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四十章 一饭恩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章 一饭恩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被人称作二娘的女子,虽然是久经风尘,可也未曾想到一位十岁的少年,竟然能够对她做出这等僭越之事,她目转秋波,眉挑风情的看着这位不同寻常的少年,随后,抬手点了点莫名的额头,道:“你这花小子,想吃老娘,再长大些吧。”

    莫名松开了手,二娘捂着嘴笑着离去。

    不多时,先前出门的那位汉子便托着两尾鲜嫩肥美的江鱼放到了莫名的桌上。

    莫名闻了一闻,这鱼,还算不错。

    两壶美酒,随着二娘的风韵而来,咯咯一笑,斟满了酒杯,待那股浓厚的胭脂俗粉的气息散去,莫名才拿起了桌上的竹筷。

    一壶酒后,喧闹的码头逐渐安静,竹棚内的渔人也各自回归,昏黄的光,铺满了大江,却透不过一片浓密的枫林。

    枫林中,走出了一位手拄松杖的驼背瘸脚的老人,披散蓬乱的白发用一只枯木簪住,破旧褴褛的衣衫包裹不住黝黑瘦弱的身躯,如风中残烛,脚下,踩着一双露出脚趾的草鞋。浑浊的老眼,目中无神,纵横如沟壑般的皱纹,藏不住满脸的青斑。他的手颤抖着,勉强扶住松杖,艰难的挪着步子向前走去。

    桌上的酒,只余下了半瓶,皮蛋抱着新上的一条鱼在桌上啃食。

    老人来到了酒馆外,伫立徘徊许久,才向里面挪去。

    “去去去。”酒馆的后厨中,走出了一位系着围裙,肥头大耳的虬髯汉子,他手举菜刀,将这位老人向外哄去,坐在账台上的二娘抬起头,冷冷地盯着,送鱼的汉子,在她的身后为她捶着背,不再说让这女人受用的谄媚讨好的话语。

    “爷,您行行好吧。”破落的老乞丐不知从何时起,习惯了这般低声下气。

    “滚蛋。”汉子挥了挥手中亮闪闪的菜刀。

    老乞丐昂起了头,眼中闪过一丝曾有的骄傲,他回身便要离开,腹中的饥饿虽然使他无力抗拒,可他却不想再为这嗟来之食,再受风言恶语,若是在以前,他早已将他碎尸万段,可他却忍住了,只为了心中的一个念想,也是支撑着他活到现在的信念。

    “老人家,慢走。”莫名将他叫住,随后从腰间抹出一锭马蹄银,随手一丢,稳当当地落在了帐台上,“这顿酒,小爷请了。”莫名说这话的时候,从未这般干脆爽利。

    老乞丐只一眼,便看出这少年,该是一位小小的修道人,他瞥了一眼那汉子,汉子放下了手中的刀,为他让过了路,他便挪动着步子,向着莫名走去,坐在了莫名的对面。

    “店家,再来两条鱼,两壶酒。”莫名道。

    皮蛋吱呜着,咽下了嘴中的肉,随后伸出了爪子,做了一个三,在莫名的眼前不断摇晃。

    莫名一拍它的大头,又道:“来五条。”

    “还不快去。”二娘用衣袖擦着那锭他从未见过的沉重的银子,催促着身后的男人。男人立刻答应,随着虬髯大厨进了后厨。

    二娘一步一忸,迈着猫步,摇着峰峦,托着美酒,放在了桌上。

    “小公子,”她拿起酒壶,为莫名斟满一杯,“奴家在这里陪你。”说完,她便坐在了莫名一旁,眨着媚眼,向莫名靠去,也不在乎老乞丐身上的恶臭。

    莫名将她推开,冷声道:“小爷要陪这位老人,顾不上你。”

    二娘冷眼瞥了下老乞丐,识趣的走开。

    老乞丐并不在乎,饥肠辘辘的他,随手拿起一位鱼,开始狼吞虎咽,莫名站起来为他倒了一杯酒,他便即刻灌进了嘴里,莫名再满一杯,道:“老人家,慢点吃。”

    “鱼来了。”店铺的掌柜嘴角咧到了耳边,托着冒着热气的鱼,放到莫名的桌上,皮蛋伸出爪子,刚想抓取,便被莫名一筷子拍在了爪上,缩了回去,莫名为它夹了一尾,放在了一只搪瓷大碗中。

