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四十二章 看心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二章 看心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皮蛋冷冷地盯着楚玄机,黑白相间的毛发,在月光的映彻下,愈发的明亮,如血玉般的眸子不带丝毫的感情,它蛰伏着,蓄势待发,但凡莫名稍有差池,它可能便会扑上前去。

    此时的莫名,对眼前的这般情形丝毫不知,灵天魂海中的魔帝及仙帝,却是暗自叫苦,魂海翻腾,搅动几处如黑洞般的漩涡,惊雷阵阵,似要随时迸发,二人不断念叨着,埋怨着,最后竟然聚在了一起。

    书生不住结印,面前突然出现了金光灿灿的八卦圆盘,他便开始拨弄,口中振振有词,却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咒语,八卦圆盘抖动着,徐徐旋转,却是越来越快,连接着二人眼睛的光柱时明时暗,不断闪烁,与此同时,楚玄机的身躯,竟然也开始了颤抖,围绕着他周身的灵气,聚散不断,时而被他敛入体内,时而从七窍处,喷涌而出,连绵不绝。

    金色的八卦圆盘抖动的愈发猛烈,楚玄机阴阳交错的眸子也随之变化的更为迅疾,他的身躯,自不必多说。

    莫名的灵天上几道紫雷落下,同魂海中翻起的滔天巨浪相击,炸裂灵天魂海,莫名的眸子中,一道紫色雷芒,一闪而过,紧随而来的便是丹田内所有的灵气,气冲斗牛,汇往天灵,砰地一声,连接着四目的光柱,碎了,化作光粉,瞬间消失不见,莫名的身体随之跌落在地,紧接着,楚玄机胸前的八卦圆盘凄厉铮鸣,也是随后破碎,化为了几道碎片,还未落地,便消失眼前,楚玄机哀叫一声,点指几处大穴,方闭目强行稳住了身形,缓缓落于地上,他的眼睛,却向下躺着血,只不过血的颜色却不是相同,一黑,一清,黑如墨,清如水。

    双目瑕疵欲裂的皮蛋登时放松了下来,从树上一跃而下,跃到了莫名身旁,围着他转了几圈,随后用它的大头拱了拱莫名,可莫名毫无反应。

    跌落在地的莫名一动不动,楚玄机则是不住从袖口中掏出各种东西,他先是取出了几只瓷瓶,服下了几粒丹药,又随后掏出了几枚泛着各色光芒的小石块丢向了不同方位,再随后取出了几块黑铁符,打向了八方,最后方是安心的取出了一枚鹅卵石大小的泛着琉璃光的晶莹玉块抱在了掌中,他的身形也是随之缓缓隐匿,消失不见。

    好半晌的功夫,先是四方巾浮现,随后便是楚玄机那略显苍白,可依旧让人看了妒忌的漂亮脸蛋,最后,便是他那文质彬彬的儒雅身躯。他伸出袖口,八枚黑铁符从袖口处接踵而入,随后便来到了莫名身旁,一抖袖子,接住了墨玉瓷瓶,从中倒出了一枚丹药,刚想为莫名服下,却瞥见了蹲坐在莫名身旁,呲着牙吱呜的小兽皮蛋。

    他拿着黑色丹药在皮蛋面前晃了一晃,道:“这是恢复神魂的,珍贵的很,放心吧,我不想害他,我要想害他,凭你现在刚刚成灵的道行,还拦不住我。”

    皮蛋嗅了一嗅,随后示威性的挥了挥拳,扭过头,不再看他。

    楚玄机将手中丹药为莫名服下,随后便在原地等待,半个时辰的功夫,莫名这才睁开了眼睛,眨着迷茫的眸子,如大梦初醒般四处看了看。

    “你醒了。”楚玄机道。

    莫名缓缓地坐了起来,皱着眉头,仔细回想,因为此刻稍有头痛的脑袋似乎在提醒着他,记忆出现了缺失,总觉得有些事情,难以想起,却总是惦记着,“莫非,不至于呀,这点酒,不至于喝断片呀,更何况我一直在用灵力化解。”莫名心中暗想,皮蛋见莫名醒了过来,欣喜的爬上了莫名的身子。

    “别想了,你要死了。”楚玄机站起来低头道。

    莫名揉了揉太阳穴,丝毫没有将楚玄机的话听进耳中,待头痛感退去,他这才觉得自己恢复了清醒,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意识,他站了起来,拍打了拍打自己浑身的泥土,瞅了瞅眼前这位白净的书生道人,这才道:“喂,我说老楚,你是不是对我作了些什么?我怎么总感觉我这脑子中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

    “老楚?这莫名的称谓为何总有一股土味。”楚玄机暗想,却回道:“你,要死了。”

