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四十一章 楚玄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一章 楚玄机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码头的喧闹惊醒了在小舟上睡了一夜的莫名,他睁开双眼,黎明的阳光温暖舒适,解下小舟,莫名顺流而去。

    舟行了一日,不知不觉间便又到了傍晚时分,只不过莫名却错过了宿头,顺着江水,他来到了一处重山夹住的水涧,水势渐急,远远看去,便知湍急的江水直落而下,是一处水瀑,莫名抱着皮蛋站立船头,任凭小舟随水而下,可这小舟在他的控制下,却紧贴瀑布,并未因为急速的水流而有所变化,控术,不过是基础的法门,莫名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小舟顺着一波三折的瀑布落下,莫名只觉得腹中饥饿,便控制着小舟,向着岸边嫩绿繁茂的芦苇丛中缓缓荡去,舟贴岸,莫名一点岸边的一块青石,跃出足有十丈,身形没入林中消失不见。

    夜渐深沉,朗月繁星下,一幅巨大的青幡浮在一树之高的半空中摇摆,缓缓向北前行,青幡上,躺着一位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书生,二十左右的年纪,一袭淡青色的儒袍,头戴四方巾,两道眉毛又细又长,尤其夺目,他翘着腿,闭着眼,头下还枕着一只白绒绒的狼毫笔,雪亮松软。林中起了一注烟火,他闻了一下,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不大,却有着灰色的眸子,深邃而沉滞,显得老成而持重。他一指那足有半丈长的白毛笔,那笔忽的变小,钻进了袖中。

    莫名架起了火,木架上,吊着两只野兔,这野兔,是皮蛋寻到的,不知为何,这皮蛋,对找些野味极为在行。莫名不断翻转,控制着火候,加入些调料,皮蛋在他的一旁蹲坐着,早已经垂涎三尺,那只飞奴鸟,依旧站在了它的头上。

    香味随着烟气弥漫,就在莫名刚刚扯下一只兔腿,想要放入嘴中时,一声断喝镇在了他的心头,“慢着!”青幡夹带着一股劲风,从天直落,插入了地中,没入了半截,不过青幡的模样却小了许多。青幡入地,扬起了漫天的尘土,一阵风过,架着兔肉的木枝也倒了下去。莫名将手中的兔腿丢在了地上,站了起来,用手挥去眼前的尘土,踢去脚前燃着的木柴,怒喝道:“你妹的,哪个不开眼的,毁了老子的肉。”皮蛋两爪叉腰,吱吱呜呜的叫着,而那只飞奴鸟,则被惊得落在了高高的树枝上,向下探着头。

    “道友,如此美味,闻者有份儿,何必独享呢?”

    莫名向着青幡看去,半截树高的青幡招展,上书:“一眼断天机,算死不算生。”“好大的口气。”莫名心中暗想,抬眼看去,说话的,是一位站在青幡上单手作礼的白净书生。

    莫名抬腿一踢,地上的剑,落在了手中,他拔出了剑,剑指书生,怒声道:“你谁呀你,谁是你的道友,我和你不熟。”

    书生微微一笑,身形飘落在地,向着莫名走去,他刚迈出一步,莫名便横剑摆出了一个进招的架势,书生单手一挥,莫名只觉得一阵凉气入体,从经脉中一闪而过,持剑的手,竟突然变得松软无力,手一松,那柄秋水剑便离他而去,直直的落在了书生的手中,书生掂了掂手中的剑,道:“剑还不错。”随手他便向前一掷,仓啷一声,剑以目不可及的速度,插进了剑鞘中。书生的这一手,让莫名的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这才知道,这书生定然是位能人异士,就凭他这区区的练气一层的修为,绝不是眼前这位书生的对手。

    书生来到了莫名的眼前,闻了闻地上的兔肉,依旧芳香,只不过却倒进了篝火中,显然是不能吃了,皮蛋溜圆的眼睛看着书生,书生也闪目看到了它,只一眼,书生却对莫名躬身施礼,客气道:“请问道友出身哪家道门?”

