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三十九章 寻灵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寻灵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这么问,自然有他的道理,他想弄明白,彩蝶为何能够修道而他却为何不能。

    魔帝和仙帝沉默许久,魔帝这才道:“测灵石是最基础的测试灵根体质的方法,当然准了。”

    “可为什么彩蝶能够修道,而我却不能,三年来,我每日运转功法,勤练苦修,为什么毫无长进?”莫名心有不甘的问道。

    “咳,咳,这问题,老怪物你来回答。”魔帝推脱道。

    “我不知道!”仙帝顿时脱口而出。

    莫名揣测着,不断思索,仔细回忆,试想着到底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可他翻遍了自己脑海中所有的知识,包括对这个世界所有的了解,依然是找不到答案。

    孙大仙翻了个身子,皮蛋滚落了下来,小小的床被这两人占据。莫名穿上鞋,推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月洒落满院的银光,院中各色的繁花怒放,巴掌大的红蔷薇上落着一只紫色蝴蝶,蝴蝶旁,彩蝶的身影若隐若现,她摆弄着花,逗着蝶,回过头,冲着莫名莞尔一笑,随后便化作光粉,消失不见。莫名揉揉眼睛,知道是错觉。

    他向着彩蝶的房间走去,情不自禁的推开了房门,阵阵清香扑鼻,是无比熟悉的气息。

    莫名凝出一丝灵力,点燃了烛火,他举着灯台,四处看去,他从未来过彩蝶的房间,不禁四处打量。

    彩蝶即使在这个房间很少居住,可房间依旧被她收拾整理的异常干净。

    靠南处,一张如白玉般月牙床被各色珍珠串起的帘子遮住,靠墙处,简单的布置着一只由碧绿色的竹子拼凑的梳妆台,台下,一只半人高低的藤椅。

    莫名将灯台放在了梳妆台上,拉过藤椅,坐了下来,他拄着下巴,出神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知该想些什么,他的脑子很乱,仿佛有数不清的丝线在他的心头纠缠,并伴随着前世女友以及今世彩蝶的身影不断闪现,他狠狠地晃了晃头,恢复了几分清醒,低头看去,却见彩蝶的梳妆台上,竟然随意的放着一柄五指长的短剑匕首。他将匕首拿在手中,借着灯光,仔细端详,却见这匕首也不知彩蝶从何而来,红铜色的剑鞘锈迹斑斑,剑柄后,赫然是一枚大大的锈色铜钱。他微微一笑,被这短剑的奇异模样所吸引,随后一手攥住剑柄,一手把住剑鞘,想要看看这柄短剑是什么模样。

    他试了一试,剑在鞘中,纹丝未动,他又用力试了一试,依旧是未拔出分毫。

    莫名站了起来,将短剑丢在了梳妆台上,踢走了藤椅,挽了挽袖口,扎了个马步,运转功法,将丹田内并不多的灵气全部灌输在了两掌上,他不信这个邪,誓要将此剑拔出。他的手上,紫气凝聚,虽然不多,可还算是有用,他一手紧紧握住刀鞘,牙关紧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再次尝试,可这看起来已经是被埋没许久的短剑依旧未动分毫。

    莫名的额头上,暴起的青筋渗出了点点汗水,他颤抖的双臂酸疼,嘴唇也被他咬的翻出了紫色,他虚脱一般的坐在了藤椅上。

    “真是怪了,这柄短剑,我竟然拔不出来。”莫名心中暗想,好半天的功夫,他才恢复了气力。

    他不断把玩着手中的剑,仔细的观赏,想要从剑身上看是否有暗簧机关,可他看了半天,依旧是毫无发现。

    莫非是被铁锈遮盖了,他猛的想到,聪明的头脑岂能被这等小事难住。他四周看了一看,正巧发现彩蝶的衣物架上有一条绸布,彩蝶已走,他便毫无顾忌的将绸布用来擦去短剑上的锈迹。他擦了又擦,锈迹丝毫未掉,反而这块绸布起了毛刺。他又随手从梳妆台抄起了一把剪刀,用刃刮去。可只两下,剪刀的刃便被卷了。

