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五十一章 逃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一章 逃脱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白玉楼的火渐渐地熄灭,可城主府后院的争斗却并未停止。

    寒光飞舞,血花绽放,一声声的痛苦的哀嚎甚至于盖住了兵器相击的声音,李虎与牛能站立墙头,冷眼观察着后院,莫名与玉面狐的身影依旧闪烁,显然,他二人还未等到可以领功请赏的时刻。

    莫名的剑再没有一丝犹豫,遍地的鲜血被夕阳映的猩红,青石铺就的地面变得有些湿滑,稍有不慎,他便可能会倒下,他在杀人的同时,也在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恢复情况,可却仅仅是恢复了一丝而已,他暗自观察了一眼已是浑身浴血的玉面狐,雪花短剑上下翻飞,飘逸灵动,却不知为何,她的一招一式,却不似杀人,美妙婀娜的身影,如雪中的舞者,一动一静,翩翩而舞,美轮美奂的姿态给莫名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倒下去的人越来越来越多,可围困着两人的兵士却并未有丝毫的减少,在连片的振聋发聩的喊杀声中,二人也有了些许的疲惫,莫名心里清楚,如果长期被围困下去,二人只有死路一条,可他除了竭尽所能的御敌之外,未曾想出丝毫办法。

    “捂住口鼻!”玉面狐紧紧贴住莫名的后背,用一种嘶哑的近乎于半百老妪的声音说道。

    莫名虽然不清楚此人为何这样说,可还是听从了她的建议,单手将自己的口鼻捂住,玉面狐杀退几人后,利用一丝的喘息机会,从怀中取出了一物,猛地掷在了地上,只听一声爆炸声后,城主府的后院升腾起一片红雾。

    “不好!”李虎大喝一声,从墙头之上跌落,幸好的是牛能眼疾手快,将他接住。

    半个时辰后,红雾散尽,李虎在兵士的搀扶及牛能的陪伴下走进了后院,仔细审视,可眼前除了遍地的尸体及躺在地上痛快哀嚎,看起来奄奄一息的兵士外,却并未发现莫名及玉面狐二人的身影。

    “牛统领,”李虎的声音有些低落,牛统领紧皱着眉头并未说话。

    “牛统领,传令下去,封锁全城,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能出城,从现在开始,立即安排下去,全城搜捕,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两个人。”李虎严肃道。

    牛能低头不语,只是转身而去。

    李虎叹息着,在几位贴身兵士的搀扶护卫下,不知去向何处。

    夜渐渐地深了,城门早已紧闭,在东南角的城墙下的一口枯井中,钻出了两个身影,向四周观望一番后,四下寂静无人,这才向远方奔逃而去。

    原国舅府,在国舅爷迁去京城之后,并未荒废,反而在朝廷的一次次拨银下,不断翻新修葺,变得越发的壮丽堂皇,国舅府的正厅,灯火通明,富丽堂皇的厅堂内是一片艳景,赵公子的眼上,蒙着一层黑布,在阵阵婉转嬉笑声中,捕捉着厅内的莺莺燕燕。

    “公子爷,公子爷。”看护料理着国舅府一切的老管家手持一盏明灯,小心翼翼地在门外恭敬的呼唤。

    “谁!扰了小爷的兴致,你不想要你的狗头了。”赵公子取下了眼罩,向着门外怒声骂道,并同时就近将一位衣衫不整的妙龄少女揽入了怀中。

    “回公子爷,是老奴。”门外老奴惶恐跪伏在地,颤声应道。

    “什么事!”赵公子阴沉道。

    “李城主求见。”老奴道。

    “不见不见,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赵公子狠狠地在怀中人的鹅蛋脸上亲了一口,弯下身子,想要将这少女拦腰抱起。

    在门外求见等候的李虎迈步上前,向着屋内道:“公子爷,罪臣有要事求见!”

    门开了,从中走出几位身着片缕的女子。

    “进来吧!”厅堂内的赵公子道。

    李虎蹒跚着走进了大堂,赵公子赤裸着上身,慵懒的靠在雪白狐狸皮铺就的白玉榻上,怀中抱着那位女子。李虎刚一进门,便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强忍着疼痛,跪爬上前,痛哭流涕道:“公子爷,臣有罪,臣有罪啊!”

