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三十七章 送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七章 送别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孙大仙回过头,捧着手里的酒葫芦,对莫名道:“莫名,俺又给你带好东西来了。”

    树干上的皮蛋,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的雪白毛发腾的炸起,它吱呜一声,一跃落在了孙大仙的头上,两只小爪向着孙大仙怀中的葫芦抓去。

    孙大仙拍了拍它,道:“莫急,好酒当有好肉,莫名,你的肉呢?”

    “孙大仙,你又来做什么?”彩蝶挥手拨开围绕着她的蝴蝶,从树上轻飘飘落下,走到了二人面前。

    孙大仙咧嘴一笑,道:“这不俺听说莫名兄弟明日便要走了吗,所以这才从俺师叔那里讨了点酒,权当今晚为他送行。”

    “你不会又是偷的大黑蛋的酒吧!”彩蝶叉腰斥问。

    孙大仙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想起来,便有些害怕,上次偷了大黑蛋一葫芦酒,那铁塔般的傻汉子也不知谁告诉他的,不由分说,便在几人吃肉饮酒时,大打出手,若不是凤瑶及时将他拦住,也不知他会将这药谷毁成什么模样。

    “那又是从哪里来的!”彩蝶在问话的同时,趁着孙大仙一时不备,将他手里的葫芦夺了过来,她的身子一转,腾空而起,落在了一棵古木上。皮蛋扭头一看,不甘落后,落在了彩蝶的身旁,两只小爪耷拉着,吐出了舌头,像是讨食的狗。

    孙大仙抬眼说道:“这酒是俺从师叔那里换来的,为了这葫芦酒,俺可没少受罪,足足给他做了十天的帮工。”

    彩蝶听到这话,拔出了葫芦塞子。

    宝器堂堂主李宝源酿的桃花酿,是宗门内最美的酒。浓郁的酒香从葫芦口中溢出,香飘数里,三人鼻子一闻,清香,冷冽,甘甜,舒心入腹的感觉让人恨不得一口闷进口中。

    “快,快盖上。”莫名唤道,他是个懂酒的人,他不想再溜出一丝丝的酒气。

    彩蝶盖上葫芦塞子,跳了下来,树干上的皮蛋流着哈喇子,一动不动,它的鼻子略微动了一动,顺着酒气闻去,随后摔落在地,这才仿佛从梦中惊醒,甩着大头,向着彩蝶跑去。

    “好酒。”莫名忍不住赞叹。

    “你的肉呢?”孙大仙问道。

    莫名微微一笑,莫名微微一笑,道:“随我来。”彩蝶一个呼哨,巨虎在不远处抖了抖身子,慢吞吞的来到三人面前。

    三人借着月色向着药谷的深处走去,莫名和彩蝶骑着巨虎,而孙大仙则是御剑相随。不多时,便来到了曾经韩东去到了那个洞中。皮蛋对这里自然是极为熟悉,它从孙大仙的头上跃下,在洞中转了一圈。

    孙大仙运转功法,灵气化作一团火焰,点燃了洞中一团篝火,篝火旁,趴着两只被绑住四肢的野兔,是莫名白天趁练剑时抓的。

    这洞,是皮蛋带着莫名,无意间发现的,从此这里,便成为了三人饮酒作乐,品尝谷内飞禽走兽的地方。

    莫名从腰间的锦囊中,取出了一弯短匕,放血剥皮,十分熟练,不多时,两只活生生的兔子,便被架在了火上,只待熟透,便会成为几人的腹中美味。莫名翻着兔子,不时将地上坛坛罐罐中的调味品,均匀的撒在兔身上。

    兔肉熟了,金黄脆嫩,肉香四溢。

    孙大仙和皮蛋一同抹去了嘴边的口水,莫名扯下大腿,递给了彩蝶,彩蝶闻了闻,便开始大块朵颐。不得不说,这莫名烤肉的功夫,堪称一绝。

    孙大仙再忍不住,搓了搓手,将另一只抢到了手中,小眼瞥了瞥在一旁眼巴巴的瞅着的皮蛋,撕下一半,逗弄一番后,便到了皮蛋的怀中。莫名抱着酒,痛饮一口,倒进了地上的一只碗中,皮蛋抱起碗,品了一品,它并不想一饮而尽。随后,莫名便将酒葫芦递给了孙大仙。