    莫名将短剑和卷了刃的剪刀丢在了梳妆台上,许是这一阵子的折腾,让他疲倦了,他忽然觉得一阵困乏,倒头趴在梳妆台上,便睡着了。

    孙大仙揪着皮蛋的脖子,寻了莫名半天,找遍了除彩蝶房间外的所有房屋,这才在凤瑶的提醒下,推开了彩蝶的房门。

    莫名睡的正香甜,打着微微的呼声,口水流了一片。

    “莫名!太阳照屁股喽!”孙大仙故意趴在他的耳旁,一声嚎叫,惊的莫名猛然抬起了头,瞪大了眼睛,向铜镜中的自己仔细瞅了瞅。莫名搓了搓脸,恢复了清醒。

    “莫名,你该走了。”凤瑶站在门口道,她的手中,提着一枚火红色的葫芦,里面装的,是她一大早特意从宝器堂堂主那里讨来的酒。

    孙大仙提着皮蛋走了出来,莫名随手拿起铜钱短剑,别在了腰间。

    二人走出后,皮蛋在孙大仙的手中四爪不断挠着,晃着脑袋咿呀呀直叫,孙大仙将它放在地上,它抬起头,看准了莫名腰间的短剑,向上一跃。

    一道黑影从莫名的腰间一闪而过,皮蛋看似肥硕的身材,前所未有的极速而敏捷。

    它口中叼着短剑,落在了地上,随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怀中紧紧地抱着那柄短剑,黑眼圈中深红如宝珠般晶莹的眸子里起了朦胧水雾。它抚摸着剑,像是见到了多年相思的老友,又如恋人般疼惜着落下了眼泪。

    莫名三人就这么杵在原地,不愿有丝毫的打扰。

    皮蛋吱呜着啜泣,莫名虽然不理解它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还是向它走去,蹲下身子,抚摸着它的头,随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抱起。

    “莫名,你该去宗门了。”凤瑶道。

    莫名点了点头,一个呼哨,唤来了巨虎。

    紫气剑宗的广场,三十余位弟子在高天元的指挥下,排做五排,随后一一点名。

    “莫名,莫名?”高天元道。

    “来了,来了。”孙大仙御剑来到,“莫名在后边呢。”

    莫名翻身落下巨虎,一拍巨虎的头,表示谢意,巨虎蹭了蹭他,扭头离去,随后来到了高天元面前,如此,宗门内需要派出去的所有人便到齐了。

    高天元领着众人,来到了测试堂外,早走测试堂的弟子为众人准备下了测灵石,不多不少,一人一枚,分发了下去。

    随后领着众人来到了堂后的一处小竹楼,竹楼上,不知名的鸟儿咕噜噜地鸣叫,有两位三十岁上下的道仆在向上撒着吃食。

    “鸽子。”莫名低声道。

    两位道仆见高天元带着众人来到,匆忙放下了手中活儿,向高天元施礼,打过招呼。

    高天元对着众人道:“这是宗门养的灵鸟,名字叫做‘飞奴鸟’,你们一人带上一只,哦,它自己会跟着你们的。你们如有发现有灵体后,记得,第一时间用它通知宗门,宗门自然会派人接应。”说完,他瞅了一眼两位道仆,两位道仆领会。其中一位有着络腮胡的汉子从脖子中掏出一枚哨子,放在嘴里一吹,却只见,房顶上,屋檐内,包括开着窗子的屋内,所有的鸟儿纷纷落在了院中,动也不动的立在原地。

    莫名低头看去,一只飞奴鸟在它的脚边,鸽子般的样子,却比鸽子略大,鸟喙也要长上寸许,雪白的羽毛,不染纤尘,红宝石般的眼睛透着精光。莫名蹲了下来,随后伸出两掌一并,那鸟儿一跃,落在了他的掌中。他胸前肚兜里的皮蛋也探出了头,贪婪的看着,想要把它吃进嘴里。莫名站了起来,向其他人看去,却见宗门内所有的弟子,怀中都抱着一只鸟儿,不过模样却不尽相同。他们在同身旁的人交头接耳的谈着,十分吵闹。

    “好了,安静。”高天元道。“如今,你们都拿到测灵石和飞奴鸟了,如此,你们便可离开宗门去寻找灵体了,还有一事,我得告诉你,你们要记得带好宗门令牌,到了各自负责的城池,出示令牌,当地的官员自会配合协助你们,以一年为期,无论有没有寻到灵体,都需要返回宗门。十八岁前为人体筑灵期,错过这个时期,经脉定死,即使是灵体也不能修炼,因此十八以上的人,你们就不必考虑了。”