    “杀了吗!”赵公子将怀中女子推到一旁,探头问道。

    李虎摇了摇头,道:“公子爷,臣有罪,让他逃了。”

    “什么!”赵立春抬脚将李虎踹翻在地。

    “公子,公子,罪臣虽然让他逃了,可也已经下令全城搜捕,挖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取下他的项上人头,罪臣心系公子安危,这才冒死前来,只求公子为了自己安危着想,早日离开沛城,明日罪臣便安排人马,护送公子回京。”李虎道,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嘴角处,淌下了血迹,刚才的那一脚,他受的不轻。

    “走?李城主!你觉得我走的能安心!”赵立春冷声道,“你回府吧,明日我自有安排,我要亲自料理,他的命,我要定了!”

    “公子,罪臣担心。”李虎依然想要规劝于他,他心里清楚,这位太师膝下,一脉单传的孙儿,在沛城哪怕是少了一根毫毛,他需要承受的究竟是何等代价,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得到了如今的身份地位,他不想落得个满门抄斩的地步。

    “滚!你给我滚!”赵立春勃然大怒,气急败坏的嘶吼着,李虎赶忙起身,悻悻而退。

    赵立春长出一口怒气,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扑了上去,撕扯着她的衣物,将内心所有的不安与愤恨全部发泄在了她的身体之上。

    月色之下,玉面狐在前,莫名紧随其后,两人的身影,形色匆匆,直至消失在一片沛城郊外二十余里处的一片笼罩着浓郁雾气的山林之中。

    清风山,本是一座沛城人踏春出游,赏花怡情的好去处,可自从有人在山脚下建起了一片庄园后,这座山便有了主人,城主府也在城中发了公告,告诫众人,清风山未经主人允许,不得踏入。

    山下不仅起了一片被葱郁的山林掩映其中的庄园,还起了一层云雾,将几乎半座清风山全都经年累月的笼罩其中,这世上,无论何时,都有大胆好奇之徒,借着与朋友酒桌上打赌而生的胆气,向着那片无论白天黑夜,皆是浓雾升腾的山林而去,可却是有去而无回,活生生的人,在其中消失不见,官府对此事却是不闻不问,失踪几人后,便再也无人前往了,那片山庄,被沛城称为“迷雾山庄”,而山庄外的林子,则被当地人称为“鬼雾林”。

    此时的莫名,便身处这片诡异的林中。

    他紧紧跟随着前方的身影,缓缓前行,并仔细的观察着前方之人踏出的每一步,即使是没有她的告诫,他又岂能不知,这片山林被布下了迷幻阵法,他虽然不知道前方的人是什么身份来历,但想到她能够不顾危险的将他救下,那么,他便可以断定,至少现在,他是安全的,可经历先前的那番被赵立春算计,他也算是真正的懂得了这个残酷世界的人心险恶,他的练气一层的区区灵力,在入林前服下的一颗元气丹的相助下,缓慢的恢复着,遇到危险,他也能够有所反应,即使是在真正的危险面前,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因为莫名从这处阵法已经看出,布下这座大阵之人的修为,要远在他之上,远不是他这练气一层的修为可以企及的。

    迷幻阵,通常分为生死两门,生门为通途,而死门便为陷阱,而判定一处迷幻阵布下的是否高超,通常从生死门布下的手法便可得知,即使莫名没有布下此等阵法的功力,可他还是在暗自观察中看穿了几处迷幻阵中的死门,至少,在他看来,挡在他面前的那颗莫名其妙便破土而出的巨大青石便是,看似平凡无奇的卧在地上,却暗藏杀机,恐怕就算是在石头周围稍有停顿,便会迎来骤雨狂风,乱石飞沙,他小心翼翼地绕道而过,不敢稍有懈怠,可他面前的那位女子却向前走出几步后,转身来到了青石南侧。

    “危险!”莫名提醒一声,随后迈步上前,将女子的手拽住,试图将她拉出去,可那女子却在一瞬间将莫名抱在了怀中,紧紧地抱住,莫名的身高比他略低,因此,他的头靠在了她的胸膛之上,在感受着那片柔软的同时听着她急促的心跳声,顿时,他的脸色变得通红,嗅着她淡淡的体香,莫名的手不自觉的抱住了她的腰肢,稍一用力,那女子赶忙将莫名推开。

    “不必担心!”女子的声音依旧沙哑,随后她从怀中取出了一块血红色的菱形玉块,在青石上摸索一番后,嵌进了青石上的槽中,菱形玉块在青石中消失不见,未过多久,青石抖动,莫名脚下的土地也随着颤动,玉面狐将莫名牵住,二人这才站的稍稳,青石拔地而起,巨大的青石,竟然就那么浮在了空中,莫名低头看去,一处不大不小的洞口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里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楚。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