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三十六章 背书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六章 背书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从水中冒出了头,脚踩水花,他跃了上去,可在瀑布的冲击下,他脚下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倒进了水中。他吐出一口冷冽的潭水,再次尝试,可几番尝试,全都没有成功。

    “莫名,莫名。”小彩蝶骑着巨虎来到了潭边。

    莫名举手回道:“彩蝶,我在这儿呢。”

    彩蝶发现了水中他,跳下虎背,在岸边等待。莫名向岸边游去,穿好衣服后,跑向了彩蝶。

    “彩蝶,你怎么来了?”莫名道。

    “天快黑了,我自己也是无聊,就跑来接你了。”彩蝶道。

    莫名道过谢后,二人便骑虎回到了竹苑。

    凤瑶手捧一卷书,在竹楼中等候。

    “见过姑姑。”莫名拱手施礼道。

    “莫名,这是一卷丹经,记录着宗门所有的宝丹灵药的配方,不多,也就二十余种,其中包含疗伤用的止血丹,复骨丹等以及宗门修炼所需的筑基丹,元气丹等,我给你一夜的时间,明日我便考你,没有问题吧。”凤瑶说完,将手中的经书塞进了莫名的怀里。

    莫名怀抱着手中的书,拿起来翻了一翻,密密麻麻的小字,也得亏自从他来到药谷后,便每日跟随凤瑶识认药草,他才能看的明白。

    “止血丹。”莫名翻开第一篇。“娘啊!最简单的止血丹竟然需要二十余味药材。”他心中暗自叫苦,就在他还想翻看时,凤瑶又从锦囊中取出了一卷经文,拍在了他的手上。

    “这是栽花种草术,明日必考,以后,这药谷的所有药草便交给你打理了,秋天要过,一些药材也该收了,换上冬日里能够栽种的,这件事由你负责监督,若是春天长不出来,那你可得小心了。”

    “姑姑,我?”

    “你什么你,灵泉被你破坏了,药草的收成以后全靠培育了,要是出了一点差错,老娘我扒了你的皮!”凤瑶狠狠道,却好似变了个人一般。

    莫名低头不语。

    “这是紫气经,是宗门修炼的功法,明日必考,背不过,以后你就不要修炼了!”凤瑶又将一本略薄的书拍在了他的手中。

    莫名的手臂向下一缀,险些将书摔在地上,凤瑶白了他一眼,莫名赶紧抱稳,彩蝶在一旁捂着嘴,嗤嗤的笑着。

    “这是宗门阵术,是我从阵堂那里取来的副本,明日必考。这是宗门炼器术,你日后用的上,明日必考。”

    厚厚的书,摞满了莫名的前胸,他不得不用下巴顶住。

    凤瑶略微停了一下,莫名长吁一口气。

    “彩蝶,你过来。”凤瑶唤道。莫名心中暗笑,“这小丫头,肯定跟我一个待遇。”

    “还有几本,你帮莫名拿一下。”凤瑶道,彩蝶满心欢喜的答应。

    “三字经,弟子规,百家姓。让我想想,差不多了,今晚先学这些吧。”

    莫名心中叫苦不迭,可却说不出一句话。

    “这三本,我想想。”凤瑶思索着。

    “姑姑,这三本就不要考了吧。”莫名断断续续地嘟囔着,总算是吐了出来。

    “好,抽查!”凤瑶道。“莫名,我相信你,以你的异于常人的魂力,这些书,不到一晚的时间,你肯定能够记在心中。这样,我就能安心教你如何修道了。”凤瑶摸了摸莫名的头,向他投来了鼓励的眼神。

    莫名不知何为魂力,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位磕过头的师父,心中虽然不忿,可却丝毫不敢流露出来,因为他知道,她可不像前世学校的老师。

    “是。”莫名不想答应,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心中纵然有一万个不乐意,可也只能压在心中。

    莫名抱着书,走出了竹楼,彩蝶在他前面为他推开了门。两人将书放在了屋中的竹桌上,彩蝶拌了个鬼脸跑了出去。

    皮蛋醒了,它滚过身子,平躺着,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随后坐了起来,一眼便看到了桌上放着的书。目放精光,圆滚滚的身躯一晃而过,落在了书上,莫名捧着书,瞪大眼睛看着它。皮蛋尽力用肥掌抱起一本,翻身落下,放在桌上,翻开了书封,翻了一翻,便向后丢去,莫名赶紧接住。

