲爱的彩蝶姐。”

    彩蝶俏脸一红,看着莫名捂脸的模样,装腔作势道:“说吧,小莫子,找姐姐做什么?”

    “喏,你看我的脸。”

    莫名松开手,将脸伸了过去,彩蝶这才看见,莫名的左脸上有两道不浅不深的爪痕,在向外流着鲜血。

    “你这是又怎么了?”彩蝶好奇问道。

    “你还说呢,还不是被皮蛋伤的。”莫名道。

    “皮蛋?”彩蝶道。

    “就是那只熊猫。”莫名道。

    “熊猫?”彩蝶不解,显然她并不认识。

    “哦,就是姑姑捡回来的那只小兽。”莫名道。

    彩蝶莞尔一笑,暗自庆幸,随后便跑上了楼,为莫名抹了些治疗外伤的药物,好奇下,随着莫名前往屋中。

    两人看着床上侧躺着睡得正熟的小兽,彩蝶唤道:“皮蛋!”

    皮蛋的耳朵动了一动,懒懒的翻过了身,睁开了惺忪疲倦的眼睛,见是彩蝶唤它,眼中精光一闪,叫了一声,便向彩蝶的怀中扑去。

    彩蝶躲得很快,皮蛋扑了个空,摔在了地上,不断打着滚,痛苦的哀嚎着。彩蝶本想蹲下,查看这小兽是不是伤着了,可莫名却拉住了她,道:“没事儿,这玩意儿,身子硬着呢。”

    莫名刚干说完,那只小兽便站了起来,恶狠狠地呲牙盯着莫名,可莫名却并不理它,只是心中暗想:“这玩意儿莫非能听懂人话?”

    日头已近中午,道仆刘管事同往常一样,拎着食盒为莫名三人送来了饭菜。

    “莫名,你有口福了。昨天我听说你和小彩蝶开始练剑了,趁着夜黑,你刘叔给你套了一窝兔子,今天炖好了,整好给你和小彩蝶补补身子。”刘叔道。

    刘叔在庭院中打开了食盒,肉香扑鼻,莫名接在手中,闻了一闻,却道:“独缺一壶美酒。”

    小彩蝶在他头上一敲,道:“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莫名笑道:“我去叫姑姑。”

    彩蝶将他拉住,道:“姑姑睡了,不要打扰她。”

    莫名提着食盒来到了竹楼中的一个偏房,那是平日里用餐的地方,二人刚刚取出兔肉,皮蛋摇晃着头,窜了出来,一跃而起,跳到了桌上,便要向一整盆的兔肉扑去。莫名赶忙将它抱住,可它四爪却不断挠抓,嗷嗷的叫着。

    “难道,你要吃肉?”彩蝶好奇的瞅着皮蛋道。

    皮蛋不断点头。

    彩蝶尝试着为它撕下一块,递在了它的嘴边,皮蛋一下便刁住,吞在了口中,咀嚼两下,咽了下去,本事雪白的嘴上沾满了油腻。

    “皮蛋,你是吃肉的!”莫名诧异道。

    皮蛋瞥了它一眼,呲着牙,两爪便又向莫名抓去,可莫名这次学乖了,不断地躲避。莫名边躲边道:“好了,好了,知道你吃肉了,以后天天让你吃肉总行了吧。”

    皮蛋这才停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盆里的兔肉,十分乖巧,它张着嘴,流出了口水。

    莫名将它放在了桌上,皮蛋刚想向兔肉扑去,莫名便揪住了它,随后在彩蝶的帮助下为它扯下了一块肥嫩的后腿。

    皮蛋抬起爪子指了指莫名的饭碗,莫名看着它,尝试性的将碗推到了它的一旁,皮蛋又指了指碗的里部,莫名将兔腿放了进去。

    皮蛋抱住碗,向后一坐,前爪抱住兔腿,便开始了大快朵颐。

    莫名和彩蝶的眼睛瞪得溜圆,吃惊的看着它,它抬起头,左右分别看了看二人,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抱住碗屁股一转,背对着二人。

    莫名和彩蝶相视一笑,彩蝶道:“小莫名,你可捡到宝了,说不定,这还是只灵兽哩。”

    “灵兽是什么?”莫名问道。

    “嗯,灵兽就是,灵兽就是和你一样,能够修道的,将来可以修成妖的。”彩蝶回道。

    “它能修道?”莫名指着皮蛋一脸的不可思议。

    皮蛋转过了身,将骨头砸向了莫名,莫名耳听八方,低头躲过,却见那只兔腿,皮蛋已经吃完了,那伸出的爪,明显又要索取。莫名又扯下一块,放在了它的碗中。

    莫名又起身取了只碗,与彩蝶胡乱吃了一些,一盆的兔肉,大部分进了皮蛋的肚中,也不知道,它究竟是如何吃下去的,它拍了拍浑圆的肚子,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扭头倒下,睡了过去。莫名和彩蝶拾掇一番,将屋子收拾干净。莫名便询问凤瑶的事,彩蝶摇头不知。不过,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今日莫名的屁股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了。

    莫名抱起皮蛋,放在了床上,而他则是取下了挂在墙上的秋水长剑。

    “你干什么去?”彩蝶问道。

    “我去林中练剑,你要跟我一起去吗?”莫名想过了,他今生虽然不能修道,只能有个筑基一层的修为,可若是能成为儿时武侠小说中白衣仗剑,千里不留行的侠客也是不错的。

    彩蝶摇头笑道:“我与你可不一样。”说完,她便跑进了楼中。

    莫名提着剑出了竹苑,一个时辰后,便来到了瀑布旁的一片松林,拔出长剑,有板有眼的向前刺去。

    “啪!”凤天翔将桌上的一盏香茗狠狠地摔在地上,拧着眉,冷声道:“居然是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高天元站在一旁,他一回到宗门,便将所有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宗主凤天翔。

    凤天翔长出一口气,平息了下心中的怒火,问道:“我应师弟真的死了?”

