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仙魔九体 >第六十一章 河图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一章 河图

最新网址:www.ishuquge.com
    日落之时,一行人返回了城中。

    国舅府中,赵子明的肥胖身躯惬意的靠在松软的榻上,在赵子明的授意下,换了身合适衣物的莫名站在他的身前。

    赵子明却突然想起一事,从床上起身,解下了腰间原本属于莫名的储宝囊,放在了桌上,随后从掌中打出一道灵力,灌输其中,储宝囊张开了口,赵子明也倒出了储宝囊中的物件。

    莫名的宝囊中,物件不多,除却几套衣物外,便是几枚低阶灵石,一枚测灵石,一枚令牌,一柄锈迹斑斑的金钱短剑,三瓶丹药,以及那位老人所赠的黑囊了。

    赵子明首先拿起了那枚令牌,十足的端详了一番,却也看不出这枚篆刻着天机令的令牌究竟有何奇妙之处,旋即摇摇头放了下来,随后便拿起了那柄锈迹斑斑的短剑,几番尝试下,竟然连他也是拔不出剑来,他又放下短剑,拿起了黑囊,并将灵气灌输于黑囊中,可奇怪的是,无论他耗费多少灵力,这黑囊竟纹丝未动,显然,这黑囊他并不能如同莫名的储物囊般轻易打开,于是他便只能放弃,最后,他才打开丹药瓶,倒出几粒,这才发现,却也不过寻常的避毒疗伤以及恢复灵力所用的寻常丹药。

    他失望的摇摇头,将所有的东西再次收回到了莫名的囊中,随后,便将莫名的全部身家归为己有。

    夜已深,莫名独处于赵子明隔壁的房间中,现在的他,已是真正的孑然一身,他盘坐于床上,低着头,手中紧紧攥着从白玉楼中得到的那封信,那封信,是莫婷婷写的,莫名未曾想到,他的一时冲动顽劣,竟给整个莫家带来了灭顶之灾,可他不知道的是,他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莫家的灾难,早已成为了注定的结果。

    那夜,有雨,雨中的弯刀无情的砍杀着城主府中每一人,莫婷婷在慌乱中,留下了这封书信,将仇恨寄托在了唯一能够寄托,却不知所踪的莫名身上。

    莫城主及城主府中的侍卫拼死一战,却也不过将莫婷婷送到了街上,刀即将落下,而雨中,却恰好走出了嗜血的魔,韩东把她救了下来,并带出了城。

    莫名紧握书信,在漫天的如火般的红霞下,如一朵亭亭玉立的白莲般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不时转头回望,为他留下一抹抹微笑,随后渐行渐远,伊人虽逝,却留下了最美好的寄托,最质朴的祝福,“莫名,姐姐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

    “魔帝,仙帝!你们真的没有办法让我修道吗?”莫名恳切无比的问向了二人。

    这个问题,莫名曾数次问过二人,可他今日,却得到了不同的答案。

    “咳,咳,”魔帝干咳两声,道:“莫名,其实你能够修炼。”

    “老魔头,你说什么?”莫名质疑道。

    “我是说,你小子能够修炼!”魔帝道。

    “那为什么,我吸收了那么多灵气,修为却丝毫没有进步!”

    “这就要问你了!”仙帝道。

    “我?”莫名道。

    “当年是你!炼气炼气,灵气入到你的体内,不过是在你运转那套低级功法下,顺着经脉走个过场而已,你可曾想过如何将吸纳的灵气炼化,你可曾体悟过每一次灵气循环之后,身体的变化!你虽能修炼,却没有一颗修心,对于你来说,每一次的修炼,不过是一个生命中无聊的尝试,是一个不至于每日浪费时间的借口,是满你足空虚乏味的心灵的一剂补药,你日日为活而活,为修炼而修炼,甚至于,到最后你已经完全放弃了,你觉得,你能有所进步?”仙帝娓娓道来。

    “莫名,大道玄妙,岂是凭借一个能够修炼的道体不断修炼便能窥探的!”魔帝道。

    莫名仔细的体悟着二人的话语,并有了一颗坚定不移的修心。

    而魔帝与仙帝早在莫名从河图中回归之时,便已有所察觉,但此时的莫名,才是真正活着的莫名。

    “魔帝,仙帝,请教我如何修道,我发誓,再不负一缕灵气,一寸光阴!”莫名恳切的请求道。

    “莫名,你听我说,”仙帝的话刚要出口,却被魔帝一声咆哮打断。

    “莫名,拜老子为师,随老子修魔,老子传你无上魔功,保你日后纵横寰宇,横扫八荒。”