    皮蛋并不甘心,跳到书上,同样如此。一摞的书,被它抛的干净,一摞书,再次被莫名抱在了怀中,不过,却有几本落在了地上。

    莫名放下了怀中的书,皮蛋也安静了下来,抱着双臂,靠在墙上,优哉游哉地晃着大头。

    “莫名,吃饭了。”彩蝶推门唤道。

    莫名囫囵吃了几口,便拿着凤瑶送他的日光珠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他捧起紫气决,躺在床上,他有心修炼,却知道今晚不是修炼的时候,他需要背过所有的书,才能通过明日凤瑶的考核,

    免受处罚。

    他心中默念,可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能够一目十行的看下去,并且过目不忘。

    “这是为何?”他心中不解,“难道,真如姑姑所说,我有着异于常人的魂力。可魂力又是什么?”这个问题,他自己不能解答,只能求助于灵天魂海中的仙帝与魔帝。

    “人有三魂九魄,而魂力,就是你的灵魂力量。”仙帝解释道。

    “可魂力有什么用呢?”莫名问道。

    “没有用!”魔帝道,“也就是能够背背书而已,当然了,有了修为也能炼些丹药和法器。”

    莫名听到这话,便知道,自己有可能有的异于常人的魂力,在这个世界,对于他修道来说,也无用了。唯一的用处,便是他可能在一夜间便能够将屋中这厚厚的一摞宗门宝典记在心中了。

    天亮了,凤瑶揪着莫名的耳朵将他提起,她叫醒他的方式,简单粗暴,盖在莫名头上的书掉落在地,钻在莫名被中的皮蛋也探出了头。

    “莫名,青灵丹!”凤瑶叱道,第一个问题,她便选了个药书中用药最为繁冗复杂的。她的手中,拿着一根不粗不细的竹棒,是她一早儿便去竹林挑选的。

    莫名思索着,彩蝶在一旁同皮蛋玩耍,不时将一颗颗的糖豆丢进皮蛋的口中。

    凤瑶举起竹棒,作势欲打。

    “五方草,二两六钱。”莫名脱口而出。

    凤瑶道:“继续。”

    “石耳,七钱。紫茯苓,九钱。决明子,一两一钱。何首乌,五钱。救穷草,七钱。不死草,三两……”

    五十余味药材,在莫名的口中吐出,丹方用量,丝毫不差。

    一夜间,他竟然真的能够将所有的书背过?

    凤瑶不信,便又问道:“缎经丹。”

    此丹相对简单,莫名不假思索,便能对答如流。

    凤瑶满意的点点头,将手中的竹棒放在了桌上。彩蝶和皮蛋也安静下来,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紫气决!”凤瑶考到。

    莫名朗声背诵真经。

    凤瑶又考了莫名些阵法,铸剑术等,莫名依旧没被难住。

    一上午的光景,在凤瑶不断提问和莫名不断地回答下,就这么过去了。凤瑶终究是被莫名强大的记忆力所折服,她终于信了,一夜间,莫名将宗门几十年积累下来所有精华,牢牢记在了心中。可这还不够,她的目标,是将莫名培养成宗门的第一天才,人活一世,总得追求些什么,更何况,培养莫名竟能让她感觉到一丝的快乐。将莫名和彩蝶抚养成人,使她觉得自己还有活着的意义。十年压抑的感情,她也需要地方释放。她改变了她的性情,可这却成为了莫名痛苦的来源,当然,并不是真正的痛苦。

    上午,紫云峰,炼气修身。下午,瀑布松林,锻体练剑。夜晚,竹苑阁楼,炼丹习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炼丹,是给凤瑶打打下手,在她需要时,帮忙投些药材。阵法,莫名简单布置一个小小的结界还是可以的,不过也只有一人大小。至于炼器,莫名的那点灵力,熔化一块废铁都做不到,更别提炼器了,他也只能是偶尔抽空帮药仆管事老刘打个锄头而已,当然了,是用木燃烧的火焰,还得需要老刘帮他拉下鼓风的风箱。

    至于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那便是,三年的时间,莫名的修为丝毫未尽,依旧是炼气一层的境界。