    高天元道:“是的,师弟无能,没能阻止师兄。”

    凤天翔坐了下去,沉默不语,两只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子,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好半晌,他这才道:“凤瑶怎么样了?”

    “小师妹无碍!”高天元道。

    “你下去吧,以后测试堂的事,暂由测试堂的大弟子张威负责吧!”

    高天元拱手答应,随后退了出去。

    待他走后,凤天翔出了大殿,凌空御剑而去,目的地,是整个紫气剑宗的修行圣地,白头山顶峰的天池。

    日近晌午,氤氲的云气下,白头峰若隐若现。凤天翔御剑穿过云气,落在了一处湖边。湖边,有一处高出的青石,头戴斗笠的老宗主坐在上面,正在垂钓。石下,近三十位紫气剑宗的弟子,正在持剑对练。

    “父亲!”凤天翔道。

    老宗主示意噤声,随后双臂一甩,钓上来了一尾锦鲤,摘下放入了旁边的竹篓,随后问道:“什么事?”

    凤天翔这才将事情一一告知。

    老宗主的站了起来,不小心下,那支钓竿,落入了水中,他望着面前宽广辽阔的碧水清波,失了神。他沉思许久,对凤天翔道:“天翔。”

    “父亲。”凤天翔道。

    “宗门的事情,以后就完全交给你了。”老宗主道。

    “父亲,你?”凤天翔心中不解。

    “我要离开宗门一段时间,找到他,清理门户!”老宗主道。

    “父亲,这件事,孩儿去办就行。”凤天翔道。

    老宗主回过了头,挺直了身躯,慈祥的看着凤天翔,“天翔,我老子,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这几年,我一直在这天池上修身养性,试图突破,可却丝毫未进,我想,我的道途应该是走到头了。”

    “父亲!”凤天翔唤道,他试图劝阻,可话刚到嘴边,便说不出口了。

    “天翔,人的资质终究有限,有些事,是老天的安排。命由天定,趁我还有几年,我该出去走走了,或许外边还有一线天机。”老宗主的话,意味深长。说完,老宗主取下了斗笠,一甩,斗笠落入水中,激起了五丈白浪,随后御剑而去。持剑对练的弟子,停住了手中的剑,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了老宗主的背影。

    老宗主要离开,他要清理门户,数年间古井无波的内心有了杀意。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要去看看凤瑶,担心自己的女儿经受不住应天长的死亡,以及韩东带给她的伤害,知子莫若父,她从来都只是一个刻意假装坚强的人。

    老宗主落入竹苑,敲了敲凤瑶闺房的门,彩蝶向外推开,见是老宗主,十分欣喜,唤道:“姑姑,爷爷来了。”

    凤瑶侧躺着,她的身体在颤抖,在不停的啜泣。老宗主坐在床边,将老手搭在了她的身上。

    “瑶儿。”老宗主唤道。

    凤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她哇的一声痛哭,扑在了老父亲的怀中。老宗主抱住她,不断轻轻拍打着她的背。

    好一阵子,凤瑶这才觉得有些好转。老宗主从怀中摸出方帕,递给了凤瑶。

    凤瑶抹去脸上的泪水,道:“父亲,师兄他。”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人各有命,情各有归,只是苦了我的女儿了。”老宗主安慰道。

    “父亲,我没有事,我已经想通了,这么多年,是我太过执着了。”凤瑶道。

    老宗主牵着女儿的手,不断安慰开导,父女二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谈心了,因此,也就忘了时间。天色将黑,老宗主问出了应天长埋葬的地点,便离去了。

    小彩蝶见天色将晚,跑到了院中,打了一个呼哨,巨虎瞬间跑了进来,她要去接莫名。

    “老魔头,开战!”仙帝一声怪喝,无聊的两人又在莫名的心神中斗在了一处,这两人,想要消遣时,便会打些嘴仗,而莫名,却是每日不胜其扰,刚开始,莫名还会与这二人吵上一吵,可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

    一下午的时间,莫名不断练剑,所练的招式,也只是简单的一刺,可不过他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进步了。不管是拔剑还是刺出,都比昨天的时候进步不少,迅疾了不少。他有些累了,提着剑来到了潭边,寻了一处青石,鬼使神差下,他盘坐下来,默念魔帝传授的心经,灵气运转经脉,修起了功法。

    却只见,幽谷中,丝丝缕缕的黑白二气,从不同处,汇聚,交缠,不过却黑白分明,向着莫名包裹,在莫名不住地呼吸吐纳下,流入了他的身体。

    不过,莫名能够明显感觉到,灵气虽然入体,可充满丹田后,他便不能够留住了,余下的,他也只能用来冲刷经脉,便会流出体外。并且,他沟通的灵气也是有限的,他不断默念经文,不断尝试,也只是成功了第一次而已。

    他的头有些疼痛,如有针刺,他赶紧停了下来,凝了凝神,这才睁开眼睛,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周围的一切仿佛清晰了许多,草丛中,虫儿细微的鸣叫,他也能听的十分真切,不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息间,那种感觉便消失不见了。

    “看来,我果真不是个修道的材料。”莫名心中暗想。

    他站起身,一股恶臭的味道扑鼻而来,闻了闻衣袖,竟是自己。

    莫名褪下了自己的衣衫,一跃,跳进了水中。不知何时起,他竟然喜欢上了水,喜欢上了在水中沉浮,畅游的感觉。

    他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向瀑布游去,瀑布下,有一处青石,他想去那里,享受下瀑布所带来冲击。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