    “莫名,不可堕入魔道,魔道逆天而行,行事但凭本心,可却也极易迷失本心,斩不断心魔,为天地所不容。”仙帝告诫道。

    “莫名,大道唯我,无论道何,一心为本,自在由我。以心为魔,求得却是自在逍遥。”魔帝道。

    “老魔头,老仙头,我有我道,我要仙魔同修。”不知为何,莫名竟发出如此宏愿,一时间,使得魔帝与仙帝二人陷入惊愕中,沉默良久。

    “怎么?这世间没有仙魔同修的法门吗?”莫名询问道。

    “有!”魔帝道,“不过,能同时证得仙魔两道的,却只有一人。”

    “何人?”莫名道。

    “始天尊!”仙帝道。

    “是人吗?”莫名戏谑道。

    “娘希匹的,当然是!”魔帝斥道。

    “那就是了,他能行,我为何不能?”莫名的神魂摊手道。

    “黄口小儿,始天尊也是,”魔帝的话未说完,莫名的灵天魂海中竟顿时风云变幻,海天虽小,却有风雨雷电,霜晨雪雾,万相更迭,日月星辰,轮回交替,交替间,陡然间一片混沌,混沌中,由点点星辰形成的龙马在灿烂星河中负图而行。

    “仙帝,河图,河图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这小子的灵天魂海中,魔尊猜的没错,万相诀果然是招引河图所用。”魔帝惊喜道。

    “老魔头,你神神叨叨的说些什么?”仙帝道。

    “老怪物,你有所不知,算了,日后爷再给你解释,这小子,能否成为天引之人,便在于他这先天神魂能否领悟河图了。”魔帝道。

    此时莫名的神魂,却对于二人在自己灵天魂海中对话丝毫不知,他仿佛与天地隔绝,切断了对于外界所有的联系,神魂所念,唯有一图,唯有那由黑白两点串联而形成的河图。

    莫名在观看河图之时,忽有大道天音在其脑海中回响。

    “河图为天地之数,数有五十有五,一五为生,六十为成,天生地成,白为奇为阳,为天,黑为偶,为阴,为地。天地合五方,阴阳合五行。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五行万物,相生相克,顺生而逆死;人已天为天,天以人为天,人受制于天道,为天之属,谓之先天;天道崩殂,尔当逆天而行,人为天,谓之修后天道,五行相克而又相生,尔当攒簇五行,逆炼五行灵气而成后天道体。”

    龙马负图一跃,踏入星河,大道天音亦在缥缈回荡间被莫名牢记心中。

    天,要变了。

    震天的雷声惊醒了沉睡的赵子明,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储宝囊中取出日光珠,似乎有一种魔力指引着他,走出了屋外,抬头望向了苍穹,天地间所有的修士,亦望向了生灵共生的同一片天。

    星河灿烂,半月冷艳,星月辉映的苍穹上却出现了巨大的黑洞,而那震天的雷声,便好似从洞中发出。

    一位苍髯白发的老人甩了甩手中的拂尘,从怀中摸出了几枚龟壳,丢在了坐前的桌案,壳碎了,可他并没有觉得怅然若失,只说了句,“天道茫茫,轮回不止。”便如一粒微尘,消失于庞大的宫殿中。

    花开了,一朵朵巨大的迸发着璀璨光芒的青莲接连绽放,红衣女子赤着脚,坐在了莲蕊上,她的身影,在这朵绽放的莲花上,竟显得十分渺小,莲蕊飘摇,她婀娜的身子也随着摆动,“花开了,你说,这片湖中会有并蒂莲吗?”

    她站了起来,风姿绰约的她有着倾世的容颜,高贵典雅中却也仿佛带着知性与温柔,冷艳孤傲中却也仿佛带着妖冶与热忱,微微翘起的红唇以及些许蹙起的娥眉,竟完全让人捉摸不透此时的她是喜悦还是忧愁,她就如此时天上的月般神秘,神秘的让每一个能够见到她的人心生爱慕。

    神秘的莲花托起了她,如一叶舟,浮游在了这片似海般广阔无垠的湖中。

    老槐树下,坐着抱葫芦饮酒的干瘦老人,他举起葫芦,向着口中,倒了一倒,酒流进了,最后一滴滴落在了他的口中,他沧桑的目光投向了苍穹。

    “干巴猴儿,对弈一局如何?”老人神魂中陡然收到了传音。

    “你个光头佬,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喝了酒后找我?”老人站起来叉腰道。

    “怎么?你怂了?”传音之人道。

    “靠,光头佬,爷爷怵谁都不会怵你,说吧,这次当什么?还是老规矩?”干瘦老人道。

    “你看天上,这次玩个大的,你敢不敢?”传音道。

    “有何不敢,老子喝多了,老子先行落子。”说罢,他竟然单指指天,随后如落子般将手落下,漫天星辰中的一颗星坠落下了一束星光,如流星般滑过天际,却不知坠落于何处,稍许,便再有星光坠落,随着两人的不断落子,天空中,也似下起了流星雨,两人竟以星光为子,天地为盘,开始了这场对弈。
  https://www.ishuquge.com/txt/169057/473684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i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ishuquge.com