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四十六章 杀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六章 杀局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莫名迈步走下台阶,牵起了八筒的缰绳,好一阵子,李虎这才注意到莫名有些阴沉的脸色,慌忙止住了,随后,在前方引着莫名向城主府的后院走去,莫名牵着驴跟在他的身后。

    穿过几道回廊后,一股浓郁的花香传来,夹在着泥土的芬芳,映入眼前的是一道大理石砌成的白玉月亮门,里边是一处靠着城主府东南角的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内,长着许多杂草,显然是长久无人居住了。

    “这院子,来不及收拾,不过屋内我已命人打扫干净了,莫兄弟要是不嫌弃的话,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李虎对莫名道。

    莫名牵着八筒走了进去,踏进了松软的杂草,院子正中,是一株粗壮的水曲柳,碧绿色的千丝万缕低垂而下,四处花池,绽放着不同颜色的花朵,吐露着不同味道的馥香,有的浓郁,有的淡雅,三树紫薇,明媚艳丽,二十余株蔷薇青以缭绕、姹紫嫣红,蓝紫色的桔梗全都是单朵生于梢头,绽放如铃,宁静高雅,娇而不艳,牵牛花的藤蔓沿着墙角攀了上去,攀上了一座优雅干净明亮的白玉小楼。

    小楼不高,共分三层,琉璃瓦铺就,各层檐角翘起,却雕了几只凌空欲飞的飞燕,小楼的正顶上,有一白色玉盘,玉盘上,托着一颗雪白圆润的石珠,在阳光下,璀璨如月。

    紫檀色的门窗,散发着一股特有的沉香,门扇及窗棂之上,雕花刻水,落雨飘雪,绘有彩凤飞云,鸳鸯戏水,并蒂双开,杨柳相依等各处美景,如果此时莫名能够拥有那位傻痴儿的记忆,他定会知道,这处小楼究竟是谁的住处。

    门前两位仆人打扮的男子迎了上来,一个身穿短襟青衫的清秀丫鬟端着一盘水推开了门,见到李城主,急忙行礼,屋内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却是两位十七八岁的丫鬟正在二楼打闹。

    李城主咳嗽一声,道:“莫兄弟,请。”

    两位男仆十分识趣,想要接过驴的缰绳,莫名摆手道:“不必了。”随后他便松开,驴子似乎是被压抑的久了,在不大的院中转了两圈,踩倒了几片花丛,随后就地一趟,舒舒服服的打了几个滚,便懒洋洋的躺在了地上,时不时还卷起地上的几株杂草,咀嚼一番,便吐了出去,似乎是不合它的口味。

    李虎头前引路,莫名紧接着踏进了小楼中,莫名四处看去,小楼的一层,像是个高雅的书房,紫檀木的书桌上摆放着文房四宝,不过模样却是有些陈旧了,挂着的几只小豪毛笔都已经秃了毛,只不过在几位丫鬟的整理下,摆放的还算整齐,桌上,点着刚刚燃起的香炉,散发着一股特有的香气。书桌后,便是一座沉香木做成的书架,东倒西歪的倒着发黄的书籍,显然是还未来得及收拾,左右看去,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各自绘有花鸟鱼虫,由于小楼尘封的时间过长,而无人打理,显得有些发暗,褪成了暗黄,不过,从字画上还是能够看出描绘人的功力,莫名驻足在了一幅娟秀的小令前,从书法行文上看,一眼便知这是位女子所写。莫名低声念道:

    蝶恋花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小令下,却无署名,因此不知是什么人所书。

    莫名低头看去,一架古琴摆在了面前,莫名轻轻一弹,琴弦铮鸣一声,激起来一层尘土,琴弦荡漾几下,突的断了。

    “公子,一楼奴婢还没来得收拾,还请公子见谅。”一位跟在莫名身后的婢女道。

    莫名点了点了,心中并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公子,楼上的我们已经收拾好了,请公子去楼上看吧。”一位精明干练的侍女道。

    莫名随着她上了楼,李虎嘱托了几人几句后,便告辞离去了。

    楼上,那位婢女为莫名推开了门,莫名走进了屋中,便闻到屋中有一股清香扑鼻,却是木桌上的一壶清茶所散发,他四处看了一看,简单的几处桌案,擦洗的干净明亮,皮蛋从莫名的怀中挣脱,一跃,便跃到了正对南窗的月牙床上,舒舒服服的打了几个滚,显然对这新换的松软玉床极为满意,肩头上的飞奴鸟则是落在了窗前。

    天气炎热,婢女推开了窗,莫名拿起了桌子上摆放的一串荔枝,剥开吃了几粒,甘甜可口,随后又喝了一杯婢女递过来的清茶,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喉咙。

