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四十四章 当初少年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四章 当初少年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少年的腿脚有些虚弱,经过了刚才的一番劳碌,使得他有些迈不开步子,微微有些虚浮的双腿在两位侍女的搀扶下才勉强立住,而那两位负责弹奏乐曲的女子怀抱着各自的乐器跟在身后。他低头看去,为首的是为身着赤黑色战袍的精壮汉子。船上的侍卫率先下船,随后在船上铺了一块木板,方便这位少年御史下船。

    少年刚刚走下,便只见岸边跪倒一片的武士在为首之人的一声呼应下,齐刷刷地磕下了头,“沛城守备李虎恭迎御史。”

    少年道:“李城主,起来吧。”

    为首的沛城守备,也就是现今的城主大人李虎随即站起,躬着身子谄媚道:“少主,您看,您来之前也不知会小的一句,所以也没来得及准备,就匆忙带着贴身的护卫前来迎接了,不过少主您请放心,属下出门前已经吩咐下去了,命府中立即排摆宴席,为少主接风洗尘,您看,您就委屈下,骑属下的马回城吧。”

    少年并未责怪,便向李虎的那匹黑色乌骓而去,李虎向着最近的护卫甩了一个眼神,那护卫心领神会,跪爬了过去,少年踩着他的背,又在两位护卫的帮助下,这才翻上了马背,稳稳坐住。

    李虎牵起马的缰绳,向前走去,少年以及李虎各自带来的侍卫以及四位侍女在两人身后跟随,刚走出几步,却只听那少年淡淡说道:“李城主,我听说,你新近要纳一房小妾?”

    “少主果然神通广大,属下的这点私事都能传到您的耳里。”他虽然口中称赞,可却在心中暗骂,“他娘的,也不知道是哪个乌龟王八蛋说自己的闲话,自己的这位艳名远播的水灵灵的小妾怕是要不成了。”

    一行人就这么走着,众老百姓在护卫的驱赶下皆是远远地避开,可就在不远的前方,却有一头青棕色的大毛驴横在官道中央,摇着尾巴,低头咀嚼着青草,即使一众人走到了面前,依旧站在原地未动,众人竟这样被它拦住了。

    这驴是莫名的,是他在弃了小舟选择步行后,在村边的田边一眼便相中的。

    它有着油亮的青棕色毛发,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三岁口,正是一头驴成熟的年纪,高大的身子,竟然与李虎的战马相差无几,矫健发达的肌肉,表示着它与其他同类的天差地别,最主要的,它的模样竟然与莫名前世的那匹陪伴他长大的,受他爷爷奴役一生的驴有着九分相似。莫名只一眼,便看中了,他牵起了它,甩给了驴主人一锭银两,便被他用作了代步的工具,并给它取了个相当霸气的名字,“五菱”。

    他本是骑着驴在沿着江岸向沛城而去,却在途中,忍不住被刚刚停泊的hong船吸引,好奇心下,莫名这才驻足观望,想要看看是何等的人,有这样的场面。船上的少年刚刚走出,他甩脸看去,一眼便认出了,这竟然是当初的那位被他童乐腚眼的国舅爷家的公子,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再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位公子,害他不浅,如此良机,他自然不想错过,因此,他这才役使着大青驴五菱,率先挡在了官道中央,而他则坐在了官道旁的一株高大松树的枝干上,独自品尝着南方的特殊佳酿女儿红。

    莫名喝下一口,盖上了壶塞,又逗了逗坐在一旁垂涎三尺的皮蛋,随后将酒收进了储宝囊中。

    “谁家的畜生,竟敢挡老子的路,驴主人给老子滚出来!”李虎一语双关的咆哮着举起了手中的马鞭,狠狠地向着八筒的屁股抽去,马鞭尚未落下,一粒石子打在了李虎的手腕之上,痛的他一声哀嚎,丢了马鞭,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青紫色的颤抖着的手。身后的护卫见状,全都拔出了腰间弯刀,围住了骑在马上的少年,显然,这群护卫,平日里训练有素,即使遇到突发状况,也能纪律严明的做出选择,并且无所畏惧的护住自家主人。

    “谁?”少年唤道,瞪得炯大的桃花眼四处张望。

    莫名在树枝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随后纵身一跃,如一叶落叶般轻飘飘地落在了大青驴八筒的身上,八筒抬起了头,扭着脖子,看了一眼自家的主人,并点了点头,像是在对主人刚才的行为表示感谢。莫名摸了摸它的脖子,以示安慰,随后坐了过去,面对着那位少年。