    酒没了,桌上的鱼也被老乞丐同皮蛋吃的七七八八,皮蛋打了个饱嗝,满意地拍了拍圆滚的肚皮,倒在了桌上,莫名肩上的飞奴鸟跳上了它的肚皮,有了些许红光的老乞丐也已酒足饭饱。

    “少侠,”老人犹豫了下,心中似乎有话,却并未出口,只是道了声谢,便起身想走。

    莫名自然察觉,对这位老人,他有种说不上来的尊敬,道:“老人家,你有话要说?”

    老人将将起身,听到这话,又坐了下来,“唉!”他叹息一声,随后道:“小少侠,有些话,我想请问你,但还请少侠不要多虑。”“老人家请问。”老人这才安下了心,“请问少侠,可是剑宗的道人?”莫名沉思良久,并未回答。“少侠不要多想,我现在已经是手无缚鸡之力废人,对你没有丝毫的威胁。”莫名这才放下了一丝心中戒备,微微皱眉看着老人,道:“老人家怎么知道?”老乞丐苦笑道:“我是魔门的人。”莫名顿时站了起来,一个转身,将剑解下,手执长剑,冷冷地盯着他,“小仙家不必惊慌。”老者起身道。“我现在没有了一丝的修为,否则,又哪里会落得这般模样。”莫名信了,不信又能如何,这老人如果对他有敌意,无非是拼个你死我活,生前三杯知己酒,胜过死后绕梁音。

    莫名坐了下来,将秋水剑随意的放在了桌上,道:“店家,再来两壶酒。”

    二娘道:“东家,快去。”

    酒满杯,莫名举起酒杯道:“老人家,请!”

    老乞丐道:“好!”

    老少同饮而尽。

    “老人家,你既然是魔门的道人,怎么会成今天这样?”莫名问道,老人微微笑道:“这已经不重要了。”“那,请问老人家名讳?”“我叫什么,对你我来说,也不重要。”“老人家流落世间,是有什么事吗?”“请问小友,宗门内,你是否知道一个叫应天长的人?”“应叔叔?”“他在哪儿?”老人急切的问道,火热的双眼等待着莫名的回答。“你找他有什么事情?”“不瞒小友,老夫的女儿,下嫁给了他。”“你是?”“小友知道了?”

    莫名当然知道,应天长与刘瑛以及凤瑶姑姑的情爱纠葛,他虽然不是十分了解,可过往的事情,他还是从宗门诸多人的流言风语中,了解了事情的大概,也知道了,应天长同刘瑛共死的事情,生未同衾死同穴,或许这便是二人最好的归宿,他也从话语中猜出了眼前这位老乞丐的身份,只不过,却猜不到堂堂的魔门宗主,为何沦落至此。

    “他死了。”莫名道。“死了?小友可否说的详尽些?”显然,老乞丐对这件事十分在意。莫名这才将他所听闻的事情合盘道出,莫名说着,老乞丐已经是老泪纵横,甚至于趴在了桌上,不住地哽咽,“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呀!”老乞丐用力捶着桌子。“老人家,老人家。”莫名唤着他,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半晌后,老人抬起了头,浑浊的眼中变得决然坚毅,他要走了,他自知生命无多,临死前,他要去看看自己的女儿,哪怕只能在她的坟前痛哭忏悔,为她锄去几株杂草乱石,也算是尽一个父亲最后的人事了,只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否支撑,但是,就算死,也应该死在路上。

    老乞丐站起来道:“多谢小友,老夫要走了。”

    “老人家,你要去哪里?”莫名问道。

    “去看我的女儿。”老人拿起木杖,艰难地挪了两步。

    “老人家,”莫名从储物宝囊中取出了三锭大银,银子是临走时凤瑶给的,这些俗物,宗门不缺,尘世间达的官贵人相求宗门的时候,无不以车载马拉。“这些你带上。”