    “莫名,”孙大仙擦了擦嘴,“你明天就要走了,一路上记得小心,我听说,每到这时候,魔门也会派弟子下山的。”

    “我知道,姑姑叮嘱我了。”莫名回道。

    修道人,除却出身于宗门家族的,皆是从凡世而来,而有无修道的根基资质,自然也是由道门前去发掘。这种任务,通常是由门内弟子前去负责,并且派出去的,还是些修为微末,资质不佳的弟子,目的是防范其他宗门对本宗趁虚而入,以及对宗门天才的袭杀针对。

    道者,万里不见得有其一。今年的夏署三月,便是紫气剑宗开宗门,入凡世,测道体的日子。本宗的弟子,由各堂选派,本来名单上是没有莫名的,是莫名求了凤瑶足足十天,死缠烂打下方能求来的,因为,他想回去看看,去到当初他莫名其妙重生的那座江南小城,去看一眼那位曾经在他的生命最脆弱的时候,给予他一丝希望的姐姐。他不是个坚强的人,但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凤瑶答应了,只因莫名说出了他的故事,她再也不好拦他了。

    三旬酒后,莫名取出了碧绿色的竹笛,小彩蝶有了三分醉意,俏脸微红的靠在了莫名的肩上,闭上眼安静地听着笛声。孙大仙向后倒去,席地而躺,眯上了小眼,打起了呼噜,皮蛋摇晃着抱起了地上的葫芦,向着它那只早已一干二净的碗倒去,却只滴出了几滴,它向着洞内跑去,摇晃的步伐似有三分醉态,它对着幽深的洞,小声的咆哮着,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夜深了,洞中的火焰扑闪着,莫名添了几根干柴。

    繁星似锦上的珍珠,一只黑色大雕从月的正中划过,雕上,盘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黝黑的,略长的脸,锐利的鹰眼,目空一切,弯弯的鹰钩鼻子,颌下,一缕随风而起的长须。黑色的斗篷,盖在了头上。手中,把玩着两只铁球。他的手忽然停住了,眉头一皱,拍了拍雕的脖子,大雕煽动着翅膀,在空中盘旋着停了下来。

    他站了起来,大雕向下落去。他手腕轻轻一抖,一只铁球,带着破空的历历风声而去,击在了护宗阵法形成的紫幕上,却未有丝毫的停滞,紫幕如气泡般破了,铁球转了一圈,回到了他的手中,他一跃而起,流利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矫捷的身姿在空中化作破空的利剑,向着洞口掠去。

    “你是谁!”莫名噌的站起,拔出秋水剑,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位凭空出现的老人。彩蝶险些摔在地上,她揉了揉眼睛,刚想埋怨莫名,可见眼前的这番情景,她的十分醉意,醒了九分,她拔出长剑,缓缓地向着孙大仙处退了几步,并狠狠地踢了踢他的光头。

    孙大仙止住了鼾声,并未醒来,只是翻了翻身子,彩蝶又踢了一踢,用上了十足的力道,孙大仙吃痛下,这才一下子从地上坐了起来,他伸了伸懒腰,眯着小眼,四处张望几眼,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一抹腰间,一团烈焰闪过,手持火麟剑站在了莫名身前,并点指问道:“老头,你是谁?”

    老人并未说话,孙大仙运转体内灵气,手中的火麟剑生成了一团火热烈焰,粗壮的手腕灵活的抖动着,火红色的长剑前,抖出剑花,形成了一朵烈焰红莲,先下手为强,这是师尊教导他的。老人默默地看着他。他持剑向前向前极速刺去,红莲散开,灼热的火浪将孙大仙的身影埋没,长剑从火焰中刺向了老者的咽喉。

    老者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未曾眨,便用手指夹住了孙大仙的剑尖。

    孙大仙掌中聚起火球,刚想向老人打去,便见老人盘球的手右手一顿,左指轻轻一弹,一道黑气点在了孙大仙的胸前,孙大仙本想用火麟剑挡住,可他的动作却来不及。他口中吐出一道血箭,身子倒飞了出去,五丈后,重重的摔在地上,烈焰也即刻消失不见。只两根手指,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老人,便伤了宗门几十年来的第一天才孙大仙。

    莫名唤道:“孙大仙。”

