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三十八章 离去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八章 离去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老者对莫名肆无忌惮的谩骂充耳不闻,他的眼中,只有躲在莫名身后不时张望的彩蝶。

    “喂,糟老头子,你说话呀!要杀要剐,来句痛快的!”莫名更加无所顾忌。

    “小姑娘,你愿意跟老夫修道吗?”这老者一瞬间竟像变了个人一般,他的言语恳切,目光和蔼,瞪大的眸子,饱含请求。

    “忒!糟老头子,你有没有听小爷说话!小彩蝶她不是道体,不能修道!”莫名叫嚷道。

    “你给老夫闭嘴!”老者一个脑瓜崩弹在了莫名的额头上,莫名哎呦一声痛叫,若不是身后的彩蝶将他扶住,他定会摔倒。他摸摸额头,涨起了包。可他自知技不如人,也只能逞些口舌之快了。

    “糟老头子!”莫名吼道。

    “你再叫一句,我把你丢出去喂雕!”老者沉声道,脸色阴沉如一潭黑水。

    莫名不敢再叫嚣了,他明白,任何事情都有适可而止的时候。

    “你这牙尖嘴利的小子,你可知道,她为什么不能修道?”老者微微一笑,和颜悦色道。

    莫名摇头,孙大仙拄着剑,也踉踉跄跄的走了上来。

    莫名看了孙大仙一眼,孙大仙眨眼示意无碍。

    “她是……”老者的话未出口,彩蝶便将他打断,“我跟你去!”彩蝶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彩蝶低着头,从莫名的身后走了出来。莫名攥住她的手,被彩蝶轻轻挣脱。

    “彩蝶?”莫名和孙大仙感到无比震惊。那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者闪烁着精光的眼睛不停的看着彩蝶,像是盯住了一块举世无双的璞玉。他手中盘着的铁球更快了,咧着嘴,伸手向彩蝶牵去。

    “慢着!”莫名大吼一声,索性将秋水剑丢在了地上,张开双臂,再次挡在了彩蝶身前,孙大仙不甘示弱,即使体内没了一丝的灵气,他依然两手举起了手中的剑。

    莫名将彩蝶拉到了一旁,在她耳边低语问道:“你真的要跟这个遭老头子走?”

    彩蝶点了点头,同样在他耳边轻声道:“我觉得他对我没有恶意。”

    “可你至少得让姑姑知道吧!”莫名道。

    “你告诉她就行了。”彩蝶道。

    “小姑娘,小彩蝶,我们可以走了吗?”老者搓着铁球,笑着凑了上来。

    彩蝶道:“可以了。”

    莫名拽住了她,四目相对,彩蝶俏脸羞红着微微低下了头,因为她从莫名的眼中看到了的担心和不舍。

    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这是莫名不愿勉强的,也是他不能阻止的。

    他从怀中取出了那支竹笛,轻轻捏住彩蝶的手,将笛子放在了她的手中。

    “这笛子,你拿着,希望将来的你,依然能够记得我。”莫名道。

    彩蝶紧紧攥住笛子,抹了抹眼角,随后贴在莫名耳边道:“莫名,我觉得我们会有再见的那一天,那天你要敢忘了我,我就杀了你!”

    莫名从彩蝶眼中一闪而过的清冷中,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他将这句话深深地记在了心中,也将眼前的这位酷似前生爱人的小姑娘记在了心中。他不敢忘记,他知道,彩蝶并不是仅仅是说说,他要是真敢忘了,再见面时,她肯定会杀了他。只是相隔路远,缘分难料,再相逢时,却不知什么时候了。

    老人领着彩蝶来到了洞口,大雕一声长唳,在空中盘旋。

    “我到哪儿去找你!”莫名看着站在雕上的彩蝶,高深吼道。

    彩蝶不知,那位老人道:“北冥无尽,古木参天,豢龙城外,狼牙岭南。牙尖嘴利的臭小子,我们有缘再见!”