    老乞丐看了他一眼,莫名点了点头,随后塞进了他的手中,老人颤抖着手,塞进了怀里,并未拒绝,因为他需要这些。莫名随后又取出了一瓶丹药,道:“这是治伤的丹药,我随身带了些,老人家也要收好,或许对您的身体,有所帮助。”老人抬手摸了摸莫名的头,道:“一饭之恩,老夫此生本就无以为报了,少侠为何还要为我这风烛残年的老人慷慨解囊?”“只为义重情深!”“好,老夫收下。”老人将丹药收进了怀中。“可老夫此生最不乐意的就是欠人恩情,小友,这是老夫仅存的了,还请你收好。”老人从怀中掏出一枚绣着黑色莲花的墨绿色锦囊,拉起莫名,放在了他的手中。

    莫名低头看去,锦囊虽然覆满泥垢,可盛放的黑莲却如锦缎上的琉璃,流光溢彩,绳线上的珍珠,粒大圆润,显然,这老人即使落魄至此,也不愿将它当卖。

    莫名不想收,他不愿被这老人误以为自己是贪图宝物的人。

    老人看出了莫名眼神中的犹豫,忙道:“收好吧,里面的所有东西,对我此生已经无用,并且,对你可能也是无用,可这是老夫唯一能够报答的,小友不会忍心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带着终生的歉意入土吧,我这一生,亏欠的人,本就够多了。”

    莫名这才将墨绿锦囊收在了怀中。

    “小友,老夫告辞了。”说完,成了老乞丐的魔云宗宗主刘浩,拄着木杖,点着瘸腿,走了出去。

    那日,他被自己的师弟吴天踢落悬崖,不过,他却并未摔死,凭着自己几十余年练就的修为侥幸活了下来,不过,他的一条腿却断了,伤了经脉。即使服下了所有疗伤用的丹药,但是由于他服下了血魔丹,又受了重伤,因此还是留下了后遗症,瘸了一只。他本想死在那里,用自己的最后力气自我了断,可他想到自己的女儿,他又有了活下去的理由,他需要赎罪,要去见她,要去告诉她,是自己的执拗毁了她的一生。

    他捂着断了的腿,在茂密的针叶林中不能动弹,吃掉了所有的元气丹,也只是让他撑了一个月的时间,不过他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至少能够站起来了。

    他向外走去,饿了,便吃几个野果,拔几株花草充饥,渴了,便去饮几口山涧中的溪水。

    他走出了魔云宗盘踞的黑岭山脉,沿路乞讨,三年的时间,这才走到了这里,他的目的地,自然是紫气剑宗,因为只有那里,才会有自己女儿的消息。

    莫名在酒楼外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心中唏嘘。

    “老板,”莫名来到酒馆中,解下腰间的挂在胸前的酒葫芦,“给我将葫芦灌满。”

    掌柜的答应着接过,掀开用红彤彤的酒封封住的上好的用酒提子向葫芦内灌去,可这葫芦却如填不满的无底洞般,任他灌了十余次,摇晃着依旧未满,他好奇的看向莫名,眼光询问,“看我做什么,继续呀?”莫名微笑道。

    “你个白天夜里全不中用的,老娘当初怎么嫁给了你,让我来。”二娘撸起衣袖一把将他推开,抢过酒葫芦放在了地上,随后两臂抱住足有腰粗的酒缸,向着地上的酒葫芦倒去。

    稳如泰山,细水长流,上好的九酝酿未滴出一滴,这婆娘貌似是个练家子。

    暮色沉沉,奔流的江水却永不停息,今晚,这穹苍下的大江,便是他的归宿。莫名抱着皮蛋,向江边而去。

    “小公子,不要急着走嘛。”二娘甩着一块白绸缎的手绢唤道。

    莫名回过了头,二娘紧走几步,追了上来,“小公子,您看天已经晚了,你今晚不如在奴家这里住上一晚,我已经吩咐我家汉子了,让他给你收拾出一间房间,虽然简陋了些,不过至少能遮风挡雨不是。”

    莫名摆手道谢,并没有答应,半个月的路程中,他还从未体验过睡在小舟上是什么感觉,今夜,他想体验一番。至于原因,实在是因为今晚的十五圆月,极美,漫天的灿烂星河,极美。

    天做被,舟做床儿水中荡,江水涛涛推波浪。三口酒,一口欢喜一口愁,一口悠沉思故乡。

    莫名躺在摇晃的舟上,枕着酒壶,看着满天星辰,听着江水流声,说不上来的自在惬意,不多时,他便睡了过去。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