    “呦,我说大公子,怎么才三年不见,就不认得小爷了?”莫名轻蔑道。

    少年向着莫名看去,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并皱着眉头细细回忆,可即便是他想破了头,也未曾想到,面前的这位坐在青驴上,背负长剑的潇洒小少年,竟然是当初的那位于九死一生的危难中突然消失不见的傻儿莫名。

    “你到底是谁!”少年嗔怒道,即使那位被他爷爷从门客护院中提拔上来的李虎受了伤,可他手下的这帮人,单凭武力来讲,并不弱于他,少年这才有所依仗,显得有恃无恐。

    莫名微微狡黠一笑,两手一捏,将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向着少年比了一比,道:“看来,你把当年的事情忘了,那用不用我帮你想想?”

    “嘿,老怪物,千年杀,千年杀。”魔帝叫道。

    “别吵老子,老子早就学会了。”仙帝道。

    “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娘希匹的,老子已经很久没见莫名这小子用千年杀了,快看着,看能不能再研究出几种变化。”魔帝认真道。

    马背上的少年一怔,这手势,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回想着,臀下一紧,却好似又感受到了当年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感觉,他想起来了,匆匆瞥了几眼莫名,总算是确认了下来,“你,你是傻小子莫名!”他指着莫名道。

    “不错不错,看来当初小爷没白疼你,至少让你长了些记性。”莫名道。

    “给我杀了他!”马背少年一字一顿的发出了命令,围绕着他的家族死士便持弯刀,意欲上前,肃静的空气中似乎弥漫起了一股杀气,真正的家族死士无一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忘死之人。

    “慢着!”莫名喝道,二十余位护卫停下了脚步,可却并未放下手中的刀,而是警惕的目无感情的盯着莫名,等候着主人的下一句命令。

    莫名从储宝囊中取出了宗门令牌,抖手向马背少年丢去,可马背少年或许是因为在船上纵欲过度了,因此他并未接住,宗门令牌落在了他的马前,马前靠近少年的那位护卫向他投去询问的眼神,在少年的点头应允下这才弯腰捡起,随后恭敬的两手递给了他。

    莫名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他实在不能确定,现在的他是不是眼前这二十几位不惧死亡的杀气腾腾之人的对手,即使他有着所谓的修道人练气一层的修为,可气有竭时,力有尽时,他不想因为当初的一点小事,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更何况,双拳难敌四手,在不偷袭的情况下,或许他也只能与十几位俗世间内修真气的绝顶高手堪堪持平。二是因为他不愿杀人,也不愿伤人,他着实不愿杀人,也从不想伤人,他从未杀过人,对自己来说,也仅仅只是想好好活着。三是因为从少年与李虎二人的言语中得知,自己当初的那位想要弃他保命的城主养父,现如今,可能已经不在城中了,取而代之的自然是这位李虎,对于莫名来说,老莫的去处与生死他并不在意,他只在乎莫婷婷的现状,三年来,他从未忘记她,他领受宗门任务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探望她。最后,便是因为宗门任务了,宗门的寻灵任务,还需要城主的帮助,否则,以他的微不足道的号召力,要想寻遍整个沛城,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

    马背少年的手哆嗦着,身躯颤动着,若不是他身旁的护卫将他扶住,他甚至可能从马上跌落,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上的剑宗令牌,显然,他心中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他那被他咬的有些发紫的嘴唇抽搐着,好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你,你竟然拜入了剑宗,成为了传说中的修仙人?”

    莫名看着这位现在被吓得体若筛糠,而曾经在他面前不可一世,欺辱于他的纨绔公子,竟然觉得有些好笑,果然,实力才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可他,也只能止步于此了,他是一个无论何时都很自足的人,也是认命的人。

    “你不是看到了吗,看够了,就给小爷拿过来。”莫名抱着双手嚣张道,趴在奥迪脖子上的皮蛋示威似的挥了挥拳,青驴奥迪也是刚刚的仰起了头,向着那些骏马,咯儿,咯儿,几声长啸。

    “快,快给莫道长还回去。”少年觉得手中令牌是个烫手的山芋,急忙命手下人还给了莫名,“把刀收起来!”莫名刚刚收进储宝囊中,便听少年怒声喝道,“哼,这小子还挺会审时度势。”莫名心中暗道。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