    孙大仙捂住滚烫灼热的胸口,啐出了一口黑血,强提灵气,坐起来回道:“俺没事儿。”皮蛋跑到了孙大仙的身旁,大头拱了拱他的肥肉,孙大仙摸了摸它的头,示意无碍。

    莫名和彩蝶持剑警惕,老者一动不动的眼,无时无刻不在压迫着二人的神经。

    莫名的衣服被冷汗湿透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双腿在不自觉的颤抖,可他的眼睛却毫不畏惧的和老人对视着,没有丝毫躲避。

    老者向前迈了一步,莫名稳了稳持剑的手,未后退一步。

    老者盘着手中铁球,几道黑影闪烁,他来到了莫名面前,带着一股劲风,吹起了莫名的发丝。他低着头,脸几乎贴在莫名的脸上。莫名甚至能感受到他那略微带着腥味的呼吸。他就这么看着莫名,一动不动。

    莫名的心,似乎被千斤的石头压迫着,他甚至能在此时静的可怕的洞中听到他心脏急速的律动。

    老者的眼睛变的腥红,莫名从他腥红的眸子里看到了杀气,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杀气,冰冷刺骨,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怜悯。

    “跪下!”老者冰冷的吐出两字,如敲山的重锤击在他的耳畔,又如瑟瑟的寒风吹在他的心中。他的汗,瞬间全无,眼前的世界也只有这位老人,他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颤抖着,颤抖着要软绵绵的跪下去。

    莫名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舌头,他本是空洞无神的眼睛向上一挑,恢复了同老者的对视,他知道,他不是眼前这位老者的对手,但是生而为人,总有人需要你挡在他的身前,一如曾经的莫婷婷,无论是身后的彩蝶还是孙大仙,都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勇气。他的腿虽然颤抖,却依旧挺直。

    两人四目相对,即使实力不等,可彼此的眼神却不肯有一丝的退让。

    鹰眼老者嘴角微微一扬,他收了杀气,眸子中的腥红逐渐褪去,缓缓抬起头,手又开始盘掌中的铁球。

    “你叫什么?”他指了指彩蝶。

    “我叫彩蝶!”彩蝶娥眉一挑,脆声回道。她刚才虽然也有些胆怯,可也如莫名般未曾后退半步,孙大仙挣扎着扶着石壁站了起来,重重地咳着。

    “你,跟我走!”老者淡淡说道,冰冷的不容置疑。

    莫名将一旁惊的骇然的彩蝶拉到身后,回道:“糟老头子,你休想!”

    老者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名,随后朗声大笑,可这笑,听在莫名的耳中,却犹如恶鬼咆哮般,令他觉得发毛。

    “糟老头子,你笑什么!”莫名顾不得了,反正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不如先图个嘴上爽快。

    “这位牙尖嘴利的小友,你不怕我杀了你吗!”老人止住了笑,抖了抖衣衫上的尘土,背过手去看着莫名。

    “我怕!”莫名持剑探头向着老人吼道。“但我不怕你!”隐隐的,莫名已经猜到,这老者并不想真正的杀他。

    “好小子!如果我今天非得带走她呢!”老人不疾不徐的说道。

    “那就杀了我!”莫名吼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老人修长的手腕扣住了莫名的脖子,可莫名的眼睛依然恶狠狠地盯着老人。

    “我跟你走!”彩蝶从莫名的身后走出,莫名用手拉住了她。

    老人的手松开了莫名,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小友你不要误会,老夫是要带她去修道的。”

    莫名丢掉了手中的剑,再次将彩蝶挡在了身前,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揉了一揉,随后道:“我信你个鬼呀!”

    老人一怔。

    “瞅你那模样,糟老头子一个,再看你那打扮,就知道心狠手黑的很。我告诉你,彩蝶她根本不能修道,你八成是想诱拐未成年少女!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这种人,将来是会遭天谴的,我不管你是因为道德的丧失,还是因为人性的扭曲,爷们儿劝你及时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早点离开,免得天公抖擞神威,给你弄个魂飞魄散,不得善终。”

    莫名不停叫骂,老者在一旁哭笑不得,彩蝶躲在莫名的身后有些窃喜,孙大仙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莫名口吐莲花。

    “娘希匹的,学到了!”魔帝道。

    “格老子的,将来老子也要炼个法网!”仙帝道。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