    凤瑶开始还有些怀疑,是自己的宗门功法出了问题,她找到了掌门兄长凤天翔,拿出原本,一字一句对过,丝毫不差。她又怀疑是莫名的经脉在修炼时,不知何时受损,导致灵运周天不畅,她检查过无数次,完好无损。她十几次带着莫名前去测试堂重新测试,可结果只有一个,测试石碎在莫名的手中。难道,她悉心培养的,竟然是一个废物。刚开始的时候,她是不信的,因为父亲对她说过,莫名是能够修炼的道体,这才交给她,收做弟子,父亲是不会骗自己的。她心中也有所不甘,甚至做出了无数个大胆的尝试。连续十天,莫名每天像吃药一般,被凤瑶摁着,强行将宗门中极为珍贵的炼气丹吞在口中,无效。连续两个月,莫名在凤瑶的威逼下,每日在紫云峰盘坐,不断运转功法,没有灵力了,便吞下一粒粒的元气丹进行恢复,可他屁股下的青石都快被他坐穿了,依旧无效。她甚至配了一池的强筋壮谷的灵药,让莫名足足泡了十天,可除却排出了莫名体内的一些杂质外,依旧是无效。

    几番尝试,让她有些丧失了耐心,可她并不甘心,依旧是每日逼迫莫名修炼,也许,万一,没准哪天这莫名就能突破了。可日子久了,她也就自然而然的放弃了,不再每日强逼着莫名进行修炼。不过,令她比较满意的是,这莫名在培育药草灵花方面着实有一手,药谷内所有的药田,在莫名的指导下,即使没了灵泉,依旧能够被药谷的道仆打理的欣欣向荣。

    三年的时间,莫名的道行,寸功未进,可他其他的方面,却是学到不少。比如,剑法,厨艺以及酒量。

    剑法来源于每日的勤学苦练,厨艺来自于每日为皮蛋所做的肉。至于酒量,那是他前世就有的,可以说与生俱来。

    十岁的莫名不是很高,甚至有些瘦小,他坐在瀑布松林外的一枝树干上,背后,背着秋水长剑,身旁,坐着三年来同他的修为一般,毛都没长过一寸皮蛋,也不知为何,这皮蛋每日吃肉,三年的光景,竟丝毫未变。

    莫名呢,自从去年凤瑶姑姑不再逼他后,他的日子,轻松惬意了许多。山林中,有些微风,即使在这炎热的夏季,也很是凉爽,令人心旷神怡。高他半头有余的彩蝶,坐在了他的对面,蝴蝶在她的身边不断飞舞。她逗弄着,如同平日里一样,她对这谷中的蝴蝶,有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仿佛,她天生就是它们的主人一般。在莫名和彩蝶在夜里的谷中玩耍的时候,它们便会飞来跟随,两人去到哪里,晶莹璀璨,五颜六色的光蝶便会跟到哪里。

    月初的月弯成了一道天上的眉,漫天的星辰,组成九天上的银河。

    莫名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碧绿色的竹笛,抵在唇上,轻轻地吹响,他多希望这笛声能够穿破这个世界,带着他的思念,停在那人的耳畔。忧思婉转的笛声,使得林中的鸟啾蝉鸣也停了下来。

    孙大仙御剑而来,火麟剑在他脚下,似是天空燃烧的一道火焰。

    今晚是他在莫名送丹时同他约定的。两人真挚的童年感情,未曾因为各自身份地位的不同而改变。

    三暑时节,许是天气炎热的缘故,他剃了一个秃头,穿着绣着大红牡丹的花花短裤,披了一件长不及腰的小马甲,露出了双肩,袒着圆滚肥硕的前胸。脖子上挂着黄金铸成的沉甸甸的长命锁。怀中,抱着一个葫芦。他不时回头张望,怕有人跟上来。

    不多时,他在夜空中兜转一圈,便落在了林中。

    “莫名。”他顺着笛声而去,四处张望,小声呼唤,寻找着莫名的身影。

    莫名停住吹笛,跳下了树干,如落叶般轻飘飘地落在了孙大仙的身后,重重地拍了拍孙大仙的肩膀。

    孙大仙猛然回头,莫名对着他一笑,道:“大仙,你可又胖了。”

    孙大仙确实又胖了,脸上的肥肉缀了下来,这三年,他的修为在宗主凤天翔的亲自教导下,如他的体重般,突飞猛进,短短的时间,就已达到筑基四层的修为,这种修炼速度,在宗门的所有弟子中,是前所未有。人人都在羡慕着他,人人都在吹捧着他,他十几岁的年纪,便享受到了众星捧月的感觉。人命各有不同,莫名羡慕不来,可庆幸的是,孙大仙从未将莫名忘记。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