    莫名念叨着记在心中,并在脑海中不断搜索,试图揣测出这地名究竟在什么地方,可他思索半天,毫无所得,抬头看去,彩蝶的身影,已经是消失不见。

    “师尊,师尊!”阵堂的大弟子方才慌慌张张地敲打着堂主李成的屋门。

    门开了,李成还在整理着衣衫,“师父,不好了!我们的护宗阵法被破了!”方才匆忙道。

    李成眉头一皱,来不及整理自己的衣冠,便拉住方才向楼下跑去,两人来到了阵堂的大厅,看向了大厅正中浮着的人头般大小的水晶球,水晶球中,是整个紫气剑宗缩小版的地域图,靠近药谷的地方,有了一道缝隙。

    “你快去通知宗主!”李成道。

    方才答应一声,向外跑出。

    不多时,宗主凤天翔来到了阵堂中,他看了一眼水晶球,来不及思考,便飞身而走,李成在他身后御剑跟随。

    两道剑虹,划过夜空,落在了竹苑中。

    “妹妹,妹妹!”凤天翔看着日光珠点亮的竹楼急切唤道。可他刚说完,却听竹楼内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老宗主凤鸣从竹楼内走了出来,凤瑶在他的身后跟随。

    “天翔,难道你知道为父回来了?”老宗主问道。

    凤天翔来不及和自己这位又苍老了许多的父亲叙旧,忙道:“父亲,宗门的阵法被破了!”

    “什么!”老宗主的眉头一皱,脸色变得阴沉。“从哪儿破的。”

    “师父,就是在这药谷中。”李成道。

    老宗主施展功法,打出几道紫气,笼罩着药谷的阵法结界缓缓浮现,在正北方向的紫气结界果然有一道从天际上直直蔓延下来的如同天沟一般的缝隙,老宗主倒吸一口凉气。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将自己亲手布置的护山阵悄无声息的破坏成这样,这人的修为,他无法度量。

    “难道,是他们不成?不会的,不会的。他们不可能找到我的,即使找到我,也不会有如此的修为。”老宗主心中暗自盘算。

    莫名骑着巨虎,身后压着重重孙大仙,虎头上,趴着皮蛋。

    “大仙,你该减肥了!”莫名被他压的有些喘不过去。

    “俺不要,这几两肉,是俺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孙大仙虽然有些虚弱,可他的身体还少,吃下了几粒复原筋骨的丹药,他便已经无事了,只是灵气,尚需恢复。

    巨虎在林中缓慢前行,莫名抬头也看到了天际上那条沟壑,从他的不断对宗门典籍的学习中,他猜测,宗门的护山阵法,已经被破坏了,至于是被谁破坏,也不难猜测,定是那位带走彩蝶的鹰眼老头子无疑。

    凤瑶四人御剑在空中俯瞰,并不住呼唤着彩蝶和莫名,细微的声音传到了莫名的耳中,不知为何三年来,莫名的修为虽然分毫未涨,倒是这六识增进了不少,耳聪目明的,不同于凡人。

    他停下巨虎,抬头大声吼道:“姑姑,我在这儿呢!”随后举起了日光珠,不断摇晃。

    凤瑶扭过身,长剑兜转,化作一道流光,向莫名而去。

    “彩蝶呢?”凤瑶落下后,本已经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姑姑,彩蝶她被人带走了。”莫名回道。

    “什么?被什么人带走了!”凤瑶厉声问道。

    “师姑,您不要担心,彩蝶她没事儿的,只是被带去修道了。”孙大仙道。

    “修道?”凤瑶不解。

    “姑姑,我们回去说吧。”莫名倒是一副小大人样子。

    骑着虎穿过林子,半夜时,莫名回到了竹苑,凤瑶也早已经将自己的师兄父亲叫到了院中,四人相谈等候。

    莫名将孙大仙从虎背上搀扶下来,孙大仙一眼便瞅到了自己的师尊。他可算是找到了亲人,眼泪刷的落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向了凤天翔,嘴里嘟囔着,“师父,俺被人打了!”