    “你出去吧,我这里没有事了。”莫名从未让人这么伺候过,显得有些不太自在,因此这才板着脸将这位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婢女赶了出去。

    婢女为莫名带上了门,莫名随后便倒在了床上,有些无所事事。

    此时的赵立春赵公子更不自在,他在城主府的大堂上,焦急的踱着步子,顾不得天气的炎热,即使有两位四十余岁官员打扮的男人,一人拿着一把纸扇,随着他不断地扇着,他的额头上依旧是噼里啪啦的掉着大把的汗水。

    “少爷,我回来了。”人未到,话先到,李虎迈着匆匆的步子,走进了屋中,“安顿下来了?”赵立春急切询问道。

    李虎点了点头,“好!”赵立春满意道,随后从怀中掏出了名义上是当今陛下赐给他,实则是太师私自打造的御史符,对李虎道:“快,拿着这个,调来城里能用的全部人马!立刻将你的城主府给我包围起来。”

    “少爷,你真要对他动手,他可是仙门的人。”赵立春提醒道。

    “那又怎样!当年若不是莫婷婷,这小子或许早就没命了,要让他知道了莫家的事,我的命肯定保不住。”赵立春狠狠说道。

    “可是少爷,你要对他动手,也得等我将家人安排妥当啊,你要一动手,我的家人怎么办?”李虎急切说道。

    “少废话,照我说的做,我的命重要还是他们的命重要,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先下手为强,我就不信,短短的三年时间,这傻小子还能翻得了天。”赵立春道。

    “可是?”李虎还想要继续争取,可赵立春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顿时勃然大怒,训斥道:“还不赶紧给老子去,你要再敢耽误,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跟你的那些三妻四妾,地府里去痛快。”

    李虎再不敢多说了,摇着头向外跑去,生怕耽搁了时间,自己的这位少主子翻脸不认人。一个利欲熏心的人,妻子儿女有的时候也是不值一提的,他还年轻,三十余岁,还有大把的时间在等待着他。李虎刚走,赵立春便在贴身侍卫的保卫下,出了城主府,不知去向了何处。

    城主府中,做事的管家仆人老婆子婢女等依旧井然有序的忙碌,如同往日一样,有的地方热闹,可有的地方却十分平静。莫名在楼上实在是无聊,便下了楼,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古朴的书,掸去上面的尘土,在婢女的微笑相送下,又走上了楼。

    他掀开书皮,随意翻了一翻,书中的内容,晦涩难懂,因此他并不是十分满意,他又走下楼了,正巧看到屋中所有的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他,独自享受着小楼的清净,他来到书架上,从头至尾,走了一遭,刚巧看到在书架顶部的角落中,躺着一本与众不同的书,莫名轻轻一跃,这才取下,却见此书,被白色的绸缎包裹,只不过落满的尘土,使得白色缎子变了颜色,可却并未遮住白色缎子上绣着的那朵殷红的兰花,莫名伸手一摸,有一股淡淡的腥气,是血的味道,显然,这朵兰花曾被鲜血沾染。莫名坐在了书桌前,将绸缎展开,里边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经文,书不薄不厚,浅灰色的牛皮纸做的书封,莫名翻了一翻,突然从中发现了一封折了两折的信件,莫名打开了信,可当他看到信中的内容的时候,他的身躯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两行清泪顿时夺眶而出。

    “小子,你给老子等着。”莫名咬牙切齿自言自语道。

    持戈背弓的军士在统领的率领下,沿着各处街道,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并不断驱赶着挡路的城中民众,民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看这一位位杀气腾腾,目光肃杀的兵丁,便知道,可能这小小的沛城要发生大事了,因此纷纷四处奔逃,各自回到了家中,将门窗紧锁,不敢再出门一步。

    “难道,玉面狐又出现了?”一对夫妻在屋中抱紧了从外面刚刚跑回来,受了惊吓,在两人怀中瑟瑟发抖的孩子。“不对呀,娘子,玉面狐不是只有晚上才出现吗?”

    “你个浑家,快别多说了,快带孩子躲一躲。”妻子责备道。

    男人赶紧抱起了孩子,推开门,向院子中张望了一番,见四下无人,确定安全后,招呼一声自己的妻子,沿着墙角溜进了后院,随后掀起青石板盖住的地窖,躲了进去。

    莫名将手中的信件,小心翼翼地叠起,揣进了怀中,就在此时,他听到了阵阵喧闹,盔甲的抖动,刀剑的出鞘,弓弦的伸展,兵士的走动,所有的一切声音,即使训练有素的统领以及兵士,做的再小心,可这一切,莫名都听在了耳中。

    “难道,非得逼我大开杀戒!”莫名仁慈善良的心,有所悸动。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