    眼前的这一幕,莫名却感觉有些匪夷所思,因为从这书生的言语中,他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的忌惮,这才想要探听他的虚实。“小门小派,不足挂齿。”莫名故作高深道,“道友又来自哪里,去往何处,令师是谁,什么修为。”莫名以进为退,反问道。

    书生并未回答,只是一指地上的酒,酒葫芦落在了他的手中,拔去葫芦塞子,闻了闻,“九酝酿,倒是好酒。”他自喃道。

    “你弄脏了我的肉,再好的酒喝起来也就没了滋味了。”莫名道,皮蛋不断点头,似乎是在附和。

    “肉倒好说,只是要辛苦道友了。”书生道。

    “你嘴里说着倒容易,这片山林子,我翻遍了,才抓来这两只肥美的野兔,大晚上的,你去找吧,还有,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口一个道友的叫了,听得我耳朵都生茧子了,鄙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莫名’是也。”莫名道。

    书生朗声笑道:“莫名?有趣,有趣,你的名字和你本人一样有趣。”

    “想吃肉吗?”莫名瞪大眼睛询问道,书生点了点头,“那你还不去搞?搞来了,我给你烤。”皮蛋拍了拍自己瘪下去的肚皮,不断哀声叫着。书生愣在原地,倒不知所措了。“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莫名推了推他,“别告诉我,你的修为搞不来几只兔子。”书生依旧未动,莫名的肚子咕噜噜叫着,半天的舟车劳顿,让他感觉到腹中无比的饥饿,“为了吃饭,拼了。”他心中一狠,揪住了书生的衣袍,摆着头不断摇晃,“大哥哥,你快去嘛,我都快饿的不行了,求你了嘛,大哥哥。”莫名开启了耍贱卖萌模式。

    这一招使得这位看似少年老成且城府极深的书生哭笑不得,他一拍莫名的手,道:“好,莫名兄弟,你等着。”

    说完,他从袖袍中掏出了那支雪白色的狼毫笔,向后退了几步,他单臂向左一挑,持笔放在了胸前,手中的笔,大了几分,月光下,如冰洁的玉,玉中,可见漆黑如墨般的灵力流淌,本是松软如尾的笔毫变得挺直,如墨般的灵气向笔尖汇聚,笔尖黑了两寸,饱满圆润,仿佛蘸了墨水一般。

    “玉笔勾连明月光,巧开机门画无常。”书生说完,脚踩一种特殊的步法,看似缓慢,却有种特殊的节奏,每一脚的落地处,都极为讲究,手中的笔不断勾画,像是在空气中描绘画作,不多时,书生的眼前便出现了脸盆大小的洞,洞口泛着琉璃溢彩的光华,极为夺目,书生将笔向内一伸,道:“兔来。”随后向外一曳,那笔毫竟然真的卷着一只兔子,被他拽了出来。他提着兔耳朵,从笔上取下,那只可怜的兔子在他的手中不断挣扎,却无济于事。“肉,这不就又有了吗?”书生丢出的兔子被莫名接住,莫名丝毫未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这些奇事,饱读宗门典籍的他已经见怪不怪,说白了,这不过是一道简单的隔空取物,可不过要做到这种地步,莫名却不知道需要什么修为。

    “大兄弟,还有吗?”莫名取出短匕,利落了将这只野兔抹了脖子,丢在了一旁,书生被这突如其来的称谓弄得不知所谓,怔在了原地。

    “还有吗?这一只,还不够皮蛋吃的。”莫名再次提醒。

    书生看着逐渐缩小,并有些暗淡的圆洞,将笔一甩,卷出了两只,待圆洞即将消失之时,再取一只,莫名心满意足的提着四只他亲手了结了性命的肥嫩的兔子来到了江边,边走边向灵天魂海中魔帝与仙帝询问。“老魔头儿,老仙头儿,刚才我说的你们都听见了吗?你们知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来历?”