    “谁?”莫名惊疑道。

    “是你!”楚玄机立刻回道。

    莫名用不可思议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此时看上去有些神秘的书生,围着他转了一圈,并给他扯了扯有些褶皱的儒袍,随后默然捡起了地上的酒葫芦,晃了一晃,还剩很多,便道:“这点酒你就喝多了?开始说疯话了。”

    书生微微一笑,认真道:“你确实是要死了,并且将会死在我的手中,嗯?”他略微停顿了一下,“”你还有半个时辰,有什么后事你可以交代给我,我一定会替你去办的。”

    莫名低头不语,在心中揣测着楚玄机所说的话有几分真意,同时,他握着剑柄,只是手却颤抖着,是因为恐惧,对死亡的恐惧,即使将体内所有的灵力都聚在一手之上,依然抑制不住。

    莫名心中算计着,眼角不时瞥向楚玄机,并不断呼唤魔帝与仙帝,试图从他二人口中寻个逃跑的法子,可不知为何,这二人迟迟没有回应。

    “你的时间不多了。”楚玄机的话,冷冷的如催命般,一字一字说出。

    莫名猛然抬头怒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杀人不需要理由!”“是啊,弱肉强食,强者示弱者为草芥,你杀我的确不需要理由,动手吧!”

    莫名放下了握住剑的手,闭上了眼睛引颈待戮。

    “拔剑吧!”楚玄机并未立即动手。

    “我为什么要拔剑?”莫名睁眼摊手道。

    “你难道不反抗?”“命如此,反抗又能怎样?你要杀我,就痛快些,老子赶着投胎!”

    楚玄机微微一笑,向前一踏,一道光影闪烁,他的手腕,捏住了莫名的脖子,一对神秘的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盯着莫名。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楚玄机的手松了一松,莫名顿时感觉自己的呼吸轻松了许多,“你说,我就想,你不说我就不想。”莫名嘴上虽这样说,可他的心中却是万般感慨,对于任何一个世界来说,生命终将是脆弱的,或许,只有强者才能有机会在岁月的长河中留下一席之地。万般修炼皆下品,唯有无敌道永恒。

    “因为我的眼睛看不透你。”楚玄机话刚出口,捏着莫名的手顿时一紧,皮蛋一声咆哮,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苍莽的气势,宛如沉睡万年的洪荒巨兽,它弓着身子,血红的眸子射出索魂的光芒,毛发抖擞,如有劲风吹拂,它蓄势待发,可又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莫名的脸憋的通红,可还是有一丝喘息的余地,“你在怕我!”莫名用尽全身所有的灵力才将这四个字从口中吐出。

    楚玄机略一皱眉,犹豫了下,将莫名放在了地上,皮蛋一滚,敛去了所有的气势,吐着舌头,坐在了地上。

    莫名几声急促的咳嗽后,才算是缓过劲来。

    “你刚才说,我在怕你?”楚玄机一抖衣袖,两丈高的青幡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莫名并未理他,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两口,咂了两下,赞叹道:“好酒!”随后他便抱起了地上的皮蛋,伸手一招,飞奴鸟落在肩头,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你还没回答我呢。”楚玄机的青幡一摇,莫名刚迈出去几步的脚便如铸在了地上般,抬不起来了。

    莫名低着头背对着他,默不作声,仿佛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忘记,他的心中,平静如水,没有了丝毫的恐惧,因为他或许找到了应对恐惧的方法,那便是沉默。

    “喂,你到底什么来头?”楚玄机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疑问,刚才发生的一切,也皆是因此而起。

    “你怕了,你若不怕,我从哪儿来,重要吗?”莫名戏谑道。他刚说完,便感觉自己的脚不再沉重,回过了身,面对着这位神秘的算命书生,或者说,可能是一位夺命书生。

    楚玄机阴沉着脸,显然他对莫名说的话很不中意,他晃了晃手中的青幡,青幡缩进了袖中,伸手一摄,酒葫芦到了他的手中,随后仰头一饮。

    “重要的不是你,是天道!”楚玄机道。

    “何为天道?”莫名问道。

    “我看不透的,便为天道。”

    “看不透?这世间的人心,你都能看透?这世间的大千生灵,你都能看透?这世间的万事万理,你都能看透?看不透的,你便要抹杀,看不透的,你便不让他存在,天道,要让我说,存在便为天道。”莫名的话虽不多,可听在楚玄机的耳中,却有一种醍醐灌顶,振聋发聩的感觉。

    楚玄机闭目思索,琢磨着此中意味,眼皮上,流光溢彩。

    可莫名却是心中扑通作响,小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此保住了,他的心中,着实没底。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