    凤天翔膝下无子,对这百年难遇的宝贝弟子自然是极为疼爱,顾不得责怪他此时啼哭的吵闹,将这个被他好不容易养成这样的火娃子揽在了怀中,心疼道:“不哭不哭,告诉为师,是谁把你揍了,为师给你揍回来。”

    孙大仙在他怀中狡黠一笑,抹了抹鼻子,收起泪水,道:“师父,那人跑了,不过,您老人家可不可以将您的那件金丝蚕甲赐给徒儿防身啊,痛死徒儿了。”说完,他假意重重咳嗽几声。

    凤天翔一把攥住了孙大仙的手腕,用灵力探去,这孙大仙,除却灵力尚未恢复,浑身经脉,丝毫未损,哪有什么受伤的迹象,这小子,肯定是又惦记上自己的宝甲了。

    他啪的一拍孙大仙的光头,“为师的宝甲,你以后少给老子惦记。”说完,他将孙大仙拉到了一旁。

    “莫名,彩蝶是怎么回事!”凤瑶叱道。

    莫名的嘴皮上下飞舞,吐沫横飞,好半天这才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个清楚。

    众人听完,才知道宗门阵法被破坏的根源,以及彩蝶因何被他人带走,心中都是各自吃惊不已,盘算着这彩蝶究竟是什么灵根道体,竟然能够得到大能修士青睐。

    “姑姑,”莫名一声呼唤,将几人从震惊中醒。“你们知道,豢龙城是什么地方吗?”莫名想起了那位老者临别时的话语,这才问道。

    老宗主思索着,摇了摇头,其他人面面相觑,表示闻所未闻。

    “人皆有福缘,彩蝶被带去修道,是件好事,瑶儿,你不必伤心,也不必挂念,想那修士,修为远胜为父,若想伤她,也不会容得下这两个娃子放肆,所以你大可放心。”老宗主安慰道。

    凤瑶低头不语。人非草木,这彩蝶虽说从天而降,可从小便是由她抚养长大,她心中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也是一直由她陪伴,如同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如今,忽的一下,就消失不见了,甚至连句道别的体惜话儿都没有。她的心中,一时半会儿的难以接受。只是天地无涯,此时只愿,彩蝶修成之时,能够回到宗门,前来看她。

    凤瑶沉默着回到了自己的屋中,看着木架上彩蝶的衣衫,独自出神,许久,她叹息一声,将衣服取下,抱在怀中,坐在了月牙床上。

    老宗主没让众人去打扰凤瑶,虽然他明知道自己的女儿,这时候定是极为悲伤,可有些人,越是安慰,越是会加剧痛苦,就不如让她一个人独自承受,承受过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会更好些。

    老宗主带着凤天翔及阵堂堂主李成走了,首要的事,自然是从宝器堂中取些灵石,修复护宗大阵,路上,凤天翔两人在与老宗主的交谈中,这才得知,今日恰好是老宗主回宗的第一天。三年来,他寻遍汉地七郡三十六城,依旧是未查到韩东的踪影,甚至,他在魔云宗的宗门外每日梭巡等待了足足一年,也不见有人出来,他这才放弃。在这一年中,令他比较奇怪的是,这魔云宗竟然不知为何,如闭宗了般,一人未出。可他碍于修为,也未敢深入魔宗,一探究竟。

    莫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他旁边的孙大仙说是留下来陪着莫名,可他早已经起了鼾声,皮蛋趴在了孙大仙的肚皮上,不住地起伏。

    “仙帝,魔帝,给小爷滚出来。”莫名坐起了身,说老实话,这还是他三年来第一次主动叫起二人,此时的他,想有人说两句话,排解内心的孤独。

    “娘希匹的,莫名,你还没死呢!”魔帝的公鸭嗓是时候的响起。

    “你们就这么盼着小爷死,是不是等哪天小爷死了,你们就能出去了?”莫名心神中,暗自嘲笑。

    “小莫子,废话少说,找爷两个干什么?”仙帝道。

    这两位大爷,平日里莫名可不敢招惹,只是今天,他有些事情,需要询问二人。“我有一事不解,不知二位大爷可否相告。”莫名毕恭毕敬道。

    “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那个顽主小爷怎么今天这么客气了!”仙帝哂笑道。

    “去你的,瞅你那阴阳怪气的模样,老子就有气,”魔帝咒骂道,随后向莫名讨好道:“小莫子,快说什么事,本大爷给你解答,告诉你,这世界上的事,没老子不知道的。”

    “你听他胡诌,你就不如听母鸡打鸣!”仙帝道,这两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忘吵架斗嘴,时不时还会斗上一斗,扰的莫名是不胜其烦。

    魔帝刚想回话,却被莫名打断,“我想问,测灵石究竟准不准?”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