    “老魔头儿,你猜到了吗?”“老怪物,你呢?”二人故作神秘,可莫名却只得到了一个回答,“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莫名并不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年,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他总觉得,自己灵天魂海中的两人有些蹊跷,只不过得到的依旧是无关痛痒的敷衍,“没有,不知道。”

    莫名不再理这二人,管他是谁,只要对自己不会产生威胁,那便是他的朋友,天下之大,何必管他人来去,只要自己活得逍遥自在,那便极好。江边,莫名将四只野兔剥皮冲洗,拾掇干净后返回了原地,书生和皮蛋也并未闲着,也不知二人从什么地方捡拾来了一堆的枯木干枝,堆在了地上。

    四只野兔被莫名烤的焦黄脆嫩,肉香四溢,那书生也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柄嵌着黄玉的弯刀匕首,早已等候多时,他熟练的割下一片肉丝,放进了嘴中,咀嚼一番,对这味道,极为享受,随后盘腿悬在了地上,他并不想同莫名那般,随意地坐在地上。

    莫名对他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却不好多说,只是自顾自地吃肉饮酒,并从腰间储物囊中,取出了搪瓷大碗,放在了地上,那是皮蛋专属,当然也要为这个同样好酒的半个老乡满上。书生见状,也是从胸前一抹,变戏法般的掌中托出了一只玉碗,递了出去,“莫名道友,肉我请,这酒,不介意给我来上一杯吧。”

    “好咧,老哥。”莫名爽快答应,为他斟满,“我敬你,”莫名举起了酒葫芦,皮蛋竟然也将地上的大碗两爪托了起来。

    “这一人一兽,有趣的很。”书生心中暗想,可手中却不敢怠慢,三人同饮,树上的飞奴鸟,也落在莫名的一旁。

    两人一兽,就这样在江边的林中,开怀痛饮,中间当然也有所交谈,书生欺这莫名年少,屡屡想用话语,套出莫名来历,可莫名不说是人老成精,那也是前世有过几番风雨的人,岂能被他这三言两语所动,或敷衍带过,或转移话题,反诘问于他,使得这书生丝毫不知他的虚实。而他,对这书生的身份,反倒有了些许了解。

    书生名为楚玄机,是位仙宗的道人,至于何门何派,他却未说。

    莫名饮了一口酒,站了起来,为楚玄机的玉碗斟上,随后摇晃着身子来到了青幡前,抬眼看去,斗大的十个隶书黑字竟然不断闪烁着金光,“一眼断天机,算死不算生,”他自喃道,随后转过头,问向楚玄机:“喂,楚老哥,这什么意思呀?”

    楚玄机伸手一招,青幡扶摇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向他的掌中而去,他用掌托着,青幡变得只有十寸长短,浮在他的掌心,缓缓转动,莫名来到了他的身后,好奇的看着。本是大块朵颐的皮蛋,也将口中来不及细嚼的肉吞进了腹中,噎的它是紧灌了一口碗中酒,拍了拍胸脯,这才好些。

    “天有损,地有缺,大道难全,是为人殇,阴阳变化,可窥万物,可本门却有严规,万物万象,算死不算生。”楚玄机的话刚落,他便缓缓向上浮去,半树高时,停了下来,他闭上了眼,转动了起来,他的身影,逐渐笼罩了一层灰色迷雾,使得莫名看不清楚,可他的坐下,却出现了金光熠熠的阴阳鱼盘,随之转动,夺目的金光刺的莫名匆忙捂住了眼睛。

    几息过后,楚玄机逐渐停下,莫名向他看去,四目相对,可莫名的心神却陷了进去,陷入了楚玄机那对变得一黑一白,却如空洞般的眸子中。神目闪烁,黑白交替,好似日升月落,阴阳轮回,不断变化下,莫名如失了魂般不自觉地向他走去。

    楚玄机的眼中,两道光柱向着莫名而去,莫名在光柱的牵引下,竟然也浮了起来。

    四目被两道光柱连接,此时的莫名进入了一种昏厥的状态,没有了一丝的意识,他的四肢松软的向下耷拉着,毫无生气。

    皮蛋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幽光,血红如玉的眸子,显得有些狰狞,它纵身一跃,跃在了书生背后的树上,摆出了作势欲发的姿态,它的毛发直立,锐利的爪子抠进了树中,露出的部分在月光下,泛着冷冽的寒光。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