    莫名心中暗想,为何当初自己没有人带着去测灵,可他哪里知道,那日的他被国舅爷的儿子,吊在了树上,足足荡了一天。

    “莫名,你过来。”高天元道。

    莫名将他的飞奴鸟放在了肩上,向高天元走去。

    高天元从腰间的储物囊中取出了一卷牛皮色纸,递给莫名道:“这是地图,你要去的沛城,在汉地的江南,你刚好可以从宗门内的漓江源乘小舟顺流直下,不出两月,便可到了。”

    莫名接过地图,打开仔细观看。漓江,汉地第一江,源于太白,横贯西东,详细的地图一眼便能看个了然。他收回地图,拱手谢过,其余的人,早已各自离开,莫名也不做停留,与庭院外等候的孙大仙拥抱过后,便离开了。

    六月的骄阳,虽然已是近黄昏时候,可依旧炙热,一丝风也没有,湛蓝的苍穹没有丝毫杂色,阳光从西边射下来,照在了江上。一叶小舟,从夹在山峦中的的水天一线处,自西向东,渐渐行来。它轻抚江水,泛起道道涟漪,船头上,蹲坐着一只黑白小兽,小兽的头上,是一只安静的鸟,四处张望,它放眼看去,一群归巢的飞鸟排成人字队形,藏进了峰峦中,消失不见。小舟上,脸色通红,裸着上身的莫名,眯着眼躺着,嘴里叼着一支芦苇,翘着二郎腿,晃着脑袋,却随口嘟囔着作了一首诗:“身若浮萍心在天,一苇轻舟下重关。碧玉佳人何处寻,古巷烟雨是江南。”他念完后,猛地睁开了眼睛,手摸了几摸,这才摸到手旁不远处的酒葫芦,他提了起来,吐出嘴里的芦苇,倒了几倒,却只滴出了几滴,酒,没了。他随后坐了起来,扭头手搭凉棚,老远便望见了江边随风招展的幌子。

    莫名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低头拾起了船舱中的秋水剑,背在了身后。剑很长,与他的身躯并不相符,可他却喜欢这种感觉。

    他控制着小船,向着江边处,顺流而去。

    离得近了,莫名这才发现,这是一处渔村,江边有一处泊头,停靠着几十只大小不同的渔船,船上,岸上,赤着身子的红铜色皮肤的汉子,在上下忙碌。

    莫名将小舟随意地停在了江边码头,跳了上去,闻了闻酒香,向着江边的那处酒肆而去,今夜,他便要在这处江边渔村借宿了。

    酒馆不大,也不讲究,甚至于外边还用几根竹竿撑起了一处棚子,可棚子中的桌椅上的人却十分热闹,不过多是些赤着上身的汉子,划拳行令,斗酒吹嘘。

    莫名穿过竹棚,走进了酒馆。天气炎热,酒馆内反倒无人,只有账台处有一位头戴天蓝色包巾的中年夫人在拨弄着算盘。莫名心中欢喜,他素来喜欢安静,左右看了一看,寻了一处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将怀中的皮蛋放到了桌上。

    莫名刚刚坐下,中年夫人便摇着水蛇腰来到了莫名面前。

    她取出一方绢帕,坐到了莫名对面,嗲声道:“呦,这是打哪儿来的小英雄。”

    莫名抬眼一看,这女子,三十余岁的年纪,虽未浓妆艳抹,看起来也是寻常女子,不过一颦一笑间,却独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风韵。

    莫名低下头躲过她眼神中的风情,从后厨内,走出了一位老实巴交的汉子,手托一盘红彤彤的糖醋锦鲤向外走去,边走边道:“二娘,你还不快去外边招呼着。”

    夫人怒斥道:“你嚷嚷什么,没见老娘在招呼这位小公子么!”

    莫名突然起了玩性,不由得就想要调戏这女子一番。他猛地抬起左脚,踩在了长条凳上,道:“老板娘,给小爷来两条上好的江鱼,再来两壶你们这儿最好的酒。”

    “呦,这位公子,你这小小的年纪,就要喝酒?”二娘站起来,花枝招展般的想要离开,待她背对莫名之时,莫名却突然将她的手腕捏住,随后向怀中一曳,那女子受不住力,一下子便被莫名揽在了怀中。

    “小爷不单会喝酒,小爷喝酒还必须得你陪呢。”莫名冷声道。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